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二百四十八章莫小嬌的選擇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莫小嬌扭頭避開于飛的手指,虛弱的問道:「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何把我抓來這裡?」 于飛後退兩步,坐在莫小嬌對面,輕笑道:「我叫于飛,相信你一定聽說過這個名字。」 莫小嬌聞言色變,驚呼道:...

為了驗證這種效果,于飛嘗試著藉助九道緣的至陽之力,在體內施展玄陽一滅,結果竟然成功了。

但是當于飛嘗試施展玄冰一裂時,卻未能成功。

究其原因,于飛學會玄冰九裂之後,一直不曾重返四重天境界,因為還沒有煉成玄冰一裂,自然無法施展出來。

想通了這一點后,于飛竟然做出了一件讓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他一邊藉助九道緣的力量在體內施展玄陽一滅,一邊藉助冰魂的力量,在保持陰陽冷熱之力平衡的前提下,趁機修鍊玄冰一裂。

結果于飛的大膽嘗試最終成功了,他真的煉成了玄冰一裂,但卻只能在藉助冰魂的力量之後,才可以發揮出來,並有時效限制。

于飛驚喜極了,打算繼續衝擊玄冰二裂,卻發現目前的三重天境界有著諸多限制,能煉成玄冰一裂已經是最大極限。

要想煉成玄冰二裂,只有兩種可能。

第一,于飛恢復五重天境界,憑自己的實力煉成玄冰二裂。

第二,于飛至少得進入四重天境界,然後藉助冰魂之力,才有希望煉成。

明白了這個道理之後,于飛不再浪費精力,把目光移到了玄陽九滅身上。

在修為境界降低之前,于飛是六重天實力,玄陽九滅煉成了第三滅。

如今他想嘗試一下。藉助九道緣的力量,能否在三重天境界的狀況下。施展出玄陽二滅,玄陽三滅?

結果很快出來,于飛可以在體內施展出玄陽三滅,卻只能在體外施展出玄陽二滅,那就已經是極限。

這樣的結果于飛很滿意,至少這將成為他的殺手。

明了一切之後,于飛突然放鬆心神,什麼也不想。專心的修鍊,讓自己的精力、體力、真氣都達到一個最佳的充盈狀態。

清晨七點,卓華醒來,發現自己修為大增,已經從三重天境界的中前期步入了中後期。

這種效果對修士而言,相當於省去了好幾年的修鍊時間,這就是雙修的優點。也是于飛給她帶來的好處。

看著于飛,卓華臉上掛著微笑,不管未來怎麼樣,這一刻會永遠銘刻在她的心上。

于飛六識敏銳,立馬就捕捉到了卓華眼神中的柔情與深愛,翻身把她壓在身下。

于飛指尖劃過卓華光滑的臉龐。笑道:「這一次的我與上一次相比,有差別嗎?」

卓華輕撫著于飛的胸膛,眼神柔和如水,輕吟道:「感覺我喜歡的那個于飛又回來了,雖然這或許只是短暫的。可我還是很欣慰。雲城之行,這一刻。這一秒,最是難忘。要是有一天,我忘不了,我該如何是好?」

