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三十四章我該叫你小龍女還是母妖王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132字

叶音竹身體藉助那一跺之力幾乎是和小龍女同時騰空而起,他那冰冷的聲音彷彿來自九幽地獄一般,「因為,你還沒有死。..」

「因為,你還沒有死。」叶音竹冰冷的聲音震撼著小龍女的靈魂。而也就在這時,半空之中,琴帝號航空母艦上的三百門中級魔導炮,四十門高級魔導炮以及五門寂滅之炮同時發威,三百四十五道粗大的光芒在琴帝號瞬間的旋轉之中同時爆發,而它們竟然並不是射向深淵內部,而是在深淵正上方的同一個點。

小龍女看到了叶音竹冰冷的眼眸,戰爭踐踏即使是由叶音竹發出的,也只能讓她眩暈片刻而已,此時,她已經完全恢復了過來。但是,叶音竹卻沒有給她開口的任何機會。

就在空中琴帝號三百四十五門魔導炮同時發威的那一瞬間,叶音竹騰起的身體一記鞭腿甩出,重重的踢在小龍女纖細的腰間,令她的嬌軀宛如炮彈一般飛了出去。

戰爭踐踏的眩暈效果完全消失了。但此時小龍女看到的,卻是漫天光芒。叶音竹的一腿,已經將她送到了魔導炮攢射的中心點。

完成那一腿,叶音竹的身體幾乎是閃電般爆退。琴帝號全力一擊的能量實在太恐怖了,龐大的能量光芒令空氣完全破碎,雖然無法產生出連接位面的通道,但那一瞬間已經撕裂了周圍所有的空間。

沒有轟鳴聲,當那三百四十五道流光同時凝聚在小龍女一個人身上的時候,時間、空間和所有地一切似乎都也隨之凝固。緊接著,一圈奪目的光環驟然爆發開來。..強烈的能量波動,掃平了深淵兩旁的山峰,龐大的能量波動也令周圍變成了一片黑暗的空寂。

那可是以五門寂滅之炮為首的全力一擊啊,凝聚了琴帝號地結晶。攻擊強度是誰也沒有見過地。

或許,法藍的萬名魔法師聯合起來發動魔法的攻擊總量要超過琴帝號這集中的一擊,可是。魔法師們的攻擊卻不可能凝聚在一點上。而琴帝號卻做到了。在地精部落大師們完美的設計之中。琴帝號展現出了無與倫比的精確性攻擊。

叶音竹的身體在頃刻間就已經退到了數千米之外,儘管如此,他依舊在那狂暴地衝擊餘波作用下再次飛出數百米才停了下來。以他那樣的防禦都要如此,那直接被轟中的小龍女又如何呢?

光芒漸漸的黯淡了,琴帝號飛的比之前更高了一些,那是能量反衝的效果。被撕裂的空間緩緩閉合。爆炸中心的強光逐漸黯淡下來。

叶音竹略微鬆了口氣,「或許,這次才真地是結束了吧。」「結束了?告訴我。為什麼?」傷感的聲音帶著冰冷響起,聲音聽上去不大,但不論是叶音竹,還是琴帝號中的眾人,卻都清晰無比的聽到這個聲音的存在。哪怕是已經退到了帝領外圍地龍崎努斯空軍們也都聽到了這個彷彿是從自己靈魂深處想起一般的聲音。

叶音竹的瞳孔驟然收縮,臉色聚變,目光牢牢的盯視著之前那爆炸的中心點,一道身影正緩緩浮現在那黯淡地光芒之中。

黑色長髮披散在背後。..她地身上已經沒有了一絲衣服的痕迹,**地嬌軀更加栓釋著完美的定義,每一寸肌膚,每一個組成部分,都無可挑剔的那樣完美。略帶古銅色的白嫩肌膚看上去是那樣的健康。修長緊繃的大腿。纖細的腰肢,由腰肢延伸到胯部那驚人的弧線。還有胸前誇張卻不失協調的豐盈。所有的一切,都展現著最美麗的存在。

