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六十四章擊殺金少一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婉儀的細腰,朝樓上走去。 紀斐與金少一跟去,誰想于飛突然轉身。 「上面不歡迎二位。」 紀斐冷笑道:「你是什麼東西,這裡還輪不到你說了算。」 金少一傲然道:「我想去哪就去...

「我就坐在這裡,你不妨試一試。」

于飛隨意坐在那裡,看不出絲毫氣勢,可淡定從容的神態卻讓金少一心神一緊。

「于飛,別太自負,金少一是何等人物,豈會把你看在眼裡?」

紀斐在挑撥離間,想藉機了解于飛的底細,更希望看到兩敗俱傷的結局。

于飛冷笑道:「這樣說來,他也不曾把你放在眼裡?」

紀斐一愣,隨即大怒,許楓卻笑出聲來。

「看來鬥嘴也蠻有意思,繼續,長夜漫漫,干坐著也是無趣。」

紀斐怒哼一聲,扭頭不語。金少一則一直看著于飛,在暗中探秘他的實力。

西門瑞雪與木清雪各自找地方坐下,大廳的氣氛有些壓抑。

這時,陸婉儀的哭聲漸漸停止,在發泄了滿心的委屈后,陸婉儀逐漸清醒。

「小雅已經睡了,我要把她放到床上去。」

陸婉儀看著于飛,沒有理會其他人。

「行,我陪你上去。」

于飛起身擁著陸婉儀的細腰,朝樓上走去。

紀斐與金少一跟去,誰想于飛突然轉身。

「上面不歡迎二位。」

紀斐冷笑道:「你是什麼東西,這裡還輪不到你說了算。」

金少一傲然道:「我想去哪就去哪,誰能阻止?」

于飛眼神冰冷的看著二人,冷哼道:「我再說一次,上面不歡迎二位。這是最後的警告,惹怒我世上沒有後悔葯。」

漠然轉身,于飛扶著陸婉儀的細腰,朝樓上走去。

「兩位還是下來坐會吧,犯不著在這時候撕破臉皮。」

西門瑞雪的聲音很悅耳,可放在這時候卻顯得格外刺耳。

紀斐、金少一都是自負之輩,當著西門瑞雪、木清雪、許楓的面,若是被于飛壓下一頭,豈不讓人笑死?

「他算什麼東西,我今天偏要試試。」

金少一看著西門瑞雪,露出一幅自認瀟洒的神情,繼續朝二樓走去。

紀斐稍稍遲疑,正準備開口之際,一股銳氣的殺氣瞬間瀰漫在別墅里。

金少一豁然止步,仰視著樓梯上的于飛,雙眼瞳孔收緊,滿身邪氣瞬間收斂,露出了凝重之色。

「你先帶小雅回房去,我要處理一點私事。」

陸婉儀有些擔心,道了一聲小心,隨後便抱著熟睡的女兒走進房間里。

紀斐站在原地,進也不是,退也不是,表情尷尬無比。

許楓、西門瑞雪、木清雪都看著于飛,想借金少一之手,摸一摸于飛的底細。

「你既然想試,我就成全你。說吧,臨死前有什麼遺願?」

于飛一向低調,做事謹慎。

今晚他是刻意激怒金少一,只為尋找一個下手的機會。

以往沒有見到金少一時,于飛不在意世上是否有這樣一個人。

如今,金少一來了雲城,這裡有于飛在乎的人,他不想金少一威脅到自己,故而一開始就有擊殺金少一之心。

「遺願?哈哈……你小子還是留著待會自己說吧。」

金少一屈指一彈,一道指力破空而至,化為一道弧形的氣芒,朝著于飛胸前斬去。

于飛漠然道:「我曾給過你機會,可惜你不知道珍惜。等到後悔時,一切已經來不及。」

于飛不閃不避,同樣屈指一彈,指力破空呼嘯,在前方一米處撕碎虛空,高速震動的氣流呼嘯轉動,在百分之一剎那間,單一的氣芒一分為九,化作九道龍形氣影,以驚鴻一瞥之速朝外擴散,發出了滋滋的聲響。

九道龍形氣影乃是九組旋轉的氣芒光刀,有著各自不同的轉動頻率,運行軌跡,從九個方向朝著金少一射去。

因為速度太快,龍形氣影看上去就像九記風刀,很難察覺其中高速旋轉的奧秘。

初次交鋒,金少一摸不透于飛的底細,第一招的指力僅僅用了六層功力,屬於試探性的招式,後續還有很多變化。

然而于飛的心態有別於金少一,他是誠心殺人立威,所以第一招除了變化精妙,讓人防不勝防外,力道之強也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料。

一聲脆響,金少一發出的指力碰到了于飛發出的九道龍形氣影中的其中一道,瞬間就被撕的粉碎。

「不好。」

金少一心神大震,身體騰空閃避,雙手快速在胸前划動,密集的氣芒交錯穿插,形成一道防護網。

而就在防護網成型的那一刻,九道旋轉的氣芒光刀從九個不同的方向同時切入,輕易就斬破了金少一布下的防護網,直接劈在金少一的身上。

「嗷…可惡…我…礙」

怒吼之聲瞬間化為慘叫,金少一全身衣衫碎裂,一道道鮮血從身上迸發出來,模樣狼狽而恐怖,雙手死死地捂住胯部,鮮血從指縫中冒出。

許楓、紀斐、西門瑞雪、木清雪都一臉駭然,金少一那痛苦絕望的表情,那憤怒不甘的神態,深深震撼著四人的心靈。

一招,僅僅一招,于飛就把這個滿身邪氣,自負不凡的金少一打入了地獄,不僅斬斷了他的男性命根,還震斷了他全身血管,擊碎了周身骨骼。

「你這一生,禍害了不少女人,所以我要你在死前體會一下當太監的滋味。」

于飛冷酷如冰,一股震懾天地的恐怖氣息潛伏在他的體內,就好似太古凶獸,讓人膽戰心驚。

這是于飛在雲城真正意義上的一戰,雖然僅僅只一招,在場之人都沒有看出個種玄妙,但威力之可怕,金少一親自做了一個詮釋。

金少一從半空落地,雙腳著地時,血肉筋骨全部粉碎,人卻沒有馬上死去。

「你到底是誰,我不甘心。」

于飛冷哼道:「那些曾毀在你手中的女人,她們又何嘗甘心?」

金少一怒笑道:「若然公平一戰,我絕不會輸給你。」

「若凡事公平,就不會有那麼多女人毀在你手裡。我告誡過你,惹怒我,世上不會有後悔葯。現在你後悔了?」

于飛在慢慢斂收身上的氣息,那股壓得眾人幾乎難以喘息的無形氣勢正在逐漸散去。

「鮮血如花,璀璨一時,終究要在歲月中失色。許楓,打掃衛生是你的強項,這裡就拜託你清掃一下了。」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