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六十一章鬱悶的紀斐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冰霜的秋鐵心,也在他的三寸不爛之舌面前露出了一絲笑意。 但是秋鐵心最終還是沒有把孩子交給紀斐,而是親自送回了警局。 看到孩子沒事,陸婉儀終於鬆了口氣,繃緊的神經一旦鬆懈下來,她才發現自...

二更求收藏與推薦票,同時感謝無法忘塵、天陽輝光、陌上999、sdfjdh的打算支持。

慕楚雨笑了笑,點點頭算是回應。

「恭喜你找到一個高薪職業。」

慕楚雨似乎不願多談此事,當即岔開了話題。

「你這是去哪?」

「去市中心,你呢?」

「我也去市中心,我們正好同路。」

就這樣,兩人乘坐同一輛地鐵,一路閑聊,很快熟悉起來。

于飛從慕楚雨口中得知,除了當晚前十的選手成為了千華集團選定的女保鏢之外,還有部分選手也進入了千華集團。

另有一些選手在特殊領域具備才能,被其他集團企業高價聘請,僅少部分選手一無所得。

分別時,于飛、慕楚雨雙雙留下了聯繫方式,慕楚雨說好改天請于飛吃飯,算是答謝。

下午四點五十分,于飛在警局見到了陸婉儀。

看到于飛出現,焦急不安的陸婉儀就好似看到了親人,淚眼汪汪的撲到于飛懷裡,述說著她對女兒的擔心。

于飛極力安撫著陸婉儀的情緒,仔細詢問目前的情況,偷走小雅之人已經被圍困在一棟民房之中,但警方卻一直不敢靠近。

「別擔心,小雅不會有事的。」

陸婉儀情緒稍稍安定,拉著于飛走入指揮中心的監控室,通過現場的鏡頭,可以直觀的看到民房的情況。

于飛在畫面中看到了秋鐵心、紀斐、西門瑞雪的身影,卻獨獨不曾見到許楓。

秋鐵心一身警服,英姿颯爽,眉宇間透著一股寒氣,拒人千里。

紀斐一身西裝,瀟洒英俊,站在距離秋鐵心十幾米外的一顆樹下,身邊伴隨著幾個警局的人。

西門瑞雪比較低調,站在圍觀群眾的行列里,只因太過出色,才引起了監控室內于飛的注意。

透過監控畫面,于飛看到警方一直在喊話,可效果並不明顯。

這種無聲的僵持讓人不免擔心。

小雅只是一個一歲四個月大的孩子,已經失蹤三十個小時,若是再不設法找回,很可能會活活餓死。

陸婉儀一臉焦急,眼中含著淚水,身體靠在於飛肩上,一動不動的看著畫面中的民房。

下午五點二十五分,民房中突然傳齣劇烈的震動,一個身影快速衝出,懷中還抱著一個孩子,正是許楓。

「快開槍。」

許楓身後追出一個身影,速度快得驚人,試圖奪回被心孩子。

這一幕,瞬間震撼了所有人。

監控室內,陸婉儀雙手死死抓住于飛的手臂,整個人全身顫抖,恨不得把所有力氣都傳送到許楓身上去。

于飛也很震驚,那白色的身影不顧現場上百名武警、特警強行衝出,僅這份自信就說明他絕對不好惹。

秋鐵心身居一線,在聽到許楓之言后,立馬拔槍射擊,瞄準那追出的白色身影。

紀斐也在第一時間通知身邊的警察,讓他們下令開槍,射殺那人。

這一切都發生在短短數秒的時間裡,先後響起的槍聲讓圍觀的群眾驚恐不安,紛紛後退。

那白色身影帶著一頂鴨舌帽,在警方的強猛火力進攻下,被逼的左右閃躲,拉開了與許楓之間的距離。

怒哼一聲,白色身影眼見大勢已去,當即轉身後退,鑽進民房之內。

秋鐵心下令攻擊,大批特警展開沖入民房,可結果卻沒有抓住那偷盜小雅的白色身影。

許楓把小雅交給了警方,看了紀斐一眼,隨即和西門瑞雪一起離去。

紀斐上前想要帶走小雅,卻被秋鐵心阻止,這讓紀斐很是不悅,主動接近秋鐵心,展開了柔情攻勢。

不得不說,紀斐確實很帥氣,很英浚

即便是在警隊里冷若冰霜的秋鐵心,也在他的三寸不爛之舌面前露出了一絲笑意。

但是秋鐵心最終還是沒有把孩子交給紀斐,而是親自送回了警局。

看到孩子沒事,陸婉儀終於鬆了口氣,繃緊的神經一旦鬆懈下來,她才發現自己已然全身無力。

于飛扶著陸婉儀坐下,陪著她靜靜等待孩子的歸來。

平靜之後,陸婉儀告訴了于飛一件事情,他老公今晚就會趕回家裡,這個時候差不多應該已經到了雲城。

于飛安慰了幾句,讓她不要擔心,只要孩子沒事,其他都好處理。

六時十分,秋鐵心抱著孩子走入警局,紀斐緊隨其後,一幹警察都對他很客氣,顯然他有著某種身份。

陸婉儀衝上前去,抱回孩子,眼淚再一次嘩啦啦的流個不停。

秋鐵心看著于飛,頓時像是變了個人似得,臉上流露出明媚之色。

「你什麼時候來的?」

「放學之後才來,差點一個小時了。」

紀斐臉色陰霾的看著兩人,問道:「你們認識?」

于飛迎上紀斐的目光,笑道:「我托秋警官幫忙找回小雅,自然與她相識。倒是紀老師才來雲城幾天,就認識這麼多人,真是讓人吃驚。」

陸婉儀看著于飛與紀斐,眼神有些怪異,她也不曾想到,于飛會與秋鐵心相識。

紀斐一臉鬱悶,向來自負不凡的他,自從來到雲城,來到第一大學,他就諸事不利。

先是在球場上被于飛壓了他的氣勢,而後不管是西門瑞雪、陸婉儀還是秋鐵心,于飛總是走在他前面,讓他有種憋屈的感覺。

特別是這一次針對陸婉儀,紀斐自認十拿九穩,誰想于飛橫插一腳,破壞了他的好事。

小雅失蹤后,紀斐全力督促警方全城搜尋,本想以此功勞挽回陸婉儀的芳心,不想半路殺出一個秋鐵心,還受了于飛之託,把紀斐的功勞全部奪去。

這簡直就是刻意與他作對,差點沒把他給氣死。

「你也很讓我吃驚。」

紀斐語氣不善,火氣很盛。

「那可真是我的榮幸。」

于飛笑的很迷人,他的平靜讓紀斐的火氣顯得越發的清晰。

「走吧,去我辦公室。」

秋鐵心看出於飛和紀斐之間關係不大好,當即帶著他離開了那裡。

陸婉儀跟著民警去辦理相關手續,紀斐則被其他警察請到了別的辦公室。

秋鐵心的辦公室在四樓,這讓于飛感到詫異。

「看來你身份不低埃」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