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三十一章李雪梅的苦衷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 于飛叮囑了一句,然後便駕車離開。 李雪梅的老家就位於桃花故里附近,家境並不富裕,在農村也只算一般,家裡供她念大學,也算是很重的負擔。 于飛曾去過李雪梅家,那是大二的時候,...

二更求推薦、收藏、會員點擊!!!

「無求至樂,你忘了?」

于飛身體前傾,雙手自張慧雲雙肩一路而下,深入她的胸衣之內,那飽滿挺拔的雙峰在他的手中不住的跳動。

張慧雲閉著雙眼,口中發出了低吟與嬌呼,臉上滿是享受的神色。

于飛臉色平靜,十分鐘眨眼即到,他收回了雙手。

「少熬夜,不然每月一次的按摩就要改成每月兩次,我可不是那麼有空。」

作為聖雲美容院的殺手,于飛的手段,張慧雲自然是親身體驗過。

這種場所,這種社會,有些東西是永遠都避免不了的。

于飛回到宿舍,將床下的泥碗取出來看了看,清水已經變成靈液,只剩下小半碗,彌散著淡淡的香味。

于飛沒有服用,而是放了回去,他準備放置二十四小時,等明早再服用。

一夜修鍊,于飛的修為在穩步提升中。

第二天一早,于飛醒來,感覺渾身有力,全身舒暢。

翻身下床,于飛取出床下的泥碗,發現裡面的靈液比昨晚又少了一些,但卻更加濃郁,更加乳白,香味更加迷人了。

「看來放置的時間越長,效果越佳。只是不知道有沒有過期的時限,有空得仔細研究記錄下來,把它弄通透。」

于飛一口服下乳白色的靈液,然後盤坐修鍊,直到早上八點才蘇醒過來。

「效果明顯,陰陽交融配合這種靈液,有望在兩個月內步入五重天。若僅靠陰陽交融,估計得半年時間。若是不藉助陰陽交融,僅靠自己苦修,起碼要兩年時間。由此可見,資源對於修鍊確實很關鍵。」

重新將泥碗裝滿水,于飛將其放置在床下,然後便離開了宿舍。

八點半,張宇華開著飛豹越野車來到了學校,把鑰匙交給了于飛。

「不要告訴雪梅我的去向,一切等我回來再說。」

于飛叮囑了一句,然後便駕車離開。

李雪梅的老家就位於桃花故里附近,家境並不富裕,在農村也只算一般,家裡供她念大學,也算是很重的負擔。

于飛曾去過李雪梅家,那是大二的時候,兩人正在熱戀,因此于飛知道,李雪梅還有一個弟弟,正在念初中。

上午十點半,于飛駕車來到李雪梅家。

今天是周五,李雪梅的弟弟在學校念書,父親在外打工,家裡就只有李雪梅的母親一個人做農活。

于飛在地里找到了李雪梅的母親,問起了李雪梅的情況。

見到于飛,李雪梅的母親有些意外。

這個五十歲上下的農村婦女看上去有些顯老,一身衣物也很陳舊,還沾滿了泥土。

「你來了,回家去坐吧。」

于飛邊說邊問,想了解李雪梅提出分手的原因。

李雪梅的母親表示不知,言語之間似乎隱藏著什麼,但卻不肯多說。

于飛追問了多次,都沒有結果,最終只得離開了。

于飛從李雪梅的母親那裡看出了一些眉目,李雪梅與自己分手肯定有緣故,只是她的家人不願意說。

于飛想到了李雪梅的弟弟李雪松,驅車直奔當地中學,在中午放學之後,找到了李雪松。

于飛帶著十五歲的李雪松去飯館吃飯,還給他買了一個手機,然後便問起了李雪梅的情況。

一開始,李雪松也不願多說,後來于飛一再追問,李雪松才道出了實情。

原來在去年八月,李雪梅在家待了一段時間。

有一天下午,李雪梅突然毫無徵兆的昏倒了,家人連忙將她送到醫院。

第二天一早,李雪梅就回家了。

第三天,李雪梅獨自一人去了一趟縣城,回來后心情不是很好。

一周之後,李雪梅又去了一次縣城,那一次回來,李雪梅整個人有了很大變化。

「我不止一次看見姐姐在屋子裡偷偷哭泣,我去問她,她又不說。爸媽也追問過幾次,姐姐都不肯說,我們猜測,姐姐可能是去了縣城檢查身體,但她不肯告訴我們結果。」

這個消息讓于飛很是意外,他一直和李雪梅在一起,並沒有發現她身體有恙埃

「後來呢,有問出結果嗎?」

李雪松遲疑道:「姐姐一直不肯說,但是我從爸爸那裡了解到,我們家祖上有一種遺傳病,據說…據說…」

「據說什麼,快告訴我。」

于飛抓住李雪松的手臂,情緒有些激動。

李雪松看著于飛,表情有些苦澀。

「據說得了那種遺傳病的人,從來都活不活二十五歲,也從來沒有醫好過。那種病很古怪,有可能一生都不會發作。可一旦發作,最多只剩下三年的壽命。」

于飛將疑將信,什麼樣的怪病能瞞過自己的眼睛?

為了弄清楚事實,于飛問清楚了縣城的位置與情況后,便驅車趕往縣醫院,尋找李雪梅的病例。

一開始,醫院方並不願意幫這個小忙。

後來,于飛花費了不少精力,還送了不少紅包,這才拉好了關係,查到了李雪梅當初在醫院檢查的結果。

拿著檢查的結果,于飛找了一個專家諮詢,得到的回答讓于飛心頭涼了半截。

「這種遺傳病很罕見,屬於基因異變,目前的醫療水平根本無法醫治。平日里,根本難以發現,就算去醫院檢查,也查不出來。唯有在發作期間,才能查到病源。只是根據以往的病例推斷,一旦病發,從未有人能活上三年。」

于飛帶著沉重的心情離開了縣醫院,這樣的結果是他來之前所不曾想到的。

李雪梅有先天遺傳病,于飛怎麼也難以相信。

即便是現在,于飛通過觀氣之術,也不曾發現李雪梅身上有任何異樣。

回城的途中,于飛車速很慢。

他一直在思考,如果李雪梅真有遺傳病,該如何幫她把病治好。

就于飛從縣醫院了解到的病情來看,這種遺傳病隱秘性很好,不發作的時候根本察覺不到。

等到發作時,一切已經來不及了。

李雪梅去年已經發作過一次,依照專家的推斷,李雪梅已經時日不多,隨時有病發的可能性。

這便是李雪梅提出分手的原因,她不想讓于飛陷得太深,到時候為她傷心。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