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二百五十二章吃易晴雯的豆腐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己的用心。 「你要這樣認為,那就沒什麼好談的了。」 易晴雯霍然起身,就欲離開。 「生氣了,你就不想聽聽我的心裡話?」 于飛起身,打了一個響指,辦公室里又響起了優美的音樂...

「敢說我勾引男人,你還是第一個。怎麼樣,我這打扮還不錯吧?」

易晴雯看著于飛,眼中透著幾分期盼之色。

于飛從上到下仔細看了幾遍,給出了四字評論——秀色可餐。

易晴雯笑罵道:「胡說八道,我喜歡優雅高貴這一類的形容詞,不喜歡秀色可餐四個字。」

于飛奇異一笑,魅力煥發。

「坐吧,今晚應該有很多可聊的話題了。」

易晴雯坐在於飛對面,兩人相距不足兩米,眼神時常交匯、摩擦,偶爾還會飛濺出一些火花。

一周的時間轉眼過去,這一周對於飛而言,發生了不少事情。

「聽說你和劉致遠開戰了,這與你往日的低調性格有些不符埃」

「你不覺得今晚的我,與往日不大一樣嗎?」

于飛保持著優雅的笑容,但骨子裡的那股傲氣與不羈卻顯露無疑。易晴雯仔細凝視著于飛,秀眉漸漸皺起。

「你的修為似乎有了一些變化,比之前降低了不少,但身上的銳氣卻變強了,這是怎麼回事啊?」

「這對你來說,不是更好嗎?」

于飛沒有正面回答,反而在試探易晴雯的反應。

「你覺得我接近你,就是想要掌控你嗎?」

易晴雯有些生氣,有種出力不討好的感覺。

「至少一開始你是有這份心思的。不是嗎?」

于飛笑得很從容,閃爍的眼神透著迷死人的誘惑之色。

易晴雯有些惱他。連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竟會責怪他誤解自己的用心。

「你要這樣認為,那就沒什麼好談的了。」

易晴雯霍然起身,就欲離開。

「生氣了,你就不想聽聽我的心裡話?」

于飛起身,打了一個響指,辦公室里又響起了優美的音樂。

于飛上前拉著易晴雯的小手,半強迫的摟著她那柔軟的細腰。跳起舞來。

易晴雯有些掙扎,憤憤不平的瞪著于飛,換來的卻是于飛一句威脅的話。

「別亂動,我對你的抵抗力是很弱的,你不想我破壞在你心目中的形象,就乖乖聽話。」

易晴雯氣惱,但卻不再掙扎。她很清楚自己的魅力,于飛能一直保持平靜,已經堪稱奇了。

摟著易晴雯柔滑而富有彈性的細腰,于飛手掌稍稍用力,感受著絲薄旗袍下那嫩滑的肌膚,以及易晴雯那不知不覺加快的心跳。

易晴雯瞪著他。眼神閃爍而複雜,透著幾分羞澀的味道。

于飛輕輕嗅著易晴雯身上的香氣,感覺讓人陶醉,迷人極了。

「我不知道你接近我究竟有何目的,但是我敢肯定。那是一定有目的的。實際上,男人與你相處久了。也會對你有不軌企圖的。」

易晴雯哼道:「你這是在提醒我,應該離你遠一點嗎?」

于飛笑道:「我只是想開誠布公的與你聊一聊。每個人都是有秘密的,你有我有大家都有,但人與人的相處卻是持續的。我們之間也算是交往了一段時間了,你也幫過我一些忙,我希望我們之間的關係能更進一步,那對大家都好。」

