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二百二十七章秦家明珠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話。 聽完秦小藝的講述,于飛立馬就猜到這是林松提前行動了。 慕寒的失蹤讓林松心生不安,想儘快把秦明濤扶持上前,所以只得加快了步伐。 「別擔心,我馬上就來。你要防範秦明濤與林松,...

震關東低喝一聲,渾身氣勢凌天,眼神如炬,竟然散發出濃烈的殺機。

青鱗有所顧忌,迅速後退數百米,但卻不肯離去。

「剛才出現的那股氣息,可是出自葬龍絕地?」

震東關面冷似水,冷冷道:「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但我知道是有人以特殊方式強行從葬龍絕地之中召喚出來。你身為妖族,可知那氣息是什麼玩意?」

青鱗扭頭四顧,仔細感應夜空中殘留的氣息,進行分析比對。

「那是一種很古老的氣息,陰毒、狡詐、兇殘、詭異,好像是某種融合體。」

震關東驚疑道:「融合體!可有危險性?」

青鱗神色凝重,沉聲道:「它的出現對於修士而言,那將是一場噩夢。」

倒飛而出,青鱗一閃而逝,消失在了夜色里。震關東懸空而立,附近傳來多股探測的氣息,似乎都已察覺那股氣息的出世。

于飛相隔數里,但卻看得清楚,聽得仔細,對於青鱗的分析與推斷感到有些質疑。

融合體指什麼東西?

它又融合了哪些東西進去?

它的出現對修士而言是一場噩夢,那麼對於普通人,又是否有危害呢?

于飛試探鎖定與捕捉那股氣息,卻發現那氣息確實很詭異,竟然不留任何痕,讓人難以追蹤鎖定。

這時候,花園裡的金輪白龍出現了躁動不安的反應。蛇頭凝視著夜空,雙眼逐漸變成金黃色。

于飛有所明悟,迅速施展出黃金瞳,仔細搜尋附近的夜空,結果發現在數十裡外的一處半空中,有一道暗紅色的詭異血團。就像某種暗紅色的液體,包裹著什麼怪獸,一直變幻不定。

那玩意異常敏銳,在被于飛的黃金瞳掃到之後,迅速轉移了方向,眨眼就消失了蹤跡,移動速度之快,讓于飛都大吃了一驚。

這究竟是什麼鬼東西,竟然如此靈敏?

