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六十六章雲夢秋月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得到陸婉儀的身體,是男人看到陸婉儀都會心動,可于飛也有自己做人的原則。 今天陸婉儀就要去民政局辦理離婚手續,很快就會成為自由人。 若是在這時候下手,不僅抹黑了陸婉儀的人品,也有損自己的...

于飛享受著這種醉人的溫存,並沒有過分逾越,只因非其時,非其地,這還不是最佳的時機。

陸婉儀強忍著內心的羞澀,縱容著于飛的胡作非為,那股男人的氣息讓她迷戀,給她一種溫馨、信任的感覺。

陸婉儀不是少女,她很清楚男女之間的那種事情。

清晨是男人衝動的時刻,于飛那堅硬火熱的傢伙已經充分流露出了他的身體反應。

可于飛的理智在壓制著這種慾念,並沒有魯莽的脫下陸婉儀的衣裙,直接佔有她的身體。

這讓陸婉儀很意外,但很快就明白了于飛的用心。

他是不希望強迫自己,不希望在自己離婚之前,讓自己做出違背倫理、身份的事情。

于飛的確有這種考慮,他何嘗不想得到陸婉儀的身體,是男人看到陸婉儀都會心動,可于飛也有自己做人的原則。

今天陸婉儀就要去民政局辦理離婚手續,很快就會成為自由人。

若是在這時候下手,不僅抹黑了陸婉儀的人品,也有損自己的身份。

陸婉儀抬頭看著于飛,發現他正看著自己,眼神中沒有半絲情慾,反而充滿了柔情。

陸婉儀真希望時間永遠停留在這一刻,那樣就可以忘掉一切的不開心。

凝視了數秒,陸婉儀突然主動吻上了于飛的雙唇,熱情而奔放,沒有任何的保留,完全敞開了心扉。

于飛眼中閃過了一絲動情,雙手緊緊抱著陸婉儀,回應著她的香吻。

「過了今天…你…若喜歡…我…就給…你…」

陸婉儀有些嬌羞,柔情的釋放讓她暫時忘記了身份,可生性端莊的她還是覺得不好意思。

于飛大喜,緊緊抱著她柔軟的身體,恨不得把她融入到自己的體內。

感受到于飛的反應,陸婉儀心底泛起了一種莫名的喜悅,眼角竟然有些濕潤。

命運就是這樣神奇,陸婉儀若是不去美體,不遇上于飛,這一切將不會如此。

小雅的哭聲吵醒了沉醉中的兩人,陸婉儀連忙起身照顧小雅,于飛則去準備早餐。

上午九點,于飛陪著陸婉儀來到民政局辦理離婚手續。

因為涉及到大量財產分割,陸婉儀和丈夫爭執了一個多小時。

那小三也來橫插一腳,幸好於飛出面,許楓、紀斐、西門瑞雪、木清雪相繼趕來。

最終,陸婉儀的丈夫迫於壓力,或者說是懼怕紀斐、許楓等人,答應讓步,將財產的百分之六十判給陸婉儀及女兒,從此再無瓜葛。

陸婉儀實際上並不在乎財產,可她要為女兒考慮,這是她們母女應得的東西,決不能被那小三搶去。

為了儘快撇開關係,陸婉儀不要房子,不要公司股份,不要固定財產,只留下紅色保時捷轎車,其餘全部折算為現金。

中午十一點四十分,當陸婉儀拿著離婚證走出民政局,心情有些低沉。

結婚不到三年就離婚,這對陸婉儀是一個打擊,日後傳出去必會成為無數人口中的笑柄。

並且,這件事情陸婉儀並沒有告訴家人,完全是她自己的決定,未來還將面對家人的責備或是不理解。

「別想太多,美好的未來還在等著你。」

于飛明白了陸婉儀的心情,作為學校全體師生眼中的女神,陸婉儀的美不容置疑,這是她的驕傲,這是她的象徵。

然而婚姻事件必將影響她的生活秩序,要說毫不在意,那也不太可能。

陸婉儀不是那種眼高於頂之人,但因為自身的優越,也讓她有著極強的自尊心。

如今婚離了,女兒跟著自己,雖然擺脫了一段過去,但要想迎來更好的未來,只怕也不那麼容易。

特別是女兒小雅,她眼下炙手可熱,很多人虎視眈眈,這讓陸婉儀很擔心。

「謝謝你,于飛。」

陸婉儀勉強一笑,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許楓、紀斐、西門瑞雪、木清雪,然後把目光移到女兒小雅身上,她正賴在於飛的懷裡,小臉上滿是喜悅與天真,絲毫不明白大人身上發生的一切。

「中午了,大家一起去吃頓飯吧。」

許楓的提議得到了大家的認同,陸婉儀雖然有些擔心,但也不能迴避,好在有于飛隨行,她倒也不擔心。

中午十二點二十分,酒店的一處雅間內,陸婉儀、小雅、于飛、許楓、紀斐、西門瑞雪、木清雪七人邊吃邊聊,話題大多圍繞在於飛、小雅身上。

「于飛,你師出何門?」

紀斐瞪著于飛,眼神有些忌憚,更多的卻是妒忌。

西門瑞雪、木清雪都看著于飛,想了解他的底細。

「無門無派,就一孤魂野鬼。倒是瑞雪與清雪小姐的來歷,我很感興趣,不知道可否告知?」

木清雪道:「我來自洞庭。」

西門瑞雪淡雅道:「我師從峨眉。」

兩女倒也乾脆,並沒有刻意隱瞞身份。

「西蜀峨眉自古有名,這個我略知一二,不知洞庭……」

于飛看著木清雪,他是著實不明白洞庭二字代表哪一門?

欣:「八百里洞庭雲夢秋月,你可曾聽說過洞庭水月,雲夢八絕。」

于飛沉吟道:「似有耳聞,但不太熟悉。」

西門瑞雪笑道:「清雪姐姐便來自雲夢八絕之一的流水門。」

于飛一愣,表示汗顏,他可真的不曾聽說過什麼流水門,流水賬倒是略知一二。

「流水不絕,生生不息。這可是一個傳承千年的古老門派。」

紀斐顯然知曉流水門,對於飛的無知嗤之以鼻。

「我對古人不怎麼感興趣,我更喜歡看得見摸得著的東西。」

于飛一臉無所謂的表情,這讓紀斐很是生氣。

「小雅體質特殊,我想帶她上峨眉。」

西門瑞雪看著于飛,開始步入正題。

「此去經年,陸老師只怕不會同意。」

于飛沒有正面回應,如何處理小雅,這是一個須得謹慎考慮的問題。

「小雅留在陸老師身邊,只會給她帶來傷害。我可以給她一個安逸的環境,讓她擁有美好的未來。」

紀斐一臉正經,一幅為人著想的模樣。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