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二百五十三章易晴雯的轉變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雯仔細回想。似乎這麼多年來,真正能讓自己生氣,讓自己失態的男人,于飛還是第一個,也是僅有的一個。 這個發現讓易晴雯嚇了一跳。她明白這是怎麼回事,心裡竟然有了一種恐慌。我真的在意他嗎? ...

于飛顯然知道易晴雯好強的性格,很巧妙的鬆開了雙臂,拉著易晴雯的小手,主動在自己臉上輕輕拍打了兩下。

這是男人示弱的表現,也是哄騙女人開心的小手段。

易晴雯瞪著他,眼神凌厲如刀,很想狠狠罵他一頓,可看到于飛那裝出來的可憐樣,不知道為什麼又忍住了。

于飛已然示弱,這就給了易晴雯一個台階下。

並且,男女擁抱也很正常,只不過易晴雯身份高貴,從未有男人如此佔過她的便宜,她內心還接受不了,所以表現得很強勢。

于飛眼眉含笑,暗中催動九逆九滅與玄冰九裂兩種功法,左眼閃爍著火花,右眼綻放出冰藍之光,一紅一藍簡直迷人極了。

更讓易晴雯沒脾氣的是,于飛拉著她的小手在於飛的臉上輕輕摩擦,指尖輕撫著于飛的肌膚,一種酥麻的感覺湧上易晴雯的心底,引起了她體內真元的動蕩。

這是一種特殊的吸引力,和于飛體內的九道緣、玄陽九滅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正是這種莫名的氣息深深吸引著易晴雯,她即便嘴上不承認,可她心裡知道,自己是真的有點喜歡上他了。

但是易晴雯性格好強,她是絕不會承認這一點,至少現目前她是不會承認的。

于飛一直凝視著易晴雯的眼睛,烏黑亮麗。深邃而神秘,真是迷人極了。

易晴雯原本板著臉。可不知不覺間怒氣消失了,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一股幽怨。

于飛笑的很歡,他似乎已經看穿了易晴雯的心思,只不過眼下還不適合捅破這層紙罷了。

易晴雯抽回小手,狠狠白了于飛一眼,隨即回到沙發上坐下,並沒有離開。

于飛溫文爾雅,並沒有去刺激易晴雯。這個女人太好強,在她面前要懂得適可而止,不然很難相處的。

「明天我就要去製藥廠簽訂合同,大體的事宜應該都弄得差不多了,若有必要我會找你幫忙,誰讓你是我的大股東,是我的堅強後盾呢?」

易晴雯罵道:「貧嘴。沒大沒校」

于飛笑道:「沒大沒小剛剛好。」

于飛的眼神飄向了易晴雯的胸前,這剛剛好似乎是在誇獎她。

易晴雯自然聽得出於飛的調笑,真恨不得給他一巴掌,可不知為何,心裡又有些期待這種拌嘴的存在。

瞪著于飛,易晴雯仔細回想。似乎這麼多年來,真正能讓自己生氣,讓自己失態的男人,于飛還是第一個,也是僅有的一個。

這個發現讓易晴雯嚇了一跳。她明白這是怎麼回事,心裡竟然有了一種恐慌。我真的在意他嗎?

在意這個與自己女兒差不多大的小男人?

易晴雯不敢深想,連忙打住了這個念頭,岔開話題道:「劉致遠那邊你打算怎麼處理?」

于飛收起嬉笑,正色道:「我正想與你商量,明日派人去查他的公司。我會利用羅門在黑道上的力量,以及秦家在雲城的影響力,還有你手中的權勢,一舉將劉致遠擊垮。」

易晴雯臉色微變,問道:「他到底哪裡招惹到你了?僅僅是他與秦明濤走得很近,一起買通野狼殺手組織要殺你這麼簡單?」

于飛冷笑道:「這只是一個原因。星期三那天,他還派人對我身邊之人下手,綁架了宋曉月,找人強-奸她。又對我另一個朋友潑濃硫酸,雖然都被我及時制止了,可這件事情已經深深激怒我。為了我身邊之人的安全,為了以後不再發生類似的事情,他都必須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沉重的代價。」

