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二百五十八章迎戰劉致遠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為二。 如此,這一拳的威力頓時分散,接近于飛身體時又被蘊含玄陽一滅的指力擊中,拳勁立時煙消雲散,眨眼成空。 反觀桃紅千葉劍,它在刺破劉致遠的拳勁后並未停止,而是繼續前進,在劉致遠詫異的...

看著車內那個熟悉的身影,劉致遠似乎明白了什麼,俊俏的臉上露出了猙獰的神色。

「于飛,我絕不會饒恕你的,絕不會1

于飛自然也看到了劉致遠,把車停在了路對面。

停車開門,于飛走出駕駛室,帥氣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譏諷的嘲笑。

劉致遠不甘示弱,也打開車門走了出來。

這裡是省道旁,距離新民鎮有兩公里,不算很偏僻,但路人也不多。

隔路相望,四目相對,兩人眼中頓時冒出了火花。

這一刻,無需言語,眼神表達著彼此心中最直接的想法。

「你比我想象中更有膽量,更加自負,也更傻。」

劉致遠幾乎是咬牙切齒,心中的那股恨意不言而喻。

于飛冷笑道:「你也比我想象中更加狂妄,更加自大,更加愚蠢。你真以為我是那麼好說話的人,可以任由你在我面前胡作非為?」

劉致遠吼道:「住嘴!少說廢話。蒼狼是不是你抓走的?」

于飛劍眉一挑,大笑道:「不錯,蒼狼是我抓走的,莫小嬌也在我手上。」

劉致遠氣得咬牙,質問道:「你把他們怎麼樣了?」

「你覺得呢?」

于飛眼神如刀,奇寒刺骨的銳利鋒芒讓劉致遠心神一震。

「于飛。我會把你碎屍萬段,讓你痛不欲生。永世後悔。」

劉致遠雙眼血紅,好似野獸一樣,深深被于飛激怒了。

「就怕你沒有那個能耐。走吧,找個僻靜的地方,我們好好清算一下這筆賬。」

于飛掃了一眼數裡外的那處山頭,施展出逍遙大挪移,如行雲流水般朝那裡趕去。

劉致遠二話不說緊追其後,兩人很快就來到一座荒無人煙的山上。

于飛看了看四周的情況。選擇在山腰處停下,這裡樹木茂密,不容易被人看到,正適合清算舊賬。

「從第一次見面到現在,我們相識差不多一個月了。如今走到這一步,你就不想說點什麼嗎?」

于飛很冷靜,至少這一刻他壓下了心中的怒火。不溫不火的說著一些無關緊要的話題。

劉致遠深吸一口氣,強迫自己平靜,輕哼道:「從第一次見面,你就在眾人面前揭我的短,那一刻開始,我們之間的立場就已經註定了。」

于飛譏諷道:「那是你自己沒有度量。把面子看得太重要。為了報復我,你與秦明濤聯手,買通野狼殺手組織暗殺我。對此,我沒有與你計較,只是收拾了秦明濤與賀子軒。」

劉致遠冷笑道:「說得好聽。你不過是沒有確鑿證據,又忌憚我的實力。才沒有動手。」

于飛不屑道:「你真以為我是忌憚你的實力,摸不透你的底細,才沒有動你?」

「難道不是嗎?」

「當然不是!我要是忌憚你的實力,第一次見面就不會得罪你。我不動你那是因為雲城形勢詭異,我不想捲入太多的是非。可你卻自以為是,派人綁架宋曉月,讓人強-奸她,想以此來打擊我。還對周虹雨潑硫酸,你以為我身邊的女人是那麼好欺負的?」

劉致遠怒道:「你有什麼證據證明這是我乾的?」

于飛臉色一冷,喝道:「你覺得我是冤枉你了?你如果不對我身邊之人下手,你父親與弟弟會落得那種下場?」

劉致遠怒火中燒,厲聲道:「夠了!說再多都是無用,我們之中今天只有一人能活在這世上。」

「你有自信能殺得了我嗎?」

于飛在笑,笑得讓人有些摸不著頭腦。

劉致遠狂笑道:「你覺得我派人去抓你身邊的女人是圖什麼?不就是想逼你出手,然後趁機把你殺掉。我要是殺不了你,我會這樣做嗎?」

看著怒極攻心,卻又充滿自信的劉致遠,于飛眼神流露出一絲鄙視之色,真是可悲埃

「你今天也把身邊的保鏢派去抓周虹雨了,可惜你那保鏢已經死了。」

于飛語氣如冰,透著一股寒意,讓震怒中的劉致遠頓時驚醒。

「胡說!你騙我的,我不會上你的當。」

劉致遠臉色猙獰,幾欲成狂。

于飛冷哼道:「你那保鏢名叫黃偉,四十多歲,三重天中後期境界,我可有說錯啊?」

劉致遠身體一震,眼中透射出濃烈的殺氣,一股無形的氣場籠罩著整片樹林。

「看來我是小看你了,可惜你今天註定要死,我是不會放過你的。」

劉致遠身上氣勢外放,一股震懾人心的力量作用在於飛身上,震得他不住搖晃。

于飛一閃而退,避開這股銳氣十足的氣場壓力,出現在另一個方向。

「來了這裡,你還能逃得了嗎?」

劉致遠臉上掛著殘酷的冷笑,雙眼如獵豹一樣鎖定於飛,讓他無處可逃。

于飛停在一棵樹下,挑釁道:「我有說過要逃嗎?」

劉致遠眼中露出了疑惑之色,看于飛這架勢的確不像是要逃,難道他就不怕死嗎?

