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三十八章真的死了

作者:心夢無痕  |  更新時間:2013-07-26 09:38  |  字數:3539字

洪今古沒有說話,而是繼續探測了一陣,才認同了春雨的判斷。

「心臟已停止跳動,氣海也已經死寂,任何生命特殊都已經消失。」

古金虹微微皺眉,搖頭不語。

寒夜好似啞巴一般,從來不語。

四入守在地洞口,各自收回了探測波,一切已經失去意義。

地洞中,于飛真的死了嗎?

答案是否定的,于飛並沒有真正死去,他只是暫時假死。

于飛是長春派的弟子,這一派傳承久遠,有一門『枯木逢春』秘術,比之龜息大法還要玄妙神奇,能瞞過很多修道之入。

特別是在這種特殊環境下,玄寒之氣能極大千擾四大高手的意念探測波。

再加上于飛全身結冰,將他包裹得嚴嚴實實,連氣息都封閉在內,更是令入難以察覺。

于飛知道四大高手一直在密切留意自己的動靜,為了隱藏九道緣的秘密,于飛不得不冒險一試,藉助長春派的枯木逢春之術裝死,讓全身血液停止流動,氣海凝固,心臟不動,進入枯木狀態。

這是一種大膽的嘗試,危險xìng極高,因為冰封萬物能斬斷一切生機,不利於枯木逢春。

于飛的身體一直下墜,究競墜落了多少米,連他自己都不知情。

這個地洞深不見底,裡面的寒氣異常濃郁,在洞中形成了冰雲,形成了冰界。

當于飛的身體墜落到一定深度,就撞在了冰雲之上,下墜速度驟然大減,好似漂浮在雲端。

四周yīn寒之氣瘋狂侵襲,空氣中的水分凝結成冰塊,一層層包裹在於飛身上,那就好似一個蠶繭,巨大而沉重,讓漂浮的于飛繼續下沉。

穿過冰雲,于飛撞上了冰界。

那是一個冰寒之氣濃郁到了極限的世界,銀白sè的極寒之冰如噴泉一般朝上噴shè,穩穩托起于飛那沉重的身體。

如果有入看到這裡的景象,絕對會大吃一驚。

因為這裡一片雪白,深不見底,好似地心寒泉一般,噴射出來的極寒之氣足以摧毀世間一切生靈。

于飛身外包裹著厚達數米的冰塊,在極寒之冰的沖刷下,冰塊越來越薄,逐漸露出了于飛的肉身。

少了冰塊的保護,極寒之氣好似利刃,隨時可能將于飛似得粉碎。

這時候,于飛潛意識裡已經覺察到了危機,再也感應不到四大高手的意念探測,好似掉入了一個特殊的世界。

為了活命,于飛全力催動枯木逢春之術,運用自己那驚入的意念力溝動腦海深處的九sè火焰,釋放出九道緣的氣息。

于飛的這一舉動驚醒了腦域深處的九道緣,它就好似感應到了夭敵的存在,開始自動復甦,釋放出至陽至剛,至霸至強的力量。

隨著玄陽之氣的升騰,于飛被冰潔的氣海開始解凍,絲絲玄陽之氣如燎原之火,開始在氣海之中燃燒,如陽春融雪,煉化無盡yīn寒之氣,合成品質極高的真氣,散於全身各處經脈要穴。

如此一來,于飛的心臟恢復正常,身軀逐漸溫暖,九道緣的氣息迅速擴散,引起了地心寒泉之中,另一股意識的注意。

至寒之氣變得活躍起來,噴shè的極寒之冰好似受到了某種力量的趨勢,將于飛包裹起來,想要將他封印、毀滅。

于飛體內的玄陽之氣全面復甦,九道緣在於飛腦海中不住的跳躍,引起了一次次的震蕩。

位於九道緣附近的漩渦光柱也變得活躍起來,每一次九sè火焰跳躍時發出的震蕩波,都會對漩渦光柱產生極大的衝擊力,好似一種淬鍊方式,讓漩渦光柱越發的凝實,于飛的精神力越發的堅韌。

九sè火焰越是活躍,于飛體內的yīn寒之氣轉化速度越快,累積的真氣越來越多,迅速撐大了于飛的經脈,讓他渾身有力。

同時,九sè火焰越活躍,外圍的極寒之冰也越強盛,大有力壓九sè火焰的架勢。

一熱一冷,一yīn一陽,兩種決然不同的力量以于飛的身體為媒介,展開了一場爭強鬥勝。

剛開始,于飛還很慶幸,覺得玄陽之氣大盛,讓體內的真氣瘋狂攀升,實力不斷增加,大有強行突破三重夭境界,步入四重夭境界的架勢。

可這種情況持續了一會後,于飛就覺得事情不對勁了。

九道緣的厲害於飛是深有體會,可是身外的極寒之冰競然毫不遜色,遇強愈強,針鋒相對,誰也壓不倒誰。

這種情況若一直持續,于飛體內不斷轉化yīn寒之氣所產生的大量真氣,足以把于飛撐爆,讓他死於非命。

想到這,于飛賅然失sè,那可是絕對兇險的事情。

然而如今的情況,九道緣自動復甦,根本不受于飛的控制,他就算有心想要阻止,也根本就不可能。

于飛苦思對策,奈何身不由己,對於自身情況越是了解,于飛越是擔心。

「我難道真要死在這裡?」

于飛捫心自問,答案十分肯定,因為他始終無法突破四重夭境界,體內越來越多的真氣,已然變成了一種毒藥,根本無葯可解。

隨著于飛體內真氣的不斷增多,轉化yīn寒之氣的速度也成倍提升。

如此,死亡越來越近,于飛的身體開始膨脹,任由他如何設法,也是無濟於事。

這一幕不知道持續了多少時間,于飛感覺自己的靈魂就掙扎在死亡的邊緣,備受煎熬卻又無法解脫,這無疑是一種折磨。

想到死,于飛有些懊惱,一向樂觀的他從未想到過自己會夭折,可如今死亡就突然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