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三十六章大結局對不起殺了你上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516字

叶音竹冷冷的看著母妖王,「說你的頭腦不如我,還真是妄自菲薄了。..你計算的如此精確,甚至把握住了我性格上的缺點。果然不愧是深淵之神,母妖王大人啊!」

母妖王的手依舊在安雅的小腹上輕輕的摩挲著,微笑道:「那你是答應,還是不答應呢?」

叶音竹冷笑一聲,「我有選擇的權力么?」

母妖王笑了,笑的很甜蜜,「沒有,當然沒有。」

叶音竹眼中流露出一抹凄然,深深的看了一眼遠處的蘇拉和海洋,重重的點下了頭,「好,我答應你。」簡單的五個字,從他口中說出卻顯得如此凝重,但出奇的是,在場眾人中卻沒有人阻止他。

母妖王的選擇是正確的,孩子成為了在場每個人的軟肋,包括兩位塔主在內。

母妖王將安雅遠遠的拋了出去,當然,還在她的神界禁錮之中,同時,她打開了對叶音竹的禁錮,眼中閃過一絲厲色,「不要有任何僥倖心理。你應該明白,以我神級的實力,想要殺掉在場任何一個人,都只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

叶音竹緩緩飛到母妖王面前,並沒有趁此向她攻擊或者是有什麼行動,試問,當他身穿神獸鎧,實力處於巔峰狀態的時候,都無法殺死母妖王,此時失去神獸鎧的輔助,又如何是神級的母妖王對手呢?

母妖王**的身軀上浮現出一層淡淡地紅色,眼中竟然流露出一抹嬌羞的神色。

叶音竹冷淡的看著她。「現在就開始么?」

母妖王微微一笑,此時對她來說,叶音竹已經是砧板上地肉。怎麼也跑不了了。

「不急。你不是一直對你的妻子們很好么。我聽她們說過,當初你為了找回蘇拉,單槍匹馬前往藍迪亞斯帝國首都,用一曲鳳求凰向她示愛。這畢竟是我的第一次,我也想聽聽你來彈奏這首琴曲,好么?我希望你能讓我更加動情。當然,我只是想聽琴曲,如果你在其中摻雜什麼的話。我不介意讓你立刻看到一具孩子的屍體。」

叶音竹默默的看著母妖王,眼中閃過一絲屈辱的光芒,但是。..他卻依舊從須彌神戒中取出了一張栗殼色漆,大小蛇腹間牛毛與小冰裂斷紋的古琴,古琴一出,叶音竹地氣質一變,彷彿鍾靈天下之秀,優雅高貴在舉手投足之間展現。

母妖王讚歎道:「琴帝終究是琴帝,只要是古琴在手,龍崎努斯就沒有一個男人能與你相比。wencuige.」

叶音竹彷彿並沒有聽到母妖王的讚賞一般,雙手輕撫琴弦,淡淡的道:「朝陽既升。巢鳳有聲。朱絲一奏,天下文明。此琴名曰:鳴鳳。」

鳴鳳地音律清脆悠揚,可此時那清脆之音演奏出的樂曲卻是那麼悲傷蒼涼,它似乎在訴說著,訴說著愛人遠離的痛苦。訴說著無盡的相思之苦。

但聞琴聲,時而如松濤怒號,時而如杜鵑悲啼,繚繞空際盤旋不散,窮琴之妙謫。

前奏盡。歌聲起。那歌與琴竟是如此和諧。卻也將令那傷感更增。

「哪一個人,

哪一雙眼。

不需要愛人的安慰。

哪一顆心,

哪一份情,

不想要牽手到明天。

情若是花開花謝,

愛終究滄海桑田,

別問我該如何,

才會到永遠。

看世間緣起緣滅,

莫笑我無怨無悔,

誰又懂怎樣愛,

才是真永遠。..

我看不見,

我聽不見,

天長地久的諾言。

我只看見,

我只聽見,

曾經擁有的纏綿。」

悲傷的歌聲因哽咽而沙啞,叶音竹的眼前同樣朦朧,他完全在重複著當初在藍迪亞斯帝都為蘇拉彈琴時的一幕。可他此時心中地背上卻不再是為了蘇拉,而是為了那死去的香鸞公主。

母妖王聽的有些痴了,叶音竹不論是彈琴還是唱歌,其中都沒有包含半分精神力的氣息,就是那簡單的琴歌,可卻就是這再普通不過地琴歌,卻深深的觸動著她的內心。

母妖王當然知道,叶音竹在琴歌中的情緒並不是因自己而起。可越是這樣,她心中那種痛苦的感慨,和期待卻更加明顯。

雙手優雅抬起,在那琴音裊裊中悄然落於琴弦之上,叶音竹眼中流露著淡淡地光芒,彷彿自己也已深入那琴音之中,輕聲道:

「相遇是緣,相思漸纏,相見卻難。山高路遠,惟有千里共嬋娟。因不滿,鴛夢成空泛,故攝形相,托鴻雁,快捎傳。喜開封,捧玉照,細端詳,但見櫻唇紅,柳眉黛,星眸水汪汪,情深意更長。無限愛慕怎生訴?款款東南望,一曲鳳求凰。」

嘴角處浮現出一絲苦澀,叶音竹輕聲道:「小龍女,如果你是真地愛我,那麼,我請求你,接下來發生的一切,我不希望讓他們看到。畢竟,這裡還有我地孩子們。」

母妖王注視著面前的叶音竹,眼中升起一片朦朧,「相遇是緣,相思漸纏,相見卻難。多麼動聽的鳳求凰,難怪她們會為你而痴。這就是愛么?謝謝你,你知道么,在這一刻,我真的感覺到了愛的滋味。好,我答應你。」

一邊說著,母妖王拉住了叶音竹的手。

正在這時,一個稚嫩的聲音突然響起,「老師。」

叶音竹和母妖王的目光同時朝聲音的來源看去,開口的,是在海洋懷中的睿琴。

睿琴看著叶音竹,眼中的迷茫和思考已經消失了。

「老師,你真的是我的爸爸么?」

叶音竹默默的點了點頭,「對不起,睿琴,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