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二百一十二章百葉集團的可怕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 萬壽集團是王家掌控,于飛對它也頗為警惕。 十方集團是陳家控制,于飛因為陳婉霞的關係,不曾過多的防範與排斥。 唯有百葉集團,于飛此前一直沒有怎麼在意,或者說是從來不曾把它看在眼裡。...

于飛看到了門外的萬博明,似乎也知道時間不早了,迅速展開最猛烈的攻擊,最終在美麗少-婦的尖叫聲中,在她那緊湊迷人的嫩菊幽谷中,完成了決定性的射擊。

休息了片刻,于飛跳入游泳池,全身仔細清洗了一遍,隨即穿著濕淋淋的四角褲,走出了美體室。

萬博明豎起大拇指,讚歎道:「我算是服了你了,一個人橫掃十人,感覺可還滿意?」

于飛笑道:「這種體會,確實令人回味。」

于飛這話發自內心,九個十七八歲的嬌嫩少女,一個二十六七歲的美艷少-婦,全都是精品級別,自然令人舒爽無比。

「兄弟,說老實話,這些嫩模玩起來最爽。那些所謂的女明星,一來年紀大,二來脾氣大,有些還沾染毒品,除了那張臉好看之外,身材好的真沒有多少人。」

于飛罵道:「你都玩出經驗來了。」

萬博明自戀道:「在紅葉影視公司,歌手長的好看的不多,她們的特色是嗓子,只要長得不醜,化妝之後都是人造美女。演員之中有很多美女,但真正成名的一線女星,大多已經不年輕。主持人也是如此,需要經歷不斷的努力,等到功成名就時,至少都混了好幾年的圈子,被無數男人睡過。剩下舞者,從小鍛煉,身材極好,品貌也很出色。相對比較純潔。」

于飛頷首道:「你說得很有道理,可是大多數的男人都喜歡女明星,喜歡那種征服的過程,喜歡她們身上的光環,覺得那是一種榮耀,內心能得到極大滿足,遠遠超過了身體上的享受。」

萬博明笑道:「我明白,得不到的永遠最美。可是有句話說得好啊,每一個你想日的女人背後,總有一個日她日到想吐的男人。現實就是如此。何必太過較真?」

于飛笑笑,覺得在理。

返程中,萬博明狼笑道:「下次遇上這種事,只要你有空,我也有空,就再帶你來這裡。」

于飛沒有異議,這種享受任何男人都不會拒絕。

「一般出現這樣的培訓,就是公司要安排藝人去服侍討好某些男人?」

「大體上基本如此,但有時候也會收取高額資費。一般對於那些有錢的好色之人。公司藝人是明碼實價。可若是為了拉關係,面對一些大官權貴。則不會收取費用,還會儘可能在床第之間搞好關係。」

「近來雲城發生了不少事情,你可知明日公司的安排重點針對哪些人?」

于飛這是隨口問問,不抱任何希望,因為這是紅葉影視的機密。

「具體情況我不太清楚,但我聽說其中有一個客人叫秦明濤,在秦家很有權勢。」

萬博明的回答讓于飛心神振奮,秦明濤竟然與紅葉影視集團扯上了關係,這讓于飛不得不更加謹慎。

回到換衣間。于飛穿戴整齊,發現有幾個未接電話,是小和尚與楊瑩打來的。

坐電梯上了二樓,萬博明的助手們已經下班。

于飛撥通了楊瑩的手機,得知她已經去把小和尚接回家,此前打電話就是為了此事。

「我晚上不回來吃飯,你們不必等我了。」

楊瑩叮囑他小心。隨即掛掉了手機。

萬博明帶著于飛離開了紅葉影視,到停車場開走了保時捷,就在附近找了一個餐廳。

「再說說你們公司的那些女藝人吧。」

萬博明哈哈道:「怎麼,嘗到滋味了。開始上癮了?」

于飛不置可否,臉上掛著笑意。

萬博明道:「藝人分五類,這個你已經知情。在藝人沒有成名之前,內部潛規則肯定少不了。成名之後,相對自由一些,但還是會受到公司的限制,必要時還得犧牲身體,去換取更大的利益。這是一個過程,公司就利用這個過程,從中培育出一批又一批出色的女交際,完成一些不正當的交易。男人只要好色,就抗拒不了女人的魅力。而公司有針對性的投其所好,往往有著很高的成功率。」

于飛沉思著這個問題,百葉集團身為雲城第三財團,旗下聚集了大批女藝人,不乏絕色極品,利用女色疏通關係,背後的勢力肯定比想象中還要龐大、複雜很多倍。

當然這樣的手段也會遭人嫉妒,因為總有一些高官有把柄落在他們手裡,卻又不甘心當傀儡。

「百葉集團在雲城的人脈關係最廣,這一點就是萬壽集團與千華集團都無法相比。然而百葉集團也有弱點,那就是他們已經陷得太深,那張網編製得太大,根本就收不回來了,只能一直維持下去。」

