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一十二章收徒傳藝上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105字

看到那八根嫩生生的手指,這一刻,睿琴在叶音竹心中的地位不禁大幅增加,心中對他的喜愛也更多了。

睿琴畢竟還是個孩子,自然不會注意到叶音竹情緒上的變化,此時他的心神都放在面前這張九德兼備的古琴上。小手抬起撫在琴弦上,開始了他的表演。

嗡——,當第一聲琴音響起的時候,奇異的一幕發生了,琴音竟然不是睿琴彈動而響起的一聲,而是兩聲。聽起來,兩聲嗡鳴似乎是一樣的,但也多少有些區別。

睿琴先是愣了一下,但他還是繼續的彈了下去。

令在場所有人吃驚的不是睿琴超強的記憶力和學習能力,而是從大聖遺音琴中傳出,那宛如二重奏一般的琴音。

每當睿琴彈響一個音符,大聖遺音琴就會自行響起一個音符,自成曲調,與睿琴的彈奏交映生輝。

重奏似的琴曲帶著優雅的情調在這座寢宮中回蕩。

剛開始的時候,大聖遺音琴本身發出的琴聲似乎是在模仿睿琴的彈奏,但隨著琴曲的深入,它本身傳出的琴曲卻變得更加和諧輕快,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而舒緩,柔和的曲調抒發著動人的情懷,正如之前睿琴所感受到的情緒那樣,這首琴曲正是在示愛。

睿琴的小手有些忙亂了,剛開始他還能跟得上,但隨著琴音的節奏逐漸加快,美妙的旋律盤旋而出時,他再彈奏的曲調雖然錯誤不多。但卻怎麼都像是混合在曼妙琴曲中地雜音,只會破壞氣氛,卻一點也沒有了應該的優雅。

睿琴的眼神第一次顯得有些慌亂了。當他跟隨著大聖遺音琴彈奏到整首琴曲地一半時,終於無法再彈奏下去,雙手離開琴弦,怔怔的注視著那自行顫抖的七根通透絲弦,眼中流露著思索的光芒。小小的額頭上竟然已經是微微見汗。看上去更加惹人憐愛。

叶音竹始終沒有出聲,靜靜地感受著睿琴地情緒變化,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恢復沉穩,並且進入思考狀態,叶音竹不禁暗暗點頭。這孩子真是太聰明了。

沒有了睿琴彈奏的雜音,琴曲的美妙更加動人。每一個傾聽者都不自覺的被帶入琴曲的情緒之中,蘇拉、海洋地俏臉上浮現出溫柔的笑意。在這琴曲之中,她們似乎又回想起了自己與音竹過往地一切美好時光。

而站在她們身邊的香鸞。卻已經痴了。

琴音在裊裊餘韻中收歇,七根琴弦最後地同步顫抖散發出一個極其動人的散音,彷彿正是那深愛的情感悠遠流長,生生世世的延續。

睿琴回過身,抬頭看向近在咫尺的叶音竹。小臉有些紅,並不是因為羞澀,而是興奮。「老師,您真是太偉大了,您是怎麼做到地。我現在才明白之前您做了什麼。您竟然把琴曲留在了琴中。那麼,它豈不是只要觸動琴弦就可以奏響么?」

叶音竹微微頷首,道:「我有很多必須要去做的事。所以不能留下來親自教導你。這張大聖遺音琴我就送給你。

什麼時候你能做到彈奏的琴曲與我留在古琴中的樂曲完全相合,沒有一絲差別,那麼,在古琴的造詣上。你也算是入門了。我想。你應該明白我地意思吧。」

睿琴點了點頭。道:「您說的完全相合不只是音調上,還有情緒上。如果我也能擁有了這樣的情緒,完美地彈奏,那麼,就可以算是入門了。對吧。」

叶音竹點頭道:「正是如此。本來。我是不應該留下這首琴曲在古琴中的,你年紀還小。這感情方面的情緒恐怕會很難理解。但這首古琴曲中運用的各種指法和彈奏方法卻是最均衡,也是最全面地,適合你這初學者學習。如果你無法做到情緒融入琴曲之中,也不用刻意苛求,你還小,無法理解感情方面地事也很正常。但你一定要做到整首琴曲完全掌握,不只是音調也合拍,同時,你要仔細注意琴弦地顫抖,真正的學會,並不只是琴曲,而且連琴弦的顫抖也要和我留在古琴中的一模一樣,你明白了么?」

