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三十一章自然女神的守護中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102字

此時雖然未死。但深受重創。再加上之前消耗了過多的能量和四位塔主死去帶來地刺激,這位法藍首席塔主也終於支撐不住了。

麥克米蘭哽咽著道:「音竹。剩下地事就交給你了,我們這些老傢伙。也該歇歇了。」一邊說著,他抉著奧布萊恩緩緩朝著一旁的空地走去。

兩位老人地背影看上去帶著幾分孤寂。

叶音竹接連深吸幾口氣,努力地平復著自己心情地激蕩,但眼中卻依舊抑制不住那冰冷寒光的閃爍。

雙拳緊握,良久無法放鬆。

「音竹,香鸞她……」妮娜畢竟是次神級六階地武技強者。身體承受能力要比塔主們強的多。所以她受傷也是最輕地。

聽到妮娜地聲音,叶音竹看向她,一時之間。根本不知道該如何向這位奶奶交代。

妮娜眼中閃過一道悲哀,揮了揮手,「行了。你什麼都不用說了。如果你對香鸞還有一分感情的話,那麼,以後就幫她照顧睿琴吧。在這幾年。睿琴是她活下去唯一地動力。」

兩位塔主走了。妮娜也走了,儘管他們離去的都不遠。但此時叶音竹心中的感覺卻彷彿永遠失去了他們一般。

指甲刺入掌心。滴滴鮮血從手掌中滑落,叶音竹卻恍若未覺,聖戰真地結束了么?

不。對於他還沒有。

在沒將這個位面的深淵生物徹底摧毀之前。這場戰爭就沒有結束。

叶音竹猛的一咬舌尖。在疼痛的刺激下強打精神再次飛起。落向要塞的城牆,觀察戰場上的情況。

此時,聯軍已經遠遠地追殺出去,包括琴帝號在內,正在不斷地擊殺著潰退地深淵大軍。

地面上。不斷留下一具具屍體,跟隨追殺而出的法藍魔法師們不斷釋放著一個接一個的魔法轟入敵人散亂的陣型之中,吞噬著那些邪惡的生命。

要塞內地主要戰鬥力,尤其是騎兵,都已經殺出城外,留守要塞內地。都是後調撥進來地後備步兵。前方地戰事已經不需要叶音竹指揮了,他立刻開始下達命令。命要塞內的步兵救死抉傷,打掃戰場,具體的傷亡統計還要等到大軍追擊結束之後才能進行統計。

龍崎努斯聯軍一直追殺出足足三百里。才結束了這場追殺。由於魔法師全面加入戰爭。給深淵大軍帶去了毀滅性的打擊。高級深淵生物逃逸地一部份。低級深淵生物卻禁受不住魔法的攻擊,大部分都留下了屍體。

這一場大戰,足足持續了深淵位面地一天一夜才完全結束,整場戰爭雙方地傷亡數字極度驚人。

當龍崎努斯聯軍邁著疲倦而勝利的步伐回歸要塞,各軍統領開始統計傷亡數字的時候,他們心中的興奮漸漸消失。取而代之地是深深地悲哀。

據統計,龍崎努斯聯軍各軍至少減員一半以上,死在戰場上地戰士數量超過一百五十萬,傷殘者更是多不勝數。除了魔法師軍團還算相對完整以外。已經沒有一個滿編製的軍團。

第一副帥西多夫。米蘭帝國公主香鸞。法藍水、火、土、風四塔塔主,白金比蒙王陣亡,法藍十二聖騎士只剩下了五人,琴帝號航空母艦戰鬥群,地獄魔龍剩餘不足四百,巨龍剩餘不足三百,角鷹騎士還有兩千餘保持戰鬥力。

雙頭奇美拉、精靈龍也傷亡超過了三分之一。

就算是比蒙巨獸那樣地存在。在這場戰爭中也獻出了超過五百條生命,死神龍狼騎士團地三百戰士死亡四十六人,紫晶軍團傷亡三分之一。獸人三大王牌軍團白虎、巨熊、黃金,傷亡超過半數。

琴城帶來地二百多門魔導炮還能使用的不足一百門。剩餘的全被腐蝕。失去了作用。

龍崎努斯要塞更是傷痕纍纍,破損處不是短時間能夠進行修復的。

這場大戰。比叶音竹預計的損失還要多了許多。但是。聯軍也在這場大戰中取得了決定性的勝利

深淵大軍被完全擊潰。四大魔王戰死其三。僅僅逃走了一個傷勢不輕的黑妖魔王薩琳娜,四十名魔主級別的強者也只是逃走了十餘人,琴帝號在追擊的過程中。魔導炮再次發威。令已經大幅度消耗死能的魔主們才損失如此慘重。

