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五十三章全部打廢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樣做的?」 彪悍男子痛的五官扭成一團,痛呼道:「我說,我說,是峰哥讓我們好好教訓你一下。」 于飛繼續用力,冷笑道:「這陣仗只是教訓一下那麼簡單嗎?」 彪悍男子狂呼道:「別再用力...

三更求收藏與推薦票,另外,本書招募有經驗的版主,喜歡本書,支持無痕的朋友,可以申請成為本書的副版主。

圍觀人群中,一下子衝出十二個手持砍刀的青年,全都是二十多歲,顯然早就埋伏好的,就等於飛上鉤了。

于飛眼神冷得像把刀,雙手朝上一舉,兩個彪形大漢就成了人形兵器,那凄厲的慘叫聲讓人感到心慌。

圍觀人群嚇得紛紛散開,張宇華則一臉愕然的看著于飛,好似不認識一樣。

兩個彪形大漢加起來至少三百多斤,于飛就像是舞棍子一般,看不出絲毫吃力,反而逼得那些持刀青年無法靠近。

于飛雙手一拋,兩個彪形大漢直接飛出數米,落地后全身顫抖,連嗓子都叫啞了,身上很多骨頭被直接震斷了。

「刀鋒無情,不死必傷。你們既然用刀,就要有用刀的覺悟,稍後可不要後悔才好。」

于飛眼底的怒火在燃燒,若非眾目睽睽之下,這些人一個也別想活著離開。

十二個持刀青年怒吼著衝上,並不懼怕,反而多了一股興奮。

于飛冰冷一笑,身影一閃而過,出現在一個用刀青年身旁,抓住他的右手,控制著他手中的砍刀,對附近之人展開了反殺。

刀光一閃,血光飛濺。

眾人還沒有看清楚是怎麼回事,地上就已經多出了幾條手臂與斷腿。

隨即,鋪天蓋地的凄厲慘叫把這裡變成了地獄,飛劍的鮮血灑落一地,十二個青年中,當場就有八人到底,不是缺手就是斷腿,全都鮮血狂飆。

剩下四個運氣稍好之人,還沒有回過神來,又是一記刀光閃過,地上又多了四個殘缺。

于飛站在場中,至始至終不曾碰過一下砍刀,眼中的寒氣還在攀升,心中的怒氣並未減少。

彪悍男子與身旁的兩個彪形大漢完全驚呆了,見於飛朝他們看來,嚇得轉身就跑。

彪悍男子斷腿無法逃跑,兩個彪形大漢則狂吼著逃命,可惜他們不知道,惹怒了于飛,天王老子來了也跑不了。

于飛一閃而至,快如鬼魅,並沒有過分顯露,但對付兩個小混混,還是手到擒來。

「你們不是想等我上鉤嗎,何必急著跑埃」

于飛雙手一扔,兩個彪形大漢飛出數米,落地時正好是雙膝著地,膝蓋骨碎裂的聲音清晰可聞,隨後是殺豬般的慘叫,用撕心裂肺都不足以形容。

「你不要過來,否則我對你不客氣。」

彪悍男子色厲內荏,沖著于飛發狂的吼道。

說起來,他也算是一個有頭有臉的人物,可從不曾想到于飛竟然如此可怕,十七人全都落得殘廢收常

「現在後悔了,剛才的威風哪去了?人有四肢,你才斷了右腳,還早。」

于飛的聲音冷酷如刀,讓人心頭髮毛。

圍觀之人全都躲得遠遠的,想不到這個帥小伙竟然如此可怕。

張宇華獃獃的看著于飛,感覺就像是在做夢一樣,連痛疼都忘記了。

于飛緩步逼近,彪悍男子雙手吃撐著身體不,眼神驚恐不安,就好似見鬼了一樣。

于飛一腳踩在彪悍男子的左腿小腿肚上,只聞骨骼碎裂的聲音在不斷傳來,彪悍男子痛的全身顫抖,眼淚直流,撕心裂肺的狂叫。

「說吧,是誰讓你們這樣做的?」

彪悍男子痛的五官扭成一團,痛呼道:「我說,我說,是峰哥讓我們好好教訓你一下。」

于飛繼續用力,冷笑道:「這陣仗只是教訓一下那麼簡單嗎?」

彪悍男子狂呼道:「別再用力了,峰哥說你壞了他的好事,還打傷了強哥,讓我們把你給廢了。這可都是峰哥的意思,他出錢我們只是奉命辦事,我…礙繞了…我…礙礙」

「饒你?你打傷我兄弟,我能饒得了你?」

于飛一腳踢在彪悍男子右臂上,把他右臂也踢斷,直接給廢了。

掏出手機,于飛給霞姐打了一個電話。

今天之事雖說錯在對方,可于飛把所有人都打殘了,也得有人收拾爛攤子。

回到張宇華身旁,于飛看了看他的傷勢,肋骨斷了幾根,挨了不少拳腳,至少半個月都下不了床。

「沒事,休息兩天就會好。」

于飛安慰著張宇華,並在暗中為他接骨,疏通經脈,化解內傷。

十分鐘后,兩輛警車達到現場,車上下來六七個警察。

「怎麼回事,這些人是誰給打傷的?」

地上的傷者有些都昏死過去,清醒之人全都指著于飛。

六七個警察迅速上前,把于飛圍祝

「看你長的挺斯文的,想不到下手真夠狠埃走吧,跟我們回去。」

警察也不詢問,直接就要拿人。

于飛掃了幾個警察一眼,冷笑道:「你們就是這樣辦案的?」

「所有人都說是你乾的,你還想狡辯嗎?」

「所有人?四周看鬧熱的都不是人啊,白痴。他們有說是我乾的嗎?」

「你小子夠狂,信不信我告你妨礙執行公務。」

為首的警察四十多歲,名叫朱紅軍,也是個暴脾氣,身上有股狠辣之色。

「你收了峰子不少錢吧,辦事這麼賣力。」

「你敢誹謗,給我銬起來。」

兩個年輕的警察取出手銬,準備把于飛銬起來。

「想仔細,把我拷回去,你們的下半輩子就得在監獄里過日子。」

于飛冷冷一笑,給出了最後的警告。

朱紅軍大笑道:「先是誹謗,后是威脅,你當我們警察是吃素的。給我把他烤了。」

「小子,把手伸出來。」

兩個青年警察顯然跟朱紅軍是一路的,臉上掛著猙獰的笑容。

于飛眼眉一挑,正準備給他們點顏色瞧瞧,這時候又有兩輛警車達到現常

「你們這是在幹什麼?」

後來的警車上下來五人,其中一人便是霞姐,剛才那話也是她發出來的。

「這人當街行兇,還誹謗威脅警察,我要把他拷回去審訊。」

朱紅軍看著霞姐與趕來的四個警察,語氣冷漠。

「你說行兇就行兇啊,給我把人放了。」

霞姐冷著臉,語氣有些霸道。

朱紅軍不屑道:「口氣不小啊,可惜你的話沒有份量。」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