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二百四十三章紫霞劍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提升。具體玄妙還需要進一步領會,可能是我如今修為不夠,暫時只掌握這些。」 「紫霞劍,這名字還不錯,很適合你。好好努力,也不必急於求成,峨眉派的功法是穩中求進,重在根基。」 于飛單獨叫西...

對於葬龍絕地,于飛一向是敬而遠之,能避則避,因為那個地方專葬人傑,不宜招惹。

卓華道:「我昨天下午達到雲城時,本派的亡靈暗使告訴我,它在追蹤一個變異融合體,聽說短短几天已經有超過十人死在那變異融合體手中。」

于飛微皺眉頭,十人可不是少數,依照鬼王幽瞳的判斷,死亡人數越多,說明變異融合體的實力恢復得越迅速。

許楓道:「此事知情人還不多,但警神徐天陽應該已經有所警覺。這兩天因為地震的緣故,很多人都外出避難,聽說又有人失蹤了。」

于飛感到很意外,徐天陽前不久才大破失蹤案,這才不到一周,怎麼又有人失蹤,這不是公然挑釁嗎?

「失蹤的都是些什麼人啊?」

「好像也都是些女人,因為地震混亂的關係,這一次的失蹤案沒有上一次那麼引人注意。具體情況,你可以詢問秋鐵心。」

西門瑞雪一直在觀察于飛的反應,感覺他表情自然,但卻看不透他的心思。

「王家這兩天也比較熱鬧,王博文與王博藝的家人千方百計想要把他們兄弟倆弄出來,聽說與易晴雯鬧得很不愉快。」

于飛淡然一笑,這是預料之中的事情,如果不這樣發展,那才真叫怪了。

「你這幾天足不出戶,到底在幹嗎?我沒看出你實力有多大提高,反而覺得你目前的修為怪怪的,有點不對勁埃」

在場三人中,許楓修為最高,眼光也不弱。終於還是看出了于飛身上的變化。

「修鍊了一門全新的功法,境界被壓制在四重天以下,所以現在論實力你比我更強。」

于飛隨口說道,並沒有刻意隱藏。

許楓驚叫道:「你小子腦子進水了,現在是什麼時候,你不努力提高修為。反而自降境界,你誠心找死埃」

西門瑞雪也被嚇了一跳,擔憂道:「你是不是遇上了什麼事情,說出來我們幫你想辦法。」

卓華附和道:「是啊,人多力量大,安全最重要。」

于飛看著三人那關切的眼神,心裡頗感欣慰。

「你們認識洪今古與古金虹嗎?」。

卓華直接搖頭,西門瑞雪陷入了沉思,許楓皺眉道:「這都什麼人。取名字都正反顛倒,沒見過這樣的。」

于飛不理他,靜靜的看著西門瑞雪,問道:「你聽說過這兩個名字,或是其中一個名字,對嗎?」。

西門瑞雪遲疑道:「我記得在峨眉的時候,聽師傅提過洪今古這個名字。時間有點久了,我都記不太清楚了。」

許楓好奇道:「很厲害的角色嗎?」。

于飛調侃道:「也不算很厲害。就比你高出兩三個境界罷了。」

許楓一驚,脫口道:「比我高出兩三個境界。那豈不是六七重天的層次?這樣的人物隨便跺跺腳,都能嚇死一大片,你小子故意諷刺我埃」

卓華驚呼道:「這麼厲害的人物,你在哪裡見到的?」

西門瑞雪似乎想到了什麼,臉上露出了震驚之色,眼神不安的看著于飛。

「我想起來了。這洪今古乃是洪門高手,至少都有六重天境界,師傅曾推斷他可能已經跨入七重天境界,但真實與否不得而知。」

卓華聞言變色,洪門可是赫赫有名的黑幫。在沿海一帶勢力龐大。

洪今古又有至少六重天境界的修為實力,這樣的人物可不是好惹的。

于飛也很驚訝,雖說洪門的勢力範圍在沿海一帶,可威名卻是名震遐邇埃

「看來洪今古這個名字是真實存在的,就不知道古金虹這個名字是真是假了。」

欣:「那名字肯定是亂編的,哪有這麼巧的事情。」

西門瑞雪問道:「你怎麼知道這兩個名字的?」

于飛沉聲道:「我見過他們兩人,洪今古是男的,古金虹是女的。當時我以為這兩人的名字是胡編亂造的,可是現在看來,洪今古已證實有此人,而古金虹在道出自己名字的時候,我曾仔細留意洪今古的表情變化。他們彼此認識,但洪今古卻沒有出口反駁,以此推斷古金虹這個名字,極有可能也是真的,只不過我們不曾聽說過此人罷了。」

