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二百二十四章請神容易送神難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楓輕哼一聲,臉色不悅,但心裡卻毫不生氣。 「你就是于飛?」 第三桌的兩個男人怒視著于飛,其中一人開口打破了格局。 「我就是于飛,兩位如何稱呼?」 于飛從來都是彬彬有禮,...

王夢竹好奇的看著于飛,上一次的相處並不愉快,但卻讓王夢竹記下了于飛這個人。

徐天陽扭頭看著門口,似乎聽說過於飛這人,眼神中透著一股玩味。

古寒英眼波微動,似乎被于飛的俊美所吸引。

趙雲妃那桌的兩個年輕男子眼神不善,透著明顯的嫉妒之色。

司空鳴與王光啟身邊的兩個女人則相對平靜,只是好奇的看著門口的兩人。

「如此盛會,你可有興趣?」

于飛回頭看著許楓,語氣平淡的詢問。

許楓很驚訝于飛的平靜,嘴上笑道:「這種盛會若是錯過,豈不可惜?」

于飛笑道:「這可是你自己說的,到時候惹上麻煩,你可不要說是我連累你。」

邁步而入,于飛首先朝著王夢竹點頭示意,兩人算是相識。

對於王光啟,于飛故意裝作不識,直接走到第二桌,朝著秋鐵心笑了笑,張開雙臂將她抱在懷裡。

秋鐵心遲疑了一下,這種場合下,于飛親熱的擁抱似乎有點不合時宜,但秋鐵心卻無法拒絕,因為這關係到于飛的面子。

徐天陽臉上的笑容頓時變得有些陰冷,于飛當著眾人的面將秋鐵心抱在懷裡,這讓他很是不爽,有種被人冷落的感覺。

他可是警神,無論走到哪裡都是演主角的戲份,豈能被人忽視?

