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二百零七章苦澀的愛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她也曾聽聞過這些事,只是從來不曾親身見過。 如今,當她親眼目睹這一切,她才突然發現,原來這世上真有許多事情,會讓人感動,會讓人想哭。 幾分鐘后,一個護士來到于飛面前...

于飛腦海中閃過似曾相識的一幕,想起了秦小藝,那一次在一生緣西餐廳吃飯,秦小藝也是雅間不選,偏要在大廳,原因就是大廳人多。

當時于飛一直不明白為什麼,如今他才恍然大悟,那丫頭也是喜歡被人羨慕與嫉妒。

雲城的地鐵交通十分發達,在換乘另一條線路時,站台上的一對白髮老人引起了很多年輕人的關注。

「白髮齊眉,白頭到老,真是令人羨慕埃」

「我們將來要是能像他們一樣,那該多好埃」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這才是人生最大的幸福。」

各種羨慕的言論不絕於耳,引人駐足。

宋曉月拉著于飛的手,看著那對老人,輕聲道:「于飛,我們將來能夠像他們一樣,不離不棄,白頭到老嗎?」。

于飛想了想,笑道:「夢想就在我們手中,關鍵在於你是否去追求。」

宋曉月一愣,思索著于飛的話,臉上慢慢有了明悟之色。

一對年輕男女走到兩位白髮老人跟前,問出了一個所有人都關注的問題。

「請問,幸福是什麼?」

老爺爺笑道:「幸福就是,早上出門的時候,我牽著她的手。下午回家的時候,她牽著我的手。不論風雨,並肩攜手。」

老奶奶笑道:「幸福就是,下雨路滑的時候,他走在我前頭。晴天路平的時候,他走在我後頭。不論坎坷。相濡以沫。」

樸實的話語令人感觸,生活的點滴堆積起了他們的幸福。

沒有停留,老爺爺和老奶奶手牽著手,並肩走過,把幸福的畫面留給了在場的觀眾。

那一刻,老爺爺手中的收音機里響起了一首老歌。

「因為愛著你的愛。因為夢著你的夢,所以悲傷著你的悲傷,幸福著你的幸福……也許牽了手的手,前生不一定好走,也許有了伴的路,今生還要更忙碌……所以牽了手的手,來世還要一起走,所以有了伴的路,沒有歲月可回頭……」

