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七章傾國最美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青年十大高手之中,女人佔了三位,雪傾城最美,花夢舞最強,前者出自瑤池仙派。後者出自蜀中青城,是年輕一輩中最為耀眼的明珠。絕刀陸天德出自天刀門,是當代最傑出的天才高手。」 「瑤池、青城、天刀門,...

于飛好奇道:「華夏修真界內,有所謂的年輕一輩十大高手嗎?我還從未聽說過。」

「那是你孤陋寡聞罷了。」

梁華眼中劍光閃爍,一副高傲之色。

小和尚有些不服,哼道:「有什麼了不起的,將來我會一一把他們全部超過。」

九歲就有三重天巔峰境界的修為,這一點的確是足以自傲的。

一木和尚看氣氛有點尷尬,連忙解釋個中緣由。

「所謂的青年十大高手,這只是在一定範圍內流傳,並非所有修士都知道。如今的社會已經不同於以往,修鍊相對比較隱秘,除了一些大門派彼此有來往,大部分的散修都是互不認殊種前提下,參與評選的年輕修士大多出自各大門派,散修是沒有包括在內的,所以不完全準確。」

齊曼雪接過話題,繼續解說。

「青年高手的歲數界限是三十五歲以下,但一般不會太在乎這個,畢竟修士壽命悠長,三十五歲與四十歲也沒多大差別,外表是看不出來的。警神徐天陽名震帝都,很早就躋身十大高手之列,與之齊名的無一不是各大門派重點培育的傑出天才。」

「原來如此,不知道這一次前來的高手當中,有沒有與徐天陽齊名的厲害角色?」

于飛看著梁華,兩人四目相對,銳利的眼神撞出激烈的火花。

梁華很帥氣,修為也很強,一向自認高人一籌。

然而于飛也很帥。甚至比梁華還要俊朗迷人,無形中就產生了一種攀比,在某方面搶佔了梁華的風頭。

于飛雖然境界不高,但眼神之銳利,絲毫不比梁華弱。

這種毫不相讓的對視,自然引發了彼此心中的不滿。

「自然有不少厲害角色。如瑤池仙子雪傾國、一劍傾城花夢舞、絕刀陸天德。」

梁華眼神冷漠,透著幾分孤陋寡聞的嘲諷。

于飛不以為意,扭頭看著齊曼雪,問道:「這三位都是青年十大高手之中的人物?」

齊曼雪微微頷首,嫵媚的臉上露出了迷人的笑容。

「青年十大高手之中,女人佔了三位,雪傾城最美,花夢舞最強,前者出自瑤池仙派。後者出自蜀中青城,是年輕一輩中最為耀眼的明珠。絕刀陸天德出自天刀門,是當代最傑出的天才高手。」

「瑤池、青城、天刀門,果然都是源遠流長的大派啊,不知這三位高手年紀多大了?」

于飛饒有興趣,這可是青年十大高手,和于飛處於同一階層,自然有對比的念頭。

「據說雪傾國與花夢舞都才二十齣頭。絕刀陸天德應該在三十歲左右。真實與否不得而知,我們也僅是聽說。從沒見過。」

一木和尚回答了于飛的提問,目光掃了一眼一直不開口的黃青松,表情明顯隱藏著什麼。

黃青松一直未曾開口,好似一個旁觀者,臉上掛著淺淺的客套笑容。

「于飛,你一直呆在雲城。也給我們介紹一下,目前雲城有哪些需要注意的高手。」

齊曼雪的笑容讓人無法拒絕,嫵媚中透著誘惑,給人一種極強的殺傷力。

于飛沉吟道:「不怕四位笑話,我只是一介散修。對於修真界的情況了解不多。此次因為葬龍絕地的關係,雲城來了不少修士,其中的確有一些高手。比如魔門沉日谷、邪月湖,洪門洪今古、玄宗震關東、夜雨門的春雨夜使,峨眉派、八卦門,地魔門等一系列的厲害角色。另有千華集團、雲城王家、以及百葉集團幕後的高手。」

于飛沒有絲毫隱瞞,這些信息都不是什麼秘密,遲早會被人知道的。

「還有蛇妖青鱗,也很厲害。」

小和尚適時補充,希望藉助眾高手之力,把那蛇妖給滅了。

四人聞言動容,顯然于飛提到的這些高手裡面,有不少狠角色。

「沉日谷、邪月湖,這可是魔門中極其可怕的兩股勢力,夜雨門號稱隱修三門九派的三門之一,春雨夜使更是名動天下。不好惹,這些都不好惹埃」

一木和尚眉頭緊鎖,充滿了擔憂。

梁華冷笑道:「富貴險中求,葬龍絕地葬下了千古絕密,自然不是那麼輕易能夠得到的。」

黃青松突然道:「聽說葬龍絕地專葬人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那只是傳說,誰又說得清楚?」

