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二百一十九章雨夜混戰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次。 後方,盯梢之人緊隨而至,在見到春雨夜使之際,二話不說轉身就逃,速度快得好似鬼魅。 于飛鬆了口氣,藉助春雨夜使驚退了盯梢之人,也算是一件好事。 然而兩次在雨中碰到春雨夜使,...

在女人的眼中,于飛也是一個絕世美女,時刻吸引著漂亮女人。

上周日,陳雪和于飛就已經發生了關係。

今夜對於陳雪而言,是她這一周最期盼的日子。

一入美體室內,陳雪便主動獻媚,挑逗于飛。

有了上周的親密接觸,這一次于飛也不矯情,欣然享受著陳雪的服侍。

此前,于飛受易晴雯的吸引,正需要好好的發泄。

如今陳雪填補上這個空缺,自然得到了于飛的激烈回應。

夜色嫵媚,光陰如水。

晚上十一點,于飛走出美容院,迎面的晚風帶著城市喧囂的氣息,有種暖暖的感覺。

「春天過去,夏天來臨,萬物滋長,雷雨來襲。」

今晚有些悶熱,雲城上空黑雲彙集,估計會有暴雨降臨。

于飛打開車門,剛剛坐進去,就感覺到了一股陰冷的氣息,正鎖定自己。

這是修道之人的心靈感應,于飛修鍊的神識心念極為敏銳,這陰冷的氣息源於某人的凝視,有人正躲在暗處觀察于飛。

這是聖雲美容院的停車場,是一個露天停車場,就位於美容院門外,緊鄰街道。

于飛留意了一下附近的情況,千里眼掃射四方,很快就發現了目標。

在一個陰暗的角落。一個三十七六歲的男子正遠遠凝視著于飛。

男子臉型略方,身體微胖,穿著一件短袖t恤,是于飛從未見過的。

被一個陌生之人盯梢,于飛覺得有些驚訝,會是什麼人想找自己的麻煩呢?

于飛喚出鬼王幽瞳,詢問此人的情況。

「那是王光啟派來的高手,你和易晴雯走得太近,已經引起了王家的注意。」

幽瞳之言讓於震驚,他還真沒想過。王家會插手他與易晴雯之間的事情。

王光啟是易晴雯的丈夫,王夢竹的父親。

雖然傳言他與易晴雯關係不好,但畢竟是一家人,插手過問易晴雯的事情,那也無可厚非。

「易晴雯與王光啟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這是很多人都想弄清楚的事情,于飛也想了解。

