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二百二十二章偶爾高調一下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意踢了他一腳,許楓便一下子跳起,罵道:「你小子就不能用手嗎,非要用腳?」 于飛笑道:「用手哪有用腳的效果好。」 許楓氣得咬牙,一旁的西門瑞雪卻被于飛給逗樂了。 拉起木清雪后,西...

二更送上,繼續

秋雨滿心焦慮,怒道:「瑞雪,你還愣在那些幹什麼,還不快上前協助。」

西門瑞奄疑道:「我…我…好的,我馬上就來。」

話猶在耳,虛空中出現了一股詭異的震蕩波,魔器與道器之間的平衡被地魔門高手打破,瞬間產生激化,一舉將附近交戰的高手彈飛出去,一個個口吐鮮血,身負重傷。

半空中,佛珠發出璀璨的金光,那把刀通體青光閃耀,長劍紫光流轉,化為三束光華,如觸手般纏繞在那支筆身上。

魔器周身靈紋閃耀,暗紅的魔血之光洶湧澎湃猛然將三束光華彈開,呼嘯一聲便破空而去,眨眼消失了。

那一刻,慕寒、蒼狼、西門瑞雪同時飛出,朝著三件法寶抓去,試圖奪取道器。

慕寒選擇的是那把刀,蒼狼奪取的是那顆佛珠,西門瑞雪鎖定的是那把劍。

三人速度極快,可來得快取得更快。

慕寒與蒼狼雙雙發出了慘叫,被道器發出的反噬之光所傷。

西門瑞癬出一聲驚叫,那把劍好似有靈智一般,避開了西門瑞雪的玉手,劍尖直指西門瑞雪的眉心,一道紫色的光華射入了西門瑞雪的眉心。

那一刻,于飛試圖留下魔器,因而顧不得西門瑞雪。

等到于飛空手而回,紫色劍光已經射入西門瑞雪的眉心,引發了她的驚呼。並將她彈開。

于飛只是隱約看到,那劍化為了一道紫光,進入了西門瑞雪的眉心,而後一切便消失了。

那把刀與佛珠在震飛慕寒與蒼狼后,也破空而去,快得讓人根本就察覺不到。

于飛移身接住墜落的西門瑞雪,看著驚魂未定,還有些茫然的她,輕笑道:「運氣一如我想象中那麼好,那也是沾了我的光。」

西門瑞雪眼神疑惑。剛想開口詢問,腦海中就想起了于飛的警告。

「不要多問,也不要告訴任何人,那把劍被你得到,否則就麻煩了。」

西門瑞雪不傻,稍稍一想就明悟了箇中玄機,連忙從於飛懷中跳下,扭頭查看四周的情況。

慕寒與蒼狼都受了嚴重的內傷,秋雨、夜歸人、許楓、東方勝等人被魔器的震蕩波所傷。全都躺在地上,並沒有發現那把劍射入西門瑞雪眉心的景象。

于飛看著在場之人。目光落在了地魔門的四位高手身上。

那是四個五六十歲的老男人,膚色都異常的白皙,有種病態的感覺。

四人也受了傷,但情況並不嚴重,似乎魔器發出的震蕩波對他們傷害不大。

「四位如何稱呼啊?」

于飛緩步上前,笑得有些讓人心頭髮慌。

「曲家四老,我是曲老大。你想幹嘛?」

年紀最大之人警惕的看著于飛,心裡感覺到了一股不祥之兆。

于飛輕笑道:「初次見面,打個招呼罷了。你不用緊張。」

曲老大掃了一眼其他人,恨聲道:「今日之事,我地魔門不會就這樣算了,改日再找各位算賬,我們走。」

曲家四老飛射而出,眨眼就溜了。

秋雨躺在地上,怒視著于飛。責罵道:「你為何不擒下他們,為民除害?」

于飛挑眉道:「我就一散修而已,正道魔門對我而言,都是沒什麼差別的。誰對我好。我就對誰好,正邪並不重要。就像你不殺東方勝一樣,不是你殺他不了,而是拋開正邪的身份,從另一個角度來講,你也不能殺他。現在是文明社會,不流行野蠻那一套了。」

