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二百一十五章泥碗的變化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三女學過的招式,全都用上了。 時間匆匆流走,一晃就到了中午。 這時候,泥碗之中已經匯聚起來少許的翠綠色液體,估計不到十毫升。 于飛起身,看了一眼茂密的樹林,選了一處乙木之氣最為...

四更送上,感謝野人大飛、神之陸雲、nobady等人打傷,以及杜拉斯若的月票

出城之後,李雪梅換下了楊瑩,她想多多鍛煉自己的開車技術。

周末,外出旅遊之人較多,路上有些堵。

原本一個半小時的車程,足足耗費了兩個小時,一行人才趕到天鶴山。

這是雲城周邊有名的旅遊勝地,每年夏天都會有很多城裡人來這裡避暑。

天鶴山的健身步道很有名,沿途有很多休閑庄、農家樂、餐飲娛樂,可供遊客食宿。

于飛背著一個大包,帶著三女與型尚往北走,那是天鶴山最陡峭險峻的鶴峰。

天鶴山很大,旅遊開發不足五分之一,大多位於南面的山腰與山腳處。

于飛這次前來,目的是訓練三女的實戰經驗,因此專門選擇了人跡罕至的鶴峰,那兒樹木茂密,時常有野獸出沒。

因為要呆上兩天一夜,陸婉儀和楊瑩準備了很多物品,主要是帳篷與食物。

于飛攜帶帳篷,三女攜帶食物,唯有型尚蹦蹦跳跳跑在前頭。

從停車場前往鶴峰,差不多有七八公里,且山勢陡峭,很少會有遊客選擇這條線路。

于飛讓型尚前面探路,五人一直前行了三公里左右,才基本脫離遊客獲得範圍。

擁有一重天境界的三女,以往很少長途跋涉。

可是這一次,身上攜帶著不少東西。還翻山越嶺,卻感覺無比輕鬆。

于飛探測了一下附近的情況,這兒已經沒有遊客,正好適合施展輕身之術。

于飛吩咐型尚前面開路,密切留意四周的動向。

然後讓三女施展輕身之術,在山林中穿梭。

開始之前,于飛特意將三女與型尚叫到跟前,仔細講解輕身之術的要領。

如何發力,如何換氣,如何掌控。這些都是技巧,都是經驗,需要實踐摸索。

三女領悟之後,一場輕身之術的比賽就開始了。

型尚擁有二重天的修為,在實力上勝過三女,且率先出發,趕在前頭。

于飛斷後,三女同時展開身法,嘗試凌空飛渡。

剛開始。三女都很笨拙,不時出現真氣不濟。從半空墜落的情況。

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各自的摸索與領悟,三女逐漸掌握了技巧,懂得合理運用自身的真氣,保持身體平衡,並加快速度。

