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二百五十九章生死一戰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雲指迎戰玄冰指,玄陽一滅對上劉致遠的連環踢,巨大的衝擊力瞬間引爆,化為一個腐蝕萬物的光球,瞬間反彈在於飛和劉致遠身上。 只聽一聲巨響,于飛橫飛而出,鮮血飛揚。 劉致遠倒轉而回,渾身衣衫...

這是劉致遠的計策,打算以真元為單位,在林中布下一個陣法,鎖定一個區域,將于飛困在其中。

到時候,劉致遠以四重天境界的巔峰實力強行打壓于飛的三重天境界,累也得把他給活活累死。

于飛的六識異常敏銳,腦海中多了冰火兩種先天之源后,精神力更是驚人無比。

千里眼洞察秋毫,見微知巨,很快就猜到了劉致約。

于飛曾有六重天境界,自然明白劉致遠的計策,立時拉大活動範圍,增加劉致遠的真元消耗。

本來於飛可以換一個地方,讓劉致遠的努力付之一炬。

但是從小到大,于飛也缺乏生死交戰的經驗,因此他決定好好把握這次機會,給自己多一點磨練。

如今的社會,因為各種限制,修鍊已經不同以往,注重內在的提升,反而忽略了外在的鍛煉。

一般情況下,同境界的修士要想真正決一死戰,感受那種生死邊緣的掙扎與磨練,機會是不多的。

于飛現在以三重天境界迎戰四重天境界的劉致遠,更是一項挑戰,也是一個難得的機會,平日里是根本遇不到的。

當劉致遠完成了布陣的準備之後,一個紫氣瀰漫的特殊空間迅速出現在樹林中,于飛正好就被困在裡面。

傲然而立,劉致遠身上紫氣環繞。全力催動紫雲訣,整個區域霧氣涌動。就像是有生命力一樣。

「于飛,我看你現在往哪逃。」

于飛收起身外的風柱,出現在劉致遠前方三米外。

「你不惜耗費真元,布下這個陣法,你真覺得有用嗎?不怕我一劍將它劈開?」

說到劍,劉致遠臉色微變,這才想起來於飛身上有一把寶劍,第一次硬碰硬就把自己的肩膀傷了。

「我既然布下這個陣法。就不會給你任何機會的,受死吧。」

劉致遠暴喝一聲,紫雲訣控制著林中的紫氣,瞬間鎖定於飛的方位,用穿雲指展開攻擊。

洞金穿石,無堅不摧的指力殺傷力驚人,即便是自負不凡的于飛。也不願意麵對這種銳利的攻擊。

然而這一次劉致遠早有準備,將紫雲訣與穿雲指結合起來,任由於飛如何閃避,都逃不過穿雲指的追擊。

誠然穿雲指極其耗費真元,但威力絕對驚人。

劉致遠以四重天境界的巔峰實力催動穿雲指,別說血肉之軀。就是一塊合金都能給他洞穿。

于飛沒有輕易冒險,全力催動玄冰九裂與九逆九滅兩種功法,以最快的速度閃避穿雲指力的追擊。

這種情況沒有持續太久,于飛就感到越來越吃力,劉致遠的攻擊步步逼近。讓他幾乎無法閃避。

劉致遠控制這一區域,這是他的優勢。于飛若不能打破這種局面,終將面對穿雲指那可怕的殺傷力。

輕喝一聲,于飛彈射而起,祭出體內的桃紅千葉劍,漆黑的劍身閃爍著暗紅色的火焰,呼嘯射出數十米長的劍芒,如狂龍擺尾朝著劉致遠劈去。

劍芒所向,無物能擋,七八顆大樹被頃刻斬斷,大地冒出滾滾黑煙,炙熱的劍氣焚燒樹木,好似火龍過境一般。

劉致遠咒罵一聲,一連三記穿雲指擊打在劍芒之上,硬生生的將其震碎,也將于飛彈出數米之外。

這一下,于飛算是領教了穿雲指的可怕,即便是打在劍芒之上,也震得于飛嘴角溢血,身負內傷。

要是打在身上,下場自然不用多講。

劉致遠快速逼近,穿雲指就像惡魔的鐮刀,時刻散發出恐怖的味道。

林中,紫氣活動的範圍開始縮小,那就好像一個封閉的空間正在收攏,讓于飛可以活動的區域越來越少。

翻身彈射,迴旋奔跑。

兩人就像高速運轉的彈力球,十秒鐘的時間就轉換了上百次的方位,快得讓人眼花繚亂。

于飛的身法相當巧妙,這讓劉致遠很是氣惱。

反之,劉致遠的穿雲指無比霸道,也讓于飛忌憚異常。

兩人各有特色,各擅所長,劍氣飛射,指力飛揚,打得林中草木生煙,鳥獸癲狂。

「于飛,你逃不掉的,你還是認命吧。就算你有劍在手,可以多撐一會,到最後你還是會死在我手上。」

劉致遠的聲音透著一股瘋狂,兩人交戰多時,他雖然大多數時間佔據上風,但卻沒有明顯的優勢,反而還受了傷,這讓他怒欲成狂。

