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一百八十二章易晴雯的心思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的日子還能維持到幾時? 看著指尖的那朵桃花,于飛笑得有些怪異,悠然走入了夜色里。 ******* 夜,寂靜無聲,月光如水。 樹林里,鬼影搖曳,不時傳來沙沙的聲音。...

易晴雯眼神微變,感受到了于飛的變化,心底泛起了警惕,暗中展開了主動防禦。

這是男人與女人之間的一種博弈,好似陰陽對立,相生相惜。

于飛身上的玄陽之氣濃烈而純正,對女人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易晴雯周身泛起了一層奇異的光芒,好似純凈的水紋,陰柔但不寒冷,聖潔卻又清雅,抵禦著于飛男性魅力的入侵。

這一幕持續了一分鐘左右,于飛便收回了那股氣息,嘴角泛起了一抹笑意。

易晴雯表情有點幽怨,狠狠瞪了于飛一眼,但卻沒有說話。

「瑞雪師出峨眉,夢竹小姐師承何處呢?」

剛才的較量,于飛略佔上風,這讓一向自負,生性高傲的易晴雯有些不悅。

「夢竹自小隨我修鍊,師出何門日後你自會知情。」

易晴雯沒有正面回答,于飛也沒有繼續追問。

兩人沉默了幾分鐘,于飛又換了一個話題。

「聽說要進入葬龍絕地,首先要找到一幅藏龍圖,此事你可知情?」

易晴雯淡雅道:「略有所聞,王家正在暗中找尋這東西。」

于飛暗暗吃驚,想不到王家也知道藏龍圖的事情。

「在沒有找到藏龍圖之前,是否會按兵不動,等待時機?」

易晴雯沉吟道:「這個不好說,圖謀葬龍絕地的又不僅僅只是王家,需要根據當時的情況而定。你問這些。可是對葬龍絕地也有興趣?」

「不,我僅僅只是好奇,對那大凶之地,我可不感興趣。」

于飛搖頭否定,他是真不想參合進去。

易晴雯看著于飛,清澈靈動的目光總是不經意間吸引著于飛的心神。

這是一個極品女人,身居高位,大權在握,有著尋常女子所沒有的氣質與智慧。她的身份。她的美麗,時刻吸引著男人。

易晴雯是一個很特別的女人,身上有著很強的氣場,尋常男子根本難以承受與面對。

換言之,在許多男人眼裡,易晴雯就是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只有內心極其強大,驕傲力的男人,才敢去征服這樣的絕世美人。

于飛臉上的笑容很隨意,彼此眼神的交匯。那是一種博弈,是一種無形的攀比。

對於修道之人而言,這樣的較量容易在心靈深處留下印記,一般很難抹去。

于飛沒有迴避,那是因為他知道這些事情。

在於飛的私心裡,他也想征服眼前這個女人,只不過需要循序漸進。

而此刻,兩人目光的凝視,眼神的交匯。就是一種征服與被征服之間的比試。

表面上不會留下什麼明顯印記,實際上卻會對雙方的心靈造成一定的影響與打擊。

易晴雯是一個心志無比堅定的女人,面對於飛。她也有一種想要征服於飛的心理,源於她那絕對的自信。

只是經過嘗試,易晴雯驚訝的發現,于飛遠比自己想象中更為神秘,雙方暫時誰也沒有征服誰,但卻建立起了一種奇妙的心靈感應。

那一刻,兩人的目光中都流露出了震驚之色,誰也想不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幾乎在同一刻。于飛、易晴雯錯開了眼神,斬斷了那種奇妙的心靈感應。

