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三十六章大結局對不起殺了你下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325字

每一次兇猛的衝擊,每一次極度的扭動,都是那樣的不遺餘力。..wencuige.不斷向彼此發動著兇猛的攻勢。

擁有著近乎無限生命能的他們,毫不吝惜體力,周圍的七彩虹光伴隨著他們身體的律動而不斷的扭曲著。

低沉的呻吟聲不僅是從母妖王口中發出,也同樣從叶音竹鼻音中響起,生命能就像一個巨大的熔爐,包裹著他們,他們都無法向對方關閉自己的生命奧秘,伴隨著深入與開啟,無限的巔峰令**一浪高過一浪。

時間,在他們心中早已經沒有了任何概念。伴隨著律動的提速,他們不斷尋找著那巔峰的頂點,可卻眼看著那頂點越來越高。

終於,巔峰在他們的生命能完全水乳交融,在他們的靈魂破開生命能的阻隔彼此碰觸的剎那。生命能孕育出的最強靈魂與死能孕育出的最強靈魂碰撞的一剎那,代表著生與死,陽與陰的能量瞬間碰撞時,巔峰的頂點終於到達。

叶音竹的雙臂,分別摟在母妖王的背部與腰間,令她的身體與自己完全契合在一起,也就在這頂點到達的一瞬之間。一圈強烈的金色光環驟然從叶音竹的眉心處釋放出來。

極樂的巔峰是那樣的美妙。當母妖王感受到那瞬間收緊的雙臂與空間時,她下意識的睜開了雙眼。而也就在這一時刻,叶音竹嘴角處已經流出了金色的血液,看著她地目光竟然在這極樂頂點來臨的時刻變得那樣清明。

「你……」母妖王只說出了一個字。她就已經感覺到一股澎湃的洪流從那滾燙中噴射而出,深深地刺入了自己體內。刺入了自己的靈魂深處。

極樂伴隨著極痛,幾乎同一時間出現在她靈魂深處。..可是。她卻發現,自己已經無法動彈。儘管是那神級的力量,在這一刻,她也無法移動分毫。

叶音竹注視著母妖王,眼中閃過一絲不忍,「你終究還是中了我的計,我也是神。雖然只有靈魂。」

又一股滾燙瘋狂湧入,母妖王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靈魂本體竟然在那洪流中開始破碎。

迷濛的看著叶音竹,眼中充滿了不解,帶著一絲淡淡的絕望。9u.net但更多地卻依舊是極樂中的興奮。

「告訴我……」

叶音竹當然知道她想要知道什麼,「早在知道你是母妖王的時候,我就已經做好了兩手準備,我想到了琴帝號可能會無法致你於死地。成為了神,你幾乎成為了不死地存在。你並不知道的是,在神龍王將靈魂能量同時輸入到你我體內的時候,你終於突破屏障成為了神。而我腦海中菲爾傑克遜大師的靈魂也因此而喚醒。當神龍王發現你靈魂不對的時候,最後一刻你雖然強行吸取,但他卻將更多的靈魂之力傳給了我。所以,你最多也只是吸收了神龍王三分之一的靈魂之力。另外的三分之二則都注入到了我的靈魂之中。所以,儘管我的**還沒有像你那樣達到神級,可是,我地靈魂卻已經是神級的存在。」

洪流一股接一股的衝擊著母妖王的靈魂,她眼中更多的卻不是絕望。帶著潮紅地嬌顏流露出一抹淡淡的苦澀,「沒想到,你隱藏的竟然這麼深。」

叶音竹繼續道:「我和菲爾傑克遜大師討論過,想要殺死你,如果琴帝號無法成功。那麼。就只有一個辦法。就是用同等級別的靈魂。毀滅你的靈魂。而我地靈魂是神級,你地也是神級。不同的是。因為我地**並沒有達到神級,所以,在靈魂達到神級之後,精神之海中就多了另外一顆魂珠,除非我的**也達到神級,否則我原本的魂珠和後來這顆神魂珠就無法融合在一起。..」

母妖王慘笑道:「所以,你自己破開了神魂珠,將那神級的靈魂與你生命的精華一同射入我體內,摧毀我的靈魂,是么?」

叶音竹道:「你的身體無懈可擊。我的**並不是神級實力,就算知道用這樣的方法可以真正的殺死你,可我卻無法讓自己的神級靈魂攻入你體內,這是唯一的辦法。」

極樂的巔峰已到頂點,兩人同時感受著一邊是火焰一邊是海洋的痛苦與快樂。同樣破碎了靈魂,那樣的痛苦,與他們身體本身的極樂,融為一種極其特殊的感覺。

「音竹,你知道么,我很快樂。我的感覺是沒錯的,成為一個真正的女人,是這樣的快樂。如果我不是出身於深淵,該有多好?可惜,你破碎了神魂,永遠也不可能再成為神。」

叶音竹輕吻了一下母妖王的額頭,「或許,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我能感受到你對我的愛,但你是母妖王,我是龍的傳人,我們註定要是這樣的結局。動手吧。我畢竟沒有神級的身體,在你的靈魂徹底破碎之前,你完全可以殺了我。或許,到了那未知的下面,拋卻了所有的困擾與限制,我們真的能夠成為情侶也說不定。對不起,我殺了你。」

母妖王臉上的笑容突然變得真摯起來,「不要說對不起,這所有的一切我都明白。我也突然明白了什麼才是真正的愛。告訴我,愛的真諦是奉獻。對不對?」

叶音竹愣了一下,此時,最後一波洪流也終於攻入了母妖王的體內,在極度的痙攣之中,兩個人的身體都劇烈的顫抖起來。

母妖王顫抖著聲音道:「為了救你的妻子、夥伴和孩子們,你寧可捨棄自己的生命。這是你對他們的愛,對他們的奉獻。我死了,你就能夠和你的妻子還有孩子們快樂的生活下去,過著幸福美滿的日子。音竹,這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