于飛不置可否,因為這個問題目前的確還說不清楚。

小和尚看著大和尚,問道:「你們都是大門派弟子,這一次來雲城,不會是孤家寡人一個吧?」

一木和尚伸手撫摸著小和尚的光頭,笑道:「當然還有同門師兄弟,我們只是出來打探消息。」

「少林來了多少高手?」

「這個啊,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一木和尚不願騾可是各大門派的機密。

「時間差不多了,你們繼續聊,我們要去赴約了。」

于飛起身,拉著小和尚告辭。

一木和尚起身相送,梁華冷冷看著于飛,眼神中透著明顯的不悅。

「這人有些特別。」

于飛走後,黃青松給了他這樣的評語。

梁華不屑道:「三重天而已,不值一提。」

齊曼雪笑道:「以他的年齡在散修中而言,已經算是比較傑出之輩。」

于飛驅車趕往九龍城,路上小和尚說起來了與四人巧遇的過程。

于飛並不在意這些,四人在最讓他關注的是那少言寡語的黃青松,此人身上有種詭異的特質。

中午十二點,于飛來到九龍城,見到了易晴雯。

一身休閑裝的易晴雯穿著隨意,卻難掩那股高貴優雅的氣質,一副墨鏡遮住了半張臉,雪白的肌膚泛著瑩瑩的光澤,嫩的像是要流出水似得。

見到小和尚時,易晴雯明顯感到很詫異,輕呼道:「這小傢伙不簡單啊,這點年紀就到了三重天境界,前途不可限量埃」

小和尚得意一笑,在於飛的叮囑下,一口一個易阿姨,叫得親熱極了。

易晴雯摸摸小和尚的光頭,牽著他的小手一起進入了雅間。

「今天請你吃飯,是有些事情需要你幫忙。月圓之夜,據說葬龍絕地的封印之力會降到最弱,峨眉派的秋雨和茅山派的許楓邀請我參加他們的探險小組,我已經答應了。」

易晴雯笑道:「你是想把小傢伙交給我,讓我代為照看?」

于飛笑了笑,搖頭道:「到時候我會把他帶在身旁,蛇妖一直在找他。」

此言一出,易晴雯頓感驚訝。

「蛇妖為何要找他?難道他有辦法進入葬龍絕地?」

「我不知道,只能到時候帶他去試一試機緣。目前大批修士湧入雲城,為了雲城的治安,我覺得應該對雲城進行一次整頓排查。有些娛樂場所應當適當收斂,那樣我也正好可以抽出空去探險。」

易晴雯笑罵道:「你可真是小滑頭,竟然想出這種餿主意,就為了找個脫身的借口。」

于飛邪笑道:「這點小事應該難不倒你吧。」

「放心,我明天就讓人給美容院打聲招呼,從後天開始全城將開展嚴查整治行動,讓你可以有足夠的時間去探索葬龍絕地的秘密。」

「這一次月圓之夜,王家一定會派出大批高手。萬一和我遇上,你希望我怎麼做?」

于飛提出了一個敏感的問題,也是一個不可避免的問題。

易晴雯沉吟道:「王家確實會派出大批高手前往探秘,王博文與王博藝因為你的關係,被我狠狠整治了一番,王家人為此很生氣。這一次如果在裡面遇上,你只能靠自己。能避開最好,避不開你就自己看著辦吧,不用有太大顧慮。」

易晴雯的意思很明顯,她和王家之間關係並不好,于飛用不著因為她而刻意避讓王家,該怎麼辦就怎麼辦。

于飛有些驚訝,易晴雯與王家之間的關係真有這麼糟糕嗎?

「有你這番話,我行事就方便多了。」

于飛眼中閃爍著冰藍之光,無形的銳鋒透著一股難言的霸道,讓易晴雯與小和尚都感到有種心寒的味道。

「這一次的葬龍絕地會吸引了很多修士,如果封印打不開,誰也進不去,那麼情況會保持現狀。可一旦封印開啟,能夠進入其中,廝殺肯定是難免的事情。到時候,換個環境,不受限制,很多恩怨都將在裡面解決,你要千萬小心。」

易晴雯把事情看得很透徹,至少進入之後,會有一場你爭我奪的廝殺,那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這一點我也早就想到了,那些與我有仇,看我不順眼之人,肯定會利用這個機會,趁機把我剷除的。同樣,我也有這個想法,到了那裡面我是絕不會留情的。」

「我知道你不會留情,可你目前的修為……」

「放心,我自有分寸。以往的我過於低調,現在我想換一種方式。葬龍絕地雖然兇險,但我分析也蘊藏著機遇。」

見於飛這樣說,易晴雯也不便多說什麼。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