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五十二章病房戲警花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有人都心神一震。 那彪悍男子也下意識的收回了幾分力道,卻並沒有收回右腳。 于飛推開人群,一個箭步就衝到張宇華身旁,飛起一腳朝著彪悍男子的右腳踢去。 只聞一聲骨骼碎裂的聲音傳來,...

二更送上,求收藏,推薦票、會員點擊。大家多多給力支持,拿出你們的熱情來吧!!!

「如果是普通的偷小孩案件,只要及時報案,應該很快就能找回來。」

秋鐵心一干同事紛紛發表了對此事的看法。

「行,這事我會幫你催一下。」

秋鐵心滿口答應,並沒有太過在意。

「老師的女兒名叫小雅,身上系著一樣東西,名為青木靈根。」

于飛看著秋鐵心,給予了關鍵性的暗示。

秋鐵心並未在意,倒是旁邊一位女警很好奇。

「青木靈根是什麼東西?」

于飛故意停頓了一下,隨即應道:「一件飾品而已。」

這一次,秋鐵心聽清楚了青木靈根四個字,美麗的臉上露出了震驚之情。

「你說的是真的?」

「你覺得小事我會來找你?」

秋鐵心猛然坐直身體,對病房內的同事道:「你們馬上趕回刑警大隊,召集全城警力,不惜一切手段,必須要給我把這小孩找回來。稍後我就去辦出院手續。」

此言一出,那些刑警全都驚呆了。

「沒這麼誇張吧。」

「犯得著嗎?不就是一件嬰兒失蹤案件。」

秋鐵心道:「此事非同小可,弄不好局長都得下課,你們還不快去。」

一聽局長都要下課,這些刑警可不敢兒戲,立馬行動起來。

「你真確定那小女孩身具青木靈根?」

秋鐵心不放心,再次詢問。

「我沒有見過小雅,但有人看出她身具青木靈根,否則她一個一歲多的小女孩,怎會被人從家裡偷走?」

「那你應該去找知情人,看是不是那知情人乾的。」

「這個可能性已經被排除,小區監控拍到了罪犯的一個背影,可看不出什麼。你的身體還沒有康復,多住一天再出院吧。」

于飛起身,準備告辭。

秋鐵心一把抓住他的手,眼神鎖定他的雙眼,問道:「我內傷極重,是你給我療傷的?」

于飛笑道:「這個問題,留到周四晚上,我再告訴你。」

秋鐵心臉色一紅,低聲罵道:「無恥,流-氓,早晚我會打爆你的頭。」

于飛哈哈一笑,手指拂過那滑嫩的臉蛋,劃過那誘人的紅唇,這讓秋鐵心氣得想殺人。

于飛並不在意秋鐵心那殺人的眼神,反而把手放在鼻子前深深嗅了嗅,一幅陶醉的樣子。

「混蛋,去死。」

秋鐵心又羞又氣,這傢伙簡直可惡,竟敢在病房中調戲自己。

于飛奇異一笑,充滿了誘惑的魅力,然後轉身離去,留下一個背影讓秋鐵心咬牙切齒。

出了醫院,于飛收起笑容,露出了沉思之色。

青木靈根是五行靈根之一,世所罕見相當珍貴。

身具這種體質的人,天生就是修鍊的好苗子,是無數門派爭相搶奪,想收歸門下的天才弟子。

紀斐之所以如此在乎陸婉儀的女兒,一來是想將其收為弟子,二來是想等到小雅長大之後,藉助她之力完成一個突破,從而步入更高的領域。

後天九重,一重比一重艱辛。

特別是修鍊到後期,每一重的晉陞跨度可能是十年、二十年、五十年,甚至一百年。

若無特殊方式,要晉陞那是很困難的事情。

于飛選擇歷經紅塵,說到底也是為了修鍊。

金牌美體師除了高收入,高享受外,最主要是可以加速于飛的修鍊,讓他走在別人前面。

中午十二點,于飛接到了張宇華的電話。

「你在哪,我這遇到麻煩了。」

于飛一愣,問道:「怎麼了,你在哪?」

「我在小南街,你過來就知道了。」

「行,我馬上過來。」

于飛掛掉電話,迅速打車趕往小南街。

十分鐘后,于飛趕到小南街,剛下車就感覺到了氣氛不對。

二十幾米外,上百群眾圍成一圈,那邊顯然發生了什麼事情。

于飛快步上前,只見張宇華倒在地上,被人一腳踩在頭上,左臉緊貼在地上,滿臉羞辱、憤怒之情。

張宇華臉上已經破皮,兩眼黑紫紅腫,口中鮮血流了一地,身上還有不少腳櫻

不遠處,張宇華的車就停在路旁,車窗已經被砸碎。

腳踩張宇華的是一個四十齣頭的彪悍男子,身邊還跟著四個同伴,全都是三十多四十歲的壯漢,渾身透著一股狠辣、兇殘的氣息。

「十分鐘已過,于飛那小子卻沒有來,你是想糊弄老子嗎?」

彪悍男子鬆開右腳,朝著張宇華的胸口踢去。

這一腳力道相當驚人,看到很多圍觀之人都忍不住發出了驚呼。

于飛看到這一幕,臉都氣黑了。

「住手。」

于飛的聲音相當響亮,讓所有人都心神一震。

那彪悍男子也下意識的收回了幾分力道,卻並沒有收回右腳。

于飛推開人群,一個箭步就衝到張宇華身旁,飛起一腳朝著彪悍男子的右腳踢去。

只聞一聲骨骼碎裂的聲音傳來,隨即是一聲慘叫,以及一聲讓人心頭髮涼的冷笑。

彪悍男子右腳小腿骨被踢斷,整個人當場倒地,口中發出殺豬般的怒吼,額頭上大汗淋漓,痛的他臉色發白。

一旁,四個彪形大漢反應過來,兩人上前欲要扶起彪悍男子,另外兩人則直奔于飛而來。

「小子找死,竟敢偷襲我們老大,你小子今天死定了。」

于飛冷酷道:「你們今天死不了,但是活著會比死還難熬。」

張宇華躺在地上,虛弱的道:「于飛快走,他們設下圈套,就是想引你上鉤。」

于飛眼中怒火燃燒,他雖然低調,可不表示他怕事。

張宇華是他大學最好的兄弟,如今被人打成重傷,是可忍孰不可忍。

「別擔心,我正想會一會這些人。」

看著衝來的兩個彪形大漢,于飛的神情冷得像是嚴冬一樣,雙手準確無比的捏住了對方的拳頭,五指用力一捏,兩個拳頭就被他直接給捏碎。

「哦…礙嗷…嗷…」

凄厲的慘叫撕心裂肺,兩個彪形大漢直接跪在於飛面前,雙膝傳來碎裂的聲音,聲音眨眼就沙啞,眼中淚水直下,五官扭曲變形,根本不成人樣。

「小子好狠的手段,給我剁了他。」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