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二百二十章冷月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不妙,唯有求助於飛是最明智的。 看著東方勝一臉挑釁的得意模樣,畢乘風便咽不下這口氣,他不能讓人看扁了。 于飛適時開口,打破了現場的格局。 「他真要走,你還確實留不祝因為他師叔秋...

「慕寒,你想英雄救美,與我作對?」

東方勝一臉冷酷,眼神中透射出凌厲的殺氣。

「別誤會,我沒有與你作對的意思,我只是不忍心見你辣手摧花而已。修士是一個特殊的群體,女修人數不足三層,殺之未免可惜。」

慕寒一臉微笑,雖說是在解釋,但卻從容鎮定。

東方勝冷笑道:「少在我面前花言巧語,我有說過要殺她嗎?你這分明就是故意。」

慕寒聳聳肩,無奈道:「我是一片好意,就算我不出手,于飛也會出手,到時候以你們之間的關係,只怕是水火不容,弄得大傷和氣。」

東方勝大笑道:「好個伶牙俐齒,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的用心?木清雪選擇于飛作為庇護對象,是不希望落在我手裡。如果于飛願意庇護木清雪,不管你是否出手,他都會插足此事。而你搶先出手,就是想讓木清雪欠你一個順水人情。你這點鬼把戲,還以為能瞞得過我的眼角?」

慕寒笑容一僵,他的確是想送個順水人情,以便今後好辦事。

正如東方勝所言,不管慕寒是否出手,于飛要是願意庇護木清雪,自會出面解決此事。

慕寒的搶先出手,自然就有騙取人情的嫌疑。

木清雪站在於飛身側,原本也對慕寒的出手心懷感激。可如今明白慕寒的用心之後,才知道這個人比東方勝還要陰險卑鄙。

于飛譏諷道:「紅雲觀的高徒果然心智過人,算無遺失。」

東方勝嘲幅謂的正道不過都是些偽君子,何為正,何為邪?不過就是看誰的拳頭硬。」

打鬥中的陰六甲與畢乘風在得知于飛出現后,雙雙停止了打鬥。

陰六甲退到一旁。畢乘風側飛身落在木清雪身邊。

「走,我們離開這。」

木清雪有些遲疑,東方勝卻冷笑道:「我沒讓她走,她能走得掉嗎?」。

擁有四重天修為的東方勝,是現場除了于飛之外,修為實力最強之人。

畢乘風、陰六甲、慕寒、木清雪、蒼狼似乎都只是三重天境界,差別只是高低而已。

畢乘風怒道:「東方勝,你別得意。我要帶她走,你還攔不祝」

「是嗎?那我倒是要試試。」

東方勝眼神凌厲。出生魔門的他對於正道大派一向很鄙視。

木清雪有些為難,她很感激畢乘風的好意,但眼下形勢不妙,唯有求助於飛是最明智的。

看著東方勝一臉挑釁的得意模樣,畢乘風便咽不下這口氣,他不能讓人看扁了。

于飛適時開口,打破了現場的格局。

「他真要走,你還確實留不祝因為他師叔秋雨就在這。」

東方勝臉色微變,上一次就是因為秋雨。他才弄得滿城風雨,遺臭萬年。

如今,秋雨若真在這裡,以秋雨的修為實力,倒霉的絕對是東方勝。

畢乘風聞言大喜,大聲道:「師叔。你快出來,我們好好教訓一下這個偷窺狂。」

暗處,秋雨暗罵一聲,對於飛有些恨之入骨。

原本她是不想現身的,因為這附近還有高手。

誰想于飛卻道破她的行蹤。逼得她只能出頭。

微光一閃,秋雨出現在畢乘風身側,狠狠瞪了于飛幾眼,隨即露出了一絲捉弄的笑容。

「上次你幫我將這個無恥之徒困在女廁所,讓他無處可逃,我還沒能好好感謝你,真是不好意思。」

東方勝臉色大變,怒視著于飛,吼道:「是你1

慕寒、陰六甲、木清雪都是一臉驚愕,想不到上一次的事情竟然是于飛乾的。

于飛看著秋雨,苦笑道:「你就是這樣感謝我的?」

秋雨暗自得意,總算出了一口惡氣,嘴角泛起了一絲明媚的笑容。

「這麼出風頭的事情,你還嫌不夠?」

于飛搖頭嘆道:「看來做好人真的不一定會有好報啊,我還是回家洗洗睡吧,這裡就留給你們去慢慢玩吧。對了,附近那兩位看了半天了,要不也出來湊湊熱鬧。」

此言一出,除了秋雨之外,其他之人包括東方勝在內,都無不感到驚訝,這附近還有高手?