辦公室里,氣氛變得有些怪異,即便鎮定如于飛一般,也覺得有些不適應。

易晴雯看著別處,眼底閃過一絲慌亂之情,她怕自己會對於飛產生感情,那是她不容許的事情。

多年以來,易晴雯從不曾對任何人動心,就連那段婚姻,也非她所願意。

而今,在於飛身上,易晴雯體會到了心靈波動的痕,這對她的修鍊是一個莫大的威脅。

于飛私心裡也有點慌亂的感覺,每個人心裡都隱藏著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

于飛生怕易晴雯會看透了自己心中的秘密,那可是相當危險的事情。

尷尬的局面僵持了好一陣,等到于飛和易晴雯冷靜下來,已經是十多分鐘過後的事情。

兩人同時端起咖啡,掩飾著內心的情緒,目光卻下意識的交織在一起。

于飛笑了笑,盡量保持著平靜。

易晴雯白了于飛一眼,那嬌嗔的神態就好似撒嬌的少女,深深吸引著于飛的心神。

沒有說話,沒有言語,但彼此之間卻產生了一種曖昧,雙方都心中有底。

于飛移開目光,提到了這幾天發生的一些事情。

「前不久有人花錢買通了野狼組織的殺手,想置我於死地。就我分析,可能與劉致遠有關係。」

易晴雯冷哼道:「野狼殺手組織,國內五大殺手集團中排名第五位。此事若真與劉致遠有關,我會讓他後悔。」

「野狼組織派來三位殺手,已經有兩位被消滅,僅剩下最後一位還躲藏在雲城。」

「此事我略有耳聞,只是不曾想到是針對你。我會下令嚴查此事,追查到底。」

于飛表達了感謝之情,兩人之間的尷尬也因此而逐漸遠去。

在隨後的時間裡,兩人就雲城近來發生的一些事情展開了討論。

易晴雯的聰明智慧,于飛的從容淡定,都深受對方的讚美。

晚上八點四十分,于飛親自送易晴雯出去。

對於這一次的交談,雙方都十分滿意,彼此間的關係也在無形中拉近了一些。

回到辦公室,于飛坐在沙發上,整個人陷入了沉思。

易晴雯的來意並不明確,因為今晚並沒有怎麼提到她的女兒。

上一次,易晴雯是以女兒為借口,主動找于飛談事。

這一次,雖然也提到了王夢竹,可僅僅一筆帶過,並沒有深入繼續。

于飛覺得,易晴雯不是為了女兒來找自己,她極有可能是沖著自己而來,只是目的還不明確,于飛暫時也猜不透易晴雯的用心。

晚上九點,第二位客人陳雪準時走入美體室。

這個混跡官場的女人是潛規則的受害者,于飛說不上同情,但也不會鄙視,雙方只是顧客與美體師之間的關係。

經過兩次美體塑形,這第三次,于飛僅花費了五十分鐘,就完成了任務。

陳雪一直對於飛有意思,在她的主動挑逗下,于飛開始釋放心中的**,驗收自己三周來辛苦勞動的果實。

陳雪混跡官場,深深懂得如何服侍男人,比起一般的良家少婦,更能讓男人興奮。

于飛放鬆身心,作為一個金牌美體師,大多數時候都是他在服侍客人,而今晚他卻在享受著客人的回潰

看著陳雪那蠕動的雙唇,感受著那溫熱濕滑的美妙滋味,于飛腦海中閃過一道道身影,那些曾經與他有過親密關係的女人,在這一刻全都湧現在他的心底。

于飛有著驚人的記憶力,不會輕易忘掉任何一個與他有親密關係的女人。

這些女人當中,大多是逢場作戲,但也有部分印象深刻之人,比如霞姐、比如卓華,比如新月美容院的老闆娘。

晚上十一點二十分,于飛站在門口,迎著晚風,俊俏迷人的臉上掛著醉人的笑意。

又是一天過去,雲城依舊繁華,生活依舊繼續,這樣的日子還能維持到幾時?

看著指尖的那朵桃花,于飛笑得有些怪異,悠然走入了夜色里。

*******

夜,寂靜無聲,月光如水。

樹林里,鬼影搖曳,不時傳來沙沙的聲音。

在雲城東北方的一處小樹林里,半夜子時,一雙碧綠色的眼睛離地數尺,晃動不熄。

地面上傳來沙沙的聲音,透過林間枝葉縫隙中的月光,隱約可見那是一條條蛇。

這些蛇大小不一,因為光線的關係,看不出具體色彩,但那晃動的身軀卻讓人頭皮發麻,至少有數百上千條蛇,齊聚在這片小樹林里。

那雙碧綠色的眼角在樹林里顯得格外清晰,正凝視著兩裡外的一處山谷,那兒出現了一雙暗紅色的眼睛。

今晚,月色明媚,山野中一片寂靜。

碧綠色的眼睛與暗紅色的眼睛彼此凝視,相互之間產生了一種對峙。

林中,千蛇聳動,氣勢驚人。山谷中幽靜無風,陰森得怕人。

不知何時,林中那雙碧綠色的眼睛緩緩移出,露出了一道人形身影。

那是一個女人,正是于飛曾經見過的青鱗,雙眼碧光如電,震懾人心。

山谷中,一頭銀狼踱步而出,邁著悠閑的步伐,遙遙凝望著青鱗。

銀狼體型驚人,毛色如一,正是于飛曾經遇見過的春雨夜使身邊的那頭銀狼。

一個是蛇妖青鱗,一個是狼妖銀翼,雙方同時出現在此,是巧合還是約定?

夜色下,青鱗與銀狼相向而行,停在了相距百米外的兩地,氣氛顯得有些怪異。

「你鼻子很靈啊,這麼快就找來了。」

青鱗語氣冷漠,眼神兇狠。銀狼左右踱步,暗紅色的眼睛看到百米外的青鱗,狼口之中吐出人語。

「你氣勢洶洶而來,不就希望別人知道此事,然後主動找你?」

青鱗前來雲城,普通人自然不知情,可修道之人很多都覺察到了那股妖氣,絕對是故意為之。

青鱗哼道:「葬龍絕地對我而言有著特殊意義,我自然要前來探尋。」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