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一百九十五章擊殺武安國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寧琳出來,潔白傲人的身材一覽無遺,毫無掩飾的展現在於飛面前。 寧琳臉上掛著羞笑,偷偷觀察著于飛的反應。 「真美。」 于飛讚揚了一句,繞著寧琳走了一圈,仔細觀察她的體態,準備二次...

于飛劍眉微皺,沉聲道:「市局刑警大隊,你是徐天陽的手下?」

武安國一震,驚訝道:「你竟然知道此事,看來你還有點本事。」

于飛冷冷一笑,走到沙發旁坐下。

「徐天陽明天趕來?」

武安國遲疑了一下,坦然道:「不錯,原定明天抵達雲城,我因為個人恩怨,提前一天趕到。」

于飛眼波微動,譏諷道:「以權謀私,你就不怕給徐天陽抹黑?」

武安國臉色微變,喝道:「少給我來這套,我可不是嚇大的。你打廢我小弟一條腿,還把他弄進去,你不給我一個滿意的結果,你就休想脫身。」

武安國坐在於飛對面,臉色不善。

于飛看著他,冷笑道:「你想怎樣?」

「很簡單,把我弟弄出來,醫好他的傷,然後誠心誠意道歉,我可以大事化校」

武安國提出了要求,聽起來倒也不算霸道。

于飛輕哼道:「你覺得我會答應嗎?」

武安國冷酷道:「我這要求已經夠低了,你不要不識抬舉。撕破臉皮到最後吃虧的是你。」

于飛不屑道:「是嗎?我怎麼覺得直接把你殺了,就能一了百了。」

武安國大怒,霍然起身道:「殺我?你敢嗎?你能嗎?」

于飛輕蔑道:「區區三重天而已,殺你比殺頭豬都容易。」

于飛口氣狂妄,深深激怒了武安國,一股強大的氣勢瞬間從武安國深深爆發出來。

「想殺我,那我就先把你殺了。」

怒視著于飛,武安國身上殺氣畢露,一股狂霸之氣瀰漫在辦公室里。

于飛冰冷一笑,眼神中充滿了冷酷的味道。

「殺氣很重。怨氣很深,看來死在你手中的人不算少埃我殺了你,算不算是替天行道?」

優雅起身,辦公室里的無形壓力對於飛沒有任何作用。

武安國心神一震,隱約有種不祥的預兆。

「你也是修道之人,你出自何門何派?」

于飛淡然道:「現在問這個,你不覺得太晚了?」

武安國眼皮直跳。下意柿艘徊健

「于飛,你不要亂來。我可是警神手下四大高手之一,動我那是很愚蠢的。」

武安國搬出徐天陽。想鎮住于飛。

「你這樣說,我就更應該殺你了。」

于飛眼神一冷,右手凌空一掌揮出,幻化的掌影遍布六合八荒,封死了武安國的退路。

眼看遊說無效,武安國大吼一聲,雙掌瞬間變得赤紅。修鍊陽剛功法的他戰鬥力極其驚人。在同境界當中絕對是數一數二。

然而遇上于飛,三重天對上五重天,敗亡是必然的事情。

于飛這一掌蘊含了玄陽一滅的威力。在武安國硬接這一掌之際,玄陽罡勁透體而入,破壞了體內真氣的屬性,苦練多年的陽剛真氣迅速轉化為玄陰之氣。

下一刻,百花爭春圖出現在於飛手心,在武安國不甘的嘶吼聲中,吸光他數十年來苦練的修為。讓他眨眼就變成了一個廢人。

「不!這不可能,我不相信!你到底用的是什麼妖法。竟然廢掉了我一身修為?」

于飛提著武安國高大卻虛弱的身體,冷笑道:「我說了,殺你比殺頭豬都容易,可惜你偏不相信。」

武安國眼神狂亂,這樣的結果深深刺激到了他的自尊心,讓他陷入了迷亂。

于飛沒有手下留情,掌心真元波動,瞬間將武安國的身體震碎,化為一團血雨。

而後,于飛施展出玄陽九滅,直接焚燒煉化這團血肉,不留任何痕。

為了安穩,于飛去了一趟地下室,喚來鬼王幽瞳,讓他抹掉武安國來雲城后的一切痕。

「你小子倒真是夠狠啊,殺起人來眼都不眨一下。」

于飛淡然道:「我只殺該殺之人。」

幽瞳嘿嘿笑道:「說得好。這武安國跟著徐天陽也干過不少見不得人的事情,的確不是什麼好人。明日徐天陽就會抵達雲城,你要多加小心。」

鬼影一閃,幽瞳瞬間消散,去消除武安國來到雲城后所留下的痕。

這一次武安國前來雲城,並沒有留下太多痕。

他是下午四點左右達到雲城,經過一番打探,晚上六點過就找到了美容院,期間接觸之人不多。

最重要的一點是,武安國為了處理私事,並沒有告訴徐天陽,自己去找于飛算賬這事。

七點二十分,于飛回到辦公室,調出監控查看,發現關於武安國的所有視頻資料全都消失了。