「你很自負,可惜如今只有三重天境界,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

于飛反駁道:「你也只有四重天境界,並沒有我想象中那麼強。」

劉致遠傲然道:「我已達到四重天境界的巔峰,隨時有可能突破五重天。而三重天與四重天之間的差距,那是一個在天,一個在地,根本不可能越級挑戰的。」

「所以你就認定,這一戰你是贏定了。」

于飛冰冷一笑,眼中刀鋒閃爍。

劉致遠狂笑道:「我要是以四重天境界的巔峰實力都打不過你一個三重天境界之人,我今天就自絕於此1

「大話不要說早了,不過你放心,我不會殺你。我會讓你的後半生都在暗無天日的監獄中度過,我會廢了你一身修為,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那比殺了你殘酷一百倍。」

于飛的聲音冷得像是極地之冰,不帶絲毫感情,透著一種讓人絕望的恐懼。

劉致遠怒笑道:「只要你有那個能耐,我也認了。就怕死在這裡的人是你。」

語畢,劉致遠一閃而至,冰冷拳頭夾著爆裂的真元,差點將虛空都打出一個洞來。

于飛不敢硬接,三重天是真氣後期,四重天是真元初期,這完全就是兩種層次,硬拚絕對會吃虧。

于飛施展逍遙大挪移,在林中快速穿梭,移動範圍並不大,可劉致遠一時間也追不上。

「有種不要躲啊,你這樣東躲西藏有用嗎?」

劉致遠不斷提升實力,滾滾流動的真元在溢出體外時,自動轉化為真氣,形成一個釋放過程,從而產生強大的氣場,瞬間就將地上的落葉全部震碎。

那一刻,半空中落葉的碎片就像萬千蜂針,受劉致遠的控制,從四面八方同時朝著于飛射去。

這是一種廣域的攻擊,于飛根本無處可避,他也沒有閃躲。

眨眼,數千上萬的碎片擊中於飛,被他身外突然出現的堅冰擋祝

細碎的破冰聲不絕於耳,當于飛身外的堅冰破碎,那些碎片也全都化為了粉末。

「接招。」

劉致遠抓住這千鈞一髮的時機,鎖定了于飛的身影,右手一拳轟出,可怕的真元波讓虛空都出現了抖動。

于飛覺察到危險,眼中寒光驟然升起,體內玄冰九裂與九逆九滅同時運轉,不退反進,右手一拳轟出,硬接了劉致遠這一拳。

「硬碰硬,你這是找死。」

劉致遠大吼一聲,又加了三分力道,試圖一拳將于飛打死。

于飛冷然一笑,左手屈指一彈,藉助九道緣之力,將玄陽一滅融入這一指之中。

同時,于飛體內的桃紅千葉劍從於飛右手拳頭上飛出,劍身正面有著火焰的紋路,背面有冰雲的紋路,受九道緣與冰魂的共同淬鍊,具備了超凡入聖的能力。

劉致遠那一拳威力驚人,但遇上桃紅千葉劍時,卻被它的銳利一分為二。

如此,這一拳的威力頓時分散,接近于飛身體時又被蘊含玄陽一滅的指力擊中,拳勁立時煙消雲散,眨眼成空。

反觀桃紅千葉劍,它在刺破劉致遠的拳勁后並未停止,而是繼續前進,在劉致遠詫異的眼神中,一句洞穿了他的右肩,痛的他咒罵一聲,迅速閃避。

烏光一閃,桃紅千葉劍回到于飛體內,一切好似沒有發生,但第一次硬碰硬,受傷的卻是劉致遠。

翻身而起,于飛頭下腳上,雙手快速揮舞,身體旋轉如風,化為一條狂龍橫掃四野。

劉致遠雙手屈指連彈,穿雲指洞金穿石,交錯成網,追逐著于飛的身影。

于飛化身風柱,在樹林里快速移動。

穿雲指一次次將風柱洞穿,卻未能真正傷到于飛的身體。

這樣的一幕持續了好一陣,劉致遠耗費了大量真元,于飛卻以逸待勞,御風而行。

覺察到于飛的詭計,劉致遠收起極耗真元的穿雲指,身體穿梭於林中,雙手在虛空中留下了一道道印記,編製成了一張無形的網,形成了一個特定的真元區域。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