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二百五十六章捉拿周虹雨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從正常的渠道就能輕易而已搞垮他的公司,搞垮劉氏企業。 這時候回去挽救已經來不及了,劉致遠唯一的想法就是引出於飛,將他幹掉,然後離開雲城另起爐灶。 至於父親與弟弟,劉致遠在離開病房的那一...

「少說好聽的,你最好告訴我有關冰火的事情,否則我就把這筆賬算到你頭上。」

于飛一臉不爽,急於想要知道有關冰魂與九道緣的情況。

幽瞳遲疑道:「我只能告訴你,這是兩種異能,是傳說中的先天之源,世所罕見。至於它們的來歷,我因為無法靠近,所以並不了解。」

于飛驚呼道:「先天之源!你確定?」

幽瞳遲疑道:「應該不會錯的。」

于飛大喜,先天之源那可是傳說中的絕世奇珍,只要善加利用,絕對有望步入先天境界。

「那這兩種異能與葬龍絕地有何關係?」

高興之餘,于飛問起了一個關鍵性的問題。

鬼王幽瞳沉默不語,似乎不方便回答這個問題。于飛凝視著鬼王,催問道:「怎麼,這也是天機啊?」

幽瞳怪笑道:「這…這…個算不上什麼天機,但是也不便細說。」

于飛道:「用不著細說,你大致講一下它們之間的關係就行了。」

幽瞳遲疑道:「簡單來講,冰火兩大異能為葬龍絕地提供了動力,如今被你得去,葬龍絕地的封印將大受影響,防禦力大減……」

于飛陷入了沉思,果然與自己的猜想基本一致。

失去了九道緣與冰魂提供的動力,葬龍絕地入口處的封印陣法將威力大減,極有可能被高手強行洞穿。

另外,于飛推斷。冰火兩大異能與葬龍絕地之間應該還存在某種關係,只不過鬼王幽瞳刻意迴避不談。

夜風微涼,風聲呼嘯。

當于飛抬起頭來,鬼王幽瞳已然不見。

于飛沒有再行召喚,鬼王既然不願多談,他又何必強鬼所難?

離開了樓頂。于飛回到自己的房間。

今夜終於可以好好睡一覺了,不用再強逼著自己去抓緊時間修鍊。

********

劉致遠在醫院坐了一晚上,不為擔心父親與弟弟的病情,而是在考慮如何對付于飛。

作為雲城五大公子之一,為了隱瞞自己修士的身份,劉致遠也算是比較低調,手裡可以運用的資源相對有限。

如今,于飛有羅門在背後出力,市局又有秋鐵心出面。外加易晴雯在背後撐腰,劉致遠等於是面對雲城黑白兩道的壓迫,形勢頗為不妙。

一直以來,劉致遠最大的殺手就是他那修士的身份不為人知道。

這份優勢讓他佔盡先機,可惜現在卻被于飛揭穿。

失去了最大的優勢,劉致遠這才意識到自己的情況不妙,雖然他對自己充滿了信心,但如今演變成了兩股勢力的對抗。這方面他是很吃虧的。

如果能夠單獨和于飛面對面解決,劉致遠自認有八層以上的把握可以把于飛幹掉。

但若是易晴雯插手。這事就不好辦。

這一夜,劉致遠就在考慮,怎麼樣才能將于飛約出來,兩個人單獨解決彼此之間的恩怨?

