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一百二十二章與美女鬥嘴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之後,自然就會有所收斂,慢慢變乖的。」 兩人的對話引來了無數人的驚訝,易晴雯讓于飛替她管教女兒,這讓所有人都對於飛的身份來的興趣,到底他是什麼來頭,能得到易晴雯如此高的評價。 「媽,你...

劉致遠看著這對母女花,眼神一直停留在王夢竹身上,柔情脈脈,滿臉微笑。

王夢竹絕美的臉上蕩漾著微笑,眼波流媚的瞟了劉致遠幾眼,讓他不禁心神蕩漾。

易晴雯表現得優雅高貴,迷人的微笑,平靜的目光,讓人猜不透她心中所想。

張宇華看著那對母女花,咽了咽口水,低聲道:「要能一箭雙鵰,死都值了。」

于飛給了他一巴掌,罵道:「沒出息,活著不好嗎,想死。」

張宇華痛呼一聲,反駁道:「你有出息,你敢說你心裡不想?」

于飛一臉鄙視的瞪了他一眼,懶得與他多講。

「不說話,你是默認了?我還以為你有多清高,原來也是和我一樣,想著一箭雙鵰,卻又不敢講。」

「閉嘴,少亂講話,她們聽得到。」

于飛看著王夢竹,眼波在蕩漾。

王夢竹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雲氣環繞,一般人根本看不到,但卻瞞不過於飛的觀氣之術。

就于飛分析,王夢竹應該是自小跟隨母親易晴雯修鍊了易家的功法。

那是一種很隱秘的功法,沒有太過明顯的特徵,一般修道之人都難以覺察。

「伯母,夢竹,這邊坐吧。」

劉致遠待易晴雯與王夢竹走近,主動發出了邀請。

這話一出,全場目光齊聚一堂,留意著這對母女花的情況。

易晴雯今天來參加這個宴會,是代表雲城政界高層人士,身份高貴,地位超然。

王夢竹隨行前來,是個人喜好,還是代錶王家,那就不好說了。

這時候,差不多已經十二點了。

劉致遠所處的位置正好在大廳正中,位置比較好。

王夢竹看著劉致遠,臉上掛著微笑,一臉高興的模樣。

易晴雯看了劉致遠一眼,眼神有些冷,還沒有來得及開口,女兒王夢竹就搶先開口了。

「媽,這兒位置不錯,我們就坐這吧。」

易晴雯掃了一眼四周,原本陰冷的眼神突然一亮。

「不忙,我先給你介紹一個人。」

易晴雯拉著女兒王夢竹的小手,不由分說朝前走去。

于飛劍眉微皺,暗道不好,被易晴雯發現了。

看著走來的母女花,于飛表情複雜,緊皺的雙眉緩緩舒張,很快就恢復平靜了。

張宇華一臉驚訝,低聲道:「朝我們走來了,她們不會是看上我了吧?要是那樣……」

「閉嘴,你這個自戀狂。」

于飛想扁他,這傢伙真是自戀到家了。

易晴雯與王夢竹牽引著全場目光,把注意力引到了于飛身上。

劉致遠看著母女倆,眼神有些陰霾,臉上笑容有些僵硬。

王夢竹有些迷茫,但很快發現了于飛和張宇華,眼神疑惑的看著兩個帥哥。

終於,易晴雯來到了于飛身旁。

「怎麼,不請我坐嗎?」

易晴雯看著于飛,臉上掛著微笑。

「請坐,快請坐。」

于飛還沒有開口,張宇華就熱情的起身招呼,深怕這對傾城母女花會跑掉。

于飛有些無奈,狠狠瞪了張宇華一眼,得到的卻是張宇華那無恥的微笑。

「兩位請坐吧。」

于飛起身,朝著兩女點頭微笑。

易晴雯拉著女兒的小手,介紹道:「這是小女夢竹。」

張宇華一臉激動,一邊伸出右手,一邊道:「王小姐你好,我叫張宇華,這是我同學于飛。」

王夢竹眼波微動,看了一眼張宇華伸出的右手,並沒有與他握手,只是點頭道了一聲你好。

張宇華有些失望,乾笑著收回了右手。

「久聞夢竹小姐大名,今日得見真是三生有幸。」

于飛顯得很客套,表情平靜而淡然。

「老掉牙的說辭,你當是演古裝戲埃」

王夢竹俏鼻一皺,流露出幾分女兒家的嬌態。

于飛尷尬一笑,反駁道:「聽說夢竹小姐是學影視的,難不成你們老師只教你們青春偶像劇,不教你們古裝戲?」

易經晴雯看著兩人鬥嘴,沒有絲毫阻止的意思,反而露出了一絲微笑。

王夢竹哼道:「我學什麼,難道還要你來教埃」

于飛眼眉一挑,笑道:「夢竹小姐這個性格,可不適合演戲埃」

王夢竹瞪著于飛,冷笑道:「我適不適合演戲,不是你說了算。」

張宇華見勢不妙,拉著于飛的手,低聲道:「少說兩句。」

于飛倒也並不計較,順勢坐下,把目光移到了易晴雯身上。

「令嬡的大小姐脾氣倒是不小啊,估計是被人奉承慣了,從未吃過苦吧。」

易晴雯淡雅道:「生在這種環境下,那是難免的。有空你替我好好管教一下她,怎麼樣?」

于飛苦笑道:「我可不敢,也不想自找麻煩。眼下雲城就要變天了,或許她吃點苦頭之後,自然就會有所收斂,慢慢變乖的。」

兩人的對話引來了無數人的驚訝,易晴雯讓于飛替她管教女兒,這讓所有人都對於飛的身份來的興趣,到底他是什麼來頭,能得到易晴雯如此高的評價。

「媽,你說啥啊,我才不要他管教……」

「閉嘴,你給我坐好,不許說話。」

晴雯瞪了女兒一眼,嚴厲的語氣更是令全場驚訝。

張宇華獃獃的看著于飛,搞不懂這是怎麼回事。

劉致遠眼眉一挑,帶著保鏢蒼狼來到王夢竹身旁坐下,安慰道:「別生氣,犯不著與他計較。」

于飛看了劉致遠一眼,隨即便移開了目光,並不想與他有太多瓜葛。

張宇華有些不悅,這兩人不請自來,若非顧忌劉致遠的身份,早就把他請開了。

劉致遠看著于飛,眼神有些不善。

這小子對自己熟視無睹,簡直就是不把自己放在心上。

這是輕蔑,這是挑釁,這是赤果果的無視。

「于飛是吧,不知在哪工作啊?」

「還在讀書。」

于飛平淡一笑,不卑不亢。

劉致遠譏諷道:「我還以為你都掙大錢了,如此自傲。」

于飛眼神微冷,哼道:「要說自傲,你可比東方勝強多了。」

劉致遠聞言色變,東方勝也是五大公子之一,于飛拿東方勝和劉致遠攀比,無疑是在打他的臉,而且還打得很響亮。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