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六章趙雲妃的初吻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實在太累了。 于飛在意的只是自己能夠得到多少,有哪些是值得珍惜的。哪些是應當拋棄的,從中尋找平衡點,讓自己過得開心,活得逍遙。 輕撫著趙雲妃的臉蛋,于飛的舉止有點親密過頭了,但趙雲妃卻...

小和尚拿著于飛給他的錢,早就跑到附近去買好吃的去了。

趙雲妃握住于飛的手,感覺一股溫暖遍布全身,整個人頓時精神百倍,渾身充滿了力量。

「製藥廠的事情弄得怎麼樣了?」

趙家也是開辦製藥廠的,趙雲妃從這裡入手,是希望能給予于飛一定的幫助,拉近雙方之間的關係,那樣才有更多的時間相處。

自從於飛第一次救了趙雲妃之後,兩人真正單獨相處的時間並不多。

少女都有著最美的夢想,期待著能時刻與喜歡的人在一起。

「正在處理當中。」

「弄好記得說一聲,我們之前說好的,我去製藥廠幫你。」

趙雲妃臉上掛著明媚的微笑,這是她靠近于飛的最好機會,她自然不會忘的。

「你真的考慮好了,我身邊女人可不少,不一定能夠給予你,你所想要的。」

于飛不想欺騙她,這個學校的第一校花還是白紙一張,不曾被男人碰過,于飛希望她考慮好。

雖說現在的社會,對於處女情結男人已經不是很看重了,但是于飛卻必須提醒她。

「真愛都需要靠自己去爭取,我不會輸給宋曉月的。」

趙雲妃語氣堅定,顯然她把宋曉月當成了潛在的對手。

于飛有些好笑,但卻沒有多說什麼。因為他突然想通了一件事情。

如今的社會,如今的現實。男人往往是家裡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

這種情況不正好可以處理修士與常人之間的感情關係嗎?

紅旗不倒,一般指家裡的妻子,夫妻攜手到老。

彩旗飄飄一般指外面的情人,各有情調。

對於修士而言,都希望能找個郎配,在修士中選擇,這樣就門當戶對。可以一起度過悠長的歲月。

然而人心不足蛇吞象,有了妻子又想情人。

情人不一定非要到老,只要有感覺就好,不一定非要與自己情況相當。

這種前提下,修士找一些普通人做情人,不也很好?

這是于飛突然想到的,他可以選擇秦小藝、西門瑞雪那樣的女子共度一生。也可由挑選趙雲妃、宋曉月這樣的女子作為情人,這不就一舉兩得了?