但是,看著這完美的嬌軀,叶音竹眼中卻只有冰冷的寒意。卻無一絲欣賞。

輕輕的抬起自己的右手。小龍女抹掉嘴角溢出的一絲金色血跡,充滿悲傷和冰冷的目光灼灼的盯視著遠處的叶音竹。「告訴我,為什麼。」

深吸口氣,漂浮在半空之中,叶音竹握住紫晶星辰之劍的右手緩緩抬起,將劍身橫在自己胸前。他的目光已經變得極為冰冷,「沒想到,這樣都殺不了你。看來,我還是失算了。」

小龍女的聲音突然變得高昂了幾分,「告訴我,為什麼?」

叶音竹寒聲道:「為什麼?我只問你一個問題。我該叫你小龍女,還是母——妖——王-

當他說道母妖王三個字的時候,一字一頓,驚人的聲浪令空氣一陣劇烈的顫抖。

小龍女的臉色看上去有些蒼白,失聲道:「你,你胡說。我是神龍王的女兒。你竟然說我是母妖王?叶音竹,就算你不想要我,也不能污衊我的清白。」

「污衊?真的是污衊么?」叶音竹冷笑一聲,「母妖王,你是不是一直都以為自己隱藏的很好?確實,我也要承認,你隱藏的能力真的已經近乎完美,哪怕是神龍王大人都沒有發現你真正的身份。但是,這個世間本就沒有什麼是完美的,哪怕你掩飾的再好,也終究有破綻露出。」

小龍女臉色蒼白,失神的看著叶音竹,「為什麼?音竹,你竟然這麼狠心的污衊我。」

叶音竹淡然一笑,「我想,你一定很想知道我是怎樣看出你真實身份的吧。讓我一一告訴你,你就不會再做無謂的否認了。」

小龍女在看著叶音竹,此時,琴帝號內,所有人也都處於極度的震驚之中。哪怕是蘇拉和海洋,在事先也不知道事情居然會變成這樣。叶音竹叮囑她們的只是將那琴帝號的全力一擊不要直接轟入深淵,而是深淵上方的一個點。在地圖上,叶音竹詳細給她們標示出了那個點的位置。

當叶音竹一腳戰爭踐踏踩暈小龍女,並將她踢入魔導炮攢射的那個點時,琴帝號內所有的人都已經驚呆了。他們怎麼也沒想到,這個時候叶音竹居然會做出如此行動。更不能理解這一切究竟是為了什麼。

當叶音竹說出小龍女竟然是母妖王的時候,琴帝號內所有人的全部陷入了獃滯之中,小龍女是誰?在他們心中,小龍女是神龍王的女兒啊,連神龍王都沒有說過她的身份,叶音竹竟然說她是母妖王,這聽起來是何等的不可思議。所以,不但小龍女等待著他的解釋,琴帝號內的眾人,也都在等待著叶音竹的解釋。

叶音竹淡淡的看著小龍女,「事情要從頭開始說起了。當初,在我們剛剛認識的時候,我確實沒有看出你的身份,那時的我也不可能看的出來。與你一戰,被你放入生命水泉之中,恢復了視覺和味覺。那時的我對你除了感激,還帶有幾分尊敬。你是神龍王的女兒,也自然就是我的祖先。你知道我是什麼時候第一次懷疑你的么?」

小龍女下意識的搖了搖頭。

叶音竹沉聲道:「是因為你對神龍王的稱呼。從我認識你一直到現在,你從未叫過他一聲父親,哪怕是神龍王燃燒了靈魂之火來成全我們的時候,你也沒有叫他一聲父親。儘管那時候你裝的很悲傷。可是,從你的言語中,卻始終避諱著父親二字。始終都叫他老傢伙。」

小龍女激動的道:「他讓我孤獨萬年,難道我還要認他么?他盡過一個父親應有的責任么?我為什麼要叫他?」

叶音竹搖了搖頭,道:「不,你對人性的了解還是遠遠不夠,所以才會露出了這一點破綻。同樣的事情,蘇拉身上也有。而且我一直都看的很清楚。藍迪亞斯帝國大帝馬西莫對蘇拉的傷害要更大的多。可是,在蘇拉心中,那卻始終是她的父親,哪怕她再恨馬西莫大帝的時候,也從未用老傢伙這樣不尊敬的稱呼來形容過我的岳父。因為,血濃於水。不論怎麼說,她都是馬西莫的女兒。同樣的,血濃於水,不論怎樣,小龍女也都是神龍王的女兒。」

「或許,因為寂寞,小龍女會恨自己的父親沒有盡到責任。可是,那是神龍王自己希望的么?連我都能深切的感受到神龍王對小龍女的愛,小龍女會感覺不到么?神龍王如果不是萬分無奈,肉身已死,他又怎麼會不去照顧自己的孩子。儘管是這樣,他也用最後的力量將自己的孩子放入生命水泉中,得到最好的滋潤。小龍女會感覺不到神龍王對她的愛么?不,當然不是,因為你不是小龍女,你是母妖王。你來自這個根本沒有感情存在的冰冷深淵,所以,你才無法理解人性中的父女之愛究竟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