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二百三十章被情所迷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降臨雲城,原本並不屬於這裡。」 幽瞳此言透露出了一個驚人的消息,讓于飛大感意外。 一直以來,于飛就以為葬龍絕地原本就隱藏在雲城腳下。 可如今方知,葬龍絕地就像那靈隱寺的飛來峰一...

陸婉儀道:「如果你礙於情面不好開口,可以讓我們代替你去工作,那樣你就可以專心干你的事情。」

于飛好奇道:「你覺得自己能勝任?」

陸婉儀遲疑道:「沒有試過,但我知道其中的原理。你採用真氣燃燒人體脂肪的方式達到減肥的效果,從而美體塑形。只要知道訣竅,應該不是什麼難事。」

于飛笑道:「記得第一次我就告訴過你,這種事情除了我之外,別人沒有那種能力。美體不僅僅只是真氣燃燒脂肪那麼簡單,否則偌大的雲城,也不會僅我一位美體師。要想成為一個出色的美體師,最關鍵在於修鍊的功法是否適宜。你修鍊的百花聖心訣雖然可以美化自身,但要想美華他人,就會事倍功半,得不償失。」

陸婉儀將信將疑,可仔細想想也不無道理。偌大的雲城並非只有于飛一個修道之人,但擁有神奇塑形美體能力的美體師,還真就只有他一人。

于飛趕到美容院剛好晚上七點,一樓大廳的電視上,正在播放雲城錦湖公園命案一事。

于飛駐足觀看,表情怪異,對於老人的死因感到質疑。

本想給許楓打個電話,讓他趕去錦湖公園查一查,但想到警神徐天陽,于飛又放棄了這個計劃,想試探一下徐天陽的破案能力。

晚上七點半,那二線女明星如約而至。

這是最後一次美體。于飛僅花了四十分鐘就結束了一切。

回到辦公室,一道黑色的虛影漂浮在於飛面前。竟然是鬼王幽瞳前來拜會。

「這時候跑來找我,有什麼要事?」

「七夜來找過我了,久別重逢的第一次顯得很和氣,詢問了一下武安國的事情。」

幽瞳留意著于飛的反應,並沒有道出後面的事情。

于飛笑道:「看來七夜很聰明,懂得強龍不壓地頭蛇的規矩。」

「七夜不僅聰明,實力也相當驚人。它與徐天陽融合之後,修為有了明顯提升。這一次要不是為了尋找武安國。我相信他不會那麼客氣。當然,他也有試探我之心,想了解這些年來我的修為實力可有長進。」

「你來,不會就只是想告訴我這些吧?」

于飛很平靜,這讓鬼王幽瞳都猜不透他的心思。

自從於飛融合九道緣后,鬼王幽瞳就不敢擅自探查于飛的心思與身體,以免遭到反噬。

「我今天來找你。的確不是為了七夜之事,而是為了昨夜葬龍絕地中溜出來的那縷氣息。」

幽瞳這話引起了于飛的興趣,連蛇妖都不知道那氣息是什麼玩意,難道鬼王知情?

「你知道那是什麼東西?」

幽瞳沉吟道:「那是一種變異融合體,並非單純的生物,具有進化、演變之能力。極其邪惡詭異,很難將其消滅。」

「它目前在哪裡?」

幽瞳詭笑道:「下午你還曾見過它,可惜你錯過了最佳消滅它的好時機。」

于飛一震,脫口道:「是那隻雪蠶1

「那只是它的其中一種形態而已。」

于飛有些鬱悶,當時就覺察到了附近有詭異的氣息。卻誤以為是那株小白花。

雖然後來也覺察到雪蠶有些非同尋常,但卻沒有想到它竟然出自葬龍絕地。

「那玩意具有很多種形態。你見到它的時候,正好是它演化第一種形態。那時候它行動不便,是最佳的消滅時機,可惜卻白白錯失。」

于飛質疑道:「那傢伙有多大的危害?」

幽瞳沉吟道:「這個我也說不準,但我知道它剛出來,目前很虛弱,急需吞噬人畜血液來恢復元氣。這玩意最可怕的地方在於它能不斷的進化,越往後越厲害,必須早日消滅。」

于飛臉色陰沉,蹙眉道:「葬龍絕地裡面到底埋葬了什麼鬼玩意,你是雲城鬼王應該清楚這件事情。」

幽瞳搖頭道:「那裡面埋葬了什麼,誰也說不清。我只是知道它是突然降臨雲城,原本並不屬於這裡。」

幽瞳此言透露出了一個驚人的消息,讓于飛大感意外。

一直以來,于飛就以為葬龍絕地原本就隱藏在雲城腳下。

可如今方知,葬龍絕地就像那靈隱寺的飛來峰一樣,竟然是從別處跑來的,降臨在了雲城。

若此言當真,在降臨雲城之前,葬龍絕地又身在何地?