莫小嬌暫時留在羅門沒有露面,明傑根據她提供的信息,在網上大肆宣揚劉致遠的醜事。如今早已沸沸騰騰。

劉致遠躲在醫院,他現在已經沒有心思去管這些,他將這事交給劉家的人去處理。

上午八點四十分,劉致遠接到了一個電話,得知上面派了專門的調查小組前來公司查賬。這讓他臉都氣黑了,立馬想到了易晴雯。

之前王博文、王博藝兄弟倆也遭遇過這種事情,劉致遠當然明白這是易晴雯在故意整他。

但凡大公司大企業,總有一些不為人知的事情經不得細查,這是每個生意人都知道的事情。

如今,剛一上班就有人來調查,這就是一個危險的信號,顯然是想打劉致遠一個措手不及。

劉致遠知道時間已經不多了,吩咐公司的人儘力拖延,讓相關人員儘快離去。

結束通話后,劉致遠看了一眼病房中的父親與弟弟,毅然決定放棄兩人,迅速走出病房。

醫院外,不少得知劉致遠事的人圍在那裡,極力譴責與辱罵,幾乎封住了醫院的出口。

劉致遠咒罵一聲,這簡直就是漏屋偏逢連夜雨,諸事不利。

設法離開醫院后,劉致遠在半路上接到了公司打來了的電話,得知相關人員全部被羅門的人給堵了回來,一個也無法離開。

劉致遠意識到情況不妙,馬上給自己的第二任保鏢打電話。

這是劉致遠的親信,也是他的得力戰將。

在蒼狼失蹤之後,就從幕後浮出水面,負責處理他身邊的大小事務。

之前,劉致遠將他派去調查父親與弟弟被害一事,命令他儘快找回莫小嬌。

誰想于飛下手又快又狠,莫小嬌還沒有下落,公司這邊又出事了。

「去建設局把周虹雨抓來,得手后馬上出城,我們在城外碰頭。」

劉致遠面色猙獰,大有玉石俱焚的念頭。

作為雲城五大公子之一,劉致遠深深明白權勢的可怕。

易晴雯若是誠心整他,從正常的渠道就能輕易而已搞垮他的公司,搞垮劉氏企業。

這時候回去挽救已經來不及了,劉致遠唯一的想法就是引出於飛,將他幹掉,然後離開雲城另起爐灶。

至於父親與弟弟,劉致遠在離開病房的那一刻,他就已經放棄了。

所謂無毒不丈夫,大難臨頭劉致遠根本顧不上親情了。

*******

于飛早飯之後,就給秦家的秦國華打了一個電話,告訴他自己要對付劉致遠,讓秦家儘力協助幫忙。

秦國華在得知易晴雯會派人前往劉致遠公司調查之後,馬上答應動用一切資源打壓劉氏企業。

出門時,于飛把小和尚叫到身邊,給了他一個任務,讓他今天暫時不去上課。

隨後,于飛電話聯繫了陳晚霞,說好帶著羅芸一起前去簽訂合約,處理製藥廠的事情。

首付四千萬,羅門已經準備好,將由羅芸親自出面,陪同於飛一起前往。

上午十點,于飛和羅芸來到位於城東的製藥廠跟陳婉霞碰面,同來的還有一位葯監局的領導,是陳婉霞的親信。

製藥廠方面,高層領導早已全部到齊,雙方在會客廳就簽約一事進行洽談。

此前,霞姐已經談好價格,這一次的正式會談也就是一種形式。

于飛簡單聽取了一下製藥廠方面的情況,便爽快的簽訂了合約。

付款方面,羅芸直接從銀行轉賬,整件事情前後花費不足三十分鐘的時間。

簽約之後,于飛讓羅芸陪同霞姐留在製藥廠,進一步了解情況,他則抽身離開。

于飛知道,易晴雯派人調查劉致遠的公司,肯定會驚動他。

這種情況下,劉致遠必然有所行動,他是絕不會坐以待斃的。

如此,劉致遠和于飛之間,今天總會有一個結果的。

這就是于飛爽快簽約,不願過多耽誤時間的原因了。

路上,于飛接到了明傑打來的電話,告訴他劉致遠沒有回公司,也不在醫院,調查小組早上八點半就開始行動了,一干相關人員全部被羅門之人堵祝

情況和于飛預料的差不多,眼下關鍵的就是找出劉致遠人在何處。

明傑通過手機定位,發現劉致遠已經出城,目前位於城北十公里處的一個小鎮上。

于飛立刻趕往城北,那個小鎮他知道,前往邪鶴嶺就要經過那個地方。

經歷了昨日的事情后,周虹雨今天顯得小心多了。

雖然知道有羅門的人在暗中保護,她還是簡單化了一下妝,早早就來到了辦公室。

因為剛升任辦公室主任,周虹雨手頭有很多工作要忙,所以放棄了請假暫避的念頭。

上午十點過幾分,一個中年男人來到建設局,被保安攔在了門外。

周虹雨早上專門打了招呼,要求保衛科加強進出人員的管理,不許隨意放人進來。

中年男人一身西裝,看上去四十多歲,身高一米七二左右,體型不胖不瘦,左邊額頭上有一道疤痕。

被保安攔下之後,疤痕中年男人掃了一眼四周的環境,隨即一掌拍昏保安,大咧咧的進入了建設局大門。

就在疤痕男人進入后不久,一個瘦小的身影一閃而過,也跟著進入。

疤痕男子很快來到周虹雨的辦公室外,站在門口看了周虹雨幾眼,問道:「你就是周虹雨。」

埋頭工作的周虹雨聞言一驚,抬頭看著門口的男人,反問道:「你是誰,想幹什麼?」

疤痕男人淡漠道:「我叫黃偉,奉命帶你去一個地方。你要不想讓我扛著你出去,就乖乖跟我走。」

周虹雨臉色驚變,馬上想到了昨日的事情。

「是劉致遠派你來的?這可是建設局,你最好不要亂來。」

黃偉漠然一笑,右手輕輕拍在門上,堅硬的實木門頓時就變成了粉末,看得周虹雨駭然色變,頓時明白了對方的來歷。

「你要不想連累無辜之人,就最好聽話。殺人對我來講那是很容易的。」

周虹雨深吸一口氣,沉聲道:「好,我跟你走。」

起身,周虹雨走出辦公室。黃偉跟在她後面,前後相距一米左右。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