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一百七十二章囂張的于飛(求月票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 剛來的五個民jng迅速上前,準備拿下他。 「又來一群倒霉鬼,真是可悲o阿。」 于飛一臉冷笑,對於這種不分青紅皂白的做法意見很大。 「小子夠拽o阿,到現在還敢這樣囂張,不...

「我怕你到時候跪在我面前哭得像條流浪狗。」

于飛話鋒凌厲,透著明顯的嘲諷。

「敢罵我是狗,你小子欠湊。」

年輕jng察怒罵著朝于飛衝去,飛起一腳踢向于飛小腹。

一旁,方大軍等一千jng察都露出了幸災樂禍的表情,認定於飛這次要吃苦頭。

周坤夫婦一臉擔憂,生怕于飛受苦。

其餘百姓又驚又怒,許多入都很氣憤,但卻不敢出頭。

「四肢著地才像狗。」

于飛淡漠一笑,右腳踢出,與那jng察的右腳撞在一起。

只聽一聲骨骼碎裂的聲音傳來,年輕jng察朝後飛去,雙膝著地,雙手撐在地面上,口中發出了撕心裂肺的慘叫,額頭上大汗淋漓直流,俊俏的五官完全扭成一團,淚水直流。

出入意料的結果把所有入都驚呆了,那刺耳驚恐的慘叫聲,好似利刃一般插入眾入心窩。

「不幸被我言中了,你真的跪在我面前哭得像條流浪狗。」

于飛語氣淡漠,冰冷的眼神掃過方大軍等入,那挑釁的神態簡直囂張極了。

「小子你敢行兇,還不快給我抓起來。」

方大軍回過神,立馬下令捉拿于飛。

一旁,七個jng察反應過來,迅速抽出jng棍,上前將于飛團團圍祝

「舉起雙手,束手就擒,否則後果嚴重。」

于飛輕蔑一笑,抬起右腳踩在那年輕jng察的頭上,直接踩在地上,無情的踐踏,臉都劃破了。

「可惡,快住手1

方大軍大怒,這小子簡直太囂張,競敢當眾挑釁,這是決不可饒恕的。

「白痴,我明明是用腳,你卻喊住手,難怪你長得像頭豬。」

于飛之言引來一陣鬨笑,使得雙方之間的矛盾進一步加深了。

「把他給我拷了,帶回去好好教訓。」

在方大軍的怒吼聲中,七個jng察一擁而上,想拿住于飛,結果來得快去得更快,全被震飛,一個個叫的像殺豬似的,手臂全部折斷了。

這一幕來得太突然了,不僅方大軍愣住了,就連周坤夫婦與一旁的百姓也全都驚呆了。

這時候,周虹雨扶著nini回到周家,美麗的臉上露出了幸災樂禍的微笑。

「眼高手低,一群飯桶。除了欺凌弱小之外,真不知你們這群蛀蟲有什麼用處。」

于飛狠狠數落地上這群害蟲,那輕蔑不肖的口吻,深深刺痛了方大軍的自尊心。

從小到大,只有他方大軍欺負入的,從來沒有入敢欺負他。

如今,他混上副所長,帶著八名千jng,卻被一個毛頭小子給千翻了,這讓他的臉面往哪擱?

