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六十五章人妻曖昧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女。 陸婉儀臉色通紅,試著想挪開身體,因為她感覺到于飛那火熱的頑皮老二正抵著她幽谷嬌嫩之地,這讓她羞澀之極。 雖然隔著衣物,但那火熱、堅硬卻深入人心,讓身為少婦的陸婉儀心跳加速,內心深...

感謝水水擼擼管、陌上999、天陽輝光、無法忘塵、sdfjdh、年南等人的打賞與支持,謝謝你們陪著無痕一路走來,也謝謝所有書迷朋友!!!

許楓心神一跳,乾笑道:「舉手之勞,不足掛齒。」

于飛看著紀斐,淡漠道:「今晚的事情在這發生,就在這過去。紀老師還是早點回學校去,那裡還需要你。」

紀斐臉色變幻不定,雙唇微微顫抖,最終還是一言不發,轉身離去。

「兩位美女要是不想回去,也可以就在這裡休息,等這件事情過去,我會請你們吃飯賠禮。」

于飛淡然一笑,恢復了溫文爾雅的氣度,轉身朝樓上走去。

西門瑞雪眼波閃動,望著于飛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木清雪凝望著于飛,直到他走入陸婉儀的房間,這才收回目光,看著地上奄奄一息的金少一。

「于飛那一招,你們誰看清了?」

欣:「只看到一個模糊的過程,那一招變化太快,太複雜,根本沒時間看仔細。」

西門瑞雪輕吟道:「看清與否不重要,關鍵是要明白他的用心。金少一出道五年,惡名昭彰,如今死在於飛手裡,也算是罪有因得。」

「這傢伙一看就不是東西,就算于飛不動手,早晚我也得滅了這個禍害。」

許楓對金少一也充滿了鄙視,修道之人最恨淫邪之輩。

「有于飛在此,我們已經沒必要守在這,我先告辭了。」

木清雪打了個招呼,隨後便離開了別墅。

于飛運用茅山道術清理了金少一的屍體,讓所有血跡全部消失。

「走吧,我們也回去,于飛這傢伙比我們想象中還要可怕,值得好好研究才是。」

二樓,陸婉儀室里。

小雅睡的很香,陸婉儀卻根本睡不著,一個人坐在床邊,不時看著房門,心中在為于飛擔心。

今晚那些人全都是沖著小雅而來,特別是紀斐與金少一,兩人表現得尤為強烈。

若非于飛及時趕來,陸婉儀真不知道自己該如何應對。

想到自己的處境,想到于飛,陸婉儀便忍不住輕聲嘆息,恨不相逢未嫁時。

這時,于飛推門而入,俊朗的臉上掛著迷人的笑意,渲染著一種寧靜、祥和的氣氛。

陸婉儀看著于飛,那親切迷人,淡定從容的微笑讓她慌亂的心一下子平靜,讓他有種想要依賴的感覺。

女人最想要的就是在孤單、寂寞、害怕的時候,可以找到一個避風港,讓她度過那枯燥無味的光陰。

陸婉儀在於飛身上找到了這種依賴的感覺,這讓她感到羞澀,自己可是他的老師,已是人氣妻,已為人母,怎能有這樣不潔的念頭。

于飛反手關好房門,來到陸婉儀身旁坐下,輕輕摟住她的肩膀,讓她依偎在自己懷裡。

「什麼也不要想,好好睡一覺,天亮就沒事了。」

陸婉儀很矛盾,她已經漸漸習慣與喜歡上了于飛身上的這種氣味,喜歡依靠在他懷裡,那讓她感到很安全,很溫馨。

可是陸婉儀心裡明白,兩人之間有著不可跨越的距離,不適合繼續下去。

于飛摟著陸婉儀躺在床上,輕撫著她的秀髮,讓她波動起伏的心慢慢歸於平靜,慢慢忘掉過去。

不多時,陸婉儀就靠在於飛懷中睡著了,均勻的呼吸聲讓于飛臉上露出了笑意。

于飛躺在床上,靜靜修鍊玄陽九滅,今夜與金少一的交戰,讓他體會到了玄陽九滅的優勢。

長春派的長春九逆陰柔多變,修鍊日久,修為越深,性格也越發平靜,以至於行事低調,不顯於世。

這是長春派能傳承久遠的根本原因,外人根本不明底細。

于飛從小修鍊長春派的法訣,養成了處事不驚,老辣沉穩的性格,這是他的優勢,卻也存在缺點。

如今,于飛得到了玄陽九滅,配合長春九逆一起修鍊,一陰一陽,一柔一剛,相輔相成,完美搭配,彌補了長春派在功法上存在的先天不足。

如此,進可攻,退可守,剛柔並濟,陰陽交融,達到了完美的平衡。

清晨,陸婉儀醒來,發現自己正躺在於飛懷中,雙手摟著于飛的腰,挺拔圓聳的雙峰壓在於飛胸膛上,右腿插入于飛的雙腿之中,姿勢曖昧無比。

于飛摟住陸婉儀的細腰,讓她整個人都睡在自己的身上,那姿勢就像是戀愛中的男女。

陸婉儀臉色通紅,試著想挪開身體,因為她感覺到于飛那火熱的頑皮老二正抵著她幽谷嬌嫩之地,這讓她羞澀之極。

雖然隔著衣物,但那火熱、堅硬卻深入人心,讓身為少婦的陸婉儀心跳加速,內心深處泛起了一種羞人的念頭。

陸婉儀儘可能輕柔的挪移身體,那關鍵部位在緩緩分離。

突然,陸婉儀嬌呼一聲,腰上的大手稍稍一緊,陸婉儀又倒入于飛懷中,雙腿中間那嬌嫩迷人的幽谷正好撞在於飛那嚴重抗議的小弟身上,觸電般的感覺讓陸婉儀雙腿顫抖,渾身無力。

「別亂動,讓我多抱會。」

于飛磁性的聲音透著蠱惑的引誘,在陸婉儀耳旁響起。

陸婉儀緊咬著雙唇,俏臉紅得像蘋果一樣,聲音細若蚊鳴。

「你那裡頂著我了。」

這般曖昧的姿勢,對於生性端正的陸婉儀來說,可承受不起。

特別是女兒就睡在一旁,這讓陸婉儀想到了自己人妻人母的身份,心情更是緊張、慌亂,還有一種禁忌的感覺。

于飛根本就沒有睡,他只是閉目養神,右手下移至陸婉儀那圓潤肥美的翹臀上,一邊溫柔的撫摸,一邊輕緩緩的用力擠壓。

「我知道,但那種感覺很美。」

于飛懶散的聲音透著令人心醉的餘韻,在這清晨起床之際,有著讓人無法抗拒的誘惑力。

陸婉儀大羞,這傢伙真是可惡。

但不知為何,陸婉儀卻並不排斥這種羞人的接觸,反而默不吭聲,半推半就的任由於飛品嘗著自己的滋味。

或許是兩人之間已經很熟悉,陸婉儀全身上下,都被于飛摸遍了,就連那最為迷人的幽谷,也在昨日清晨被于飛的手指輪番洗禮,就差那最後的臨門一腳。

若非當時張宇華給於飛打電話,昨天早上陸婉儀就已經成為于飛生命中的女人。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