宋曉月原本一臉高興。可看到于飛把秋鐵心抱在懷裡,頓時氣得直跺腳,恨不得衝上去。

好在宋曉月還算識大體,硬是壓下了心中的怒氣。

趙雲妃也很氣憤,嫉妒之中還有一絲羨慕的心情。

許楓嘿嘿而笑,留意著眾人的反應,為于飛的表現暗自喝彩,這傢伙行事低調,卻也總能讓很多人氣得半死。

至少徐天陽的神情變化,以及王光啟那陰沉的表情。都未能逃過許楓的眼睛。

于飛鬆開秋鐵心,暗中交流了幾句,便朝著第三桌走去。

宋曉月瞪著于飛,一臉的不高興。

趙雲妃滿臉幽怨之情,也多少有些生氣。

于飛一臉微笑,迷人至極,目光在兩女身上轉了一圈,笑道:「這種有格調,上檔次的地方。擁抱是表達友好的最佳方式。你們不打算給我一個擁抱嗎?」

宋曉月輕哼一聲,瞪著于飛不予理會。

趙雲妃遲疑了一下。起身朝著于飛走去,臨近之時張開雙臂,緊緊和于飛抱在了一起。

宋曉月氣得要死,卻發現趙雲妃故意回頭挑釁的看著自己。

于飛似乎知道兩女之間的矛盾,輕輕拍了拍趙雲妃的肩膀,隨即鬆開了她的細腰,朝著宋曉月走去。

「小氣鬼,你要學會大度一些。」

于飛親昵的用手指點在宋曉月的鼻子上,不給她反抗的機會。直接將她抱在懷裡。

趙雲妃有些妒忌,更多的卻是羨慕之情。

于飛可以與宋曉月有說有笑,還有一些親昵的動作,這表明兩人之間關係很親密。

秋鐵心微微皺眉,心裡也是醋意橫生,有些責怪于飛的花心。

許楓怪叫道:「小子,你腳踏多隻船就不怕落在水裡?」

于飛鬆開宋曉月。回頭看著許楓,打趣道:「你是站在岸上羨慕,還是嫉妒?」

許楓罵道:「我這是在善意提醒你,當心哪天落水淹死你。」

于飛笑道:「這個就不勞你費心了。我除了水面上的船隻外,水下還有潛艇。」

此言一出,王夢竹撲哧一聲,被于飛給都笑了。

許楓有些哭笑不得,罵道:「你小子就不是個東西,我怎麼混到與你攪在一起了,真是有損我英明神武的外形。」

兩人的鬥嘴頗有幾分一唱一和的嫌疑,讓在場的王光啟與徐天陽都很是不悅。

「就你那英明神武的外形,也就只適合跟我這樣的人走在一起。」

于飛左手拉著宋曉月,右手牽著趙雲妃,一臉得意的坐在那裡。

許楓輕哼一聲,臉色不悅,但心裡卻毫不生氣。

「你就是于飛?」

第三桌的兩個男人怒視著于飛,其中一人開口打破了格局。

「我就是于飛,兩位如何稱呼?」

于飛從來都是彬彬有禮,即便是挖苦人,也很少罵個髒字。

「王博文,那是我堂弟王博藝。」

兩人都是王家之人,這一點于飛一早就有所猜測,如今算得得到了證實。

「博文博藝,真是好名字。人又帥氣,又有本事,這就更難得。」

于飛笑得很親切,就好似老友見面,看不出一點火藥味。

王博文冷哼道:「少說好聽的,今天這頓飯我們可沒有邀請你。你不請自來,還囂張得意,你當我們都不存在嗎?」

于飛一點也不生氣,瞟了王光啟一眼,輕笑道:「你們把我兩位女同學請來,不就是為了提醒我,人質在你們手裡?」

王博藝喝道:「胡言亂語,你馬上給我滾出去。」

于飛眼眉一挑,冷冷掃了王博藝一眼,哼道:「王家是雲城四大世家之首,就你們這點教養,還真是給王家抹黑。」

王博藝譏笑道:「就憑你,也敢妄言我王家之事,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

宋曉月大怒,罵道:「你這人怎麼說話的,王家就了不起嗎?大街上隨便抓兩個人來,都比你們有素質。」

宋曉月有些小性子,但卻容不得人小看于飛,即便知道王家不好惹,她也絲毫不懼。

許楓頗為欣賞宋曉月這種不怕事的個性,贊道:「這話說得有水準……」

王博文霍然起身,怒視著宋曉月,厲聲道:「你說什麼,有種你再說一句。」

一股無形的陽剛之氣從王博文身上爆發出來,作用在宋曉月身上,壓得她幾乎無法喘息。

于飛劍眉一挑,王博文此舉深深觸怒了于飛,這是王家在對他施加壓力。

第一桌的王光啟默不吭聲,顯然就是在試探于飛,看他有多大本事,有多大能力。

于飛是一個很冷靜,很理智的人,只要不觸及他的底線,他一般不會生氣。

而于飛身邊的女人,就是他的底線,誰要是膽敢傷害,或是對他身邊女人不敬,那就是觸動了他的禁區。

「說你沒教養,你還不承認。我就替王家好好教訓教訓你。」

于飛的聲音冰冷似雪,透著一股寒氣,話才剛剛出口,王博文身上的襯衣便瞬間四分五裂,如天女散花,在飛舞中燃燒,化為灰燼。

王博文渾身一震,身後的椅子瞬間粉碎,赤裸的上身青筋凸起,好似要撐爆了一般,隨時有炸開的可能。

王博文口中嘶吼狂叫,五官扭曲,七孔開始流血,身體膨脹如氣球一般,那樣子駭人聽聞。

宋曉月與趙雲妃都嚇得驚呼出聲,王博藝又驚又怒,伸手想要協助堂兄,手掌剛剛接觸到王博文的肌膚,整個人就被猛然彈飛,狠狠撞在牆上,口中發出了痛苦的呻吟。

王夢竹臉色微變,下意識的扭頭看著父親。

王光啟臉色陰沉,眼底有一股火焰在緩緩升起。

徐天陽淡然視之,古寒英眼神變幻不定,唯有秋鐵心與校心,這可是王家,雲城第一世家,不是任何人都能找惹得起。

「如果你肯跪下磕頭認錯,或許我會原諒你。否則身上的血管爆裂,經脈全毀,你就只能做個廢人。」

于飛的聲音透著一股涼意,並不高亢,但卻陰寒之極,讓人冷到了骨子裡。

許楓輕嘆道:「區區二重天修為,你還要跑去惹他,你這不是自己找死?」

王博文氣得要死,也悔得要死,在於飛那強大的氣場壓迫下,雙腿開始打顫,雖然極力反抗,可最終還在跪在了于飛面前,口中發出了不甘的狂叫聲。

王光啟臉色冷得能擠出水來,喝道:「夠了,于飛。今日我邀請徐天陽來此,不想因此事讓他為難,你走吧。」

于飛冷笑道:「俗話說得好,請神容易送神難,你以為我是這麼好請的?」

王光啟緩緩站起,眼神凌厲的瞪著于飛。

「你不要太放肆。」

于飛譏諷道:「警神面前,誰敢放肆。我只是提醒你,不要打錯了主意,在雲城來說,王家算不上什麼。以千華集團的實力,要滅你王家,那就一句話而已。加上沉日谷,邪月湖,你王家那是岌岌可危。」

王光啟冷笑道:「危言聳聽,你連王家的底細都不了解,還敢在此胡說八道。」

于飛不屑道:「底細?你真以為我不一點都不了解你王家的底細?要不要我當著警神的面,顯擺一下自己的能力?」

王光啟怒道:「你真要沒事找事?」

于飛冷笑道:「我說了,請神容易送神難,你當我是軟茄子好欺負,那是你瞎了眼睛。你王家身為雲城四大世家之首,固然有著雄厚的實力。可是你王家古武世家的傳承,有著致命的病根,那就是你王家的男人都不長命,我說的可對?」

于飛之言如一把利劍,深深插入了王光啟的心裡,觸動了他心底最脆弱的靈魂。

「你閉嘴!沒有的事,你完全是胡說八道,胡亂猜測1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