就在大家疑惑之際,一個黑衣女人現身雨中,三十多歲,冷艷逼人,渾身散發出一股冰冷的殺氣。

陰六甲一見女人,便脫口道:「夜歸人,是你1

東方勝、慕寒、木清雪全都變色,顯然聽過夜歸人的傳說。

夜歸人不言不動,看著數十米外的另一處。

那裡出現了一個三十齣頭的邪魅男人,剛毅的臉龐,詭異的笑容,額頭正中還有一道月牙形的傷疤,看上去就好似另一個包公。

東方勝、陰六甲、慕寒、秋雨看到此人,無不發出了驚呼,臉上露出了驚駭之色。

于飛劍眉微皺,他清楚聽到東方勝與陰六甲口中道出了邪月二字,這讓他想到了魔門的一個傳說。

魔門天地十三煞,說的是魔門有十三個分支派系,其中沉日谷的魔陽紫玉天下有名。

而與沉日谷齊名的邪月湖,擁有魔陽邪月,雙絕並列之稱號。

日月爭輝,各主沉福

沉日谷、邪月湖,吞日逐月,獨尊江湖。

邪魅男人看了夜歸人幾眼,隨即把目光移到了于飛的身上。

「你的修為很不錯,竟然能洞悉我們藏身附近,真是難道。」

于飛收斂心神,迎上了男人的目光。

「偶然發現。不足為奇。只是這樣的打鬥,對你而言有意思嗎?或者說,你在意的是夜歸人還有峨眉派的秋雨?」

邪魅男人詭笑道:「閑得無聊,看看熱鬧不行嗎?」。

于飛笑道:「如此,你們就慢慢看,我得先回去了。」

悠然轉身。于飛邁步離去。

「既然來了,何必急著走埃」

邪魅男人一閃而至,剛好攔住了于飛的去路。

于飛眼眉一挑,問道:「如何稱呼啊?」

「冷月。」

邪魅男人腳不沾地,雨水從他身外流過,在他腳下形成一個月牙形的水柱。

「這名字換在女人身上,倒也不錯。用在你身上,叫冷血更為適合。」

「那名字已經有人佔用了,我覺得冷月也不錯。」

邪魅男人眼神中有一團怒火。但卻冷靜的控制著。

于飛蹙眉道:「這樣啊,那真是可惜了。我要是你的話,一定把冷血殺了,然後自己改名冷血,那就好聽多了。」

冷月眼神怒火攀升,怒笑道:「是嗎?那我帶你去見冷血可好?」

「這個天氣不太好吧,要不下次另約時間,你讓那冷血好好打扮一下。我喜歡漂亮一點的。」

于飛似笑非笑,這番話卻讓冷月大感驚訝。

「你如何知道冷血是女的?」

「我當然是亂猜的。你一個大男人取個女人的名字。說明你們那裡的女人多半都會取個男人的名字,這有什麼好難的?」

冷月有些抓狂,他一向自負甚高,攔下於飛也是因為于飛長得太帥了,想趁機羞辱一下。

誰想于飛比他更狂更傲,看似淡定從容。骨子裡卻冷傲異常,鬥嘴從來都不會輸的。

「你倒是很會猜啊,就怕你沒命見到冷血了。」

冷月的話中透著殺機,以他的身份來歷,並不介意殺掉一個于飛。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你對我了解幾分?」

于飛眼神一冷,口氣也嚴厲多了,身外的雨滴瞬間靜止不動,好似畫面凝固在了那一刻。

冷月臉色驚變,倒射數米,整個人懸空而立,身後出現了一輪月牙形的水柱,散發著邪魅的氣息。

附近之人全都屏住呼吸,有人擔憂有人喜,巴不得于飛和冷月廝殺拚命。

冷月不惜一戰,可于飛卻不想暴露太多的秘密。

于飛修士的身份已經不是什麼秘密,可于飛的修為實力,除了冥月與鬼王幽瞳之外,還沒有外人真正了解。

冷月出自邪月湖,那是一個相當可怕的門派,于飛不想為了幾句口舌之爭就去招惹它。

更重要的是,于飛打算留著冷月這樣的對手,到時候送給警神徐天陽,讓他去出這個風頭。

冷月此刻心情也很沉重,他想不到于飛竟然是個難啃的骨頭,弄得他現在騎虎難下。

人都是愛面子的,如果贏了自然好,可萬一敗在於飛手上,豈不讓人嘲笑,有損邪月湖的顏面?

眼下,這裡觀戰之人正邪兩道都有,萬一冷月判斷失誤,沒能殺掉或是打敗於飛,後果豈不……

冷靜之後,冷月有些後悔了。

正如于飛所說,知己知彼百戰百勝,自己並不了解于飛的底細,貿然出手那是很愚蠢的。

人都是怕死的,只是很多人不知道,修士比常人更怕死,因為他們都渴望能活更久。

于飛傲立原地,見冷月久久不動,顯然也明白了他心中的擔憂。

「你就打算這樣與我一直耗著?要不要等到警神徐天陽來了,讓他給我們當裁判啊?」

冷月心神一震,冷笑道:「你以為抬出警神徐天陽,我就會怕了?」

「怕不怕你心裡清楚,我可沒時間與你在這裡乾耗著。」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