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五十七章柔情撫慰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跑來這幹嗎?」 紀斐語氣一轉,責問起來於飛。 上午這小子才壞了紀斐的好事,晚上又礙了紀斐的事情,紀斐心裡自然不悅。 「我幫陸老師辦點事情,這個不需要向紀老師請示吧。」 ...

于飛頗感意外,紀紫雲整體十分出色,這個年齡還保持著處女之身,這在紙醉金迷的大都市,在空姐這個行業,那可是相當罕見的事情。

「聖雲美容院的美體方式有點特別,需要客人除盡衣物,進行全身按摩,長達六十分鐘……」

紀紫雲驚呼一聲,愕然道:「這…這…個我事先不知道。」

于飛笑道:「所以我要事先告訴你,現在你可以選作放棄,不會收取你任何費用。」

紀紫雲鬆了口氣,她雖然是空姐,見多識廣,但本性雅潔,怎會做這等羞人之事。

「謝謝,我真的不知道。」

「沒關係,以你的條件,也沒必要來這美體。」

于飛與紀紫雲聊了一會,談得比較投機,雙方互留了手機號,于飛親自送紀紫雲離去。

張慧雲知道這事後,有點鬱悶,準備馬上重新約一位客人,卻被于飛拒絕。

今天發生了太多事情,于飛也沒心思上班,正盼著早點離去。

晚上九點四十分,于飛在警局見到了陸婉儀,她神情憔悴,眉宇間有著化不開的憂慮。

「走吧,早點回去休息。」

陸婉儀雙唇微動,似乎想說點什麼,可最終值發出一聲嘆息。

兩人走出警局,誰想卻遇到了紀斐。

「陸老師,我來接你回家。」

紀斐臉上掛著帥氣的微笑,一身西裝顯得整個人格外精神,嘴角微微揚起,自信而迷人。

「我還有點事情,暫時不回去,謝謝你的好意。」

陸婉儀一臉冷漠,沒有給紀斐好臉色。

紀斐笑容一呆,本打算趁著陸婉儀心情低落,魂不守舍之際,柔情撫慰,趁虛而入,得到陸婉儀的身心,誰想陸婉儀卻一口拒絕。

「于飛,你不在學校呆著,跑來這幹嗎?」

紀斐語氣一轉,責問起來於飛。

上午這小子才壞了紀斐的好事,晚上又礙了紀斐的事情,紀斐心裡自然不悅。

「我幫陸老師辦點事情,這個不需要向紀老師請示吧。」

于飛不卑不亢,但臉上的笑容卻讓紀斐想揍他。

「我們走吧。」

陸婉儀不想見到紀斐,拉著于飛就走。

紀斐臉色陰沉,一直看著陸婉儀那隻手,這可是學校里的女神,如今卻拉著別的男人,而不是自己。

向來自負的紀斐第一次受到這樣的打擊,心情鬱悶之極。

于飛開著陸婉儀的保時捷離開了警局,直接送她回別墅去。

「有一個問題你考慮過沒有,如果找回小雅,你將如何安頓她?」

陸婉儀道:「只要找回小雅,我會每天把她帶在身旁,再也不離開她。」

「你沒有聽懂我的意思,小雅具有青木靈根,這已經不算秘密。很多人都會千方百計的奪取,非你所能保護。」

這是一個嚴峻的問題,于飛也是晚上才意識到問題的重要性。

陸婉儀不是很明白。

「小雅是我的女兒,這是法治社會,誰也休想強迫我和女兒分開。」

于飛輕嘆一聲,明白眼下不適合談這些。

十分鐘后,保時捷緩緩駛入別墅區,停在了陸婉儀家的門外。

于飛留意到,還有一輛紅色跑車也停在臨近的車位上,似乎陸婉儀家來了客人。

「這車你見過嗎?」

陸婉儀搖頭道:「沒見過,今天謝謝你了。」

女兒失蹤對陸婉儀打擊很大,幸好有于飛的熱心幫助,這讓陸婉儀對於飛的好感在無形中跨上了另一個層次。

「別想太多,我相信小雅會平安回來的,回去好好睡一覺吧。」

陸婉儀微微點頭,也沒有招呼于飛進去坐會,憂傷的轉身離去。

于飛目送陸婉儀進去,卻並沒有馬上離去。

片刻,別墅里傳來爭吵聲,是陸婉儀與另一個女人。爭吵很激烈,于飛站在門外都聽得很清楚。

「滾,你給我滾。」

陸婉儀的聲音幾乎撕心裂肺,顯然是氣到了極點。

「吼什麼吼,孩子丟了,你們之間的這段婚姻也就走到盡頭了。過不了幾天,滾蛋的就是你。」

大門打開,一個二十齣頭,個頭高挑的紅衣女子甩手而出,口中還罵罵咧咧。

于飛見過這女人,那日在休閑山莊,這女人就跟在陸婉儀的丈夫身邊,兩人手挽著手,肆無忌憚。

今晚這女人出現在陸婉儀家裡,還與陸婉儀大吵大鬧,頗有幾分逼宮的意味。

紅衣女子打開那輛紅色跑車,扭頭朝著門口的陸婉儀罵了一句,隨後駕車離去。

陸婉儀氣得渾身顫抖,眼中淚水不爭氣的滑落。

于飛看在眼裡,痛在心底,上前把她摟入懷裡。

別墅裝潢得很豪華,可于飛無心這些,他只是摟著陸婉儀,帶著她走入客廳。

「眼下尋找小雅最重要,彆氣壞了自己,小雅還期盼著回到媽媽的懷裡。」

孩子丟失后,家裡的保姆已經嚇得跑了,整棟別墅就陸婉儀一個人,顯得清冷而孤寂。

陸婉儀心裡有著太多的委屈,孩子丟了,她心急如焚,如今小三還上門來指責自己,說這是丈夫的意思,這讓她如何不氣?

面對這種雙重打擊,原本一帆風順的陸婉儀哪裡承受得起,當即倒在於飛懷中大哭起來。

于飛明白陸婉儀的心情,左手抱著她的纖腰,右手輕撫著她的秀髮,讓她的頭枕在自己的肩上,輕聲安慰她。

陸婉儀哭的就像是個小孩,雙手抱著于飛的腰,整個身體都擠入他的懷裡,像是在尋求一處避風港。

于飛柔聲安慰,足足半個小時,陸婉儀才慢慢平靜。

沙發上,兩人的姿勢有些曖昧。

陸婉儀挺拔如山的雙峰壓在於飛的胸膛上,伴隨著她的哽咽,微微顫動,緩緩摩擦,刺激著于飛的男性本能。

于飛無法移動身體,只能被動的接受這份艷福,一再壓抑心中的不良念頭。

很快,陸婉儀有所察覺,臉一下子紅得跟蘋果似得,不敢面對於飛的眼神。

于飛看了一下客廳里的鐘,此刻已是晚上十點半了。

「去洗個澡,然後好好睡一覺,明天起來一切都會好的。」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