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二十三章鴻門宴

作者:心夢無痕  |  更新時間:2013-07-22 22:59  |  字數:3542字

但是對於劉致遠的具體修為境界,蒼狼也說不清,因為劉致遠從來輕易顯露自己。

這是一個心機深沉之人,比起東方勝的囂張霸道,更讓人感到心驚。

于飛沒有留情,毅然殺掉蒼狼,絕不容許這件事情外泄。

隨後,于飛撥通了易晴雯的手機。

「有兩件事情要告訴你,第一是王光啟派高手在美容院外監視我,就發生在昨夜。」

易晴雯此刻正在辦公室,聽到這一消息後,美麗的臉上立時布滿了一層寒冰。

「這事我會處理,絕不會讓你受到任何威脅。」

冰冷的聲音透著一股怒氣,于飛聽得出她很生氣。

「第二件事情與劉致遠有關係,我剛剛得到消息,劉致遠修鍊了一門很詭異的功法,能隱藏修士的主要特徵,瞞過了你我的眼睛。你要小心此人,提醒你女兒不要與他走得太近。」

易晴雯震驚道:「你確認消息準確?」

「蒼狼親口所言,絕對可信。」

易晴雯不語,這個消息讓她很是意外,足足沉默了十多秒,才繼續詢問。

「蒼狼在你手裡?」

于飛笑道:「現在他在閻王手裡。」

易晴雯一愣,笑罵道:「你還真不是省油的燈,記得把尾巴處理乾淨。」

易晴雯這話提醒了于飛,這事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還有鬼知。

想到這,于飛暗中釋放出了九道緣的氣息。讓世間一切陰邪之氣都不敢靠近。

許楓在數百米外的另一處審訊陰六甲,這傢伙個性陰毒,心機深沉,即便成了廢人,也不肯輕易吐露實情。

陰六甲出現在雲城,那是很突然的事情。至今都沒有人搞清楚,他到底來自哪裡。

許楓對此也很好奇,用盡各種手段,把陰六甲折磨得不成人樣,才得到了一個無法確定真假的身份來歷。

就陰六甲交代,他是陰魔門下嫡傳弟子,這一次前來雲城,是與魔門沉日谷達成了合作協議,負責收集情報。

陰六甲以學生的身份混入雲城第一名牌大學。本想暗中調查葬龍絕地入口的事情,誰想特別行動組行事謹慎,竟然責令學校放假一個月,遣散所有學生,讓他無法靠近。

許楓不是很相信這番說辭,可無論他怎麼逼問,陰六甲始終咬定這一身份。

到最後,許楓打算施展秘術讀取陰六甲的記憶。卻發現陰六甲的意識深處有一道兇險詭秘的精神印記,能吞噬許楓發出的精神異力。讓他一無所獲,還差點遭到反噬。

于飛來到許楓身邊,詢問了一下具體的細節,對於陰六甲出自陰魔門下一事,于飛也十分懷疑。

「他的腦海中有高手留下的意識鎖印,強行讀取會遭到反噬。還是直接殺掉了事。」

于飛採納了許楓的建議,直接殺掉了陰六甲,把善後的事情交給許楓去處理。

待一切完畢,兩人離開了那裡,而慕寒、蒼狼、陰六甲三人卻從此銷聲匿跡。

回城的時候。許楓開著勞斯萊斯幻影,感覺很愜意。

「這車真不錯,你哪來的?」

「別人送的。卓華怎麼沒有跟你在一起?木清雪那邊,你打算如何處理?」

「卓華周六回藏南去了,估計明後天就能趕回。木清雪看樣子打算與峨眉派聯手,我若出面挖牆腳,到時候瑞雪不好做人。」

于飛輕哼道:「就目前雲城的形勢而言,峨眉派在雲城的勢力根本就不堪一擊。」

「秋雨的實力還不錯,據說是五重天境界,加上身份也不低,與各大門派都比較熟,多少能佔一些優勢。」

于飛不以為然,秋雨雖然修為不弱,但過於自負,行事不夠謹慎,上一次要不是于飛出手,她就落在了東方勝手裡。

就算沒有生命之憂,吃虧受辱是免不了的事情。

在回到雲城主城區時,于飛接到了趙雲妃打來的電話。

「中午有空嗎,我想請你吃飯。」

于飛看了一下時間,再過十多分鐘就十二點了,趙雲妃這時候打電話約吃飯,好像倉促了一點。

「你在哪?」

「我在嘉禾酒店,你呢?」

「我在城裡,稍後就過來。」

掛掉電話,于飛讓許楓改道前往嘉禾酒店。

「佳人有約,你又讓我去當電燈泡啊?」

許楓打趣道。

于飛笑罵道:「光線不好的時候,有個電燈泡也是不錯的。」

許楓神情一呆,感覺和于飛鬥嘴,那是很愚蠢的。

中午十二點十五分,于飛趕到嘉禾酒店,在二樓的一個大包間里,見到了趙雲妃,情況與想像中的約會有點不太一樣。

大包間里一共三桌,每桌都坐了人,除趙雲妃外,竟然還有其他的熟人。

于飛停在包間門口,表情怪怪的。

許楓站在於飛身後,看清楚包間里的情況後,臉上也露出了震驚之色。

趙雲妃坐在最裡面一桌的靠牆處,身為雲城第一名牌大學的校花,一身淺綠色的長裙配上她嬌美的容貌,窈窕的身段,絕對是足夠吸引人的。

然而在大包間里,這個一大第一校花卻顯得毫不起眼,孤零零的坐在牆角邊。

進門的第一桌上坐著六人,其中一人于飛認識,正是雲城六朵名花之一的王夢竹,周身籠罩著耀眼的光環。

純白如雪的公主裝,一如上一次見面時那般清純無邪可愛。

只不過上一次王夢竹是跟在母親易晴雯身邊,這一次卻是陪同父親前來。

王夢竹的父親就是王家的王三公子王光啟,雲城出了名的風流大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