于飛走到許楓身邊,隨意踢了他一腳,許楓便一下子跳起,罵道:「你小子就不能用手嗎,非要用腳?」

于飛笑道:「用手哪有用腳的效果好。」

許楓氣得咬牙,一旁的西門瑞雪卻被于飛給逗樂了。

拉起木清雪后,西門瑞雪來到師叔秋雨身旁,伸手扶起她。

于飛沒有去管畢乘風,而是看著地上的夜歸人。

「上一次你受的傷還沒有好,這一次又雪上加霜。要不我們做個交易,我給你把傷治好,你替我辦一件事情,怎麼樣?」

夜歸人看著于飛,冷笑道:「你這是乘人之危。」

「乘人之危說得多難聽啊,我這叫善於把握時機。」

于飛笑得有些無恥,但不得不承認,那張臉還是很迷人的。

夜歸人氣得咬牙,無奈身負重傷。

「你想怎樣?」

「不是我想怎樣,而是你想怎樣。在場這麼多人裡面,你覺得自己落在誰的手裡下場最好?」

于飛這話說得很明了,夜歸人的處境並不好。

若是落在峨眉派手裡,下場肯定不好。

就算落在東方勝或是陰六甲、慕寒手中,估計也會落得成為爐鼎的下常

「說吧,你想讓我為你做什麼?」

夜歸人無奈低頭,形勢逼得她只能同意于飛的要求。

于飛上前踢了她一腳,夜歸人當即便跳了起來,傷勢大好。

「你先回去養傷,具體細節等時機到了,我會通知你的。」

夜歸人眼神複雜的看著于飛,搞不懂這個男人心裡在想什麼。

于飛淡然微笑,瞪了夜歸人一眼,示意她馬上離開。

夜歸人一言不發,冷得像塊冰似的,飛身離開了。

許楓不解道:「為什麼放她走,你可以把她交給警方。」

「把她交給徐天陽,那是羊入虎口,你難道這個都不明白了?」

許楓一愣,訕訕道:「這個我倒是差點忘了,女修是最佳的爐鼎,徐天陽肯定不會浪費的。」

于飛看著東方勝,淡漠道:「你也滾吧。」

東方勝椅著起身,恨恨的看了于飛幾眼,默不啃聲的走了。

如此,現徹剩下陰六甲、慕寒與蒼狼。

三人中,慕寒最是平靜,對於飛的做法表示讚賞。

「你很聰明,夜歸人背後有屍魔撐腰,東方勝是雲城五大公子之一,都是不能殺,也不便殺的。」

于飛邪笑道:「分析的很好,他們兩人確實不宜殺掉,可你們三人就不一樣。」

蒼狼臉色驚變,沉聲道:「我家公子也是五大公子之一,你最好把我放了。」

陰六甲眼珠直轉,暗中蓄勢待發,準備逃跑。

慕寒輕笑道:「你行事低調,你是不會殺我的。」

于飛掃了一眼身後之人,笑道:「說得好,我確實行事低調。」

于飛把薪身邊,然後對西門瑞雪道:「我們先走,你帶他們回去養傷,有空給我電話。」

于飛封住了慕寒、蒼狼、陰六甲三人的經脈穴道,和許楓一起,將三人帶回車上。

西門瑞仰著秋雨,木清雪牽著畢乘風,四人則開車返回聚寶齋去了。

這一次的奪寶的行動,西門瑞雪運氣最好,得到了一件道器法寶。

其次是于飛,他有三個人質在手上。

驅車出城,于飛將慕寒、蒼狼、陰六甲三人帶到了一座荒山上。

許楓不明白于飛為什麼要這樣,因為殺人似乎用不著這樣大費周章。

慕寒留意著于飛的神色變化,一顆心開始慢慢發涼。

「你真想殺掉我們,犯得著嗎?」

于飛施展出玄陽一滅,將三人畢生修鍊的真氣轉化為玄陰之氣,吸入百花爭春圖中儲存起來。

三人都是三重天境界,那點真氣對於飛而言用處不大,但卻可以用來提升陸婉儀、楊瑩、李雪梅等人的修為實力,效果堪比靈藥。

從修士變成廢人之後,三人震怒極了,心神收到了極大刺激,這簡直比殺了他們還要可怕。

于飛把陰六甲交給許楓,讓他追問陰六甲的出身來歷,弄清楚他的情況。

慕寒怨毒的看著于飛,一再追問為什麼要這樣。

「你很聰明,也很冷靜,可惜你不該與秦明濤走在一起,不該對秦家圖謀不軌,更不該在背後暗算我。」

慕寒怒笑道:「就因為秦明濤那個蠢貨招惹到你,你就要殺我?」

「另一個原因就是秦家有一個我很在意的人,我不會讓她受到任何傷害。」

在於飛的逼供下,慕寒道出了秦明濤、賀子軒、劉致遠三人聯手,由秦明濤、賀子軒買通野狼殺手組織,暗殺于飛。

若行動失敗,劉致遠再出面採用其他辦法。

這一點,于飛也從蒼狼口中得到了證實,印證了于飛此前的推斷。

關於慕寒前來雲城的目的,于飛也仔細詢問了。

慕寒想爭奪葬龍絕地,可惜人單勢孤,所以打算扶持秦明濤,藉助秦家之力為他帶來便利。

同時,慕寒還與不少正邪勢力有過接觸,可惜于飛對那些都不感興趣。

殺掉慕寒之後,于飛開始詢問蒼狼,從他那裡得到了一個讓于飛大感意外的消息。

原來五大公子之一的劉致遠也是修道之人,他修鍊了一門很詭異的功法,能夠隱藏修士的特徵,連易晴雯、于飛都沒有察覺。

當初王夢竹之所以對劉致遠有興趣,就是因為劉致遠能夠以常人的身份,做出一些尋常人做不到的事情。

王夢竹對此很是詫異,卻並不知道原來劉遠志也是修道之人。

這個秘密只有劉致遠身邊最親密之人才了解,蒼狼作為他的貼身保鏢,因而清楚這件事情。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