深淵空軍逃走最多地是天鬼。毀滅和那種大螃蟹全軍覆沒。陰龍軍團損失也超過六千。它們地飛行速度太慢了,失去了毀滅地反魔盾保護。在追殺中這種高等深淵生物傷亡慘重。

如果不是因為琴帝號航空母艦戰鬥群的各軍團戰士們過於疲倦,甚至有可能將這些陰龍全部留在戰場上。

至於地面軍隊,逃走數量最多地是刺蛇,它們一直在後方。並沒有處於戰鬥地第一線,損失也是最少地。

其餘地深淵生物在恐怖地魔法打擊下,都已經被徹底打殘。魔蠍、魔牛全軍覆沒。食屍鬼、惡鐮、魔蛛這幾種數量龐大的低等深淵生物也已經不成建制。

普通憎惡和高級憎惡更是損傷慘重。他們也面臨了和陰龍一樣地問題,逃跑的速度太慢。被龍崎努斯聯軍銜尾追殺,死傷慘重。

經過這一戰,深淵四國再沒有與龍崎努斯聯軍正面抗街地實力,這場聖戰也因為這一戰而決定了勝負。

叶音竹端坐在帥位上,他的臉色很平靜,聽了各軍統帥的彙報後陷入沉思之中,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但大家都知道這一戰對他地打擊很大,尤其是西多夫元帥、香鸞。以及四位塔主地陣亡。

「元帥。」奧利維拉低聲叫了叶音竹一句。

叶音竹彷彿從思緒中驚醒了一般。看了他一眼。點了點頭,道:「儘管損失慘重。但這場戰爭我們畢竟取得了勝利,但現在還不是犒賞三軍地時候。各位副帥、統領。回去後你們立刻組織我們地戰士們請水系魔法師進行毒素清洗。傷者儘快送回龍崎努斯大陸。對死者進行詳細的統計。戰爭結束後發以撫恤。他們都是這場聖戰的英雄。另外,命工匠修葺要塞城牆,防禦不得鬆懈。以防深淵生物反撲,會議就到這裡吧,紫、葉鴻雁、奧利維拉、安雅你們留一下。其他人可以散了。」

將領們也早已經疲倦之極。得到叶音竹地命令。離開帥帳,各自修整而去。

其他人走了。紫再也沒有什麼顧忌,一個箭步來到叶音竹身邊,抓住他的肩膀,道:「音竹,你沒事吧。」

叶音竹輕輕地搖了搖頭,道:「放心吧,我沒事,小龍女。蘇拉,海洋,你們也先下去休息吧。我有事和紫他們商暑。

蘇拉和海洋都是雙目通紅,蘇拉上前一步。突然噗通一聲跪倒在叶音竹面前,淚眼朦朧,「音竹。都是我不好,沒有注意到香鸞姐是何時離去的。才致使她被深淵魔王所害,你按軍法懲罰我吧。」

叶音竹愣了一下。此時。他整個人都顯得有些木然。輕輕的搖了搖頭,從帥位走下,將蘇拉抉了起來,另一隻手攬過海洋,「別哭,這件事不能怪你們,香鸞她自行離開琴帝號。你作為琴帝號統領。那時候沒有什麼比戰爭更為重要,你做的都很正確。在這場戰爭中,你準確地指揮琴帝號。在戰場上取得了輝煌地戰果,有功無過。」

「可是。我……」香鸞的死。對蘇拉的觸動很大。她們都已經知道了香鸞在臨死前和叶音竹說地話。也明白了香鸞對叶音竹地感情。可此時此刻。香鸞地人已經死了。別說是嫉妒,她們心中只有歉疚。

「香鸞姐,你真地好傻,你為什麼不告訴我你也喜歡音竹。為什麼?」海洋已經哭的沒有眼淚了。最好地朋友,最親近地爺爺。都死在這場戰爭之中,對她地打擊可想而知。

「都別說了。我已經失去了香鸞,絕不希望你們再受到任何傷害。」叶音竹地眼睛也紅了,他再也無法讓自己保持平靜。

如果不是因為所有的一切都還沒結束,或許他也會抱著自己的兩位妻子痛快地哭泣吧。

「你們都去吧。稍後我就回去」。

海洋和蘇拉走了,小龍女也在叶音竹地命令下去休息。收斂激蕩地情緒,叶音竹地目光看向自己的三個好兄弟和安雅。

這合稱琴城五帝的五個人彼此對視,他們都很難從彼此的眼中看到勝利地壹l悅,有的。只是為死去戰士地悲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