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二百二十五章于飛的手段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陽顏面有損,于飛的強勢與凌厲,又讓王光啟顏面盡失。 說來說去,王光啟的一石二鳥之計敗得很徹底,還讓徐天陽也被于飛壓了一頭,弄得雙方都沒有佔到便宜。 更可恨的是易晴雯打來電話,要拿王博文...

看著王光啟勃然大怒的樣子,徐天陽嘴角泛起了一抹笑意,王夢竹則一臉擔憂,她從未見過父親如此生氣。

「我若胡言亂語,你用得著這樣在意?」

于飛悠然起身,拉著宋曉月和趙雲妃離去。

走到門口時,于飛停下腳步,背對著王光啟,提醒道:「下次邀請我,記得用對方式,我這人不喜歡受人要挾。順便提一句,我的醫術不錯,就是收費很貴,王家若是有人想求醫,一次收費十億人民幣。」

丟下這句話,于飛帶著兩女與許楓揚長而去,留下王光啟在那裡恨得咬牙切齒,卻又不便當著徐天陽等人的面發泄。

這種恥辱,王光啟還是生平僅遇,簡直難以面對。

王夢竹沒有說話,父女倆的關係有些怪異。

秋鐵心暗自好笑,卻又不免為于飛擔心。

古寒英與徐天陽交換了一個眼色,雖說表面上很平靜,但這一次見到于飛,還是讓他們大吃了一驚。

作為雲城的孤魂野鬼,于飛在有些人眼裡並不出名,至少在今天之前,徐天陽與古寒英不曾將于飛看在眼裡。

王光啟此前也看不起于飛,但如今他終於明白,于飛並不是自己想象中那麼好惹。

這時候,王夢竹的手機突然響起,分散了大家的注意力。

接通電話,王夢竹一直在聆聽,沒有吭聲。

大約一分鐘后,王夢竹掛掉了手機。

這時,王光啟已經讓人將受傷的王博文與王博藝兄弟倆扶起,坐在了第一桌上。

「兩位堂哥。有件事情要告訴你們。」

王夢竹看著兩人,表情有些冷。

王博藝傷勢較輕,疑惑道:「什麼事情?」

王夢竹掃了一眼在場之人,目光在父親王光啟身上停留了片刻。

「下午有人會去你們的公司切底清查,你們好自為之。」

王博藝一愣,愕然道:「清查什麼?」

王夢竹淡漠道:「你說呢?」

王博藝不解。可王光啟顯然明白是怎麼回事。

「她真如此無情?」

王夢竹避開父親的眼神,輕聲道:「惹她生氣,自然就有人倒霉。兩位堂哥不想下半輩子都在監獄里度過,現在逃命還有一線機會。」

丟下這句話,王夢竹起身離去,氣得王光啟差點一掌拍碎桌子。

王博藝聞言色變,監獄二字似乎讓他豁然省悟,想到了什麼事情。

王博文傷勢嚴重,但頭腦還算清醒。一把抓住王光啟的手臂。

「三叔,這事你可要為我們做主啊,你不能任由她胡作非為,殘害王家之人。」

王光啟氣得咬牙切齒,恨聲道:「可惡的于飛,我不會放過你。博文,博藝,你們現在最好還是出去避避風頭。我讓馬六先送你們離城。」

王博文臉色大變,叫嚷道:「三叔。你不能這樣不講義氣,我們可都是聽了你的命令,才會有今日之事……」

王光啟臉色鐵青,喝道:「馬六,送他們離城。」

馬六便是昨晚在美容院外盯梢之人,起身拉著王博文與王博藝就離開了那裡。

兩人走後。王光啟怒氣稍歇,臉上擠出一絲笑容,沖著徐天陽道歉。

「好好的一頓飯,就讓于飛給攪合了,真是不好意思。」

徐天陽淡然道:「意外總是時常發生。今日不成還有下次,犯不著為了這點小事生氣。」

王光啟尷尬一笑,點頭應是,隨即吩咐上菜。

這一次,王光啟邀請徐天陽,實則有雙重目的。

一是想藉助徐天陽的警神之名震懾于飛,給他一個下馬威,讓他吃個啞巴虧。

二是利用女兒王夢竹的美色,拉攏警神。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于飛和秋鐵心的關係讓徐天陽顏面有損,于飛的強勢與凌厲,又讓王光啟顏面盡失。

說來說去,王光啟的一石二鳥之計敗得很徹底,還讓徐天陽也被于飛壓了一頭,弄得雙方都沒有佔到便宜。

更可恨的是易晴雯打來電話,要拿王博文、王博藝兄弟開刀,這等於是當面打臉,讓王光啟威嚴盡失,也在無形中給了徐天陽等人一個震懾。

于飛走出包間,就給易晴雯打了一個電話,告訴她這邊發生的一切,也明確表示這件事情自己很生氣。

易晴雯承諾給於飛一個滿意的結果,所以就有了後來給王夢竹打電話一事。

走出酒店,于飛讓許楓開車,自己拉著兩女坐在後排,詢問起來她們怎會來此。

兩女情況差不多,都是被王家兄弟請來的,並非自願。

後來趙雲妃給於飛打電話,那也是被迫所為。

很明顯,這是王光啟指使,想要警告于飛,讓他不要同易晴雯走得太近。

聽完兩女的講述,于飛陷入了沉思。

許楓質疑道:「跨入包間之前,你就應該已經猜到這是王光啟在搞鬼,何以你還要當著徐天陽的面,得罪王光啟,招惹王家呢?那可是雲城四大世家之首,有名的古武世家,不好惹埃」

