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二百四十章神秘冰雲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多的顧慮。 將于飛放入浴缸后,三女一起為于飛清醒身體。 楊瑩稍顯害羞,選擇給於飛清晰頭部,陸婉儀洗上身,李雪梅洗下身。 于飛躺在溫水裡,冰冷的身體逐漸軟和下來,清洗之後的臉龐又...

見於飛昏迷,且全身發冷,三女頓時就慌了神,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

最後還是陸婉儀提議,先放熱水給於飛洗洗身子,順便溫暖身體。

李雪梅迅速打開房間,她那裡有浴缸,適合泡澡。

陸婉儀解開于飛桑裡面什麼也沒穿,感覺這身衣物都是臨時找來的。

楊瑩比較心軟,見於飛光著腳,穿著短褲與夾克,那狼狽的模樣,就忍不住想落淚。

陸婉儀一臉焦急,等李雪梅放好熱水就把于飛抱了進去,毫不避嫌的脫下了于飛的短褲,裡面也是什麼都沒穿。

看著于飛一絲不掛的樣子,楊瑩多少有點羞澀,陸婉儀俏臉微紅,唯有李雪梅顯得比較平靜。

三女之中,只有李雪梅曾和于飛有著親密接觸,熟悉他的身體。

如今,于飛渾身冰涼,昏迷不醒,三女倒也坦然,並沒有太多的顧慮。

將于飛放入浴缸后,三女一起為于飛清醒身體。

楊瑩稍顯害羞,選擇給於飛清晰頭部,陸婉儀洗上身,李雪梅洗下身。

于飛躺在溫水裡,冰冷的身體逐漸軟和下來,清洗之後的臉龐又恢復了往日的俊俏迷人。

「我們得設法讓他蘇醒,才能知道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如何幫他渡過險境。」

三女之中。陸婉儀年紀最大,也相對比較沉穩。

楊瑩道:「我試著將真氣輸入他的體內。卻被彈了出來。」

李雪梅道:「我們修為不足,那種方法行不通,可以嘗試一下身體刺激,看能不能將他喚醒。」

楊瑩不解道:「身體刺激?」

李雪梅臉色一紅,白了楊瑩一眼,左手移到于飛的雙腿間,輕輕撫摸著于飛那慾望的鑰匙。

楊瑩俏臉一紅,立馬明白了李雪梅的含義。

陸婉儀不言。她也贊同李雪梅的提議,但這種事情畢竟太過羞人,不便啟齒。

于飛雖然泡在溫水裡,可身體還是冷的像塊冰。

雙腿之間的男性象徵也是虛弱無力,任由李雪梅如何刺激,都沒有太大反應。

幾分鐘后,陸婉儀叫住了李雪梅。

「這樣似乎不行。他現在全身冰涼,根本就沒有那個興趣。」

李雪梅有些泄氣,在她的印象中,于飛這方面的能力十分驚人,每一次都弄得她死去活來,誰想今天卻沒有一點力氣。

楊瑩道:「要不我們將水溫調高一些。」

陸婉儀遲疑道:「我們現在不清楚于飛的情況。還是等小寶來了之後,問一問他再說吧。」

三女守在浴缸旁,看著昏迷不醒的于飛,美麗的臉上都充滿了憂鬱之情。

「為什麼近在咫尺,我卻感應不到他的氣息?」

李雪梅提出了一個關鍵性的問題。這一點陸婉儀和楊瑩也很好奇,但她們卻無法解釋。

早上八點。小和尚匆匆趕來,在得知了于飛的情況后,也是大吃一驚。

三女與小和尚仔細討論了于飛昏迷的可能性,經過一番討論與商議,最終決定讓小和尚運用佛門無相般若,看能否讓于飛蘇醒。

一番準備后,小和尚脫光了衣物,坐在浴缸里,在三女的注視下,開始為于飛療傷。

周日的時候,小和尚就進入了三重天境界。

如今已是周四的早上,經過連續三天的修鍊,小和尚的修為實力一路飆升,已達到了三重天境界的中後期。

此刻,小和尚運用佛門無相般若神功為于飛療傷,這門功法剛柔並濟,很適合于飛。

一開始,小和尚輸入的真氣也受到了排斥,感覺于飛就像是一塊千年堅冰,拒人千里。

後來經過小和尚的不懈努力,一次次沖刷,一次次前進,終於打通了于飛身上的幾處要穴,激活了他經脈中的真氣。

那一刻,于飛睜開了眼睛,看著一旁三女那擔憂的表情,于飛臉上露出了一絲勉強的笑意,輕聲道:「別擔心,我雖然差點死去,但老天爺想要我的命也不是那麼容易。」

三女見於飛蘇醒,全都興奮無比,眼角還掛著淚水,嘴角卻已經泛起了笑意。

「別說話,小寶正在為你療傷。等你傷愈之後,再說昨夜發生的事情。」

楊瑩又哭又笑,提醒于飛不要分神。

