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二百三十七章于飛死了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內的玄陽之氣,在氣海之中轉化那股濃郁的陰寒之氣,化為陽和之氣溫暖全身。 這是一個過程,需要時間來完成。 洪今古捕捉到了于飛身上的變化,輕哼道:「這小子很狡猾,開始轉化體內的陰寒之氣了。...

春雨道:「這裡極有可能是葬龍絕地的第二個入口,下面寒氣極重,我們需要你下去親身考察情況。」

于飛驚疑道:「葬龍絕地會有第二個入口?」

魁梧男子道:「葬龍絕地的入口被五行八卦鎖龍陣封印著,理論上只有一個入口,如今被震關東他們守護著。但是仔細研究五行八卦鎖龍陣,我們得出一個結論,入口不止一處,只不過震關東他們守護的那個入口,可以窺得陣法的全貌,有利於破陣。而其他入口則只能管中窺豹,危險性極高。」

這個消息于飛還是第一次聽到,難辨真假。

但是從魁梧男子的話中不難聽出,這裡如果是第二入口,進去之後那也是九死一生,兇險無比。

「聽說要有藏龍圖才能解開陣法,安全進入其中。你們沒有藏龍圖,就算這裡真是第二入口,那又能怎樣呢?」

鄰家女孩笑道:「藏龍圖記載的破陣之法,只適合從震關東他們守護的那個入口進入。至於其他入口,那就只能憑運氣了。」

于飛苦笑道:「說了半天,你們是讓我去送死埃」

春雨淡漠道:「我們只是讓你下去查看情況,並沒有讓你去送死。你若死在下面,對我們也沒有任何好處。」

于飛質疑道:「要找人探路很簡單啊,你們只要泄露此處。自然有大批修道之人爭前恐后,還怕沒有人探路。何必非要找我?」

魁梧男子哼道:「那不是探路,那是送死。這入口很詭異,地下的陰寒之氣冰封萬物,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起。」

