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二百零二章煉丹與煉器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清雪微微皺眉,眾人的眼神讓她有些不適應。 東方勝臉色陰冷,豁然起身走向許楓,冷酷的眼神就好似要殺人。 許楓臉上滿是不屑的冷笑,迎上了東方勝那凌厲的眼神。 于飛看了木清雪一眼,嘴...

許楓遲疑道:「青鱗我見過一次,實力很恐怖,被震關東驚退。就我從瑞雪口中了解的情況,震關東那老傢伙相當恐怖,至少都是六重天境界,有可能已經達到七重天的境界,具體實力目前還摸不透。徐天陽我沒有親眼見過,僅聽傳聞還不好判斷孰強孰弱。」

「聽說徐天陽也是六重天境界,還煉成了陰陽眼。」

于飛此言讓許楓大驚失色,脫口道:「六重天境界,他才多大年紀,就達到了真元期的巔峰?」

于飛苦笑道:「你當人家警神是吃素的,沒有一點能耐,配稱之為警神嗎?」

許楓眉頭緊鎖,輕嘆道:「我一直以為,徐天陽身在五重天境界,想不到他比傳言中厲害很多。看來這雲城是越來越不好混了。」

于飛安慰道:「別泄氣,葬龍絕地專葬人中龍鳳。目前各方勢力匯聚,王家、千華集團、魔門高手全都不好惹,還有特別行動組的震關東,多一個徐天陽,也就只是多一份熱鬧罷了。」

于飛這話說的不錯,暫時掃除了許楓心裡的擔憂。

「看來你也並非一無是處,還蠻會安慰人埃」

于飛嘿嘿一笑,那一臉欠湊的得意神情,讓許楓頓時黑下臉來。

「你小子就不能發發善心,給我一點好臉色?」

于飛乾笑道:「我對你已經很不錯了。是你生在福中不知福。好了,我們說點別的,你對煉丹與煉器了解多少?」

許楓驚疑的看著于飛,搞不懂他是好奇,還是另有目的。

「煉丹與煉器是兩種輔助修鍊手段,很多門派都有涉及,只是程度的深淺不同。本派也有一些煉丹之道與煉器之術,我都略知一二。」

于飛問道:「顯派之中,有沒有專門以煉丹或是煉器為主的?」

「有,但卻不多。現存於世。且被人熟知的僅剩下兩派,一派是丹修,一派是器修。前者稱之為丹道傳人,後者稱之為煉器世家。你突然問這個,究竟想幹什麼?」

「沒什麼,我就是覺得如今這年代不適合修鍊,煉丹與煉器的輔助手段,或許可以加速修為的提升。這種情況,丹道傳人與煉器世家。必然很吃香。」

于飛隨口笑道,半真半假的話語讓許楓猜不透虛實。

「確實很吃香。但也很危險。就本派歷代先祖搜集到的情況記載,自從千年以前,先天不顯之後,丹道傳人與煉器世家就開始受到各門各派的關注。剛開始,大家都是等價交換,可到了後來,就開始明爭暗搶。許多丹道傳人與煉器世家,都在無數門派的爭奪中毀滅了。一些重要的丹方,珍貴的煉器之術。也在歲月的長河中失傳了。」

于飛有些驚訝,但仔細一想這也正常,只是不免有些感慨罷了。

「真是可惜埃」

許楓輕嘆道:「豈止是可惜啊,簡直就是可恨埃不過現在的環境,對於煉丹而言也不好。森林面積在不斷縮小,高樓大廈在不斷擴大,藥材越來越匱乏。很多需要長年才能成熟的靈藥也差不多絕滅了。剩下人工種植的藥材,全都藥力有限,用來治病還可以,要想提升修為。加快修鍊速度就不怎麼靠譜了。」

對於環境,于飛也沒有辦法。

歲月的沉澱隨著社會的發展而逐漸被掏空,那不是短期內可以彌補的。

「如今的丹道傳人,出自那一派?」

「丹霞派。」

「煉器世家呢?」

「歐治世家。」

于飛從許楓口中了解到了自己想知道的情況,對於煉器世家他暫時不敢興趣,他在乎的是丹霞派的丹道傳人。

「你說雲城這麼大,會不會有丹道傳人隱藏此地呢?」

許楓一愣,眼神疑惑的看著于飛,遲疑道:「萬壽集團以保健藥品為主,控制著雲城最大最多的製藥廠,這個問題或許他們知道,你要不去問一下。」

這個問題于飛早就想過了,只不過現在去問,還為時尚早。

「曾經比較有名的煉丹門派有哪些?你們茅山派似乎對此也很在行吧?」

許楓得意道:「論起煉丹之術,本派自然名列前茅。只不過專心煉丹的都是些老道,年輕人根本就受不了。古時很多人煉丹,那是因為他們的生活太枯燥。如今的世界,燈紅酒綠,各種誘惑,年輕人哪有什麼心思去煉丹埃」

于飛贊道:「說得好,寧可去練功,也不會去了滴裟昴切兜っ排傻幕曰桶傘!