「所以你昨夜就對他展開了報復行動,將劉光明、劉志華都弄得半死不活,今天又在網上揭露他的醜事,把他弄得臭名遠揚。」

易晴雯消息靈通,知道的事情顯然比于飛預想中要多出不少。

「劉致遠已經知道昨夜的事情是我做的,因此他中午派人擄走我身邊的朋友,可惜沒有成功。目前我和他已經撕破臉皮,只能有一方留下。」

易晴雯沉吟道:「從目前的情況來講,你確實佔盡了先機,三管齊下會讓他難以招架。羅門這步棋你走得很好,若能再進一步就更好了。」

于飛似乎明白易晴雯的意思,笑道:「我已經決定協助羅門吞掉紅幫,一統雲城黑道。那時候辦事就更容易了。」

易晴雯眼中露出了讚許的目光,輕笑道:「別忘了還有一個徐天陽,那也不是省油的燈。」

于飛邪笑道:「在我而言,對付徐天陽比對付你可容易多了。」

易晴雯俏臉生寒,罵道:「你皮癢了是不是?再敢在我面前沒大沒小,當心我把你踢出雲城。」

見易晴雯板著臉,于飛頓時收起邪笑,訕訕的移開了目光。

隨後的時間,兩人就雲城近來的情況展開了一番討論。

于飛無意中提到了古金虹這個名字,引起了易晴雯的強烈反應。

「你見過她?在哪?」

看著易晴雯那緊張的表情,于飛很是意外。

這個極品少-婦一向從容淡定,怎麼聽到古金虹三個字就勃然色變了呢?

「就是周三的晚上,在葬龍絕地入口附近的一棟大樓下。你認識古金虹嗎?」

易晴雯反應很奇怪,先是點點頭,隨後又搖頭,讓人很難理解。

于飛不說話,靜靜的看著她。

易晴雯自然明白于飛的意思,可她考慮了很久,還是搖頭不願多講,只是善意了提醒了一下。

「你要當心這個女人,她出自魔門,記得避而遠之就是了。」

于飛很好奇,也很驚訝,古金虹出自魔門,自己當時怎麼沒有看出來呢?

洪今古是洪門高手,春雨、寒夜是夜雨門高手,他們既然認識古金虹,為何還要與這魔門的魔女混在一起?

難道他們不知道古金虹的真實來歷?

晚上八點五十分,易晴雯起身離開,那炫目的中國紅深深吸引著于飛的眼珠,讓他幾乎看呆了。

這是易晴雯第四次來美體室了,從第一次,第二次到第三次,于飛感覺易晴雯的打扮越來越時尚,越來越性感,越來越迷人了。

這是一種潛在的變化,說明她心情愉悅,正有意識的展現出自己美好的一面,只為讓某人觀賞。

于飛覺得自己應該就是那個某人,易晴雯身上的變化應該是與自己密切相關的。

若是這個猜想正確,那抱得美人歸的日子就不遠了。

想到這,于飛臉上露出了興奮而痴痴地傻笑,若能一箭雙鵰拿下這對母女花,估計雲城所有男人都會嫉妒死他的。

九點,一個新的客人走入美體室,一段新的工作又開始了。

于飛換上工作服,恢復了往日的飄逸從容,含笑的看著今晚的新客人。

只一眼于飛就呆住了,客人竟然是千華集團的寒若梅。

一米七的寒若梅穿著一身黑衣緊身服,感覺就像個盜賊似得,渾身散發出冷若冰霜的氣質。

當然,她是保鏢,這身裝束也不錯。

但臉上的那份冷漠,就好似於飛欠她十萬八萬沒還似得。

「你來美體?」

于飛驚愕之後,臉上泛起了曖昧的笑容,有種想要調戲美女的衝動。

寒若梅冷冷地看了于飛一會,隨即收起了臉上的冷漠。

「易晴雯能來,我就不能來嗎?」

于飛笑道:「你當然能來,我的大門永遠向美女敞開的。請坐吧。」

寒若梅微微頷首,坐在於飛對面,表情淡漠的看著他。

「我不是來美體的,但美體的費用我會照價支付。」

于飛一副瞭然的神色。

「我知道,你是太寂寞孤獨了,所以過來找我聊天的。」

寒若梅白了于飛一眼,知道他故意歪曲自己的含義,但也沒有辯駁,因為她本就是來聊天的。

「你和易晴雯的關係很不錯啊,她肯為了你損壞王家的利益,把王文博、王博藝兄弟倆送進監獄中。」

「或許她是為了保護王家,避免我和王家有進一步的衝突。丟車保帥的做法是很明智的。」

于飛笑得有些邪魅,語氣中透著某種自大與自負。

寒若梅不屑道:「就憑你,也能與王家爭鬥?」

于飛哈哈笑道:「至少我能讓千華集團派你上門問候,這一點王家似乎還沒那份殊榮。」

「你…你…少得意。」

寒若梅看不慣于飛的狂妄,想到當日受辱之事,心裡就耿耿於懷,恨不得揍他一頓,可惜卻打不過於飛。

「生氣容易變老,這裡是美容院,你要是出去的時候比進來的時候更丑了,豈不砸了我的招牌?」

于飛一臉欠揍的笑容,氣得寒若梅幾乎發狂,但她卻強忍住了。

「你除了耍嘴皮子外,就不想聽一聽我來這的目的嗎?」

于飛嘿嘿道:「我現在不就在聽嗎?」

看著于飛那無賴的模樣,寒若梅真想揍他,這簡直就是個混球。

深吸一口氣,寒若梅壓下心中的怒火,冷冷道:「今晚我來這裡,主要是想與你談一談有關合作的事宜。」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