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一百九十二章香艷的暗殺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 「誰派你們來的,為什麼要殺我?」 于飛冷冷的看著女子,右手按在她的胸上,五指揉弄著那嫩白的大饅頭,可力道卻一點也不溫柔。 女子有些驚慌失措,于飛身上散發出來的寒氣讓她膽戰心...

于飛沒有刻意釋放身上的氣息,但是九滅九逆融合了九色混沌火焰的氣息后,使得于飛身上多了一種無法形容,難以忽視,卻又渾然天成的致命吸引力。

除非刻意收斂,否則這種渾然天成的氣質將時刻吸引著身邊的每一個人,包括男女。

那種氣質透著一點邪氣,帶著一點曖昧,散發出絲絲誘惑,融合了九色火焰、玄陽九滅、長春九逆三者的特點。

氣質改變之後的于飛,如一潭深水,摸不透,看不穿,連修為境界都變得朦朧起來。

淡然一笑,于飛臉上少了一絲邪魅,多了一絲憐愛,內在氣質的變化,完全在他的一念之間。

三女頓時鬆了口氣,感覺以前那個溫文爾雅的于飛又回到了身邊。

「我特地買了三個手機,你選一個吧。」

于飛順手選了一個三星智能手機,將原來那個手機的手機卡裝上去,開機后一試,手機卡還是好的,電話號碼都在。

楊瑩將剩下的兩款手機放好,以備不時之需。

于飛收到了一些簡訊,大多是未接電話提示,昨晚三女前後撥到了十多次。

另外還有幾條簡訊,分別是秋鐵心、西門瑞雪、周虹雨、宋曉月、趙雲妃發來的。

于飛一一查看,大多是問候的簡訊。而西門瑞雪的簡訊中,透露出青鱗現身辦公大樓一事。

這事于飛早就知情,並不意外。

另外,秋鐵心的簡訊中提到。兩日之內上面會派來增援。

這條簡訊引起了于飛的注意,讓他想到了鬼王幽瞳提到的徐天陽,那可是警界的警神,赫赫有名,也是這一兩天趕到。難不成市局的增援說的就是他?

如果于飛猜測不假,以徐天陽的修為實力,身份地位,秋鐵心必然聽命於他。

那時候,市局的這朵警花,指不定就會被徐天陽給搶走了。

想到這,于飛心神一跳,這是決不允許發生的。

于飛簡單的回復了一下每條簡訊。然後便陪著三女吃飯,並沒有顯露太多的情緒變化。

三女時不時看著他,深情的眼神里含著牽挂,他這一家之主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撐起了這個家,消除了三女之間的隔閡,建立起了一個和睦的家。

