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二百三十五章迷戀是一種過程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那種感覺有多美,美得讓你如痴如狂,美得讓你廢寢忘食。 十多分鐘后,于飛看著媚眼如絲的宋曉月,知道不能再繼續下去,否則便一發不可收拾。 于飛輸入一股清涼之氣進入宋曉月的身體,讓她渾身舒暢...

觀念的轉變讓周虹雨不再壓抑,上天給了自己生命,就是要自己去好好品味,好好享受身邊一切美好的東西。

西餐廳里,于飛和周虹雨有說有笑,暫時忘記了此前的不悅。

八點十分,楊瑩打來電話,說她們已經回家,問于飛何時回去?

于飛想了想,告訴楊瑩要晚點回去,讓她們在家多多小心。

于飛把周虹雨送回出租屋,並沒有逗留太久,便趕往宋曉月家裡。

宋時行不在家,但宋曉月的父母都在,得知了女兒的遭遇后,兩人都十分擔心,正在安慰她。

于飛的上門讓宋曉月高興極了,拉著于飛就跑回了房間,兩個人在屋裡說悄悄話。

看著已經恢復平靜的宋曉月,于飛總算放心下來,輕輕摟著她的細腰,摩擦著她的身體,曖昧的笑了。

宋曉月臉色一紅,瞧了一眼房門,低聲道:「別鬧,當心爸媽聽到。」

于飛不答,左手摟著宋曉月的細腰,右手從她胸口處伸進去,指尖劃過嫩滑的肌膚,直逼那挺拔的高峰。

宋曉月俏臉發燙,她此刻是背對著于飛靠在他的懷裡,睡衣領口很低,沐浴之後並沒有戴胸罩,完全就是一座不設防的空城。

宋曉月象徵性的用手擋了幾下,但根本無濟於事,于飛很容易的就攀上了峰頂,將那柔軟、挺拔、細膩、光滑的水蜜桃握在手中。盡情的搓揉捏弄,體會著那緊緻、柔滑。充滿彈性的感覺。

宋曉月輕咬著雙唇,生怕自己會發出羞人的聲音。

特別是父母就在客廳,房間的隔音效果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好,萬一被父母察覺,那多丟臉埃

于飛顯然看穿了少女的心思,左手也深入了宋曉月的睡衣之內,輕輕托起那對聖女峰,感覺大小適宜。柔滑細嫩,絕對的美味。

宋曉月的雙峰算不上碩大,但是在少女之中,也算是比較挺拔出色,與她姣好的體型十分搭配,整體而言算得上是好身材了。

宋曉月無力的靠在於飛懷裡,並不排斥于飛的親密接觸。反而有種羞人的期盼之情。

男歡女愛,天經地義。

男人喜歡撫摩女人,女人實際上也喜歡感受男人的觸碰,異性的接觸那是最自然不過的事情,無關乎性別,無所謂色與不色。

于飛仔細品味少女那迷人之地。並沒有進一步的舉行,畢竟這是在宋曉月家裡,她父母就在外面,不適合在這時候過分親熱。

適當的身體接觸是男女之間的一種情趣,會樂此不疲。

太直白的坦誠相待。反而少了那份朦朧的美麗。

宋曉月輕輕低吟,任由於飛盡情的索齲她對自己的身材可是充滿了自信。

二十一歲的宋曉月正是人生最美的時節,無論身體發育,身材比例,五官外貌,都處於最佳時期。

于飛品味著這份美,享受著她的嬌嫩,指尖傳達著心中的情誼,有了一種動心的感覺。

人說日久生情,宋曉月近來和于飛走得很近,接觸很多,雙方之間日久情生,正處於濃情蜜意之際。

于飛很喜歡這種感覺,為情所迷絕對比為情所困要好一些,更比為情所傷要好很多倍。

迷戀也是一種過程,是一種狀態,是一段人生。

只有當你真正入迷進去,你才會知道那種感覺有多美,美得讓你如痴如狂,美得讓你廢寢忘食。

十多分鐘后,于飛看著媚眼如絲的宋曉月,知道不能再繼續下去,否則便一發不可收拾。

于飛輸入一股清涼之氣進入宋曉月的身體,讓她渾身舒暢立時清醒,整個人羞得無地自容,狠狠打了于飛幾拳,力道並不重,但那嬌羞的樣子很是迷人。

于飛最擅長發現美,欣賞美,特別是針對美女。

拉著宋曉月的小手,于飛給了她一個深情的擁抱,隨即拉著她走出了房間,向宋曉月的父母告別。

走在夜色里,于飛思考著如何收拾劉致遠,他可是雲城五大公子之一,要給他怎樣的打擊,才算是最狠最絕?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于飛不了解劉致遠的底細,這個問題一時間也想不出頭緒。