于飛笑道:「記在心中,不是更好嗎?」

卓華幽怨一笑,低吟道:「你太耀眼了,你身上的光芒就像劍一樣,讓人無法抵擋,只要靠近就會受傷……」

于飛眼波微動,突然低頭吻上她的雙唇,封住了她後面的話。

卓華嚶嚀一聲,不再言語,她也明白在這高興的時刻,不宜說太多傷感的話語。

上午八點二十分,羅芸打來電話。

「劉致遠差點被氣瘋了,已經下令全力尋找兇手,發誓要報仇,還要找回莫小嬌。」

羅芸的口吻帶著明顯的幸災樂禍,顯然對於昨晚的傑作很滿意。

「繼續注意劉致遠的一舉一動,我稍後就過來。」

掛掉電話,于飛起身穿好衣服,於十分鐘后離開了賓館。

這一次,卓華沒有再同行,而是找許楓去了。

于飛獨自開車來到鴻雁大廈,後備箱里的莫小嬌早已凍得昏過去了。

于飛吩咐羅芸把莫小嬌帶回房間,稍後他要審問。

目前,劉光明出車禍一事已經引起不小轟動,劉致遠利用自己的身份與關係,讓市局刑警大隊出面調查此事。

這是于飛意料之中的事情,因此一點也不在意,反而打電話詢問了一下秋鐵心有關情況。

「市局已經接手,但徐天陽不是很上心,讓司徒與司空鳴負責調查此事。」

劉光明的保鏢擁有三重天境界,這是很少有人知道的事情。

至少劉致遠在報案時,不會主動提及。

如此一來,市局並不重視,而那保鏢變成死人後,也與常人無異,根本看不出他生前曾是三重天境界的高手。

至於劉光明的慘狀雖然有點嚇人,可人既然沒死,也構不成命案,所以徐天陽能派出司徒風與司空鳴調查此事,已經算是很給劉致遠面子。

「葬龍絕地那裡很快就會有變化,估計徐天陽是把重心放在了那裡。有空我再設法提升你的修為實力,讓你步入三重天境界,以應對當面複雜的局勢。」

于飛透露了一個消息,這是出自冥月之口,應該不是兒戲。

秋鐵心道:「有空我來找你,這幾天你要多加小心,王家對於王博文與王博藝之事一直耿耿於心,不會就此罷手的。」

于飛笑道:「這事我會處理,你不用擔心。」

上午九點,莫小嬌被羅芸弄醒,全身都開始結冰,那樣子看得羅芸臉色大變,對於飛的手段感到心驚。

于飛冷然一笑,伸手撫摸著莫小嬌的臉蛋,她身上的寒冰迅速融化,轉變成了水蒸氣,臉色也稍稍紅潤了一些。

瞪著于飛,莫小嬌扭頭避開于飛的手指,虛弱的問道:「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何把我抓來這裡?」

于飛後退兩步,坐在莫小嬌對面,輕笑道:「我叫于飛,相信你一定聽說過這個名字。」

莫小嬌聞言色變,驚呼道:「是你!你想幹嘛?」

于飛臉上掛著迷人的笑意,眼中卻透著讓人心寒的殺氣。

「我想知道你師出何門,與劉致遠之間到底是何關係,我是該殺了你,還是饒了你?」

莫小嬌眼神變幻不定,這個問題顯然涉及到了她的隱秘,不願輕易告訴外人。

然而這個問題又無法迴避,不然于飛可能殺了自己。

「我的話你會信嗎?」

考慮許久,莫小嬌放低了姿態,眼神複雜的看著于飛。

「那要看你的話是否可信,說吧,你師出何門?」

于飛嘴角揚起,迷人的笑容中透著一股冷意。

莫小嬌捕捉到了于飛眼中的寒氣,這個俊美得讓人沉迷的男子,很難想象他的眼神會是如此凌厲。

「我的師門與紫府有關係,算是紫府的一個分支,祖師曾是紫府的弟子。這一點與劉致遠的情況有些相似,因此我們走得很近。」

羅芸質疑道:「僅僅如此?」

莫小嬌遲疑道:「自然不全是如此,但卻是原因之一。劉致遠是雲城五大公子之一,為人風流倜儻,十分迷人,這也算是原因之一吧。」

于飛質問道:「最主要的原因是什麼?」

莫小嬌陷入了沉默,這顯然是一個很關鍵的問題。

然而片刻之後,莫小嬌似乎又想通了。

「兩個字——紫府。」

羅芸不解,問道:「這跟紫府有什麼關係?」

莫小嬌道:「紫府曾是仙門,出過先天境界的絕世高手。可紫府的正統傳承到底在哪,至今都沒有人弄清楚。劉家算是一脈,我師門也算是一脈,但感覺都不是正宗。我接近劉致遠就是為了弄清楚,紫府真正的嫡系傳承在哪。據我估計,他也想從我身上打聽消息,加之我姿色不錯,所以我們之間的關係也顯得格外親密。」

于飛思索著這番話,聽起來應該不會錯,但卻必須證明莫小嬌精通紫府的絕學。

「你這一脈修鍊的是什麼功法?」

莫小嬌道:「也是紫雲訣,但和劉致遠修鍊的略有差別。據師門長輩說,紫雲訣有七種變化,我和劉致遠都只是掌握了其中的一種。以此推斷,紫府可能有七個分支。可這麼多年來,也就僅僅發現了劉家這一脈,並沒有其他發現。」

「你這一脈,雲城可還有其他人在?」

莫小嬌搖頭道:「我們這一脈但丁單薄,現存於世的總共也就三人,一個是我師叔,另一位是師叔祖,僅我一人在雲城。」

羅芸問道:「劉致遠目前的修為處於什麼境界?」

莫小嬌遲疑道:「說實話,我看他不透,但我知道,他最低都是四重天境界,有可能已達到五重天境界,這個我不是很肯定。劉致遠此人很陰險,善於隱藏自己,心機很重。」

于飛凝視著莫小嬌的雙眼,看得出她並沒有說謊,心裡盤算著如何處置她。

「劉致遠與我有仇,你說我是殺了你好,還是留著你呢?」

莫小嬌心神一緊,于飛的眼神凌厲如刀,讓她覺得于飛什麼事情都能做得出。

「我知道劉致遠很多事情,我可以幫你對付他,你沒必要殺我。」

于飛冷笑道:「我要對付他,根本用不著你幫忙。」

莫小嬌一臉擔憂,眉宇間充滿了焦慮,渴求道:「你既然用不著我幫忙,殺我也不起作用,何不留下我?只要你不殺我,我願意跟在你身邊服侍你,聽從你的一切吩咐。」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