這是于飛最想看到的,也是天下男人都夢寐以求的。

以感情維繫,一視同仁。呵護憐愛,和睦相生。

飯後。三女在家繼續修鍊,于飛則獨自離去。

來到停車場,于飛遇上一對吵架的男女,全都很年輕。

從雙方的爭吵來看,應該是感情出了問題。

那男子二十五六歲年紀,圓臉濃眉。五官端正,t恤搭配休閑褲。是一個受看的男人。

女子二十一二歲,容貌嬌俏。青春靚麗,一米六的個頭配上高跟鞋,頗有幾分小巧玲瓏的感覺。

兩人看樣子已經吵鬧多時,情緒比較激動。

這時候,男人沖著女人吼道:「賤女人,你背著我與男人亂搞,你真以為我不知情?」

女人一聽也來氣了,尖聲道:「你呢?你就沒有在外亂搞女人?你把我十七歲的親妹妹都弄上床了,你就不覺得羞愧?你這個無恥的男人。」

于飛微微皺眉,這一對還真是野雞配色狼,誰都不是省油的燈。

于飛沒有多管閑事,然而麻煩去總是找上門。

年輕女子看到路過的于飛,拔腿就朝他跑去。

「你敢搞我妹,我就給你戴綠帽子。」

女子很快跑到于飛面前,伸手攔下於飛,隨即一把撕開上身的裙子,扯掉了文胸,露出了一對大小適合,白生生的嫩饅頭,然後張開手臂抱住于飛。

突然起來的艷福讓于飛一愣,下一刻,于飛敏銳覺察到了一股危機。

「你這個賤女人,我要殺了你。」

男人怒沖而至,手裡突然多了一把手槍,竟然對準于飛的頭部連開三槍,這顯然是一場精心策劃的謀殺。

男人槍法很對,雙方又僅隔不到五米,這樣的近距離槍殺,幾乎很難防禦。

于飛眼中爆射出一股寒意,昨晚才遭人潑硫酸,今天又有人在停車場暗殺自己,看來自己的住處已經暴露,已經被某些人盯上,非要殺掉自己才行。

真氣外放,于飛震開女子,隨後一閃而逝,出現在男人身後,一巴掌將他打昏。

女子落地后痛呼一聲,迅速翻身而起,卻被于飛按倒在地。

「誰派你們來的,為什麼要殺我?」

于飛冷冷的看著女子,右手按在她的胸上,五指揉弄著那嫩白的大饅頭,可力道卻一點也不溫柔。

女子有些驚慌失措,于飛身上散發出來的寒氣讓她膽戰心驚。

「你殺了我吧,我什麼都不知道。」

于飛冷笑道:「殺你?我覺得把你脫光了扔在工地上,那些農民工會很高興。」

女子大驚,罵道:「你敢,我…我…不會饒恕你。」

「你敢暗殺我,就應該有失敗的覺悟。我最後問你一次,誰派你來的?」

于飛右手用力抓住女子的胸部,力道由輕而重,透著一股冷酷。

女子雙唇緊咬,渾身顫抖,眉宇間流露出痛楚之色。

「你休想在我口中問出任何事情。」

女子怒視著于飛,表情很痛苦。

于飛哼道:「你倒是有點硬氣啊,可惜你不該來殺我。」

于飛一把撕碎了女人的裙子,把她剝得精光。

「身材倒是不錯,可惜做出了錯誤的選擇。」

于飛雙手抱起女子,朝勞斯萊斯幻影走去。

女子奮力掙扎,羞紅的臉上滿是憤怒。

「放開我,你這個流氓。」

于飛陰冷一笑,托著女子臀部的右手前移兩寸,喝道:「閉嘴,再吼我就拿把刀給你插進去。」

女子渾身繃緊,雙臀緊縮,要害之地被于飛的手指強行闖入,這對她而言,是一種心靈上的打擊,讓她的心弦繃緊到了極限。

于飛打開車門,把她扔到後排,眼神凌厲的看著她。

女子滿臉通紅,但卻怒視著于飛,吼道:「來吧,我就當是被狗咬了。」

女子的固執有些出乎于飛的預料,于飛稍稍考慮了一下,制住了她的經脈,讓她暫時失去了行動能力。

隨後,于飛又把昏迷男子連同那把手槍一起弄到車上,並關好車門。

地下停車場光線比較陰暗,于飛找了一個僻靜之地,將九色火焰的氣息注入地下,開始召喚鬼王幽瞳。

二十分秒后,鬼王幽瞳的聲音出現在於飛腦海中。

「這麼快就找我了,何事?」

「剛才有兩人在這裡暗殺我,我想知道他們是誰派來的,這事應該難不倒你鬼王吧?」

于飛看著數米外出現的鬼影,想了解情況,順便試探一下鬼王的能力。

「這等雞毛蒜皮的小事,本王根本就不會在意。當然,要查出來也很容易。」

鬼王飄向于飛的車子,不到三十秒就返回原位。

「他們是紅幫派來殺你的,因為你破壞了紅幫的好事,阻止了暗影門的殺手兩次暗殺羅門的羅芸。」

于飛有些意外,但仔細一想這也合情合理。

羅門號稱雲城黑道第一,紅幫乃黑道第二,自然知道于飛救過羅芸這件事情。

「如此說來,這兩人都該死。」

幽瞳嘿嘿笑道:「他們的生死由你決定,不過那女人的遭遇倒是…嘿嘿…」

「有話就直說,不必繞圈子。」

幽瞳道:「我查看過兩人的記憶,女人今年二十一歲,名叫杜鵑,家裡還有一個妹妹,才十七歲。因為父親欠下賭債,被紅幫追逼,不得已加入,成為了男人的玩物。杜鵑一心想保護妹妹,所以只能答應參與這一次的殺手行動,結果她運氣不好,失敗了。」

于飛質疑道:「你說這些,就想我饒她一命?這對你有何意義?」

幽瞳嘿嘿笑道:「本王生前也是一位俠客,若非人鬼殊途不能插手過問,這世上也不會有這麼多的冤魂。而今,她的小命在你手裡,本王只是閑聊幾句,決定權完全在你。」

于飛自嘲道:「看來我還遇上了一位慈悲的鬼王,是我運氣好,還是她的運氣好呢?」

鬼王乾笑幾聲,岔開了話題。

「昨晚對你潑硫酸的人,也是紅幫在幕後指使。你得儘快處理掉這些瑣事,才能安心幫我對抗徐天陽和七夜。」

「聽說上面會給市局刑警大隊調派增援,來人不會就是徐天陽吧?」

「恭喜你,答對了,徐天陽前來雲城,正是支援市局刑警大隊。當然,這只是表面上的幌子,徐天陽來雲城,多半也是沖著那葬龍絕地。」

于飛微微皺眉,徐天陽的到來對他可不是什麼好事,可惜卻不能阻止。

「我近來瑣事纏身,你要是希望我能全心全意幫你對付七夜,有空就去關注一下我的那些敵人,偶爾給我提供一點有用的消息。這點小事應該不成問題吧,鬼王大人?」

「你小子倒是一點也不客氣啊,昨晚才從我身上佔了大便宜,今天又使喚我幫你留意那些敵人的動靜,你可真是會把握時機。」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