于飛淡漠道:「王光啟不代錶王家,那種家族勢力,都會以家族利益為首位,不會胡亂給自己樹敵。雲城目前形勢詭異,千華集團高深莫測,魔門高手氣焰驚人,王家能否排名第三都不好說,他們根本就沒有心思節外生枝。」

趙雲妃擔憂道:「即便這樣,你招惹王光啟也是很魯莽的事情。」

宋曉月哼道:「得,現在說這些廢話有什麼用。」

于飛握住兩女的小手,輕聲道:「不要鬥嘴,此事因我而起,我自會處理。王光啟那邊,我會讓易晴雯去處理。現在先去吃飯,稍後我們再慢慢商議。」

四人找了一家酒樓,要了一個雅間,聊起了今後的打算。

之前包間里的一幕,四人都記憶猶新。

特別是許楓,他搞不懂像于飛這樣低調的人,怎會突然就高調起來。

對於此事,于飛給出了自己的解釋。

「那種情況下,若抱著息事寧人的態度只會吃虧。王光啟把徐天陽請去,就是想當著警神之面羞辱我們,自認憑他王家三公子的身份,可以吃定我于飛。」

「所以你就反其道而行,當著徐天陽的面,反將他一軍。再利用你和秋鐵心的關係,無形中壓了徐天陽一頭,讓他吃了個悶虧。」

于飛笑道:「就我估計,王光啟是想一石二鳥,先打壓我,然後再以優勝者的姿態拉攏徐天陽,可惜他太小看我于飛。」

趙雲妃道:「今日你佔了便宜,卻也得罪了王光啟與徐天陽,他們可都不是好惹之人。萬一他們聯合起來對付你,那就可糟了。」

宋曉月道:「他們不可能聯手,彼此都各懷鬼胎,根本就不是一路人。而且,徐天陽是公眾人物,需要注意形象,他也不敢隨意搗鬼。唯一要提防的就是王光啟,他手裡應該有一股不小的勢力。」

許楓贊同道:「曉月這話分析的很有道理,憑于飛的本領,僅僅對付一個王光啟,我相信不會有太大問題。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王光啟會不會對你身邊之人下手。」

于飛也有點擔心這個問題,可這種事情防不勝防,只能盡量小心。

「我打算開辦一個製藥廠,現在正在做前期準備。」

于飛岔開話題,經過了此前發生的一系列變故,他更加堅定了開辦製藥廠的決心。

趙雲妃驚奇的看著于飛,輕聲道:「我們家就是開製藥廠的,我可以幫你。」

于飛感到意外,他只知道趙雲妃家裡很有錢,卻不知道趙家也是開製藥廠的。

宋曉月有些不悅,哼道:「自作多情,人家要得著你幫忙嗎?」。

于飛呵呵笑道:「那正好,到時候你們都來幫我就是。」

趙雲妃臉上露出了喜悅的微笑,宋曉月則有些鬱悶。

于飛仔細詢問了一下趙家的情況,得知趙雲妃家裡開了一家製藥公司,規模只能算是中等,但利潤驚人。

就趙雲妃所言,雲城的製藥廠大多與王家有關係,萬壽集團把持著雲城八層以上的份額,且全國各大城市都設立了分公司,規模龐大極其驚人。

于飛對此倒是不甚在意,他開製藥廠不是為了謀利,而是為了煉製丹藥,用來提升修為。

如今,趙家有開辦製藥廠的經驗,于飛只要準備好相關的一切,他的製藥廠很快就能開起來。

飯後,于飛開車把宋曉月、趙雲妃各自送回家,叮囑她們近來多加小心,沒事少出門,然後便和陳婉霞取得了聯繫。

下午三點,在一家咖啡廳里,于飛見到了陳婉霞,聊起來開辦製藥廠的事情。

于飛的意思很清楚,想請陳婉霞出面,幫他管理與運作公司,動用陳家的資源,結合趙家的技術經驗,開辦一家特殊的製藥廠。

表面上,于飛開辦的製藥廠也是為了謀利,實際上卻是為了煉丹。

陳婉霞在了解了于飛的打算后,給出了自己的建議。

「最快捷的方式就是收購一家製藥廠,進行擴建改造。陳家控制的十方集團涉及多個領域,也有幾家規模中等的製藥廠。如果由我出面,此事很容易搞定,然而我是陳家人,有些地方也有不便之處。綜合考慮,收購一家外人的公司,由我幫你管理,再運用陳家的資源,將是最好的方式。」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