為了防止意外。這一夜于飛就守在樓頂,天地為床,大氣為被,他則懸浮在半空里。

後半夜再無什麼異常之事發生,直到早上七點,于飛才準時蘇醒,回到了房間里。

于飛服用靈液,繼續修鍊了一會。便打開電腦瀏覽資訊,還特意去美女之家網站看了看。那邊暫時沒有什麼變化。

上午,于飛在家指點三女練功,卻接到了秦小藝打來的電話,得知秦家出大事了。

今天一早,秦家的家主秦天突然病倒,被送往醫院。此刻正在全力搶救。

秦天是秦小藝的爺爺,今年已經七十四歲,一向身體硬朗,可近來秦家接二連三的出事,還死了五個兒子。白髮人送黑髮人,讓秦天遭受了極大打擊。

今早六點過,秦天突然病發,陷入了昏迷,被送到了醫院。

秦小藝的父親雖說離開秦家已有一些年頭,但父親病倒他還是急忙趕去查看。

秦小藝得知消息后,也前往醫院,在見到爺爺之後,擁有一重天修為的秦小藝發現了異常,這便立馬給於飛打電話。

聽完秦小藝的講述,于飛立馬就猜到這是林松提前行動了。

慕寒的失蹤讓林松心生不安,想儘快把秦明濤扶持上前,所以只得加快了步伐。

「別擔心,我馬上就來。你要防範秦明濤與林松,在我沒有趕到之前,不要輕舉妄動。」

「我知道,你快點過來。」

于飛掛掉電話,驅車趕往醫院,衝突花費了四十多分鐘,在上午十點左右來到了病房。

出乎于飛的預料,秦明濤與林松都沒來醫院。

于飛詢問后得知,秦天病重一事讓秦家打亂,秦明濤正在處理家族要務,穩定人心。

秦小藝穿著一身校服,絲毫掩飾不住身上的那份靈動飄逸,正守在病房裡。

秦小藝的父親秦國良看上出四十歲左右,五官端正,十分帥氣,渾身散發出成熟男人的氣質,正同秦家的幾個重要人員在討論秦家目前的處境。

于飛走入病房,秦小藝高興的上前迎接,一點也不在乎父親的目光,拉著于飛來到爺爺秦天的病床前。

床上的老人看上去狀態很差,罩著氧氣罩,人早就昏迷了。

于飛仔細看著老人,能清楚看透老人身上的氣脈走向,生命力正在流失,這樣下去應該活不過幾天了。

于飛坐在床邊為老人把脈,發現老人心脈受損,被一股暗勁所傷,那是老人昏迷不醒,病情加重的根源所在。

一如秦小藝猜測的那樣,老人不是自然病發,而是被人暗算才陷入昏迷的。

「你先讓大家出去,我能讓你爺爺醒過來。」

于飛之言令人振奮,但有些人表示懷疑。

這時候,秦舒文站了出來,坦言自己的母親就是被于飛救活的,自己曾親眼目睹。

秦小藝也在一旁幫于飛說話,秦家之人聽后,倒也不好過多懷疑。

屏退了眾人之後,于飛讓秦小藝守在門外,不許人進來。十多分鐘后,床上的秦天蘇醒過來,眼神茫然的看著于飛。

「這是醫院?我怎會在這裡?你又是誰?」

「我叫于飛,是我把你救醒。你現在已無大礙,好好調養身體還能活上兩三年。現在我有一些事情想要與你談一談。」

秦天逐漸恢復神智,眼神凌厲的看著于飛,問道:「什麼事情?」

「我想和你談一談秦家近來發生的事情,以及秦家未來的安排。」

秦天有些疑惑,質疑道:「你憑什麼身份與我談這個?」

于飛笑道:「我救你,那是因為我與你秦家的某人有特殊關係,若非這層關係,我不會救你。秦家近來接連死了五人,相信你一直在尋找真相。根據種種跡象推斷,我相信你已經明白,這是秦家內部有人在搞鬼,只是你不知道那人是誰。」

秦天臉色微變,沉聲道:「你知道那人是誰?有何條件?」

秦天以為于飛想趁機謀利,所以開門見山。

「沒有條件,我也不是來與你談條件的,我只是想聽你談一談,在你剩下的兒子當中,有誰最適合繼任家主之位?」

秦天疑惑了,搞不明白于飛在打什麼算盤。

「死去的五個兒子都有不錯的表現,剩下幾個兒子當中,能力最強的有兩人,一個是國華,另一個是國良。可惜國華目前下落不明,國良又離開秦家多年。」

「你兒子國華運氣不錯,當日遇上我而僥倖逃過一劫,我勸他外出避難去了。只要秦家內亂一平,他自會回來。」

秦天驚呼道:「是你救了國華1

于飛笑道:「不必感謝我,要謝就謝你們秦家的那顆明珠吧。」

秦天疑惑道:「明珠?」

「你們秦家有顆璀璨奪目,風華絕代的明珠,我是看在她的份上才出面。」

秦天想了想,脫口道:「是小藝,你和她什麼關係?」

于飛笑問道:「你覺得呢?」

秦天愣愣的看著于飛,沉思了片刻后,突然笑道:「我明白了,你是看上我秦家的這顆明珠了,真是好眼力埃」

于飛不置可否,這種事情早晚都會被人知道,用不著刻意隱瞞。

「現在我們就來談一談那幕後黑手,我確實知道他是誰,只是我的話你信嗎?」。

于飛這話問得很好,如果秦天不信他,那于飛說什麼都是枉然。

秦天擔任家主多年,自然明白這個中的道理,認真凝視了于飛片刻,沉聲道:「我相信自己的眼睛,我相信小藝的選擇。」

于飛淡然一笑,開始講述起了關於自己與秦明濤之間的點點滴滴。

二十分鐘后,于飛打開房門。

在外等候多時的秦家人一擁而進,來到了病床邊,詢問老人的情況。

秦小藝樂滋滋的拉著于飛的手,躲到一旁說悄悄話,誰想秦舒文卻找上了于飛。

「你能告訴我,害我父親之人到底是誰嗎?」。

于飛笑道:「不用急,很快你就會知道那人是誰。」

病床上,秦天把眾人叫到面前。

「我已經不久於人世,我想趁著我清醒之際,把秦家交給下一輩去管理。現在你們把我接過去,中午我要當眾宣布家主的繼承人。」

這個消息讓眾人大吃一驚,原本秦天身體硬朗,一直是他掌管秦家。

如今秦天突然病倒,雖然蘇醒,可看他的神情與臉色,整個年紀似乎也確實不適合繼續擔任家主一職。

在秦天的極力要求下,秦家人只能暫時接秦天出院,一大群人浩浩蕩蕩趕回秦家。

這一次,秦小藝和父親也一同前行。

秦天坐上了于飛的勞斯萊斯幻影,由秦小藝相陪。

路上,秦天一直拉著秦小藝的小手,時不時問一些跟于飛有關的問題。

秦小藝毫不掩飾對於飛的愛意,明媚嬌俏的臉上一直洋溢著喜悅之情。

中午十一點四十分,于飛驅車來到擎天大廈,這是秦家的產業,也是秦家在雲城的總部基地。

在一樓大廳,秦天將目前秦家所有重要人員全部召集到一起,包括正在這裡處理家族要務的秦明濤。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