那一幕。那一刻,印刻在了無數人心中。

這就是幸福,這就是牽手。

宋曉月痴痴的看著,于飛臉上泛起了奇異的笑容,或許對於每個人來說,幸福都不盡相同。

幾分鐘后,于飛牽著宋曉月坐上了另一條線路,乘客並不擁擠。于飛和宋曉月的旁邊就坐著一對男女。

男的三十歲左右,五官清秀。文文靜靜,中等個頭。

女的二十四五歲,瓜子臉柳葉眉,有著一頭披肩長發,皮膚細白,如小家碧玉。頗有幾分姿色。

身上穿著一條廉價的花裙子,身材苗條,一米六幾的個頭,腳上穿著一雙涼鞋,正緊緊握住男子的手。

宋曉月看了那對男女一眼。有點炫耀的將自己靠在於飛懷中,似乎在告訴別人,我男朋友比你男朋友帥多了。

于飛劍眉微皺,旁邊這對男女有點奇怪,男人身體虛弱,脈搏混亂,估計是有重病在身。

女子滿臉微笑,但卻掩飾不住眉宇間的那份憂愁。

兩人緊握在一起的手,因為用力的緣故,手背都有些微微泛白,好似生命都融在了一起似得。

途中,那男子出現了幾次明顯的咳嗽,臉色變得格外蒼白,氣息十分虛弱。

女子臉上笑容全無,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擔憂。

似乎覺察到了于飛和宋曉月的目光,女子沖著兩人笑了笑,眉宇間充滿了苦澀與無奈。

宋曉月有些不好意思,輕聲問道:「他不要緊吧?」

女子遲疑道:「我們剛從醫院出來,他身體不太好。」

宋曉月微微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不久后,那對男女下車了。

于飛拉著宋曉月跟在後頭,遠遠的看著。

「幹嗎要跟著他們?」

宋曉月有些疑惑,她還沒到目的地,不想在此下車。

「看看別人的生活對你有好處,世上有很多事情令人感動。」

于飛表情怪怪的,拉著宋曉月出了地鐵站,遠遠留意著那對男女。

男人身體虛弱,剛走出不遠,就氣喘吁吁,找了一個地方坐下。

「休息一下,我去給你買點吃的。」

女人鬆開男人的手,四處打量了一下,隨即沿街朝南走。

經過一個路口,那兒有一家賣包子的。

于飛拉著宋曉月快速上前,來到包子店附近,立身於女子看不到的角落。

「包子怎麼賣的?」

「兩元一個。」

「能…能便宜點嗎,我只有三元錢,能買兩個嗎?」。

「現在物價飛漲,到處都是這個價,不能再少了。」

女子猶豫了一下,輕聲道:「那我買一個。」

拿著熱乎乎的包子,女子眼中流露出一絲苦澀,稍稍停頓了幾秒便大步朝男子休息的地方走去。

「明傑,先吃個包子吧。」

女人走到男子身邊,將包子塞到他手中。

男子看著女人,問道:「你呢?」

「我已經吃了一個,味道很不錯,你快趁熱吃吧。」

男子沒有多想,三兩下就把一個肉包子吃完了。

于飛拉著宋曉月站在數米外的一顆大樹後頭,將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

宋曉月有些難受,用力握緊于飛的手,幾次想要開口,都被于飛用手捂祝

一會之後,女人扶著男子繼續趕路,穿過繁華地段,來到一條陰暗的小巷中,走入了一棟破舊的出租屋。

「你先躺著休息一下,我去買點菜,中午給你弄點好吃的。補補身體。」

女人將明傑扶到床上躺下,給他倒了點水,然後就離開了。

于飛看到,那是一間簡陋的出租屋,裡面除了一張老舊的木床外,就只有一張爛木桌。

門外放著一個蜂窩煤爐子。刺鼻的一氧化碳讓人難受。

宋曉月秀眉微皺,這也太臟太亂太差了。

于飛拉著宋曉月遠遠跟著那個女人,前後保持百米距離,小心的掩藏著行蹤。

女人穿過幾個路口,來到一家小診所,在門口徘徊了好一會,才走了進去。

于飛沒有上前,就站在遠處靜靜的看著,表情有些沉默。

宋曉月有些無聊。問道:「她不是說去買菜嗎,幹嘛跑到小診所來了?」

于飛平靜道:「沒錢怎麼買菜啊?」

宋曉月一愣,這才想到女人身上似乎只有一塊錢了。

「跑來小診所就會有錢嗎?」。

于飛表情怪異,輕聲道:「慢慢看,一會你就知道了。」

大約十分鐘后,女人出了小診所,朝附近的菜市走去。

于飛拉著宋曉月遠遠跟去,只見前面的女人在穿過一個路口后。出現了身體搖晃的現象。

這時候,一個二十齣頭的平頭小伙突然上前。趁著女人搖搖欲墜之際,偷走了女人兜里的東西。

女人似有察覺,轉身大呼一聲,隨即便暈倒了。

于飛看到這一幕,眼神中流露出一絲憤怒。

鬆開宋曉月的手,于飛一個箭步沖了上去。趁著平頭小伙不注意,迅速來到他的身後,一腳將他踢飛出去,撞在了牆上反彈而落。

于飛出腳極有分寸,平頭小伙雖然撞傷。但並不嚴重。

于飛從平頭小伙兜里取回被他偷走的四百元,看著那四張鮮紅的毛爺爺,于飛突然覺得心裡很難受。

宋曉月緩緩跑來,疑惑道:「怎麼回事,這錢是他從那女人身上偷來的?」

于飛微微頷首,轉身朝路口對面走去,女人暈倒之後,引起了不少路人的關注。

于飛來到女人身邊,看著昏迷不醒的她,心情有些沉重,彎腰抱起女人,把她帶回了之前那家小診所。

診所的醫護人員一見女人,便急忙搶救。

于飛拉著宋曉月坐在外面,低頭看著四張毛老頭。

宋曉月疑惑道:「究竟怎麼回事,她怎麼突然暈倒了,身上還有四百元錢?之前她身上不是沒有錢嗎?」。

于飛複雜一笑,抬頭看著宋曉月,輕聲道:「這是她賣血掙來的四百元錢,你還不明白嗎?」。

宋曉月張口結舌,從小衣食不缺的她,何曾經歷過這些?

等她反應過來之後,一種說不出的難受堵在她的心中。

二十一歲的宋曉月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她也曾聽聞過這些事,只是從來不曾親身見過。

如今,當她親眼目睹這一切,她才突然發現,原來這世上真有許多事情,會讓人感動,會讓人想哭。

幾分鐘后,一個護士來到于飛面前,神情尷尬的問道:「你們是她什麼人?」

「我們是她朋友。」

護士臉色微變,低聲道:「對不起,我們不知道她體質這麼弱。事先我們曾問過她,有沒有吃東西,近來身體如何。她說吃過東西,身體也很好,所以……」

宋曉月聽得心頭難受,她最清楚那女人什麼也沒吃,身上就剩一塊錢,連個包子都買不起。

于飛問道:「她情況怎麼樣了?」

「她已經蘇醒,休息一會就沒事了。今日這事大家都不希望發生,我們打算補償她兩千塊,你們意下如何?」

于飛遲疑了一下,微微點了點頭。

宋曉月想開口,卻被于飛攔祝

兩千塊錢在於飛和宋曉月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

但是從診所的角度出發,他們也並沒有什麼過錯,只不過運氣稍差罷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