這一過程沒有持續多久,因為施展輕身之術趕路速度是很快的。

結果三女之中,走在最前頭的是李雪梅,楊瑩次之。陸婉儀最後,但相差也不過片刻。

于飛在偌大的鶴峰上轉了一圈,選擇了一處樹木最為茂密的地方落腳,將帳篷就搭建在那。

陸婉儀覺得疑惑,問道:「為什麼選擇在這?」

于飛眼波微動,笑道:「這兒樹木茂密,光線較暗。不易被人發覺。現在你們去練習輕身之術,我讓小寶幫我搭帳篷。」

楊瑩笑道:「我知道你為什麼選擇這兒,因為很多旅遊愛好者都有攜帶望遠鏡的習慣,你不想被遊客發現我們在這練功。」

于飛笑而不答。將型尚叫到身側,開始搭建帳篷。

陸婉儀、李雪梅、楊瑩三女在林中練習輕功,這裡無拘無束,不必擔心劈壞樹木,可以自由交鋒。

一開始,三女只是相互追逐,可後來就演變成了相互打鬥,將招式、身法、技巧融為一爐。

這樣的實戰經驗,絕非室內修鍊可以獲得。

這樣的野外戰鬥,也是很有必要的。

于飛時不時扭頭看上一會,對於三女的變化與進步感到很欣慰。

型尚睜著一雙天真的大眼睛,問道:「你讓她們學這些,是希望她們學以致用?」

「防身而已,用不上是最好的。雲城因為葬龍絕地的關係,會衍生很多風波,謹慎一點還是好的。」

「希望不會與我有關係,我可不想捲入其中。」

兩人邊說邊干,不多時就搭好了帳篷。

三女還在對打,型尚看得興起,也參與其中。

于飛坐在草地上,從懷中取出泥碗,將其放置在地上,仔細觀察泥碗的變化。

單憑肉眼觀察,看不出什麼。

可是于飛煉成了黃金瞳,又有千里眼,對於細節的觀察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

于飛自從得到泥碗之後,就一直放在室內的床下。

剛開始住的是學校宿舍樓,後來陸婉儀買了房子,于飛就住在四十七樓。

自始至終,泥碗都放置於室內乾燥之處,從未沾染過地氣,擁有將清水轉化為靈液的功用。

如今,泥碗放置在泥土上,肉眼看不出什麼變化,但透過黃金瞳的透視能力,可以清楚看到泥碗上的一些變化。

于飛修鍊的千里眼不具備透視的能力,可遠觀千里。

黃金瞳比較特殊,具有震懾、奪魂、透視之妙用,將觀氣之術,鏡像模擬都融入了其中,是修鍊到六重天境界之後,神識心念的更高級應有。

黃金瞳的透視能力,與非常人想象中可以看穿別人的衣物的能力完全不同。

黃金瞳的透視,指的是看穿內部結構與變化,而不是看透外在的遮擋物。

泥碗看似普通,但于飛運用黃金瞳觀察后發現,泥碗的材料很特殊,內部有玄妙莫測的陣紋,一直在閃爍奇異的光芒,好似有某種力量在流動。

泥碗上有三種圖案,分別是植物、動物、礦物。

這是世界組成的三大元素,蘊含著某種玄機,全都融於這一碗之中。

此刻,泥土裡的礦物、水分開始向著泥碗所在的方向流動。

附近的乙木之氣也開始匯聚,以肉眼看不見的方式,聚集在泥碗下方的泥土中。

那些能量聚合在一起,化為一種微小分子結構,悄然無聲的進入了泥碗之中。

屆時,泥碗內部的陣紋開始加速運動,淡淡的水霧出現在泥碗的內壁之上,匯聚成一滴滴的露珠,慢慢積少成多。

這是一個緩慢的過程,沒有特殊的眼力看不到其中的變化。

于飛靜靜的坐在一旁,一邊觀看三女與型尚的打鬥,一邊留意泥碗的情況。

型尚以一敵三,雖然修為較高,但歲數還小,心智較弱,並沒有佔到太大上風。

且未免傷到三女,型尚也有所保留。

如此一來,雙方的打鬥頗為精彩,從拳掌到指劍,從身法到腿法。

但凡三女學過的招式,全都用上了。

時間匆匆流走,一晃就到了中午。

這時候,泥碗之中已經匯聚起來少許的翠綠色液體,估計不到十毫升。

于飛起身,看了一眼茂密的樹林,選了一處乙木之氣最為濃郁之地,將泥碗移到了一顆大樹的根部,用一個硬紙盒子將其罩住,上面蓋上泥土。

如此一來,外人難以察覺,小動物也無法進入泥碗之中。

完成這一切之後,于飛來到三女交戰之處,吩咐雙方全力出手,不許有任何保留。

交戰瞬間變得激烈而殘酷,型尚二重天的修為優勢明顯,很快就打的三女東躲西藏,毫無招架之力。

于飛在旁指點,教導三女採用合擊之術,盡全力抗衡型尚的進攻。

這一次,雙方交戰持續了二十分鐘,最終三女落敗,體內真氣幾乎耗光,一個個大汗淋漓,嬌喘吁吁,無力的躺在地上。

于飛祭出百花爭春圖,讓三女躺在上面調息恢復,趁機練功。

型尚走到一旁的樹下盤坐,他也消耗了不少真氣,需要花時間恢復。

于飛悠閑的靠在一棵樹榦上,半閉著眼睛,感應著四周的萬物。

神識心念如潮水擴散,遍布整個山頭,鏡像模擬讓于飛可以體會到動植物體內的能量變化,進一步了解鶴峰的情況。

林中,乙木之氣全都湧向泥碗,泥土裡的礦物之氣也聚集在泥碗四周,唯有林中的動物變化不大。

泥碗上有三組圖案,代表了植物、動物與礦物。

如今,植物的乙木之氣,礦物的五精之氣,都能被泥碗吸收,唯有動物與泥碗之間的關係,讓于飛還有些摸不透。

想到動物,于飛突然睜開眼睛,朝著泥碗所在的那顆大樹看去,

一條碗口大的巨蟒不知何時出現在那顆大樹上,蛇頭上長著一個暗紅色的肉瘤,足足有拳頭大小,看上去就像一頂帽子。

巨蟒全身呈青褐色,長約六七米左右,蛇尾纏繞在樹榦上,蛇頭緩緩朝根部的泥碗靠攏。

很明顯,這條巨蟒是感應到了泥碗的氣息,才出現在這。

泥碗中的液體,匯聚了乙木之氣與五精之氣,對於修鍊之人有著極大幫助。

巨蟒身具異象,頭上的肉瘤異常醒目,給人一種劇毒的感覺。

于飛看著蟒蛇,目光聚集在它頭上的肉瘤處,能看到內部結構與情況。

拳頭大的肉瘤之中,除了血水之外,還有一個乒乓球大的肉丸。

在肉丸的內部,有一個直徑一厘米左右的肉核。

這些都是于飛用黃金瞳看到的,肉瘤之中的肉核引起了于飛的關注。

「那會是傳說中的毒丹嗎?」

于飛飄然而起,落在巨蟒附近,黃金瞳射出震懾心魂的目光,驚得巨蟒迅速倒退,蛇眼中流露出恐懼之色。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