「這鬼王還真有點手段,只是他是如何做到的呢?」

于飛試著用科學去解釋,但卻根本解釋不清。

換上工作服,于飛朝美體室走去,開始了他的本職工作。

七點半,第一位客人準時趕來,正是那位二線明星,這周已經是第三次。

這女明星是個女色鬼,奈何于飛對她不感興趣,不喜歡太髒的女人。

晚上八點四十分,于飛結束了美體工作,回辦公室休息。

期間,于飛祭出百花爭春圖,發現在吸取了武安國全部修為之後,百花爭春圖內儲存的真氣數量大大提升,這對提高身邊女人的修為,加速修鍊可是大有好處的。

武安國實力不凡,擁有三重天巔峰境界,估計是跟著徐天陽沾了不少光。

從武安國的話中於飛了解到,徐天陽麾下有四大高手,如今死了一個,還剩下三個,會不會都跟徐天陽一起前來雲城呢?

若是一同前來,市局的秋鐵心、司徒風二人,只怕就會受到排擠,或是壓制。

要麼服從徐天陽,要麼被排擠在外,處處受氣。

當然,目前雲城的形勢也會限制徐天陽的行動,大批外來的修士分散各處,市局刑警大隊也充滿了壓力。

八點五十五分,寧琳來到美容院,她是今晚於飛的第二位客人。

這一次,寧琳打扮時髦,穿著性感迷人的弔帶短裙,挺拔豐滿的雙峰,白皙誘人的大腿,無不吸引著人們的注意。

于飛站在美體室門口,含笑的看著寧琳,眼中流露出了發自內心的讚美之色。

這真是一個絕品少婦,高挑靚麗,身材誘人,自信而驕傲的笑容洋溢著明媚之色。

寧琳看到于飛,臉上的表情也是一呆,明顯感覺到于飛就好似變了一個人,渾身散發出對異性的致命吸引力。

羞澀出現在寧琳臉上,想到剛才心底閃過的念頭,她就覺得無地自容,自己怎會有那麼羞人的想法啊?

于飛保持著微笑,輕輕張開雙臂,給了寧琳一個擁抱。

那一刻,寧琳遲疑了一下,可最終還是投入了于飛的懷抱,身體有些僵硬,俏臉更紅了。

「這周過得怎麼樣,很開心吧?」

關上美體室的門,于飛帶著寧琳進去。

寧琳不敢看于飛的眼睛,她覺得自己根本抵擋不住于飛的魅力。

「還不錯,比以前開心多了,你呢?」

于飛笑道:「我也過得不錯。」

閑聊了幾句,寧琳雖然還不太適應于飛的變化,抵擋不住他身上的那股魅力,但卻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

于飛沒有刻意收斂自己的氣息,也沒有刻意釋放玄陽之氣,他很喜歡如今這樣子,這是融合長春九逆、玄陽九滅、九色火焰之後的全新變化,他需要慢慢適應它。

這就好比一種大道,一旦你選擇了它,你就必須熟悉它,了解它,適應它,順著它,最終控制它。

于飛的道與別人的道是不同的,與歷代長春派的傳人所走的道路也是不同的。

這一點于飛一開始就知道,只不過他從不對人講。

「開始吧,先去洗一下。」

寧琳嬌羞一笑,走進了浴室。

幾分鐘后寧琳出來,潔白傲人的身材一覽無遺,毫無掩飾的展現在於飛面前。

寧琳臉上掛著羞笑,偷偷觀察著于飛的反應。

「真美。」

于飛讚揚了一句,繞著寧琳走了一圈,仔細觀察她的體態,準備二次美體塑形。

通常情況下,于飛美體最重要的是第一次,經過第一次的美體后,效果就基本出來了。

至於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只不過是進一步鞏固與加強。

另外,于飛來聖雲美容院,那是兩年前的事情了。

當時,于飛還只是一個修鍊到二重天的隱修門派弟子,每一次為客人美體,都會消耗大量真氣,以他當時的修為來講也是吃不消的。

所以,那時候,于飛將四周作為一個療程,以減輕壓力。

後來,隨著于飛的修為不斷提高,壓力越來越小,但四周一個療程的規定卻一直沿用下來。

說起這事,那也是有原因的。

于飛修為提高了,美體顯得更輕鬆了。

可是于飛的客人終究只是普通人,對於真氣的承受能力是有限的。

並不會因為于飛的修為提升了,美體的時間就縮短了,因此四周一個療程始終是有必要的。

寧琳心中一喜,于飛的讚美讓她眼神明亮,心裡樂滋滋的。

趴在床上,寧琳俏臉滾燙,于飛的雙手就像有魔力一樣,撥弄著她的心弦,讓她氣喘吁吁,媚眼流光。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