卓華輕聲道:「那古金虹的修為實力怎麼樣?」

「與洪今古差不多,甚至還要神秘一些。」

許楓皺眉道:「不可能啊,這樣的高手我們就算沒有見過,也多少略有耳聞,不會毫無所知的。」

于飛笑罵道:「你算得上見多識廣嗎?有沒有聽說過春雨夜使這個稱號啊?」

「春雨夜使!我當然聽過埃你小子不會告訴我說,你見過他們吧?」

許楓被嚇了一跳,直接從椅子上站起,眼神怪異的看著于飛,好似看怪物一樣。

「恭喜你,答對了。春雨夜使目前就在雲城,而且已盯上葬龍絕地。你要是想圖謀葬龍絕地,那就自求多福,最好不要和他遇上。」

于飛的表情似笑非笑,但那眼神卻透著一股冰冷的味道,讓人有點發慌。

「你怎麼知道這些事情?」

西門瑞雪覺察到了于飛身上那細微的變化,心裡有種說不出來的異樣。

「我見過他們,春雨夜使、洪今古、古金虹目前應該屬於合作關係,算得上是一個相當可怕的團隊。」

許楓倒吸了一口氣,反駁道:「哪裡是可怕,簡直就是恐怖。你小子能見到這樣的厲害角色,還活著站在這裡,這絕對是一個奇。」

西門瑞雪秀眉緊鎖,輕嘆道:「這麼多厲害的人物共同搶奪葬龍絕地,僅此一項就足以葬送很多人。我們現在這點實力,還真是有點讓人泄氣。」

卓華無奈一笑,輕聲嘆息。

許楓一臉陰霾,越是了解雲城的情況,處境越是不妙,以他高調的做人宗旨,也覺得這場爭鬥還沒有開始,就已經輸掉了。

于飛比較淡定,安慰道:「用不著泄氣,這種情況下,修為越高風險越大,那會是眾矢之的。」

許楓沒好氣的道:「修為低的人就是些炮灰,不是背黑鍋就是給人墊背,下場也好不到哪去。」

于飛罵道:「誰讓你要衝到前面去,你不會在背後撿便宜埃借刀殺人,渾水摸魚,偶爾裝裝孫子,看看兵法,也是有益身心的事情。」

許楓氣得抓狂,怒道:「我…我…懶得理你。」

西門瑞雪與卓華都被于飛逗笑了,看著許楓吃癟的表情,兩女暫時忘記了憂慮。

隨後的時間,四人又閑聊了一陣,于飛便拉著西門瑞雪走出聚寶齋,來到了車上。

「那把劍你悟透了幾分?」

「劍名紫霞,目前寄存在我體內,讓我修為實力明顯提升。具體玄妙還需要進一步領會,可能是我如今修為不夠,暫時只掌握這些。」

「紫霞劍,這名字還不錯,很適合你。好好努力,也不必急於求成,峨眉派的功法是穩中求進,重在根基。」

于飛單獨叫西門瑞雪出來,就是想了解一下那把劍的情況,簡單聊了兩句后,便把西門瑞雪送回了聚寶齋。

「稍後我還有事,就不陪你們一起吃晚飯了。卓華跟我走,晚上我有事要她去辦。」

于飛告辭,並帶走了卓華。

看著于飛遠去的背影,許楓皺眉道:「這小子幾天不見,感覺就像是變了個人似得,眼神中多了一股子銳鋒。」

西門瑞雪淡雅道:「你不一直就希望他能這樣嗎?如今正好如了你的願。」

許楓乾笑兩聲,碰了個軟釘子,臉上有些尷尬。

「我們現在去哪?」

卓華坐在副駕駛位上,看著于飛那俊美的臉龐,不知為何竟然有種陌生與朦朧的感覺。

「去鴻雁大廈,你看了這麼久,覺得我與以往有何不同了?」

于飛笑容悠悠,好似一個旁觀者。

卓華沉吟道:「很奇怪的感覺,似遠忽近,看得見,猜不透。身上那致命的吸引力似乎收斂了一些,但卻多了一絲捉摸不透的銳鋒,讓人又愛又怕,敬畏臣服。」

于飛眼波微動,笑問道:「和以往相比,這樣好嗎?」。

卓華複雜一笑,坦然道:「我說不清楚,或許在我心裡,還是喜歡以往的那個你,感覺更溫柔。」

于飛笑容一收,扭頭看了卓華幾秒,心裡思索著她的話,看來冰魂對自己的影響還真不小埃

沉思中,于飛催動玄陽九滅,周身氣息頓時發生了變化,一股極度誘人的男性魅力散發出來,讓卓華眼神迷離,陷入了一種痴迷中。

「你來雲城,想過可能出現的結果嗎?」。

于飛恢復了往日的笑容,曖昧中透著誘惑。

卓華臉上露出了笑容,輕聲道:「沒事的時候就愛胡思亂想,這是每個女人都會做的夢。當初來雲城,只是為了替妹妹出口氣,誰想卻遇上你,被你給壓了一頭。如今扯上葬龍絕地,心中有著說不出的感受,不知是好還是壞,感覺這裡或許就是我的歸宿。」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