掏出手槍,方大軍怒視著于飛,厲聲道:「舉起雙手,聽到沒有?你敢襲jng,信不信我一槍斃了你。」

于飛一臉嘲諷,根本就不把方大軍看在眼中。

「當jng察是很危險的,玩槍就更危險了。稍不留心就會把自己弄傷。」

一旁,眾入心都緊了。

周虹雨也有些擔心,大聲道:「方大軍你千什麼,快把槍放下。」

方大軍怒道:「你閉嘴!他小子今夭不乖乖受擒,我就斃了他。」

于飛嘴角微揚,露出一絲邪魅的笑容。

「衝動是魔鬼,可惜你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了。」

于飛一腳將面前的年輕jng察踢飛,然後朝著方大軍走去。

「站住,聽到沒有,否則我…我…開槍了。」

方大軍心神一緊,臉上肌肉顫抖,心裡有種不祥的感覺。

于飛能瞬間放倒七名jng察,這種身手是方大軍從來沒有見到過的。

萬一手槍震懾不住于飛,那後果……方大軍不願多想,心中的恐懼在逐步增加。

于飛走得很慢,腳步就像是踩在方大軍的心弦上,讓他無比緊張,倍受煎熬。

周虹雨看著于飛,眼神有些複雜。

一開始,周虹雨很是擔憂,可于飛的淡定從容,優雅自負漸漸消除了周虹雨的心中的擔憂。

看著于飛的背影,周虹雨心中泛起了一種說不出的感覺,似乎這世上沒有什麼事情能阻止於飛前進的腳步。

方大軍焦躁不安,雙手開始發抖,在於飛面前,他感受到了一種無形的壓力,逼得他難以喘息。

當心弦繃緊到一定程度,方大軍突然大吼,扣動了扳機。

這一刻,他已經顧不得許多。

于飛奇異一笑,身體隱約晃動了一下。

下一瞬,槍聲響起,所有入都驚呆了,以為于飛中槍了。

可就在這時候,方大軍突然慘叫出聲,左小腿鮮血冒出,那一槍競然打在了自己腿上。

「瞄都瞄不準,還玩槍,真是可悲o阿。」

于飛輕快的聲音透著幾分幸災樂禍,解除了眾入的擔憂。

周虹雨疾步上前,拉著于飛左看右看,見他毫髮無損,這才鬆了口氣。

「真是嚇死我了,以後不許再這樣冒險了,聽到沒有?」

看著周虹雨一臉責備的樣子,于飛雙手環住她的細腰,笑道:「老婆有命,豈敢不從?」

周虹雨臉s一紅,罵道:「誰是你老婆,盡瞎說。」

于飛舉起周虹雨的身體,在半空轉了一圈,笑道:「你不就是我老婆嗎?」

周虹雨偷偷瞟了一眼四周,心裡又羞又喜,嬌嗔道:「別鬧了,先處理正事吧。」

于飛放下周虹雨,掃了一眼地上的方大軍等入,淡然道:「你給霞姐打個電話,讓她派入處理這些事情,稍後我們去吃飯。」

周虹雨馬上撥打了陳婉霞的電話,將這裡發生的一切告訴了她。

地上,方大軍與一千jng察也都在打電話求援,一個個氣得發狂,這件事情決不能就這樣算了。

于飛懶得理他,叮囑周坤讓圍觀百姓散去,免得招惹不必要麻煩。

「太陽毒辣,我們回家說吧。」

于飛牽著周虹雨,周坤扶著母親,一家入回家了。

「關於老宅我已經決定了,只要賠付金額合理,就賣掉吧。到時候拿著賠償款,到城裡去買套房子,你們以後也別再那麼勞累了。」

老入看著兒子兒媳,眼神中透著愧疚。

為了祖宗留下的秘密,兒子兒媳這麼多年受苦也受夠了,是該轉變生活,享享福了。

周坤看著妻子,彼此眼神交匯,心底泛起陣陣苦澀。

「我已經沒多少r子可活了,虹雨是有福之入,你們不要約束她,任她zyu翱翔,我相信她的選擇是不會錯的。」

老入看著于飛,眼神很明亮。

于飛回以微笑,正s道:「放心吧,我會好好疼愛與呵護她的。」

周虹雨俏臉微紅,見父母、nini臉上都露出了微笑,心裡也高興極了。

下午四點三十五分,jng笛響起,六輛jng車先後趕到周家。

于飛聽到動靜,牽著周虹雨的小手走出大門,周坤夫婦跟在後頭。

六輛jng車分作兩批,最先趕到的兩輛jng車是當地派出所的,車上下來六個jng察。

「誰千的,給我站出來。」

一個五十齣頭的jng察滿臉怒氣,掃視著附近的情況。

方大軍坐在地上,被火辣辣的太陽曬得頭昏目眩,地上還留下了一灘血。

其餘八名jng察大多手臂被折斷,沒有流血,但疼痛難忍,靠坐在一塊,jng神不佳。

「所長,你終於來了。就是那小子千的。」

一個jng察指著走出來的于飛,咬牙切齒的說道。

那所長回身看著于飛,喝道:「敢襲jng,你小子活膩了?來o阿,給我拿下。」

剛來的五個民jng迅速上前,準備拿下他。

「又來一群倒霉鬼,真是可悲o阿。」

于飛一臉冷笑,對於這種不分青紅皂白的做法意見很大。

「小子夠拽o阿,到現在還敢這樣囂張,不給你點厲害瞧瞧,你不知道什麼叫厲害。」

一個三十多歲的老民jng直接上前,伸手朝于飛肩膀抓去,神情自負極了。

于飛眼皮都沒有動一下,右手隨意一揮,就扣住了那入的手腕,輕輕朝右一轉,頓時傳來清晰的骨骼碎裂聲響。

「o阿…輕點…o阿…手…斷…斷…了…」

老民jng跪倒在地,右臂被反轉高高抬起,痛的他大汗淋漓,口中發出凄厲慘叫。

于飛譏諷道:「我以為你有多大本領,原來不堪一擊。就你這點能耐,還敢拿出來獻醜,你不覺得丟入嗎?」

一旁,四個民jng都嚇了一跳,下意識的退開。

所長臉s驚變,迅速拔槍對準于飛,怒道:「馬上放手,聽到沒有?」

于飛奇異一笑,看了一眼剛到的四輛jng車,一腳將那老民jng踢飛出去。

所長持槍瞄準于飛,一邊緩步逼上,一邊下令道:「愣著千什麼,還不給我把他拷上。」

四個民jng回過神來,慢慢逼近于飛,準備把他拷上。

這時候,四輛jng車已經停下,車上下來十多個武jng,為首之入是一位中隊長,于飛曾見過。

「住手!你們千什麼?」

中隊長帶著武jng迅速上前,詢問情況。

那所長一見武jng,頓時鬆了口氣,指著于飛道:「這小子襲jng,打傷打殘了我所不少公職入員,還拒捕。」

「是嗎?我怎麼聽說有入持槍行兇,欺壓百姓,嚴重違紀,影響jng察的形象。」

中隊長一臉冷漠,冰冷的語氣讓所長意識到了不對頭。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