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二百零四章搞定唐真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人生果事件對我而言,就好似毒品,戒又戒不掉,只能一直延續。拖一日算一日。」 于飛留意著唐真的情緒變化,試探道:「有沒有想過,從困境中走出來?我是說,如果有機會。」 唐真眼裡流露出迷離...

此外,于飛的雙眼在瞬間變成金色,眼神透過百花爭春圖,看到了雲圖內部的景象,在茫茫無邊的雲海中,竟然隱藏著一頭怪獸。

于飛看不清楚怪獸是什麼,因為太遠太模糊,可是那種氣息卻有點獨特。

幾十秒后,雲圖中的景象一片模糊,于飛收起黃金瞳,雙眼恢復了黑色。

片刻后,周虹雨醒來,美麗的臉上布滿了迷茫之色。

于飛收回百花爭春圖,含笑道:「感覺如何,現在可知道如何修鍊了?」

周虹雨驚醒,明媚的雙眼瞪著于飛,淺笑道:「感覺全身有力,精氣十足,從來沒有這麼精神過。從今天開始,我就抽空修鍊,爭取早日步入修士的行列,追上你的腳步。」

「記住我的叮囑,雲城很亂,不要輕易顯露。」

于飛攬著周虹雨的細腰,凝視著那雙如水的美目。

周虹雨眼波閃動,踮起腳尖在於飛臉上親了一口。

「這是獎勵你的。」

于飛一樂,雙臂用力將周虹雨抱在懷中,雙眼凝視著那嬌艷的紅唇,心跳開始加速。

周虹雨俏臉發燙,害羞的低頭靠在於飛的懷中。

就這樣,兩人相依相偎,溫存了幾分鐘,就到了下班時候。

周虹雨推開于飛,整理了一下衣裙,隨即挽著于飛的手臂,笑道:「晚上想吃什麼?」

「想吃你。」

「想得美。我才不會那麼容易讓你吃到的。」

周虹雨得意一笑,迷人極了。

于飛雙眼發直,感覺周虹雨似乎比以往更美了。

因為晚上要上班的關係,于飛和周虹雨就在附近找了家餐廳共進晚餐,享受著甜蜜的二人世界。

晚上七點十分,于飛趕到美容院,換上了美體師的白大衣。

十多分鐘后,唐真來到美體室,無論衣著打扮,還是精神面貌。都完全不同於第一次。

今晚的唐真顯得十分開心,剪裁得體的弔帶裙勾畫出動人的曲線,臉上掛滿了微笑,給人一種開朗、愉悅的感覺。

于飛含笑相迎,把唐真請入了美體室。

有了第一次的美體經歷,第二次就顯得順利多了。

唐真躺在床上,眼神驚奇的看著于飛,驚疑道:「與上次相比,你似乎變得更迷人了。你要是進入影視圈。絕對是明星殺手,會有無數女明星排著隊想一親芳澤。」

于飛打趣道:「要不了兩年。就會被那些男明星搞死。」

唐真笑道:「你倒是個明白人,娛樂圈有太多是非,為了出名,為了上位,各種陰謀,各種小人,那是屢禁不止。」

于飛淡然道:「那樣活著太累人,還不如做個平凡人。」

于飛一邊按摩美體,一邊和唐真聊天。兩人相處得很和睦。

交談中,于飛問到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有沒有想過換一個單位,換一種工作?」

唐真表情怪異,輕吟道:「我的工作技術性很強,不好換工作與單位。再說,我如今也很難脫身,一隻腳都已經陷進去。」

于飛質疑道:「因為人生果的關係?」

唐真臉上露出一絲憂慮。這是她始終擺脫不了的陰影。

「人生果事件對我而言,就好似毒品,戒又戒不掉,只能一直延續。拖一日算一日。」

于飛留意著唐真的情緒變化,試探道:「有沒有想過,從困境中走出來?我是說,如果有機會。」

唐真眼裡流露出迷離與嚮往之情,苦笑道:「做夢都想擺脫這種困境,可惜卻身不由己。」

于飛笑了笑,讓唐真翻過身,開始正面的美體。

遊走的雙手挑逗著唐真的情-欲,于飛釋放出來的真氣讓她全身酥麻,舒服無比。

「對於未來,你如何看待?」

唐真閉著眼睛,自嘲道:「我從不去想自己的未來,因為我知道,我已經沒有未來,我能在意的就是我活著的每一天每一夜。」

唐真的話充滿了沮喪,好似一個看不到希望的人。

「你還有牽挂之人?」

「幾年前還有一些牽挂,如今我已經看淡了。」

「既然看淡了,你還怕什麼?為何不去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

于飛試探著唐真的反應,卻發現唐真對於未來很平靜,有點死心的感覺。

面對於飛,唐真取下了職場的面具,就像好友一般,談論了不少事情。

在美體即將結束時,于飛突然問道:「如果我說可以讓你脫離困境,你可相信?」

