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一百二十四章于飛的女朋友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有些震怒。 這小子真是太混賬了,竟敢這樣。 張宇華尷尬一笑,揮手與那對母女花道別,可惜人家根本不看他。 「可惡,他一定是胡說八道的。」 王夢竹嘟著小嘴,氣呼呼的。...

這一幕被張宇華看見,忍不住拉著于飛的衣袖,低聲問道:「他們兩個是不是有一腿啊?」

于飛看了一眼劉致遠與袁夢兒,輕哼道:「這還需要問嗎,用腳趾頭都能想得出結果。」

張宇華嚌傢伙真是吾輩楷模,一千三百多個女人,他就不怕陽痿埃」

王夢竹聽得滿臉冒黑線,心裡越想越氣,自己怎麼與這種人扯到一塊去了?

易晴雯比較平靜,以她的身份閱歷,這種事情早就見怪不怪了。

壽宴準備的節目很精彩,足足持續了半個小時,都快比得上現場演唱會了。

待節目完畢之後,就到了進餐時間。

于飛一桌僅有四人,餘下的空位由楚家的人補上,這也在情理之中。

酒菜很豐富,這個自不用說。

于飛因為坐在易晴雯身邊,不時有人前來敬酒,弄得他窮於應付。

王夢竹氣呼呼的瞪著于飛,多少對他有些意見。

易晴雯看在眼裡,笑在心頭。

在易晴雯而言,于飛各方面都很出色,女兒雖然一開始對於飛印象不好,但生氣就表示她在乎,這也是一種開頭。

張宇華有些擔心,他對雲城五大公子的事情了解不少,知道很多人得罪了五大公子,最終都沒有好結果。

于飛是他最好的兄弟,他自然為他擔心,同時也為自己擔心。

上一次江峰的事情,張宇華就受了牽連。

這一次,劉致遠可不比江峰,一旦誠心報復,情況將更加嚴重。

飯後,于飛陪同易晴雯一起離開。

這是易晴雯在告訴眾人,于飛和她之間有著某種關係,大家最好識相一點,不要弄得最後撕破臉皮。

劉致遠明白易晴雯這是在告誡自己,可他非但不怕,反而更加憤怒,一心想弄死於飛。

作為一個正常的男人,劉致遠也有張宇華之前的那種心思。

甚至所有見過易晴雯與王夢竹的男人,都有一個共同的願望,那就是希望能夠一箭雙鵰。

如今,別說一箭雙鵰,連一個都沒有撈到,劉致遠心中的怒火與恨意,那是可想而知的。

人性是醜陋的,至少在這方面,不存在所謂的高尚,差別只是程度的大校

停車場內,易晴雯臨別之際約于飛明天中午吃飯,卻被他婉拒了。

「明天中午我要去機場接個朋友,改天吧。」

易晴雯有些失落,在雲城能讓她主動邀請之人不多,而拒絕之人,于飛要數第一個。

「很重要的朋友嗎?」

于飛沉吟道:「算是女朋友吧。」

易晴雯眼神微變,王夢竹則輕哼一聲,似乎很不滿。

一旁,張宇華驚疑道:「女朋友?是瑞雪要回來了?」

于飛頷首道:「是的,我已說好明天親自去接她。」

王夢竹驚疑道:「瑞雪這名字有點熟,她姓什麼?」

于飛眼波微動,還在考慮如何回答,張宇華卻已經接過了話題。

「西門瑞雪,雲城六朵名花之一,與你齊名。」

易晴雯臉色微變,西門瑞雪她可頗為清楚。

王夢竹一臉驚愕,狐疑道:「西門瑞雪是你女朋友?」

于飛狠狠瞪了張宇華一眼,真想給他一巴掌,這傢伙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埃

「準確來說,應該是我其中一個女朋友。」

于飛的回答惹來了易晴雯一陣白眼,有你這樣不會說話的嗎?

王夢竹臉色一冷,哼道:「感情你還不止一位女朋友,有了西門瑞雪你都還不滿足?」

于飛已恢復平靜,眼神淡然的看著王夢竹,接下來的回答讓她更是驚愕。

「瑞雪並不是我最漂亮的女朋友。」

張宇華一臉震驚,質疑道:「你不是開玩笑吧,瑞雪還不是最漂亮的?」

于飛笑道:「還有一位比瑞雪更漂亮,應該很快就會成為雲城第七朵名花。好了,時間不早了。改天有緣再會吧。」

悠然轉身,于飛像是忽視了易晴雯與王夢竹這對母女花,讓她們心頭都有些震怒。

這小子真是太混賬了,竟敢這樣。

張宇華尷尬一笑,揮手與那對母女花道別,可惜人家根本不看他。

「可惡,他一定是胡說八道的。」

王夢竹嘟著小嘴,氣呼呼的。

易晴雯也有點生氣,但卻給出了另一種答覆。

「于飛這人不簡單,他的修為我目前都還看不透。他能追到西門瑞雪,說明他的確與眾不同,另有其他漂亮女朋友,那也是很正常的。有空你去摸摸他的底細,就知道真假與否。」

女人都是好奇的,王夢竹更是好奇心重,這一點易晴雯十分清楚。

她故意讓女兒去摸于飛的底細,實際上是希望轉移女兒的注意力,不想女兒繼續與劉致遠接觸。

在易晴雯來說,如果讓她選擇,她寧可把女兒送給於飛,也不會讓女兒靠近劉致遠。

「我們現在去哪?」

張宇華看著于飛,發現自己越來越搞不懂他了。

「回家躲起來啊,得罪了劉致遠,你以為他會放過我們嗎?」

于飛有些氣惱,這一切都是易晴雯故意給他找的麻煩,把他當成了擋箭牌。

然後易晴雯又刻意顯露彼此之間有著某種關係,說是震懾劉致遠,實際上是告訴其他人,于飛和王家有關。

這等於是把于飛綁在了王家這條大船上,不管你是否承認,反正別人是這樣想的。

于飛一直不想招惹王家,不想與王家有任何瓜葛,如今卻被易晴雯一步棋就給瓦解了。

今天的這場壽宴,在於飛來講,那就是無妄之災。

易晴雯輕描淡寫就改變了于飛的立場,讓他捲入了是非中央。

不得不說,易晴雯的確很厲害,至少今天這件事情,漁翁得利的人是她。

于飛雖然一再提防,可他屬於外柔內剛的個性,即便知道上了當,也絕不會在劉致遠面前服軟。

如此,劉致遠被于飛擺了一道,于飛又被易晴雯給擺了一道。

「沒有那麼嚴重吧,你說得這社會也太黑暗了。」

張宇華不信,他也是富二代,上流社會的那套把戲,他多少還是知道。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