幽瞳嘿嘿笑道:「這個我不能告訴你,須得你自己去慢慢發覺。」

于飛有些失落,但卻沒有繼續追問此事。而是問起了徐天陽那邊的動靜。

幽瞳詭笑道:「徐天陽因為武安國的事情,吃了一個啞巴虧。已經暗中派七夜去找尋。」

于飛質疑道:「你確定已經處理好武安國一事,不會被七夜察覺?」

「我辦事,你放心。這是我的地盤,強龍不壓地頭蛇。」

于飛稍稍安心,他怕幽瞳故意留下尾巴,讓徐天陽找到,那時候自己與徐天陽之間,勢必會成為仇敵。

如此,自己便沒有選擇。只能與幽瞳站在同一陣線。

「徐天陽手下那郭舒華找人很有一套,可有什麼特別原因?」

幽瞳沉吟道:「這事我不便告訴你,不然會引起七夜的警覺。郭舒華此人與眾不同,修鍊的功法很詭異。」

于飛驅車離開,沒有去過問那個盯梢之人。

此事牽扯到王家,于飛暫時還不想與王家正面衝突。

幽瞳鬼王就坐在副駕駛位置,提到了一件讓于飛意想不到的事情。

「入夜時分。有一批古物流入雲城,其中的一支筆,你要格外當心。」

于飛一愣,正準備詢問。卻發現鬼王已經離去。

「這傢伙,就愛打啞謎,說話老是說半截。」

于飛無奈的罵了一句,就見夜空之中閃電呼嘯,驚雷破雲,豆大的雨點嘩嘩而下,整個雲城都被暴雨侵襲。

那盯梢之人遠遠跟在於飛的車后,絲毫也不在意那狂風暴雨。

于飛有所察覺,心裡一直在思索應對之策。

突然,前方道路中央出現了一個打傘之人。

那一刻,于飛瞳孔收緊,又一次在雨夜中遇上夜雨門的春雨夜使,這讓于飛有種全身發涼的感覺。

真是見鬼,又遇上這詭異的人狼三者行。

銀狼擺動著尾巴,暗紅色的狼眼看著于飛,透射出陰寒、兇殘的眼神。

于飛深吸一口氣,目不斜視的擦肩而去,應對的方式一如上一次。

後方,盯梢之人緊隨而至,在見到春雨夜使之際,二話不說轉身就逃,速度快得好似鬼魅。

于飛鬆了口氣,藉助春雨夜使驚退了盯梢之人,也算是一件好事。

然而兩次在雨中碰到春雨夜使,這絕非什麼好兆頭,于飛不得不格外小心。

修道之人的直覺一向準確,于飛在離開春雨夜使后不久,便遇上了麻煩事。

車子過了一個十字路口,前方的街道一片漆黑,暴雨中幾道身影此起彼伏,等於飛察覺時,車子已經臨近。

在車燈的照耀下,于飛看到了幾個熟悉的身影,正在雨中打鬥。

于飛的第一反應就是停車、調頭、離開這,不想招惹麻煩。

然而于飛將車開出數百米后,他又突然停下,臉上露出了遲疑之色。

剛才匆匆一瞥時間雖短,可于飛還是看清楚的現場的情況。

大雨中,木清雪、東方勝、陰六甲、畢乘風四人正在交戰,附近還有慕寒、蒼狼一旁觀戰。

這些人于飛全都認得,其中木清雪與東方勝的激戰讓于飛有些驚愕。

他們之前還走在一塊,看樣子十分曖昧,怎麼現在就打起來了?

陰六甲出現在此,于飛不覺得驚奇,可畢乘風也在現場,這就讓人有些意外了。

從剛才的匆匆一瞥中於飛看到,木清雪根本就不是東方勝的對手,畢乘風與陰六甲倒是戰成平手。

慕寒與蒼狼一旁觀戰,是敵是友誰也說不清楚。

憑著直覺,于飛確認附近還有高手,形勢比想象中要詭異很多。

考慮了一分鐘,于飛關閉引擎,熄滅車燈,推門而出。

路面已有積水,于飛卻宛若不覺,腳步落地之際,四周的雨水自動散開,連鞋底都沒有打濕。

于飛關好車門,踏浪而過,雨水只要靠近他的身體就會自動散開,出現一個透明的氣罩。

大街上,因為暴雨的關係,行人早已無蹤。

這一段又漆黑一片,電力中斷,更是看不到有閑人出沒。

于飛悄無聲息的回到現場,打鬥還在進行中。

畢乘風與陰六甲一個是峨眉高徒,一個是魔門高手,雙方水火不容,可出手卻有所保留。

畢乘風一直想甩開陰六甲,朝木清雪靠攏,協助她對抗東方勝,但陰六甲卻死纏著不鬆手。

東方勝身為雲城五大公子之一,乃是高富帥的典型代表,實力也相當雄厚。

于飛觀察了幾眼,發現東方勝擁有四重天境界的實力,雖然僅僅只是四重天初期,但卻力壓擁有三重天後期的木清雪。

境界不同,實力不同,這是很難逾越的。

特別是三重天與四重天之間,一個是真氣期,一個是真元期,完全就是兩種層次。

東方勝的招式詭異而剛猛,渾身散發出濃烈的魔氣,大有唯我獨尊的派頭。

木清雪出自流水門,擁有生生不息的特色,防禦能力極其出色,雖然屈居下風,卻一直在苦苦支撐著。

慕寒第一個發現於飛,驚疑道:「你也來了,我還正想抽空去拜訪一下。」

于飛淡然道:「我也很想找你聊聊,要不約個時間如何?」

慕寒眼珠一轉,微笑道:「明天下午三點,錦湖公園見。」

「行,不見不散。」

于飛掃了一眼蒼狼,發現他正眼神不善的看著自己,身上的敵意很明顯。

于飛收回目光,掃了一眼四周,夜雨中還有三道氣息若隱若現。

于飛施展神識心念,進一步探索三道氣息,發現其中兩道氣息自己都有些熟悉。

第一道氣息是峨眉派秋雨的,于飛救過她,自然熟悉她身上的氣息。

第二道氣息相對陌生一些,可于飛也有記憶,竟然是柳河之中,被許楓重傷而逃的夜歸人,據說她是屍魔的傳人。

剩下最後一股氣息透著明顯的魔氣,應該是魔門高手,于飛此前不曾接觸過。

這時候,木清雪突然驚呼一聲,被東方勝一掌擊飛,口中鮮血飛濺,傷得不輕。

畢乘風聞言色變,大聲道:「小心,快走。」

東方勝冷笑道:「想走,那得我同意才行。你不是一心想接近我嗎,正好,本公子對你也有幾分興趣,正想好好玩弄你的身體,讓你成為我的爐鼎,助我加速修行。」

東方勝肆無忌憚,言語之間沒有任何隱諱,並不介意讓在場之人知情。

木清雪臉色蒼白,眼神中透著幾分慌亂,正扭頭查看四周的情況,很自然的就發現了于飛的存在。

翻身而起,木清雪以最快的速度朝著于飛衝來。

東方勝冷笑道:「想逃,給我回來。」

東方勝右手一揮,掌心魔氣凝聚,化為一頭黑豹,迅速吸取夜空中的雨滴,凝練成一隻有形的魔獸,朝著木清雪當頭撲去。

于飛奇異一笑,正考慮是否出手之際,不遠處的慕寒卻凌空一掌,震偏了東方勝發出的這一擊,為木清雪贏得了時機。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