見於飛有興趣,許楓也來了精神,這麼難得的機會,他肯定要顯擺一下。

「千年以來,煉丹門派在不斷減少,昔年那些名揚天下的丹道大派,如藥王谷、百草門、金丹派、神醫閣、唐門等等,全都有過無比輝煌,可最終淹沒在了歲月的長河中。」

于飛質疑道:「唐門名揚天下的好像是用毒吧,沒聽過唐門也煉丹埃」

許楓一臉鄙視的道:「那是你孤陋寡聞,用毒高手全都精通醫術。唐門的毒藥舉世聞名,那些解藥不全都是丹藥嗎?在眾多有名的丹道大派之中,唐門算是最後隕落的,至今也不過數十年。」

這個消息讓于飛有些意外,數十年而已,會不會有漏網之魚呢?

這時,咖啡廳外走入兩人,引起了于飛和許楓的注意。

一個是東勝勝,另一個竟然是木清雪,他們怎會走到一起?

于飛和許楓交換了一個眼神,都覺得有些震驚。

東方勝一入門就發現了于飛和許楓,嘴角微微上翹,露出了一絲冷笑。

木清雪也看到了于飛和許楓,朝著兩人點了點頭,打了個招呼。

于飛回以微笑,許楓則神色陰冷。

原本許楓還打算與木清雪結盟,誰想她卻和東方勝走到了一起,這讓許楓很是氣憤。

東方勝就坐在距離於飛不遠的位置,點了兩杯咖啡,然後與木清雪有說有笑,正眼也不瞧于飛一眼,一副旁若無人的樣子。

于飛顯得很淡定,但許楓卻心頭火氣。

上一次在柳河邊與東方勝交手,許楓就吃了點虧,如今許楓步入四重天境界,自然想找機會出這口氣。

「現在的紈子弟真是重口味啊,有人喜歡自拍,有人喜歡偷窺。于飛,你喜歡什麼?」

許楓看著于飛,一副指桑罵槐的表情。

于飛笑道:「我喜歡看美女,喝咖啡。」

許楓陰陽怪氣的道:「那你最好離廁所遠一些,免得被人偷窺。」

許楓這話聲音很大,清晰的傳入咖啡廳里每個人的耳朵里。

東方勝大怒,這不是擺明在罵自己?

前幾日,東方勝在女廁所偷窺一事,弄得全城皆知。

如今,他帶木清雪來此喝咖啡,許楓卻舊事重提,顯然是故意與他過不去。

咖啡廳里,一些人認出了東方勝,不免指指點點,小聲議論。

木清雪微微皺眉,眾人的眼神讓她有些不適應。

東方勝臉色陰冷,豁然起身走向許楓,冷酷的眼神就好似要殺人。

許楓臉上滿是不屑的冷笑,迎上了東方勝那凌厲的眼神。

于飛看了木清雪一眼,嘴角微微一動,一縷聲音鑽入木清雪的耳朵里。

「東方勝出自魔門。」

木清雪眼波微動,並沒有出現想象中的震驚之色,這讓于飛有些疑惑,難不成木清雪一開始就知道東方勝的底細?

若然如此,木清雪接近東方勝,又是什麼目的?

情況有些出乎預料,雲城的人和事,現在變得越來越詭秘。

東方勝停在許楓面前,冷冷道:「你是在說我嗎?」

許楓反問道:「你是那偷窺之人嗎?」

東方勝冷酷道:「試一試不就知道了1

許楓挑眉道:「可惜我對偷窺狂不感興趣,對於那些臭名昭著之人,也不想走得太近,免得沾染晦氣。」

東方勝氣得咬牙切齒,可當著無數人的面,他卻必須注意身份,畢竟他是雲城五大公子之一。

「禍從口出,小心你的狗命。」

東方勝丟下一句威脅的言語,隨即轉身歸位。

許楓正想反駁,卻被于飛的眼神制止。

「時間不早了,我們去辦正事吧。」

許楓不解,但卻沒有多問,同於飛一起離開了咖啡廳。

「幹嗎急著離去?」

咖啡廳外,許楓追問。

「我剛才告訴木清雪,東方勝出自魔門,可她一點也不驚訝,說明她事先就知道東方勝的底細。我分析,木清雪接近東方勝必有目的,你只要暗中盯著木清雪,就能摸清楚她的用心。現在,我們應該給他們一個單獨相處的機會。」

許楓沉吟道:「你分析得很有道理,雲城的人和事閎萌死聿磺澹為了一個葬龍絕地,惹出了無數是非。現在時間還早,你打算去哪裡?」

于飛看了看時間,還不到三點,他準備去看看周虹雨。

「我去辦點事,有事隨時聯繫。」

于飛和許楓之間有著一些特殊的友誼,這一點彼此都心中有底。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