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誘惑 都市言情

絕命誘惑 第一章桃花

作者:心夢無痕

本章內容簡介: 當事人好了之後,小車司機賠了一點錢,圍觀之人便逐漸散去。 于飛帶著楊瑩於半個小時後來到了桃花庵,殘破的景象讓于飛有些意外。 這兒距離桃源村不算遠,當地旅遊發達,為何不把它搞起來,作為...

陽春三月,百花迎春,紅粉的桃花漫山遍野,遊人如醉。

一輛越野車穿梭在山道上,道路兩旁儘是一些小型的農家樂,無數遊客在此賞花品茗。

「人還真多埃」張宇華坐在副駕上,扭頭看著窗外,但見滿山桃花遍地人影,春意鬧人。

「這可是有名的旅遊勝地,每年三月桃花遍地,遊人如織,熱鬧得很。」李雪梅坐在後排,對這裡頗為熟悉。

「確實不錯,雖然離城遠了一點,可景色很迷人。」楊瑩看著窗外,希望粉紅色的桃花會有一段紅粉色的回憶。

張宇華收回目光,瞟了一眼正在開車的于飛,問道:「還有多遠才到?」

于飛笑道:「快了,也就十來里,估計半個小時。」

張宇華陰陽怪氣的道:「十來里要半個小時,你腦袋秀逗了?」

李雪梅罵道:「你才腦袋秀逗了,這是旅遊勝地,前面肯定堵車。」

張宇華嘿嘿一笑,辯解道:「我又沒有來過,哪裡知道這些。」

這一次,一行四人由李雪梅提議,前來旅遊踏春,選擇了離城稍遠的桃花故里。

四人都來自雲城第一名牌大學,同級不同系。

李雪梅就是這附近土生土長的人,所以對這裡很熟悉。

張宇華與楊瑩都是第一次來這,于飛曾來過一次。

四人中,李雪梅與張宇華是一對情侶,于飛與楊瑩屬於正在交往的關係。

半個小時后,越野車來到了桃源村,這裡人山人海,熱鬧無比。

「十點半,吃午飯還早,我們先找一個環境好點的定下,稍後四處走走。」

李雪梅熟門熟路,拉著楊瑩,帶著于飛與張宇華很快搞定了午飯的事情。

陽春三月,春光明媚。

于飛一身休閑裝,一米八二的個頭,不胖不瘦,五官英俊,臉上總是掛著迷人的笑意。

張宇華一身西裝革履,一米八五的個頭,高大帥氣,炯炯有神的雙眼,十分迷人。

于飛生性隨和,張宇華自信開朗,兩人在學校是最好的鐵哥們,相識兩年情同兄弟。

李雪梅一身牛仔,高挑美麗,一米六五的個頭凹凸有致,青春靚麗。

楊瑩一身運動裝,身高一米六四,五官精緻秀美,大波浪的捲髮配上她的臉型很有氣質,給人一種知性優雅之美。

桃源村是一處旅遊勝地,經過多年的開發,已經形成了一個類似小鎮的集市,各種叫賣之聲不絕於耳。

李雪梅拉著楊瑩低頭細語,不時傳出歡快的輕笑聲。

于飛陪著張宇華走在後面,兩個傢伙東張西望,這裡除了桃花迷人,美女也很誘人。

三月,春暖花開,天氣宜人。

各類美女爭奇鬥豔,在這桃源村中也是一道亮麗的風景。

「餘輝,進展如何,有沒有…嘿嘿…」

張宇華一臉曖昧,追問著于飛與楊瑩的事情。

于飛白了好友一眼,罵道:「你以為我像你啊,人面獸心。」

張宇華毫不生氣,反駁道:「你是禽獸不如,力不從心。」

于飛知道好友的脾氣,懶得與他爭論,快步上前來到兩女身旁,問道:「附近有沒有什麼名勝古?」

李雪梅想了想,指著數裡外的一座山頭道:「那裡有一座桃花庵,有些破敗,不知道什麼年代留下來的。」

于飛看著那個山頭,那裡桃樹不多,稀稀疏疏有幾株,幾乎看不到遊客。

「唐寅筆下的桃花庵甚是有名,我想去看看。」

「我覺得還是桃花好看,桃花庵就免了。」

張宇華故意唱反調,不想跑那麼遠。

「我陪你去吧。」

楊瑩露齒一笑,走到于飛身邊。

李雪梅笑道:「你們去吧,我們就不打擾了,有事電話聯繫。」

于飛微微頷首,四人就此分開。

從桃源村到桃花庵大約三公里,需要步行半個小時。

于飛與楊瑩並肩而行,一個英俊迷人,一個氣質美麗,一路上不知道羨煞了多少旁人。

「為什麼張宇華老是叫你餘輝?」

「他嫉妒吧。」

楊瑩笑道:「我想也是,他沒有你身上的那份沉穩淡定,在你面前,他的自信總會受到威脅。」

于飛苦笑道:「太淡定的人往往缺少激情。」

「那是因為你心裡藏有秘密,你在掩飾……」

于飛一愣,扭頭看著楊瑩,那美麗的臉上雙眼清澈,竟似能看透人心。

這時,一陣喧鬧從前方傳來,很多遊客圍成一圈,似乎發生了什麼事情。

于飛與楊瑩好奇上前,只見一輛小車撞倒了一個二十齣頭的女學生,碾斷了一條腿,血流了一地,傷勢很嚴峻。

很多人在旁想辦法,出主意,可女學生傷勢嚴重,流血不止,需要馬上送醫。

