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一百三十二章我比惡人狠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他原本是想抓住邢風,考慮是將其殺掉,還是廢掉,從未想過吸取對方體內的真氣。 誰想邢風被玄陽一滅的指力擊中,體內玄陽之氣盡滅,轉化為了玄陰之氣。 在於飛抓住邢風手腕時,融入于飛體內的百花...

言不悔與鍾傳軍都有些震驚,于飛來得過於突然,他們事先根本就沒有察覺。

「我就是那蒼蠅蚊蟲都會妒忌的男人,我可告訴你們,我有特效殺滅蒼蠅蚊蟲的滅害靈,你們若是識趣就馬上給我滾,否則後悔就來不及。」

于飛譏諷的語言深深刺激了邢風三人,敢罵他們是蒼蠅蚊蟲,于飛還是第一人。

「你小子找死1

鍾傳軍怒喝一聲,飛起就是一腳,朝著于飛踢去。

這一刻,盛怒之下的鐘傳軍忽略了一些事情,僅僅把于飛當成了普通人。

于飛眼眉一挑,他如今處於修鍊玄陽二滅的玄陽升階段,性格受到了很大影響,正處於高調期間。

邢風三人公然羞辱李雪梅和楊瑩,還說出那番下賤無恥之言,早就激怒了于飛。

鍾傳軍選在這時候出手,那是自討苦吃。

「蒼蠅臭蟲也敢放肆1

于飛雙手不空,直接出腳,硬接了鍾傳軍一腳,一聲清晰的骨骼碎裂聲顯得尤為刺耳。

下一刻,殺豬般的慘叫從鍾傳軍口中響起,他整個人飛出數米,落地后單腿連跳數步,最終穩住了不倒,可右小腿已經完全報廢,筋骨都被于飛震得粉碎。

「老三。」

言不悔又驚又怒,迅速來到鍾傳軍身邊,查看他的受傷情況。

邢風怒視著于飛,周身泛起了一股陰寒氣質,好似泰山壓頂,鎖定於飛。

四周,狂風呼嘯,塵土翻飛,一道龍捲風盤旋在邢風身外,他就好似風的使者。

「小子你好狠。」

言不悔霍然起身,大步朝于飛走來,臉上布滿了殺氣。

于飛鬆開李雪梅與楊瑩,緩步迎了上去。

「久走夜路終遇鬼,惡人自有惡人追。你們一路走來,何曾心慈手軟,手下留情?」

言不悔怒道:「那是對一般人,我們可很少對同道如此手狠。」

于飛冷然道:「尋常之人你們都能毫不留情,簡直就是修真界的敗類。」

邢風喝道:「弱肉強食,自然法規。你小子敢傷我師弟,今天你就必須死。」

邢風和言不悔並肩而行,一左一右鎖定於飛,竟有夾擊之勢。

于飛停下腳步,淡漠道:「你們三人,兩個三重天境界,一個四重天境界,苦修多年卻為所欲為,你們真以為能橫行無忌?」

言不悔聞言一震,停身道:「你到底是誰,竟能看出我們的修為境界?」

「欺軟怕硬是人之本性,我說過,你們不滾,我就讓你們滾。」

于飛的觀氣之術結合神識心念,能大致看清楚一個人身上的氣息是否純正。

特別是修為比他低的人,更是能夠看出一個人的大體善惡。

言不悔、邢風、鍾傳軍三人身上就沾染了不少血腥,有怨氣匯聚,還是血煞之氣,這說明三人曾殺過不少人。

另外,邢風身上玄陰之氣很雜,陰怨之氣很重,說明他禍害過不少女人。

這種修真界的敗類,于飛一向不喜。

外加還對自己的女人無禮,于飛更是不會輕饒他們。

一閃而至,于飛拉近了彼此間的距離,動作顯得很輕柔,可威力卻恐怖驚人。

于飛考慮到了這是公共場合,不想浪費時間,更不想暴露太多,因此動用了四重天巔峰實力,在附近設下了一個封閉的氣界。

邢風屬於三重天境界,招式的運用與攻擊的技巧都相當嫻熟。

言不悔擁有四重天修為,但還達不到巔峰境界,因此在於飛的氣界之中,根本就無法隨意閃躲。

初次交鋒,于飛輕柔的彈指間,一道道無聲的氣勁震碎虛空,讓邢風和言不悔的攻擊完全無法靠近,防禦也被輕易撕碎,逼得兩人倉惶閃躲,口中發出了不甘的怒吼。

于飛表情淡漠,玄陽一滅,陽氣成空,指尖射出的玄陽真勁蘊含玄陽一滅之威力,至陽至剛,至霸至強。

言不悔與刑風雖然極力抵擋,可他們發出的力道之中蘊含了玄陽之氣,只要接觸到玄陽一滅,玄陽之氣就會盡數散去,根本起不到防禦作用。

「情況不妙,老二,撤。」

言不悔人老成精,看出於飛不好對付,頓生逃離之念。

「這氣界太強,我沖不出去。」

邢風五官扭曲,于飛的攻擊看似輕描淡寫,可只要落在身上,那就不死也得脫層皮,牢牢壓制著邢風與言不悔。

「全力反擊,我們賭一賭運氣。」

言不悔大吼一聲,與刑風一起發起了全力反攻。

于飛漠然一笑,一指朝著邢風射出,準備先把他廢掉。

那一刻,言不悔敏銳捕捉到了于飛心思,左手中指上的指環突然發出一道亮光,一道銀色的光刀瞬間劈開了于飛設下的氣界,整個人一閃而逝,竟丟下邢風不顧,獨自逃命。

于飛有些意外,想不到言不悔手上還有法寶,竟然破開了自己的氣界。

邢風也是一愣,心神出現了一絲縫隙,被于飛一指擊中,口中慘叫一聲。

下一刻,于飛便出現在了邢風面前,右手一把抓住邢風的手腕,掌心奇花湧現,竟將邢風體內所有真氣吸了過來。

這種情況超出了于飛的預料,他原本是想抓住邢風,考慮是將其殺掉,還是廢掉,從未想過吸取對方體內的真氣。

誰想邢風被玄陽一滅的指力擊中,體內玄陽之氣盡滅,轉化為了玄陰之氣。

在於飛抓住邢風手腕時,融入于飛體內的百花爭春圖竟然自行運轉,結合長春派的功法,以于飛的身體為媒介,將邢風苦練一身的真氣全部吸入了百花爭春圖這件法寶之內。

也就是說,吸取邢風真氣的不是于飛,而是百花爭春圖,于飛只不過起到了一個媒介的作用。

當然,這事和于飛也有密切關係。

玄陽一滅,陽氣成空。

玄陽真勁能化掉敵人體內的玄陽之氣,使其轉化為玄陰之氣。

于飛同修長春九逆與玄陽九滅,一陰一陽,一來一回,形成了一種大循環,融合成了一種完美的法訣。

當于飛抓住邢風手腕時,玄陽一滅給邢風造成的傷害,引起了于飛體內長春九逆的反應。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