陸婉儀和李雪梅也紛紛勸說于飛,讓他先療傷稍後再談其他事情。

于飛輕嘆道:「我這傷不是你們可以醫治的,用不著浪費真氣。這傷須得我自己解決,對我來說也是一種磨練,是一種好事。」

在於飛的堅持下,小和尚放棄了繼續為他療傷的打算。

于飛讓楊瑩去自己房間把衣服取來,讓陸婉儀服侍他穿衣。

此前為于飛脫衣,楊瑩與陸婉儀都有些羞澀,好在於飛昏迷不醒。

如今于飛醒來,點名要陸婉儀服侍,這讓她又羞有喜。

好在陸婉儀本就是人妻,她和于飛之間也曾有過很親密的關係,加之心裡深愛于飛,早就把他當成了自己的男人,因此並不介意。

十分鐘后,眾人齊聚客廳。

于飛還很虛弱,身體異常寒冷,讓人不敢靠近。

看著于飛,李雪梅輕嘆道:「昨晚半夜,我們感應到你的氣息突然消散,都以為你遭遇了不幸。還好只是一場虛驚,不然我們真不知道如何面對。」

楊瑩問道:「你昨晚到底遭遇了什麼,要不要先給其他人報個平安,免得大家都為你擔心。」

楊瑩之言提醒了于飛,他馬上用陸婉儀的手機給秋鐵心、秦小藝、羅芸、周虹雨打了電話,告訴她們自己沒事,不必擔心。

接到于飛的電話,四人才最終放下那顆懸著的心。

于飛沒有提自己受傷的事情,那是不想她們更加擔心。

結束通話之後,于飛向陸婉儀三女簡單講述了一下昨晚發生的事情。

「……那個地洞寒氣驚人,我差一點就死在那裡……後來地震發生,驚走了春雨、古金虹等四人,我才趁機逃離,隨身之物全部震毀,只能順便找了身衣物穿上,就拖著重傷之身趕回。」

「你的傷是寒氣所侵,要如何化解?」

楊瑩表現的最為焦慮,緊緊握住于飛的手,關懷之色毫不掩飾。

小和尚道:「找個修鍊至陽至剛法訣的高手,以陽剛之氣驅散他體內的陰寒之氣。」

于飛苦笑道:「理論上這個辦法可行,但實際上卻行不通。」

李雪梅不解道:「為什麼行不通啊?」

「因為我體內的寒氣比你們想象中要可怕很多倍,若是連我自己都化解不了,這世上估計也就沒有人能化解了。」

陸婉儀擔憂道:「以你目前的狀況,你能化解這股寒氣嗎?」

于飛沉吟道:「這個需要時間,我打算稍後就開始療傷。小寶今天就別去上學了,地震之事學校應該會停課。」

李雪梅問道:「要不要吃點東西,補充一下體力?」

于飛想了想,最終搖頭拒絕了,時間對他現在來說才最重要。

于飛回到房間,立馬盤坐在地上,開始調整呼吸,用意念控制體內的極寒之氣,沿著一種特殊的線路運行。

這是一套全新的功法,于飛以往從未接觸過,如今等於是從頭開始。

說到這套功法,就不得不提于飛在地洞中那驚險的場景。

當身體即將被真氣撐爆,腦海中一片混亂之際,那一朵朵盛開的花兒讓于飛僥倖逃過了一劫。

因為那些花兒,于飛聯想到了百花爭春圖。

這是百花門的重寶,能夠儲存真氣。

于飛是百花爭春圖的宿主,他擁有的百花屬性是桃花,可以直接吸取百花爭春圖中的真氣用來提升修為。

然而此前的于飛擁有六重天境界,根本不屑為之。

可後來于飛和寧琳合體,腦海中多出了一個漩渦光柱,代價卻是耗光了畢生修為。

雖然事後努力恢復,卻又僅僅只達到三重天境界。

當于飛身在地洞,置身絕境之際,眼看身體就要被撐爆之時,他突然將體內的真氣注入百花爭春圖內。

如此一來,于飛便暫時化解了爆體的危機。

身外大量的極寒之氣持續入侵,體內九道緣異常活躍,兩種屬性的力量在於飛體內結合,轉化為源源不斷的真氣,全都一股腦的湧入了百花爭春圖內。

這一幕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極寒之氣與九色火焰難分高低,爭鬥越發的激烈。

後來,地心寒泉之中噴射出來一道詭異的冰雲,透明但卻變幻不定,好似擁有靈智一般,引得九色火焰異常興奮。

那『冰雲』恐怖之極,于飛若不是因為有九色火焰庇護,早就化為了冰渣。

並且,九色火焰與那『冰雲』之間相互吸引,相生相剋,爭鬥不息,總想分出個輸贏。

于飛的身體成為了雙方的戰場,歷經無數次拼殺,無數次對峙,最終那冰雲竟然也鑽入了于飛的腦域空間,與九色火焰大戰數百回合,雙方誰也壓不倒誰。

那朵冰雲名為冰魂,乃世間至寒之精髓孕育而成,早有意識靈智,與九色火焰屬於同一級別的存在,代表著冰火雙極。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