當然,男歡女愛感情最為重要,若毫無感情那也是走不到一塊的。

以往,于飛一直被這個問題困擾,不敢輕易招惹普通女子。

如今。于飛突然想通了,整個人頓時感覺輕鬆多了,心靈的負擔也一下子消失了。

于飛不是聖人,他不會去考慮所謂的道理倫理,所謂的是非觀念。因為那樣活著實在太累了。

于飛在意的只是自己能夠得到多少,有哪些是值得珍惜的。哪些是應當拋棄的,從中尋找平衡點,讓自己過得開心,活得逍遙。

輕撫著趙雲妃的臉蛋,于飛的舉止有點親密過頭了,但趙雲妃卻沒有躲閃,只是眼神有些羞澀,有些期盼。

于飛溫柔一笑,低頭在她紅艷的雙唇上吻了一下。

時間就幾秒,但卻讓趙雲妃緊張無比,思緒都出現了短暫的空白。

于飛吻我了,他終於吻我了。

這是趙雲妃腦海中重複的聲音,就好似一個印記,永遠印刻在她的心靈之上。

林蔭道上行人眾多,否則于飛這一吻肯定不止幾秒。

趙雲妃讓于飛想通了感情上的問題,從此不受困擾,這讓他高興極了,所為他決定給她一個獎賞——吻她。

這是趙雲妃所期盼的,于飛早就知道,只不過一直拖到現在,也算是給了趙雲妃一個驚喜,一個印記,從此她和于飛的關係就親密多了。

「味道很不錯,我喜歡。」

于飛低沉的聲音透著幾分曖昧,讓趙雲妃的臉一下子就紅透了。

上午十一點左右,于飛和趙雲妃正坐在樹下聊天,突然一股波動傳來,引起了于飛的注意。

「我現在有事,你先回家,我有空再來看你。」

「什麼事情,要不要我幫忙?」

趙雲妃不想離開,于飛在她臉上親了一下,告訴她有要事,必須走了。

趙雲妃有些無奈,嘟著小嘴一臉的幽怨,揮手送別了于飛。

于飛跑步離開,在附近的另一條街上找到了小和尚,他的身邊竟然站著一個大和尚。

附近還有三人,身上都散發出修士特有的氣息,這讓于飛頓時提高了警惕。

于飛放慢腳步,遠遠留意著那四個陌生的修士。

大和尚看上去二十七八歲,身高一米七五左右,圓圓的光頭很好看,五官很端正,算得上是一表人才。

大和尚周身有一股肉眼看不見的淡金色光暈,那是修鍊到一定境界后才具備的特徵,于飛以此推斷,大和尚早就步入了真元期,似乎達到了五重天境界的驚人地步。

大小和尚並肩而立,前面站著兩男一女三個年輕人。

那女人大約二十四五歲,五官秀麗,眉目如畫,淺淺的笑容透著嫵媚之色。

穿著很隨意,短袖t恤搭配牛仔短褲,露出白生生粉嫩光滑大的大腿,一米六五左右的個子,看上去苗條動人。

女人雙峰挺拔,細腰如蛇,挺翹的屁股將短褲撐得鼓鼓的,充滿了誘惑。

微揚的嘴角露出自信從容的笑意,眼神透著一股朦朧。

于飛看著這個女人,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這是一個嫵媚而動人的女子,算不上絕美,但也算得上精品美女,只是給人一種危險的感覺。

女人也是真元期高手,但具體處於四重天還是五重天,于飛暫時看不透。

在女人的左手邊,立著一個二十七八歲的俊朗男子,身形修長,帥氣逼人,一身天藍色的花格襯衫搭配一條休閑褲,悠閑的站在那,給人一種從容不迫的感覺。

俊朗男子身高在一米八左右,迷人的雙眼中倒映著一道劍光,銳利得讓人不敢觸碰。

這是一個厲害的角色,不僅人品出眾,就是修為也極其深厚,于飛判斷至少都是五重天境界的高手。

女人右手邊立著一個二十五六歲的文靜男子,五官很清秀,肌膚很白,雖然算不上英俊帥氣,但卻給人一種文質彬彬的感覺。

這個男子身上有種沉靜的氣質,不動如山,讓人看不透他。

小和尚站在大和尚身旁,小眼好奇的看著面前的兩男一女,問道:「你們都是沖著葬龍絕地來的?」

嫵媚女子笑道:「你不也一樣嗎?我們這一次前來,是聽說月圓之夜葬龍絕地的封印會降到最弱,到時候就有希望突破封印進入其中,探尋那千古絕密。」

「葬龍絕地,大凶之地,我對它可沒有興趣。」

小和尚輕輕搖頭,餘光無意中掃到了正在靠近的于飛,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

「我大哥哥來了。」

小和尚側身對著于飛招手,立時引起了身旁四人的關注。

「大哥哥?他是你師兄?」

嫵媚女子看著于飛,眼底流露出一絲異樣的神色,似乎被于飛的風采吸引住了。

「不是師兄,他是我于飛哥哥。」

小和尚微皺眉頭,有些不悅的說。

「三重天境界,倒也不錯。」

女子左手邊的俊朗男子看著于飛,語氣中透著幾分不屑。

于飛來到小和尚身旁,伸手輕輕撫摸著小和尚的頭頂,目光逐一掃過在場四人。

「我叫于飛,四位如何稱呼?」

大和尚笑道:「洒家一木,來自嵩山。這位美女來自廬山,名叫齊曼雪。那位帥哥叫梁華,出自華山,這位文質彬彬的書生來自黃山,姓黃名青松。」

于飛含笑點頭,心中卻有些意外,想不到四人全都來自名山大川,估計都是很有背景的。

「難得相遇,一起找個地方坐下聊聊吧。」

齊曼雪笑容迷人的看著于飛,讓他無法拒絕。

「我中午還有個約會,不能逗留太久,我們就在附近找個地方坐坐吧。」

在於飛的提議下,一行六人就在這條街上找了一家茶樓。

「四位遠道而來,不會是一早就約好的吧?」

一木和尚笑道:「不久前才遇上,也算是老相識了,所以相約一起出來轉轉,熟悉一下雲城的環境。你呢,一直都在雲城嗎?」

「我在這裡讀書,還沒有畢業埃聽說來了很多同道中人,你們一定都很熟悉吧。」

齊曼雪輕笑道:「大家天南地北,談不上熟悉,只是有些人比較有名,以前聽聞過就是了。比如帝都的警神徐天陽,聽說不久前他就來了。」

四人中,一木和尚與齊曼雪比較善談,梁華比較冷傲自負,黃青松沉默寡言,文文靜靜,讓人看不透。

雙方初次見面,談不上什麼恩怨,也沒有什麼交情,所以態取決於各自的性格。

「警神徐天陽如今可是身居高位,身旁還帶來了四大高手。估計年輕一輩中,找不出幾人能夠與他相提並論的。」

于飛留意著四人的反應,這番話顯然是拋磚引玉,想從四人口中套話。

梁華冷笑道:「警神固然不弱,但也並非獨一無二。在年輕一輩修士當中,他可以穩居前十,但要說他能穩居第一,那還言之過早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