萬博明這話讓于飛觸動很大,龐大如百葉集團,根深蒂固,遍布四野,卻難以控制,這就是它的致命病因。

唐真也是百葉集團麾下某個製藥廠的傑出人才,她之前那般擔心,于飛還不以為意,如今方知百葉集團確實不好惹。

就個人而言,根本就惹不起。

除非百葉集團放手,否則根本就毫無反抗的能力。

「怎麼,嚇著你了?」

于飛搖頭,輕嘆道:「我只是覺得,那個圈子太複雜,人活得太累。」

萬博明笑道:「你也別太擔心,這些關係說起來複雜,可實際上很多時候,除非集團特別在意之人,否則不會浪費心思去與個人糾纏不清。百葉集團家大業大,只要你不是故意與它作對,正常的離職、退出,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

這時,服務員開始上菜,兩人便岔開了話題。

飯後,于飛和萬博明道別,兩人各自離去。

路上,于飛一直在想百業集團,紅葉影視的事情。

下午的體驗從個人而言,確實讓于飛難以忘記,可是從另一個角度去考慮,百葉集團的手段著實讓人無法抗拒。

別說是那些普通人,就算是于飛這種修士,對於心神控制把握得比較好的男人,也很難抗拒女色的魅力。

對於雲城的四大財團,于飛一向比較關注千華集團,因為涉及到很多修士。

萬壽集團是王家掌控,于飛對它也頗為警惕。

十方集團是陳家控制,于飛因為陳婉霞的關係,不曾過多的防範與排斥。

唯有百葉集團,于飛此前一直沒有怎麼在意,或者說是從來不曾把它看在眼裡。

可是經過了下午的體會之後,于飛猛然意識到,百葉集團才是一條咬人不啃聲的毒蛇。

現實的社會,複雜的關係,于飛覺得做生意真是很不容易,還是做他的閑人比較愜意。

只要于飛能放得下一切,就能重拾過去的生活,可他真的能夠放得下嗎?

苦澀一笑,于飛知道自己已經放不下,因此總有一些事情需要早作準備。

回程的途中,收音機里插播了一條最新資訊,引起了于飛的注意。

「雲城女大學生失蹤一案,又有了最新進展,其中一位女大學生的屍體,在旁晚時分被人發現。此前,警方又找回一名倖存女大學生,至此還有五人下落不明。」

于飛自語道:「死了一個,是滅口還是意外?」

于飛撥通了秋鐵心的電話,問起了一件事情。

「目前救回來的女大學生當中,有多少人在失蹤期間,與男人發生過那種事情?」

秋鐵心有些意外,質疑道:「你問這個幹嘛?」

「我自有用意,你先告訴我具體情況。」

「三十二人當中,除去趙雲妃與那死去女大學生,活著被救回來的還有二十五位。我曾仔細了解過她們的情況,有半數女大學生都在失蹤期間,有過性行為。」

于飛問道:「能提取精液做Dna鑒定嗎?」

「不能,那些女大學生事後都被仔細清理過,無法提取精液。對方手法很老道,早就有所準備。目前還有五個失蹤之人,徐天陽要求兩日之內必須找回,死要見屍,活要見人。」

「除此之外,雲城這兩天可還有其他重大事件發生?」

「徐天陽的到來給雲城造成了很大的震動,就連葬龍絕地那邊這兩天也頗為冷清,大家似乎都在暫刻意迴避著什麼。」

于飛明白,眾人都很忌諱徐天陽,不想在這時候與他起衝突。

從這一點分析,知道徐天陽底細之人顯然不在少數。

說不定很多人,以往就曾和徐天陽有過接觸,知道他的厲害與恐怖。

「今日徐天陽可是從你身上看出了什麼?」

「他顯得有些驚訝與意外,估計是看出了我身上的變化,但卻沒有開口詢問。」

「他不問你就不管他,加緊修鍊便是。」

掛掉電話,于飛很快回家,三女與小和尚都在客廳里等候。

此時才晚上八點五十左右,三女見於飛回來,都顯得很激動。

那種日盼夜盤,等待心愛之人回家的心情,全都毫不掩飾的浮現在三女的眼中。

那一刻,于飛腦海中閃過了下午那一幕,竟有幾分愧疚。

自己早出晚歸,雖說住在一起,可真正陪她們的時間反而不多。

「明天我打算帶你們出城去好好玩一玩,順便進行野外實戰訓練,考驗一下你們的輕身之術。」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