這顯然是一個謎,一個千年未解之謎。

于飛陷入了沉思,當他清醒之際,鬼王幽瞳早已消失了蹤影。

于飛在辦公室小歇了片刻,直到八點五十分,才回到美體室。

幾分鐘后,絕品少-婦寧琳走入美體室,明媚如水的俏臉上,掛著喜悅開心的表情,就好似情人約會,充滿了期盼,充滿了激情。

于飛含笑相迎,經歷了上一次的親密接觸后,這一次兩人還真就像是一對偷情的男女,懷著期待重逢的心情……

美體室內,男歡女愛,春色迷人。

美容院外,人來人往,繁花似錦。

雲城的夜,歌舞昇平,紙醉金迷。

霓虹的燈,耀眼生輝,指引人生。

晚上九點,城北一家高級會所里,劉致遠邀約東方勝,兩大公子舉杯對飲,各懷心思。

同為雲城五大公子,劉致遠與東方勝自然相識,而且還很熟悉。

但因為齊名的關係,彼此之間明爭暗鬥,總是誰也看不慣誰。

今夜的約會是劉致遠主動發起,他找東方勝是為了詢問蒼狼的蹤跡。

說起這事,東方勝就一臉陰沉,對於昨日上午發生在倉庫的那一幕,他是懷恨於心。

特別是于飛,不僅讓他身敗名裂,還囂張得意,簡直就是不把他東方勝放在眼裡。

他可是雲城五大公子之一,許多人都對他巴結奉承,于飛卻膽敢戲弄他,這絕對是不可饒恕的事情。

劉致遠和于飛之間的恩怨,也不是什麼秘密,牽著到易晴雯、王夢竹,在上流社會那幾乎是人盡皆知,東方勝自然早有耳聞。

如今兩人同仇敵愾,暫時拋開了彼此間的恩怨,一番義憤填膺之後,開始商議如何收拾于飛。

東方勝道:「那小子不是普通人,又和易晴雯有關係,想收拾他並不容易,連王家的王博文、王博藝兄弟倆都吃了大虧。」

劉致遠陰笑道:「我們不一定非要針對於飛,可以從他身邊的人下手,給他找些麻煩,讓他焦頭爛額就行。」

東方勝質疑道:「這樣做有何意義?」

劉致遠冷笑道:「于飛是個很自負的人,我們找些小角色去騷擾他身邊之人,設法將其激怒,並暗中收集證據。一旦于飛忍不住出手,我們就可以用各種借口陷害他,並讓警神徐天陽出面。到時候兩虎相爭必有一傷,不管最後誰傷了誰,都對我們有利。」

東方勝臉色微變,對於劉致遠的陰毒有些震驚。

「先是激將法,然後是借刀殺人,真是妙計。只是你對於飛身邊之人的情況了解幾分?」

劉致遠笑道:「于飛身邊有不少女人,全都姿色過人。最易下手的就是趙雲妃、宋曉月、周虹雨,只要她們出點事情,必能激怒於飛。那時候,于飛一旦觸犯法律,我們就可以推波助瀾,讓徐天陽插手過問,看他們倆誰更厲害一些。」

東方勝贊道:「我一直就想試探一下徐天陽的底細,卻苦於沒有機會。如今讓于飛和徐天陽去狗咬狗,正是最好的方式。此事明天我們就著手進行,至於蒼狼的行蹤,絕對和于飛有關係。你可以找西門瑞雪問一問,或是找許楓也行。」

劉致遠說了半天,就是想了解蒼狼的下落,如今東方勝的回復卻讓他不甚滿意。

雖然不滿,但劉致遠也沒有表露出來,嘴上有說有笑,繼續與東方勝討論對付于飛的事情。

此刻的于飛,根本不知道這些,他正在美體室內,盡情享受寧琳給他帶來的快樂。

二十一歲的于飛,正處於『被情所迷』的階段,他的低調源於他的生活過的很愜意,不想改變這種自己嚮往的人生。

修道之人歷經紅塵,往往對於感情,對於名利,對於權勢看得很透徹,以為自己有著超然的世界觀,實際上凡事都看透了,人活著也就沒有意義了。

于飛就深知這個道理,所以他寧願被情所迷,也不願意被情所傷;寧願很多事情看不透,也不願意做一個被人遺忘,自以為超然的旁觀者。

在於飛而言,人生的意義在於經用自己喜歡的方式,去走完每一個環節。

如果一開始就知道結局,那麼生命的過程就會變得黯淡失色,缺乏激情,缺乏興趣。

大千世界,六欲紅塵,有著太多的束縛,太多的規矩。

每個人都想跳出去,但卻從未有人仔細想過,為什麼大千世界,六欲紅塵會有這麼多的束縛與規矩?

它們的存在有何意義,這個世界的構成為什麼少不了這些?

于飛曾想過這個問題,看透與看不透實際上也與這個問題有關係。

修道之人總想著跳出紅塵,超凡入聖,從而選擇看透一切。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