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琴帝四十八集母妖王第三百三十章寂滅之炮力破反魔盾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9439字

法藍被尊為魔法師的聖地,在這裡修鍊的魔法師不但有著先天的優勢,彼此之間的配合也絕不是其他國家魔法師所能相比的。

火系魔法師的攻擊結束,第二輪,輪到了風系。

颶風,同樣是在空中形成,一個又一個的颶風龍捲出現在要塞城前,或許,龍捲風的直接殺傷力沒有流星火雨那麼恐怖,但是,龍捲風無疑更容易令敵陣變得混亂。

大量的深淵生物,尤其是中低等的深淵生物直接被颶風捲起,在銳利的風刃中被撕成碎片。同時,颶風也將地面的黃霧不斷吹散著,那些魔蠍雖然是高等深淵生物,但除了兩個威力極強的魔法之外,他們的身體實在太脆弱了。

在流星火雨中活下來的魔蠍還來不及慶幸,它們匍匐在魔牛背上的身體就已經被颶風捲起,伴隨著黃霧的飛散,這層魔法防禦終於被破。

沒錯,這才是龍崎努斯聯軍真正的實力。

或許,在很多方面魔法師無法和戰士媲美,但是,一旦當魔法師的魔法完成,那麼,他們所能製造出來的破壞力,卻是同級別戰士永遠也無法做到的。

更何況,為了這場聖戰,法藍的魔法師們幾乎將所能佩戴的魔法物品全帶了出來。隱忍了這麼久,這一刻毫無保留的釋放,將龍崎努斯聯軍真正的實力全部展現出來。

這支魔法軍團無疑是整個龍崎努斯聯軍之中,包括琴帝好在內,整體攻擊力最為強大的存在,同時,他們也是最脆弱的存在。否則叶音竹也不會讓他們一直隱藏。直到深淵魔主被小龍女攻擊,四大深淵魔王都已經沒有閑暇去顧及他們才展現真正的攻擊力了。

否則,哪怕是只有一名深淵魔王進入魔法師的陣營之中,也能在短短地瞬間造成巨大地殺傷效果,那時候,聯軍就真的不會有任何機會。哪怕是殺死全部四名深淵魔王,僅僅憑藉幾百萬戰士,也是無法和數千萬深淵生物抗衡的。

火焰、颶風先後完成了他們的使命,深淵生物就像是赤裸著身體一般呈現在龍崎努斯要塞面前。

下一刻。黑暗降臨大地,屬於暗塔麾下,叶音竹直接領導的暗魔系魔法師,也是所有魔法師中最少的一支,他們的魔法降臨了。

暗魔系魔法。無疑是距離炫麗二字最遠的,暗魔系的魔法師一共也只有四百餘名,但選擇暗魔系地人,都有著普通魔法師難以想像的毅力,在個體實力方面,暗魔系魔法師也是所有魔法屬性中最強的。這四百多名暗魔系魔法師中,有超過三分之一已經提升到了紫級的程度。

他們所施展的魔法,是叶音竹交給他們地。那是菲爾傑克遜大師傳授的咒語。

紫色的黑暗降臨,淡淡的光暈籠罩大地,沒有任何炫麗的場景出現,深淵生物們甚至沒有感覺到任何攻擊的存在。那紫黑色的光芒就已經消失了。

正在這些深淵生物因為前兩個魔法驚恐莫名,已經有些不敢在衝擊要塞的時候,突然,劇烈地轟鳴聲,在戰陣中出現。

轟鳴並不是魔法轟擊或者鬥氣攻擊而造成的。而是來自於那些深淵生物的屍體。

所有尚未破碎的深淵生物屍體幾乎在一瞬間支離破碎。恐怖地爆炸力與深淵生物生前的實力成正比。

當一頭被斬殺的魔牛身體瘋狂爆炸的時候,周圍數百隻刺蛇都被炸的支離破碎。而這一幕在整個戰場上只是微不足道而已。

沒錯。由暗魔系魔法師施展地,正是屍爆。或許這個魔法並不屬於禁咒地範圍,但也正是因為如此,這由四百餘名暗魔系魔法師施展的屍爆所籠罩地範圍才會那麼大。

在施法的三個方向,幾乎所有深淵生物的屍體都發生了爆炸,這不但讓活著的深淵生物無法進行吞噬,還帶來了甚至比流星火雨更為恐怖的殺傷效果。畢竟,現在這些深淵生物已經沒有了黃霧的保護。

黑暗之後是海洋,水元素凝結成冰,化為無數的冰錐從天而降。當然,那並不是細小而脆弱的冰錐,這些冰錐的長度普遍超過三米,最粗的地方直徑有接近一米。冰錐從天而降,哪怕是憑藉重量的自由隕落,所能帶來的衝擊力也是可怕的。

原本灼熱的空氣變得清涼了不少,但是,在冰錐的洗禮之下,深淵生物們卻傾聽著恐怖的死亡序曲。

土系魔法師的法力在之前消耗很大,但這卻並不表示他們沒有最後一戰之力,當天上冰錐降臨之時,地面上,地突刺陣同時出現。上下夾擊,哪怕是憎惡,也承受不住這樣恐怖的打擊。

大片大片的深淵生物在魔法打擊中死去,甚至連屍體也無法殘留。

光明終於出現了,就像是黎明的曙光,可惜,這曙光並不是對深淵生物來說,那是龍崎努斯聯軍的曙光。龐大的光元素照亮了要塞,一道接一道聖光從天而降,伴隨它們同時發動的,還有專屬於琴城的魔法師。

琴棋書畫,四種魔法。儘管琴城的魔法師數量不多,但從叶音竹的琴魔法就能看出,東龍八宗傳承的魔法實力如何了。

當光明照亮大地,聖光籠罩人間時,在龍崎努斯要塞附近,深淵生物的損失數量已經達到了總數的五分之一。要知道,地面上的深淵生物直到之前還有接近兩千萬的數量啊!在這一輪魔法之下,就有超過四百萬的損失,這還只是三個方向,不計算紫那邊戰鬥中的收益。

不論是叶音竹還是其他副帥,都沒有在這個時候命令龍崎努斯聯軍的戰士們衝出要塞,去收割敵人的生命。雖然那樣做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