易晴雯冷冷道:「你所謂的關係指什麼?」

「合作關係,朋友關係,或是進一步的關係。」

于飛鎖定易晴雯的雙眼,曖昧的眼神讓她又氣又惱。

白了于飛一眼,易晴雯移開目光,心裡思考著于飛的話。

「我準備開辦一個製藥廠,想請你入股,你可有興趣啊?」

易晴雯眼神微變,驚疑道:「你要開辦製藥廠,想和王家搶奪保健品這個市場?」

于飛哈哈笑道:「你覺得我是那種貪財之人嗎?」

易晴雯遲疑道:「以你低調的行事風格來看,你應該並沒有把錢財看在眼中。那你為何還要開辦製藥廠呢?」

「因為我要煉製一些丹藥,需要場地,需要藥材,需要藥師,開製藥廠不就可以一舉兩得了?」

「煉丹?」

易晴雯聽到這兩個字時,表情變幻不定,似乎在考慮什麼事情。

「對啊,就是煉丹。我要煉製一些可以提升修為的丹藥,用來提升身邊之人的修為。如今這個環境不適合修鍊,沒有輔助手段,苦練是很辛苦的。」

「你精通煉丹之術嗎?你可知道丹方難求?」

易晴雯似乎有點興趣了,開始詢問煉丹之事。

于飛輕笑道:「我似乎忘了對你說,我這人醫術也是很好的,對於很多古方我都略知一二。」

易晴雯笑道:「你請我入股,就不怕我坑害你啊?」

于飛自信十足。

「我雖然不能完全看透你的心思,但我可以肯定一點,你不會害我,而且…嘿嘿…」

易晴雯有些看不慣于飛那得意洋洋的樣子,哼道:「自戀狂,你就那麼自信,你就認定我不會害你?還而且,哼,你說啊,而且什麼?」

于飛右手稍稍用力收攏,兩人的身體頓時貼近了許多。

于飛在易晴雯耳邊吹了口氣,低聲道:「而且你還喜歡上我了。」

易晴雯身體一僵,罵道:「胡說八道。」

于飛笑而不語,加快了舞步,暫時不討論這個話題。

易晴雯眼神怪異的瞪著于飛,心情很複雜。

于飛的魅力絕對驚人,易晴雯多次和于飛相處,早已被他身上的那種氣質吸引住了,只不過易晴雯心志堅定,控制力極強,一直被她壓制著。

于飛對易晴雯也有類型的情況,他們之間相互吸引,卻又各有顧忌,彼此時刻提防。

這就像是毒品一樣,明知道會上癮,可就是控制不了。

「你可知道王家手裡也有一門丹方,可以煉製出提升修為實力的丹藥。這是王家久盛不衰的根本原因所在,嚴格控制在家主的手上。」

于飛十分意外,他還真不知道王家暗地裡也在煉丹,手裡有上古丹方。

難怪王家要從事保健品行業,那是因為他們有這方面的資源埃

「你服用過王家煉製的丹藥沒有?」

于飛冷靜之後,問起了丹藥的事情。

易晴雯淡然道:「服用過幾次,藥效很不錯,但藥性陰涼。」

于飛蹙眉道:「藥性陰涼,對,應該就是這樣。王家的武學太過剛猛霸道,威力雖強,但精血耗損過大,所以王家的男人都是不長命的。所謂剛極易折,說得就是這個道理。為了緩和體內過盛的陽氣,他們必須時常服用藥性陰涼的丹藥來中和。」

易晴雯驚訝道:「你知道的還真不少啊,連王家男人不長命這個隱秘你都知道。」

「這也沒什麼,孤陽不生,孤陰不長,只要稍懂醫術之人都會明白。王家每次煉丹,成功率有多大,可以煉製出多少顆丹藥?」

易晴雯沉吟道:「具體情況我不是很清楚,這是王家的高度機密,女人從來沒權過問。我只是聽說三個月出一批丹藥,數量一般不超過二十顆。」

于飛沉思道:「三月過一爐,時間有點偏長,說明成功率不高,藥材浪費很大。從這一點推斷,不是藥師有問題,就是爐火有關係。」

「看樣子你還真的懂得煉丹埃」

于飛自負道:「你以為我和你開玩笑啊?怎麼樣,要不要入股啊?」

易晴雯蹙眉道:「看你這般盛情,我要是不答應你,豈不讓你很沒面子?為了不傷害你那幼小的心靈,我只好勉為其難答應了。」

看著易晴雯那故作勉強的樣子,于飛嘿嘿笑道:「我這幼小的心靈最是受不得打擊,可這兩天發生了不少事情,讓我大受打擊,你能不能給我一個擁抱,安慰一下?」

于飛一臉邪惡的笑,感覺就像是一頭淫狼,想要吃掉喜洋洋。

易晴雯臉色微變,罵道:「少來…礙」

于飛不等她罵完,突然鬆開雙手,一把將她抱在懷裡,來了一個親密的擁抱。

易晴雯身體一顫,思緒出現了短暫的空白,這該死的小子竟然敢抱我,敢吃我豆腐,簡直可惡。

思緒的停頓讓于飛順利得手,緊緊抱著了易晴雯那柔軟的細腰,挺拔渾圓的雙峰擠壓在於飛胸上,感覺柔軟而充滿彈性,舒服極了。

易晴雯身材超棒,雙峰挺翹而豐滿,佩戴的文胸也很柔很保

這種情況下,于飛的擁抱讓兩人的身體緊緊貼在一起,隔著薄薄的絲質旗袍與輕薄的文胸,于飛完全能夠清楚的感受到易晴雯胸前的偉大、挺拔、嬌嫩、彈性,絕對是頂級享受。

這種體會讓于飛心跳加速,有種想要不顧一切得到她的衝動,好在被于飛壓下了。

「好溫暖的懷抱,好博大的胸懷,好柔軟的體驗。」

就在易晴雯清醒過後,想要發火之時,于飛的讚美帶著幾分調戲的意味,在易晴雯耳旁回蕩。

溫暖、博大、柔軟,全都是讚美之言,可放在此時此刻的環境下,就顯得曖昧極了。

易晴雯有些震怒,這麼多年來還沒有哪個男人敢調戲她,于飛絕對是第一個。

想到自己的身份地位,手中的權勢,以及好強的個性,易晴雯就不能容忍男人調戲她。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