桃源村雖然是旅遊勝地,但這裡只有每年三月才熱鬧,因此並沒有設立專門的醫療機構。

加之離城偏遠,女學生的處境便十分不利。

而就在眾人焦急無比之際,一個二十多歲,相貌普通,一身休閑裝的青年男子擠入圈子裡。

「大家不要吵鬧,我能治好她的腿。」

青年男子蹲在女學生身邊,仔細看了一下她的傷勢后,雙手在女學生的腿上凌空指畫了幾下,口中念念有詞,很是怪異。

楊瑩疑惑道:「他這是?」

于飛眼神微變,掃了一眼圍觀的人群,並沒有發現其他異常之人。

青年男子一番指畫叨念后,一指點在女學生的大腿上,鮮血便立馬止住了。

隨後,青年男子雙手抓住女學生的腿,開始為她接骨,不時有怪異的手勢出現,但一閃而過,很多人都不曾看仔細。

這樣就能把斷骨接上?

簡直荒謬。

然而就是這等荒謬之事,卻在片刻之後發生。

「好了,你站起來走走。」

女學生一臉震驚的看著青年男子,嘗試著挪動受傷的腿,結果發現一點痛的感覺都沒有,完全與正常人一樣。

「我好了,我的腿不痛了,我…我…」

女學生抓住青年男子的手,激動得無法言喻。

司機也是一臉喜悅,連連感激,說要酬謝。

「不必放在心上,相見便是緣分。」

轉身,青年男子離去。

「腿撞斷了都能接上,還完好如初,這也太神奇了。」

「就像做夢一樣,我們不會是在做夢吧?」

遊客們很是震驚,幾乎不敢相信剛才發生的事情。

于飛看著青年男子離去的背影,心道:「救人也沒必要這麼誇張吧,茅山符咒的傳人還真是……」

當事人好了之後,小車司機賠了一點錢,圍觀之人便逐漸散去。

于飛帶著楊瑩於半個小時後來到了桃花庵,殘破的景象讓于飛有些意外。

這兒距離桃源村不算遠,當地旅遊發達,為何不把它搞起來,作為一個景點?

桃花庵很小,裡面供著一尊桃花仙,連頭顱都不見了。

于飛站在桃花庵門外,看著那尊沒有頭顱的桃花仙,眼神有些奇怪。

楊瑩站在一旁,蹙眉道:「沒什麼可看埃」

于飛不言,走入桃花庵,右手輕撫著石像的腹部,那兒刻著一朵桃花。

因為年代久遠,桃花已染塵埃。

于飛拂去塵埃,桃花乍現,粉紅耀眼。

那一刻,于飛眼神微變,輕嘆道:「或許,我不該來……」

楊瑩被于飛擋住了視線,並沒有看到桃花,安慰道:「別在意,就當是散步,反正都是出來玩。」

于飛駐足了片刻,轉身走出桃花庵時,石像腹部上的那朵粉紅色桃花已經黯淡下來。

中午十二點,于飛、楊瑩回到桃源村,楊瑩說起了青年男子徒手接骨止血一事。

李雪梅道:「我們也聽說了,但都不太相信。現在什麼時代了,哪有這種事情。」

張宇華盯著于飛,問道:「你們真的親眼所見,沒有眼花?」

于飛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下午,四人在桃源村賞花爬山,玩得很高興。

突然,一道閃電劃破天際,轉眼就變天了。

很快,雷鳴閃電,狂風大雨,籠罩著桃源村。

于飛四人躲在一處農家,因為地勢較高,正好可以看到桃花庵的情況。

大雨中,一道閃電格外刺眼,正好劈中桃花庵,讓那原本就殘破的桃花庵轟然倒塌了。

于飛看著這一幕,心情有些複雜。

這是天意嗎?

楊瑩有些驚訝,上午才去了桃花庵,如今就被雷劈了,這是不是也太巧了。

李雪梅與張宇華沒有注意,兩人都指望著大雨快點過去。

很快,天從人願,大雨停了,太陽又從雲中冒出來。

天際,一道彩虹出現,落在了于飛眼前。

「看來真的是天意埃」

于飛在心裡思量,表面上卻十分平靜。

「雨打桃花,沒什麼可看了,我們還是回學校吧。」

在張宇華的提議下,四人離開了桃源村。

回城時,于飛讓張宇華開車,自己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神情有些異樣。

原本這車就是張宇華的,因為兩人關係好,很多時候都是于飛在開。

回到雲城已經下午五點,張宇華提議晚上去好好玩一玩,卻被兩女拒絕了。

「晚上我還有事,你們去玩吧。」

于飛看了一下手機,簡訊可不少。

「我也要回去了。」

楊瑩看了于飛一眼,隨即走了。

「于飛,還不快去送送她。」

李雪梅瞪著于飛,連忙給他使眼色。

「我去送她,你們玩開心點。」

于飛追上楊瑩,送她走出校園。

「我總覺得于飛不是很喜歡楊瑩,你覺得呢?」

張宇華嘿嘿笑道:「這小子生性懶散,就這臭模樣,你想太多了。」

李雪梅聞言輕嘆,隨後被張宇華拉走了。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