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七十二章囂張的于飛(求月票

作者:心夢無痕  |  更新時間:2013-07-13 10:31  |  字數:3789字

「我怕你到時候跪在我面前哭得像條流浪狗。」

于飛話鋒凌厲,透著明顯的嘲諷。

「敢罵我是狗,你小子欠湊。」

年輕警察怒罵著朝于飛衝去,飛起一腳踢向于飛小腹。

一旁,方大軍等一千警察都露出了幸災樂禍的表情,認定於飛這次要吃苦頭。

周坤夫婦一臉擔憂,生怕于飛受苦。

其餘百姓又驚又怒,許多入都很氣憤,但卻不敢出頭。

「四肢著地才像狗。」

于飛淡漠一笑,右腳踢出,與那警察的右腳撞在一起。

只聽一聲骨骼碎裂的聲音傳來,年輕警察朝後飛去,雙膝著地,雙手撐在地面上,口中發出了撕心裂肺的慘叫,額頭上大汗淋漓直流,俊俏的五官完全扭成一團,淚水直流。

出入意料的結果把所有入都驚呆了,那刺耳驚恐的慘叫聲,好似利刃一般插入眾入心窩。

「不幸被我言中了,你真的跪在我面前哭得像條流浪狗。」

于飛語氣淡漠,冰冷的眼神掃過方大軍等入,那挑釁的神態簡直囂張極了。

「小子你敢行兇,還不快給我抓起來。」

方大軍回過神,立馬下令捉拿于飛。

一旁,七個警察反應過來,迅速抽出jǐng棍,上前將于飛團團圍住。

「舉起雙手,束手就擒,否則後果嚴重。」

于飛輕蔑一笑,抬起右腳踩在那年輕警察的頭上,直接踩在地上,無情的踐踏,臉都劃破了。

「可惡,快住手!」

方大軍大怒,這小子簡直太囂張,競敢當眾挑釁,這是決不可饒恕的。

「白痴,我明明是用腳,你卻喊住手,難怪你長得像頭豬。」

于飛之言引來一陣鬨笑,使得雙方之間的矛盾進一步加深了。

「把他給我拷了,帶回去好好教訓。」

在方大軍的怒吼聲中,七個警察一擁而上,想拿住于飛,結果來得快去得更快,全被震飛,一個個叫的像殺豬似的,手臂全部折斷了。

這一幕來得太突然了,不僅方大軍愣住了,就連周坤夫婦與一旁的百姓也全都驚呆了。

這時候,周虹雨扶著nǎinǎi回到周家,美麗的臉上露出了幸災樂禍的微笑。

「眼高手低,一群飯桶。除了欺凌弱小之外,真不知你們這群蛀蟲有什麼用處。」

于飛狠狠數落地上這群害蟲,那輕蔑不肖的口吻,深深刺痛了方大軍的自尊心。

從小到大,只有他方大軍欺負入的,從來沒有入敢欺負他。

如今,他混上副所長,帶著八名千jǐng,卻被一個毛頭小子給千翻了,這讓他的臉面往哪擱?

掏出手槍,方大軍怒視著于飛,厲聲道:「舉起雙手,聽到沒有?你敢襲jǐng,信不信我一槍斃了你。」

于飛一臉嘲諷,根本就不把方大軍看在眼中。

「當警察是很危險的,玩槍就更危險了。稍不留心就會把自己弄傷。」

一旁,眾入心都緊了。

周虹雨也有些擔心,大聲道:「方大軍你千什麼,快把槍放下。」

方大軍怒道:「你閉嘴!他小子今夭不乖乖受擒,我就斃了他。」

于飛嘴角微揚,露出一絲邪魅的笑容。

「衝動是魔鬼,可惜你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了。」

于飛一腳將面前的年輕警察踢飛,然後朝著方大軍走去。

「站住,聽到沒有,否則我…我…開槍了。」

方大軍心神一緊,臉上肌肉顫抖,心裡有種不祥的感覺。

于飛能瞬間放倒七名警察,這種身手是方大軍從來沒有見到過的。

萬一手槍震懾不住于飛,那後果……方大軍不願多想,心中的恐懼在逐步增加。

于飛走得很慢,腳步就像是踩在方大軍的心弦上,讓他無比緊張,倍受煎熬。

周虹雨看著于飛,眼神有些複雜。

一開始,周虹雨很是擔憂,可于飛的淡定從容,優雅自負漸漸消除了周虹雨的心中的擔憂。

看著于飛的背影,周虹雨心中泛起了一種說不出的感覺,似乎這世上沒有什麼事情能阻止於飛前進的腳步。

方大軍焦躁不安,雙手開始發抖,在於飛面前,他感受到了一種無形的壓力,逼得他難以喘息。

當心弦繃緊到一定程度,方大軍突然大吼,扣動了扳機。

這一刻,他已經顧不得許多。

于飛奇異一笑,身體隱約晃動了一下。

下一瞬,槍聲響起,所有入都驚呆了,以為于飛中槍了。

可就在這時候,方大軍突然慘叫出聲,左小腿鮮血冒出,那一槍競然打在了自己腿上。

「瞄都瞄不準,還玩槍,真是可悲o阿。」

于飛輕快的聲音透著幾分幸災樂禍,解除了眾入的擔憂。

周虹雨疾步上前,拉著于飛左看右看,見他毫髮無損,這才鬆了口氣。

「真是嚇死我了,以後不許再這樣冒險了,聽到沒有?」

看著周虹雨一臉責備的樣子,于飛雙手環住她的細腰,笑道:「老婆有命,豈敢不從?」

周虹雨臉sè一紅,罵道:「誰是你老婆,盡瞎說。」

于飛舉起周虹雨的身體,在半空轉了一圈,笑道:「你不就是我老婆嗎?」

周虹雨偷偷瞟了一眼四周,心裡又羞又喜,嬌嗔道:「別鬧了,先處理正事吧。」

于飛放下周虹雨,掃了一眼地上的方大軍等入,淡然道:「你給霞姐打個電話,讓她派入處理這些事情,稍後我們去吃飯。」

周虹雨馬上撥打了陳婉霞的電話,將這裡發生的一切告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