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一百四十三章五百萬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弄我們,那我們豈不虧了?」 秦明濤道:「這個我考慮了一下,野狼雖然排名最後,要價最低,但畢竟是國內最頂尖的五大殺手組織之一,為了口碑與聲譽,應該都不會自砸招牌的。稍後你把錢給他們匯過去,明天他...

「昨日學校辦公大樓的那場盛會,有什麼需要特別留意的人物嗎?」

「這個手機里說不清楚,等見了面后我再告訴你吧。現在我要去了解一下那股妖氣,有空再聊。」

于飛收起手機,看著夜空中的雷電,逐漸陷入了沉思。

同一時刻,在小和尚孫小寶家裡,原本已經在床上睡著的小傢伙,突然被一股危機感驚醒。

那是一股妖氣,與小和尚孫小寶之間產生了一種特殊的聯繫。

孫小寶稚嫩的小臉上露出了一絲不安的神情,翻身下床來到客廳,拿起電話撥通了于飛的手機。

「我感覺到了一股妖氣,是沖著我來的。」

于飛聽出孫小寶的語氣有些焦慮,安慰道:「別怕,那股妖氣不一定能找到你。這兩天你小心一點,抓緊時間修鍊,待實力上去之後,就算那股妖氣找到你,它也奈何不了你。」

「我能感應到它的存在,它也一定知道我就在雲城,這是一種特殊的感應,它在找我,它一定會找到我的。」

孫小寶充滿了擔心,這是一種潛在的威脅。

「這樣好了,明天放學后,我把你接到我家去住,我會保護你的。」

于飛此言讓孫小寶略微安心,小寶雖然是佛門高僧的傳人,可他畢竟才九歲,心理發育不成熟,膽小是正常的。

雨一直下,雷電在雲城上空咆哮,繁華的都市因為這場雨而變得冷清了不少。

在城南的一處高級會所內,賀子軒正在房間里打電話。

「考慮了半天,你們可有結果了?」

「經過初步調查,目標並非普通人,你給的價格太低了。」

「一百萬已經不低了,足以請到國內最頂尖的殺手了。」

「那是你不了解殺手這一行,國內最頂尖的殺手組織僅有五個。每個組織都有一定數量的殺手,最頂尖的便是金牌殺手,數量都極為稀少。一百萬在殺手界來講,最多能聘請到一位銀牌殺手。而就我們暫時掌握的情況來看,銀牌殺手想要完成你的這個任務,風險是很大的。」

「你想要多少?」

「五百萬1

「五百萬,你怎麼不去搶銀行?」

「單憑五月雪三個字啊,就值這個價。你要嫌貴可以找其他人,我們是願者上鉤。」

賀子軒氣急,殺個于飛都要五百萬,這簡直就是敲竹杠。

「我考慮一下,稍後給你答覆。」

賀子軒掛掉電話,隨即撥通了秦明濤的手機。

「五月雪那邊肯接,但是要價五百萬,我覺得太坑人了。」

秦明濤驚訝道:「五百萬!想不到于飛那小子挺值錢埃此前血月組織不接,估計是覺得目標有些棘手,不想砸了招牌。五月雪在國內五大殺手組織當中排名第三,價格過於偏高。我再聯繫一下排名第五的野狼殺手組織,看一看他們那裡的報價。」

十五分鐘后,秦明濤給賀子軒打來電話。

「野狼那邊答應一百萬接下,但是有一個條件限制,他們會派三位最厲害的殺手前來,分作三次暗殺。如果三次暗殺全都失敗,且三位殺手都因此死亡,或是無法完成任務,那麼交易就到此結束,一百萬不再退還。後續還要進行的話,則另談條件。」

賀子軒質疑道:「萬一野狼組織派來三個蝦兵蟹將糊弄我們,那我們豈不虧了?」

秦明濤道:「這個我考慮了一下,野狼雖然排名最後,要價最低,但畢竟是國內最頂尖的五大殺手組織之一,為了口碑與聲譽,應該都不會自砸招牌的。稍後你把錢給他們匯過去,明天他們就會派人前來雲城,與我們聯絡的。」

「行,我馬上就辦。只要能殺掉于飛,一百萬也值了。」

說起對於飛的仇恨,賀子軒絕不比劉致遠差。

反倒是秦明濤,他和于飛之間實際上沒有太大恩怨,可惜他卻站在了賀子軒身旁。

暴雨中,于飛驅車回家。

今夜的暴雨是妖氣作祟,于飛有點擔心家裡的三個女人,以及樓頂的銀月草和金輪白龍。

這股妖氣是沖著小和尚虛無而來,忘塵和尚死前曾說過,小和尚虛無與葬龍絕地有著莫大關係,須得小心保護,因此于飛不得不認真考慮。

晚上十一點過,因為暴雨的關係,雲城的大街小巷顯得格外冷清。

這種天氣下開車視線不清,于飛顯得很小心,保持著每小時五十公里的速度,朝著銀河世界城駛去。

晚上十一點半,在穿過一個大的十字路口后,勞斯萊斯幻影進入了一條路燈昏暗的街道。

這時候,雨勢突然變大,視線更加模糊不清了。

于飛減速慢行,心中泛起了一種不祥的徵兆,車燈穿過黑暗的迷霧照向前方,隱約可見夜雨中一個打傘之人,正站在路中央。

于飛開啟遠光燈,幻影在慢慢靠近。

打傘之人越發清晰,身旁有一雙幽蘭色的眼睛,在黑暗中顯得格外恐怖。

于飛心神一緊,凝視著前方的景緻,一個身穿黑色長裙,僅露出小腿與手臂的女人打著一把傘,靜靜的站在路中央,身旁跟著一頭狼,一雙幽蘭色的眼睛透著陰寒、兇殘的氣息。

傘壓得很低,看不到女人的臉,黑色長裙很寬大,也看不出女人的身材體型。

腳邊的狼在車燈的照耀下呈現出銀色的毛髮,竟然是一頭罕見的銀狼,體型高大雄偉,好似一頭雄性藏獒,渾身蘊藏著無限爆發力。

在打傘女人與銀狼前方兩米外,一個身影伏在地上,雙手支撐著身體,緩緩向前爬行。

那是一個雙腿殘疾之人,長長的頭髮遮擋住了臉龐,一雙烏黑陰冷的眼睛透過長發,迸射出令人心寒的眼神。

這個殘疾之人看不出是男是女,暴雨淋濕了他的全身,雨水在街道上累積,已經超過十厘米,淹沒了他的手掌。

這樣的一個人,很難從他的肌膚,手掌大小,臉龐來分辨他的性別。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