「不要高興得太早,穿雲指固然霸道,但你如何肯定我就應付不了?」

于飛冷然一笑,高速移動的身體突然停下,手中的長劍寒氣如霜,劍身閃爍著銀白色的光芒,極寒之氣取代了玄陽之力,冰封千里的劍芒讓波動的紫氣都出現了凝固的現象。

一劍揮出,寒氣如狂,劍芒劈天斬地,樹林里氣溫驟降,半空中飄起了雪花。

劉致遠怒吼一聲,穿雲指破空呼嘯,讓虛空都為之動蕩,連續擊打在劍芒上,硬生生的將于飛這一劍給震飛了。

「紫雲遮天,穿雲斷腸1

劉致遠左手橫掃,右手屈指連彈,雙腳快速踢出,在剎那間發動了最強的一擊。

于飛眼神微變,身體後仰,呈懸空漂浮之狀,雙手結印胸前,同時施展出玄冰一裂與玄陽一滅,雙手中指氣芒匯聚,一紅一白兩股力量破空呼嘯,迎上了劉致遠至強的一擊。

穿雲指迎戰玄冰指,玄陽一滅對上劉致遠的連環踢,巨大的衝擊力瞬間引爆,化為一個腐蝕萬物的光球,瞬間反彈在於飛和劉致遠身上。

只聽一聲巨響,于飛橫飛而出,鮮血飛揚。

劉致遠倒轉而回,渾身衣衫碎裂,七孔血飄。

附近,紫氣狂涌,草木凝霜,片片雪花被洶湧的氣流直接催化,露出了一個巨大的深坑,所有樹木全都毀壞了。

于飛痛哼一聲,落在百米之外,全身都像是散了架一樣,口中鮮血直冒。

劉致遠七孔流血,衣衫破敗,遍體鱗傷,撞斷了三棵大樹才跌落地上,口中發出了虛弱的慘叫。

這一戰兩敗俱傷,誰也沒有佔到便宜。

不管是于飛還是劉致遠,都在爆炸過程中身負重傷。

唯一的區別在於劉致遠是四重天巔峰境界,而于飛只是三重天境界,雖然于飛可以藉助九道緣與冰魂之力,爆發出四重天境界才能施展出來的玄冰一裂與玄陽一滅,可受傷之後身體對於爆炸力的抵抗程度是決然不同的。

這方面,劉致遠肯定佔據優勢,但于飛也有他的特點。

首先,于飛曾是六重天境界,肉身的淬鍊比目前的劉致遠更強。

其次,于飛體內有桃紅千葉劍與百花爭春圖,不僅有護體的作用,百花爭春圖中還蘊含著大量的真氣,可以在於飛受傷之際給他提供源源不斷的動力。

第三,于飛面對的是劉致遠的穿雲指,威力雖然霸道,但力量相對單一。

可劉致遠面對的卻是玄冰一裂與玄陽一滅,這是決然不同的兩種力量,威力也完全不一樣。

玄冰一裂至寒至堅,如無堅不摧的冰刀,剛猛霸道。

玄陽一滅能滅掉一切玄陽之氣,無論進攻還是防禦,都霸道無比。

兩種力量同時作用在劉致遠身上,冰火二重天的滋味讓他差一點發狂。

幸好於飛的玄陽一滅沒有入侵到劉致遠體內,否則他的一身修為就將化為流水。

紫雲訣陰柔而詭秘,雖然算不上剛陽之學,但劉致遠身為男人,體內的玄陽之氣還是很盛,也會受到玄陽一滅的影響,導致體內陰陽失調。

綜合來講,兩敗俱傷是必然的,只不過劉致遠的傷情比于飛還要嚴重就是了。

躺了片刻,劉致遠嘶聲咆哮,整個人彈射而起,停留在半空中,眼神狂亂的怒視著于飛,那神情就像是瘋狗一樣。

「原來你能發揮出四重天境界的實力,怪不得如此猖狂。可惜今天你死定了,我絕不會饒恕你的。」

一閃而至,劉致遠不顧自身傷勢,強提殘餘真元,趁著于飛喘息之際,發起了瘋狂的攻擊。

于飛反手一掌拍在地上,整個人衝天而起,避開了劉致遠的攻擊,眼神冰冷的看著他。

附近,氣流在呼嘯回蕩,絲絲寒氣從於飛體內溢出,形成一朵冰雲盤旋在於飛腳下。

劉致遠回身看著他,眼中火焰跳躍,猙獰的臉上神色狂野,五官都快扭曲變形了。

「于飛,你敢硬接我三招嗎?」

于飛冷然道:「有何不敢,你出招吧,我一一接下。」

這一刻,于飛就像是變了個人似的,冰冷而無情,眼中閃爍著冰藍之光。

那是冰魂的色彩,透著刺骨的陰涼,銳利的鋒芒鋪天蓋地,沒有絲毫隱藏。

劉致遠心中泛起了一種不祥的預兆,微眯的雙眼凝視著于飛,這一刻竟然看不透他。

人說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劉致遠這才突然意識到,自己對於飛的了解實際上相當少,甚至連他出自何門何派都不知道。

深吸一口氣,劉致遠壓下心中的不安與煩躁,全力催動紫雲訣,周身紫氣環繞,一朵紫雲盤旋腳下,時刻變幻著形狀。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