唐真聽后明顯一愣,眼神驚疑的看了于飛好一會,不答反問道:「為什麼?」

于飛正色道:「因為你我相識,且我需要找一個你這樣懂得煉藥之人。」

唐真驚訝道:「你找精通煉藥之人幹什麼?」

「我要開一個製藥廠,需要你這種精通藥理之人。」

唐真看著于飛,沉聲道:「每年中醫藥大學有大批畢業生,製藥廠大批量生產關鍵在於設備,你沒必要找我這種麻煩不斷的人。」

「我要研製的不是普通的藥品,而是與人生果同一級別的藥物。我可以提供煉製配方,但需要你的技術。若是你同意,我可以讓你脫離困境,擁有一個嶄新的未來,還給你百分之十的股份。」

唐真不語,明顯有些心動,一個製藥廠最少需要花費數千萬上億,百分之十的股份那也是驚人的數字。

更主要的是,于飛可以讓她擺脫困境,過上她想要的人生。

「你不怕看走眼了?」

于飛笑道:「我相信自己的眼睛,更相信世間的緣分。」

唐真問道:「你要如何幫我擺脫困境,我的處境可能比你想象中更麻煩一些。」

于飛沉思道:「我可以給你一個全新的人生,但是你必須放棄以往的一切,包括你所擁有的財產、朋友、親戚、學歷……」

唐真自語道:「全新的人生,我真的可以擁有全新的人生嗎?」

「只要你願意放棄以往的一切,你就能得到全新的人生,不再與曾經有任何瓜葛。」

于飛的口吻充滿了肯定,給了唐真很大信心。

「好,我答應你!只要你能讓我擺脫困境,斬斷與過去的聯繫,我就加入你的製藥廠,為你煉製研究各種藥物。」

于飛有些高興,這是很關鍵的一步,他總算搞定了唐真。

「具體細節我之後告訴你,我還需要一些時間來處理製藥廠的事情,等到一切準備就緒,我就通知你。這之前,你可以先將名下的固定資產轉為流動資金,那樣方便處理。」

唐真笑道:「這個沒問題,就在雲城就只有一套房子,一輛車。」

于飛提醒道:「還有一點你要想好,斬斷過去的一切,包括你現在的感情。」

唐真笑容一頓,輕嘆道:「那份感情,也非我想象中那麼真摯,就讓他與我的曾經一起告別。」

經歷了太多的人與事,唐真已經看淡人生,沒什麼放不下的事情。

美體結束之後,于飛與唐真又談了很久,直到晚上九點,唐真才離去。

送走唐真,于飛迎來了秋鐵心,依舊是一身警服,但神色卻有些不高興。

「怎麼,徐天陽惹你生氣了?」

一見面,于飛便道破了秋鐵心的心思,還真是徐天陽惹她生氣。

作為市局的冷美人,秋鐵心年輕靚麗,身材又好,自然格外誘人。

徐天陽身邊雖然有個古寒英,但卻一直對秋鐵心格外上心。

秋鐵心哼道:「你要是色狼的話,那傢伙就是個色鬼,都不是好東西。」

于飛一臉鬱悶,喊冤道:「我可沒招惹你。」

秋鐵心瞪著于飛,嬌蠻道:「我不高興,你也得為我分擔一些。」

于飛上前摟著秋鐵心的細腰,柔聲道:「高興與不高興的事情,我們都一起面對。」

秋鐵心白了于飛一眼,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

「你要小心徐天陽,他給我的感覺是深不可測。他的身上有著一種極強的吸引力,讓人很難抗拒。」

于飛笑道:「那我呢?」

秋鐵心仔細看著于飛,這才覺察到于飛也有了很大變化,身上多了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特彆氣質,邪魅而詭異,讓人無法抗拒。

「你也變了,變得比他還要邪門,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喜歡我這種變化嗎?」

秋鐵心遲疑道:「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不習慣,但卻有著致命的吸引力,讓人忘不掉,甩不了。」

于飛有些得意,至少在這方面,自己勝過了徐天陽。

關好房門,于飛拉著秋鐵心來到床邊,問起了徐天陽一行四人的情況。

秋鐵心道:「古寒英也很神秘,我和司徒都看不透她的深淺,但知道她是徐天陽的女人。郭舒華冷得像頭殭屍,司空鳴看上去像個猴子,修為深淺我看不透,司徒說司空鳴應該是三重天境界,但郭舒華有可能已經達到四重天境界,甚至跟高一些。」

于飛沒有親眼見過幾人,不好判斷幾人的修為,只是告訴秋鐵心,徐天陽應該擁有六重天境界的修為,這讓秋鐵心大感吃驚。

六重天,那是一個讓人仰望的高度,至少秋鐵心從來不曾想過,自己這一生能達到這種境界。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