倒是于飛身邊的女人已經不算什麼秘密,劉致遠既然敢對宋曉月、周虹雨下手,就難保他不會對其他女人下手。

想到這,于飛怒火難熄,真想不顧一切直接把劉致遠滅了。

可惜于飛如今只有三重天的修為,就算能不顧一切,但能不能滅掉劉致遠,那還是個未知數,因為他並不清楚劉致遠的底細。

驅車回家,途徑柳河時,于飛覺察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竟然是冥月,他就在柳河附近。

于飛想了想,將車停到路邊,循著冥月的氣息前往找尋。

于飛和冥月之間有著特殊感應,兩人都修鍊了玄陽九滅,那種氣息外人感覺不到,可彼此卻十分熟悉。

此刻差不多已是晚上十點,柳河邊還有一些乘涼的市民。

于飛一路下行,在一顆柳樹下找到了冥月,他正獨自一人靠在樹榦上,嘴角掛著邪魅的笑容。

「你怎會在此?」

于飛上前,站在冥月附近。

「我在等你啊,老二。」

于飛苦笑,這老二聽起來怎麼這麼彆扭埃

「你知道我會途徑此地?」

冥月嘿嘿笑道:「我知道的可不止這些。」

于飛不信,換了個話題。

「你找到靈藥沒有?」

冥月笑道:「你不就給我送靈藥來了?」

于飛一愣,突然想到自己身上還真有一顆靈藥,差一點都忘了。

于飛取出那顆白黑半白的小藥丸扔給冥月,問道:「這藥丸對你有用處嗎?」

冥月拿著藥丸看了幾眼,贊道:「還不錯,可以讓我的實力恢復到一定程度,看來你小子還真是我的福星埃」

「有用你就拿去吧,比起你傳授我的玄陽九滅,這藥丸算不上什麼。」

在冥月面前,于飛一般都說實話,因為兩人之間的差距很大,于飛根本隱瞞不了。

「你倒是很聰明啊,知道佔了大便宜。我這次來是要告訴你,半個月之內葬龍絕地就會有大變,你自己好好琢磨吧。」

嘿嘿一笑,冥月縱身而去,速度並不快,似乎有意隱藏。

同一時間,于飛耳中響起了冥月的聲音,細小但卻讓于飛心神大震。

「你要想儘快恢復最佳狀態,重回六重天境界,就得採用雙修之法,且對方的修為還要比你高,那樣效果才好。」

于飛的狀況還是被冥月發現了,而且冥月還給出了補救之法,只是這修為比自己高的女人哪裡去找?

就于飛分析,冥月口中的修為特指于飛目前的三重天修為。

雲城修士眾多,但女修較少,且修為超過三重天境界的就更少,幾乎屈指可數,全都不好搞。

目送冥月遠去,于飛轉身離開,剛走出兩步,一個意外出現的人物讓他停了下來。

「司徒,你怎麼來了?」

「我無意路過,看到你的背影有點熟悉,就過來看一下。」

司徒風一直對秋鐵心很關照,就好像大哥哥一樣,雖然和于飛接觸不多,但卻知道于飛與秋鐵心之間的關係。

「這幾天可好,下午我去市局沒見到你,是不是很忙?」

于飛邊走邊聊,感受著夜風的味道。

「徐天陽派我去查一件事情,我也是剛趕回來。你要多多留意徐天陽,他對鐵心不懷好意。」

司徒風臉色複雜,他也只能提醒一下,盡點心意罷了。

「謝謝,我知道。能給我說一說鐵心的過往嗎?」

司徒風疑惑的看著于飛,問道:「你們之間關係如此親密,她都不肯告訴你嗎?」

「我問過幾次,她都不肯講。我想知道當初他老公是怎麼死的,為何成婚十天就突然去世,而她還不曾洞房?」

司徒風釋然,感慨道:「原來是這事啊,她確實不願意對外人講。就我所知,她們是青梅竹馬一起長達,感情極好。鐵心婚前很自律,她想把第一次留在成親的晚上。可是誰曾想到,兩人中午剛結婚,下午就接到特殊任務,她被迫離開。」

「那他老公是怎麼死的?」

司徒風遲疑道:「這事很蹊蹺,一直沒有找到原因,但我們都知道,那是非正常死亡。鐵心一直在暗中調查,想為死去的戀人報仇,具體情況她從來不講,我們也都不知道。」

從司徒風的話中,于飛印證了自己的猜想。

秋鐵心的心中的確藏著一個秘密,那和她老公的死密切相關,也與她來美容院美體有關。

「這事我會幫助她,今晚我們的談話暫時別告訴她。」

司徒風笑道:「放心吧,這是男人之間的談話,不會告訴女人的。倒是你得答應我,好好照顧她,不然我可跟你拚命埃」

于飛承諾道:「放心,有我在,她不會受到任何傷害。」

兩人在柳河邊聊了一會,就各自回家了。

今天對於飛而言,是註定不順的。

柳河距離銀河世界城並不遠,離學校也不遠,可就在於飛告別司徒風后不久,他就又遇上麻煩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