于飛看著那個地洞,問道:「兩位如何稱呼?我去為你們探路,有何好處?」

魁梧男子看了鄰家女孩一眼,傲然道:「洪今古。」

這個名字很特殊,霸氣十足。鄰家女孩眼眉含笑。輕吟道:「古金虹。」

于飛一愣,愕然道:「你們倆的名字就是倒過來念的?這不是會開玩笑吧?」

鄰家女孩古金虹笑道:「你要不信,自己問春雨。」

魁梧男子輕哼一聲,似乎很不滿鄰家女孩與自己的名字正好顛倒,但卻沒說什麼。

春雨微微頷首,證實了古金虹之言,這讓于飛覺得。他們的名字可能都是假的。

好在於飛也不在乎,這又不是查戶口,只是方便招呼與交流。

「探路的好處呢?」

洪今古道:「好處就是你可以不死。」

古金虹輕笑道:「探路出來之後,我們會與你合作,將來進去其中,自然少不了你的好處。當然。你也得聽話配合。不然春雨整天在你面前打晃,估計你的日子也不好過。」

于飛遲疑了片刻,笑道:「有美女作伴,我可是求之不得。只是我如何能夠相信,你們不會傷害我?」

春雨冷冷道:「你沒有選擇。也沒有講條件的資格。」

這話有些傷人,可現實就是如此。于飛眼下只有三重天境界,的確沒有講條件的資格。

地上的寒夜一直不曾開口,此刻卻揮了揮右手。

春雨見狀,眼神冷漠的瞪著于飛,喝道:「開始吧,不要打什麼歪主意,那是自討苦吃。」

于飛聳聳肩,攤開雙手,一副無奈的表情。

「地心歷險記,有沒有美女想要同行啊?」

于飛瞟了春雨和古金虹一眼,俊美迷人的臉上掛著曖昧的神色。

春雨表情冷漠,古金虹笑容甜美,表現出決然不同的兩種風格。

于飛走到地洞旁,探頭朝下看了看,只覺陰風陣陣,漆黑如墨,好似地獄的入口。

于飛回頭,看了看四人,見他們沒有絲毫挽留之意,臉上露出了一絲苦澀。

收回目光,于飛縱身跳入地洞,自由落體的速度十分驚人,但很快就受到一股上升氣流的緩衝。

于飛進入地洞之後,敏銳覺察到上面四位高手的意識都鎖定在自己身上,這讓他不敢亂動。

藉助氣流緩衝,于飛減緩下墜速度,並開始吸取洞中的陰寒之氣,運用目前僅有的三重天修為,穩住了下墜的身體。

漆黑的地洞中,于飛施展出千里眼,一邊全力吸取陰寒之氣,一邊留意地洞的情況。

這地洞就像是一口深井,直徑大約三五米,垂直通往地下,深不知幾許。

于飛不斷的吸取陰寒之氣,但卻並未在體內進行陰陽轉化,因為上面的四大高手都在密切留意自己,于飛不想暴露身上的秘密。

隨著陰寒之氣的不斷累積,于飛的體溫開始驟降,血液都似乎要凝固了一般,冷得他全身打顫。

于飛控制著呼吸,嘗試著催動玄陽九滅,感覺一團火焰在丹田緩緩升起,暖流朝四肢百骸流去。

當初于飛剛接觸玄陽九滅時,發現要四重天境界才能修鍊。

如今于飛僅僅只有三重天境界,不具備修鍊玄陽九滅的條件,但用來對抗陰寒之氣的入侵還是有一定的效果。

地下室內,洪今古哼道:「這小子簡直就是在找死,無止盡的吸取陰寒之氣,他想變成冰棍埃」

春雨道:「剛才下來的時候,于飛也在吸取陰寒之氣,並能在體內轉化為真氣,用來提升修為。以此分析,他吸取陰寒之氣應該是故意為之,並非找死。」

古金虹輕吟道:「于飛的修為很奇特,我們誰也不知道他出自哪裡,修鍊的是什麼功法,因此不用太在意他的生死。」

一個不知底細的人,那就是一種無形的威脅。

生有它的意義,死了就少了一個威脅。

因為這個原因,古金虹顯得很平靜,並不在乎于飛在洞中的細節。

地洞中,越往下寒氣越濃,陰氣越重,上沖的氣流越強勁。

于飛感覺四肢麻木,全身都快要被凍成冰塊了。

不得已,于飛只能停止下落,全力催動體內的玄陽之氣,在氣海之中轉化那股濃郁的陰寒之氣,化為陽和之氣溫暖全身。

這是一個過程,需要時間來完成。

洪今古捕捉到了于飛身上的變化,輕哼道:「這小子很狡猾,開始轉化體內的陰寒之氣了。」

古金虹笑道:「面對死亡的威脅,任何秘密都不再有隱瞞的價值。」

春雨不言,寒夜坐在原地,自始至終一言不發,保持著無盡神秘。

隨著玄陽之氣遍布全身,于飛感覺體內的真氣得到了極大提升,幾乎達到了三重天的極限,可不知道為什麼,就是無法突破四重天境界。

要說經驗,于飛根本不缺,也知道如何從三重天步入四重天,可不明白為什麼,此刻的他就像是受到了某種限制,始終邁不出那一步。

于飛咒罵一聲,身體突然下墜,繼續深入地下,刺骨的寒氣讓洞壁凝聚了厚厚的堅冰。

進入不了四重天境界,于飛就無法正常運轉玄陽九滅,只能全力催動長春九逆,從一重天到二重天,再進入三重天,努力沖級四重天境界。

然而這條路也不行,那種莫名的限制始終束縛著他的修為實力,把他卡死在三重天巔峰位置,無論如何也沖不上去。

于飛氣得要死,心裡卻想起了冥月的話,難道真要尋找比自己修為更高的女修,進行陰陽雙修,才能一步步恢復到六重天的境界?

于飛不相信,這地洞之中陰寒之氣強盛無比,只要吸取到足夠多的陰寒之氣,中和體內九道緣那至陽至剛之氣,就能轉化為大量真氣,讓自己的實力迅猛提升。

抱著這種理念,于飛暫時忘記了危險,身體不斷下墜,身體表面已開始結冰,逐漸隔絕了上面四大高手的意念探測。

于飛全身冰冷,除了心臟保持著微弱跳動,氣海有玄陽之氣流動外,整個人已經與死人無異。

「于飛在幹嗎,真的想死嗎?」

洪今古眼神凌厲,語氣中透著明顯不悅。

古金虹沉吟道:「奇怪,他還有心臟,但身體表面的結冰程度越來越強,氣海之中的玄陽之氣已經被陰寒之氣壓得抬不起頭,生命特徵開始轉弱。」

春雨漠然道:「于飛快死了,只是他的反應有點怪。以他三重天的修為,就算最終難逃一死,也至少可以掙扎很長一段時間,不會這麼快就步入絕境。」

洪今古哼道:「你是說這小子在玩花樣?」

春雨冷笑道:「這種情況下玩花樣,那是很兇險的。就算我們下去都不敢保證能活著上來,何況是他。」

古金虹道:「不急,反正我們有時間,看他最終是生是死。」

洪今古冷冷道:「的確不急,可這小子繼續下墜,達到一定深度,寒氣過盛的情況下,我們的意念探測就會受到嚴重干擾,根本探索不到他的動靜。」

古金虹笑道:「無妨,守住出口就行,于飛的生死我們根本就不必在意。」

洪今古看了春雨和寒夜一眼,見兩人毫無反應,他也不再言語。

很快,地洞中下墜的于飛失去了心跳聲,丹田氣海也被陰寒之氣凝固,變成一片死寂。

「他死了。」

春雨語氣冷漠,可心裡卻透著一股莫名傷感的情緒,連她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