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二十六章于飛是我男友

作者:心夢無痕  |  更新時間:2013-07-23 14:34  |  字數:3512字

于飛想了想,採納了陳婉霞的建議,畢竟她是生意人,這方面的頭腦肯定比于飛要強一些。

隨後,兩人談起了細節部分,比如收購資金,對方的身世背景,有沒有什麼不利的因素,這些都要考慮進去。

兩個小時候之後,討論結束。

此事由陳婉霞出面,儘快選定目標,洽談收購事宜。

于飛設法籌錢,並負責一些相關的事宜。

有霞姐出面,製藥廠的事情頓時簡單了許多,可還有一件事情,讓于飛有些擔心。

那就是唐真,她在百葉集團麾下的生物製藥公司上班,要如何巧妙脫身,這是一個技術性問題。

于飛跟陳婉霞討論了一番,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陳婉霞聽後,驚嘆道:「我真是服了你了,這麼絕妙的計策你都能想得出來。至於你的擔憂,我考慮了一下,此事確實容易被百葉集團查出來,因此必須換個地方。你仔細想想,在外地可有什麼資源?」

于飛沉思了片刻,想到了白雪。

「蜀都我有一個朋友,需要先問一下情況。你先去處理製藥廠的事情,我們爭取在五一之前把這事辦好。」

陳婉霞道:「如果那邊不行,你不妨找易晴雯試一試,她的手段可是很驚人的。」

「放心,我會利用一切資源的。」

起身,兩人各自離開。

于飛撥打了唐真的電話,約她晚上吃飯。

下午六點二十分,唐真如約前來。

雅間里,兩人邊吃邊談。于飛道出了自己的計劃。

唐真聽後驚嘆不已,贊道:「真是絕佳妙計,我怎麼就不曾想到?我明天就去公司申請休年假,然後出國旅遊,等一切就緒之後,我再與你聯繫。」

看著唐真那高興的樣子。于飛深切感受到她想重獲新生的喜悅。

飯後,于飛問了唐真一個問題。

「你是蜀中唐門的後人。」

于飛肯定的口吻讓唐真一愣,她獃獃的看了于飛好一陣,最終點頭承認。

「這就是你找上我的真正原因?」

于飛笑道:「這就是我們之間真正的緣分。」

于飛印證了心中的猜測,而唐真也承認了自己的身份,雙方之間的合作將進一步加深。

告別了唐真,于飛準備回家好好休息,今天發生了太多的事情,他需要時間好好整理一下頭緒。

下午。雲城發生了一件震驚全城的事情。

號稱雲城四大世家之首的王家,控制著四大財團之首的萬壽集團,旗下有一家公司被查出有嚴重違法違紀的行為,公司負責人王博文與王博藝下落不明,據說已經潛逃躲避。

相關部分下午四點發布了新聞發布會,通報了這一事件,並全城緝拿王博文、王博藝兄弟。

這是多年以來,第一次發生在王家身上的大事。一時間鬧得滿城風雨,驚動了王家無數人。包括王博文與王博藝的父母長輩,以及王家的重要權貴。

王光啟得知這一消息時,臉都氣綠了,這簡直就是在打他的臉,赤果果的羞辱、諷刺。

市局刑警大隊,徐天陽在得知這一消息時也頗感震驚。雖然中午就知道了此事,但真正發生時,還是讓他不得不驚嘆易晴雯的六親不認。

古寒英坐在沙發上,蹙眉道:「這個女人不好惹,于飛和她拉上關係。我們得多加留心。」

徐天陽道:「就我分析,易晴雯這樣做並非為了于飛,而是在警告王光啟,他們之間的關係聽說很詭異,我會讓七夜儘快查清此事。」

下午五點二十分,秋鐵心走入徐天陽的辦公室,送來了一個消息。

「王博文與王博藝已經落網,兩人都曾奮力反抗,結果四肢全廢,經脈斷裂大半,從此再無修鍊的可能。」

徐天陽有些意外,質疑道:「他兄弟二人都有二重天修為,怎會落在常人手裡,還經脈全廢?」

秋鐵心道:「就我了解到的情況,出手緝拿王氏兄弟之人,是上面直接派來的。下手如此之重,顯然有殺一儆百的意思。」

古寒英道:「這是王家的事情,與我們沒有直接關係,不必去議論。倒是那于飛和你之間,似乎關係很親密。」

面對古寒英的質問,秋鐵心坦然道:「于飛目前是我男朋友。」

徐天陽不語,但眼神明顯不悅。

古寒英笑道:「你倒是很有眼光啊,于飛人品出眾,修為也很驚人,不知道如今已達到何種境界?」

「平日里我工作繁忙,與他相處時間不多,並不清楚他目前的修為實力。」

秋鐵心如實回答,因為她的確不清楚于飛的真實底細。

古寒英沒有再問,秋鐵心便離開了辦公室。

「派人去查一查于飛的底細,雲城的情況比我們預想中更複雜一些。」

徐天陽起身,拉著古寒英的手一起離去。

相比王家今日發生的事情,秦家近幾日的風波似乎正在平息。

秦明濤極力拉攏人心,林松一旁全力協助,成效相當顯著。

唯一讓林松擔憂的是慕寒第一次失約,中午並沒有參加秦家的宴會。

整個下午,林松都在尋找慕寒,結果毫無音訊,直到晚上七點,都沒有一點消息。

林松有種不詳的感覺,以師兄的冷靜與頭腦,向來做事謹慎,今天怎會突然就不見了人影?

秦明濤沒有在意這些,他如今雄心壯志,一心想登上家主之位,巴不得慕寒從此消失,省得有人老是在背後指手畫腳,說三道四。

同林松心情相近的還有一人,那就是雲城五大公子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