睿琴若有所思的道:「老師,這應該是對古琴地控制力吧。」

叶音竹微笑點頭,「每當你彈奏一遍,它都會潛移默化地改變你,輔助你的精神力成長。你年紀這麼小就已經如此聰明,精神力遠超常人,有了這首琴曲幫助你鍛煉精神力,讓你更好地掌握它,才不至於出現什麼問題。」

睿琴有些興奮的轉過身,撫摸著大聖遺音琴,就像是得到了最好的玩具一般,他重新迴轉過來的時候,小臉上竟然流露出成年人才應該有的鄭重,「老師,我向您保證,我一定會珍愛這張古琴,就像愛惜我自己的生命一樣。琴在人在,琴亡人亡。」

看著睿琴認真的樣子,叶音竹心中產生出一種特殊的感動,或許,那應該稱作是欣慰吧。

向他緩緩點了點頭,摸摸他的頭,「以你的悟性,具體的修鍊方法我不需要多說,你只要記住我之前說的那句話就足夠了。讓自己在彈琴的時候進入那個境界,你會成功的。」

睿琴伸出兩隻小手,握住叶音竹的一隻大手,「舍琴之外再無他物。」

叶音竹對睿琴的教導可以說並不複雜,但所需要的悟性就算是大多成年人都不太可能擁有。他之前所做的一切看似簡單,但那留音於古琴之中的做法,卻對他的精神力產生了大量的消耗。

乃是叶音竹自己發明出來的存音法,原本是為了作用在琴帝號航空母艦上的。

因為他不可能一直都在航空母艦之中,用這種方法在航空母艦內先留存一些琴曲,當琴帝十二樂坊發動神音攻擊的時候,就可以有樂曲來輔助。

而就在剛才叶音竹將琴曲留存在大聖遺音琴中卻要更加複雜,因為他不但把琴曲留了下來,還在琴曲中留下了自己的情緒和精神烙印的痕迹。

這就變得極其困難。

別說是香鸞無法理解,就算是一直跟隨叶音竹的海洋也只是一知半解。絕對是叶音綉在琴藝方面的巔峰之作。

叶音竹所說的考驗其實本來就沒什麼,考驗是否通過還不是他說了算么?

在他將琴曲留存在大聖遺音琴的時候,其實就已經準備收睿琴為徒了。

站起身,叶音竹有些戀戀不捨的看了自己這個開山大弟子一眼,朝西爾維奧道:「叔叔,我們要走了。之前議定的事就麻煩您多多費心。睿琴這孩子天賦異稟,如果可以的話,在他小的時候,不要讓他接觸太多的權力世界吧。他還是個孩子,應該有屬於孩子的童年。至於琴,也不需要過於執著,隨他自己的喜好就是了。」

在叶音竹看來,睿琴作為米蘭帝國太子,根本就不可能將心力全部放在學琴上,索性就順其自然,他如果能夠在五年之內做到之前自己所說的一切,打下基礎的話,那麼就有再學下去的意義。

否則,就只是當作一種興趣也並不是什麼壞事。

畢竟,在所有樂器中,琴德最佳,用來陶冶情操再好不過。

西爾維奧、香鸞抱著睿琴,還有弗格森院長與西多夫元帥,一直將叶音綉夫妻三人送出宮門才停下腳步。

並不是叶音竹不近人情,不想留下來與他們多親近一段時間,實在是他自身時間緊張。

還有許多事情等待著他去做。

米蘭和藍迪亞斯兩大帝國的支持已經確定,那麼,聖戰的發動時間也就可以提到日程上。

而作為未來的統帥,叶音竹最擔心的還是深淵位面的那幾項制約。

他必須要抓緊時間將這些問題徹底解決,才能帶領龍崎努斯大陸聯軍深入深淵位面去實現自己的夢想,徹底斷去龍崎努斯的後顧之憂,也為自己的祖先復仇。

目送著叶音竹夫妻三人消失的身影,睿琴眼中流露出濃濃的不舍,喃喃的自言自語道:「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見老師。老師的琴藝造詣恐怕是我一生都無法企及的吧。姐姐,我現在才相信,你對老師的描述沒有半點的誇張。老師他真的很強大,就像無底深潭一般令人無法看透。」

香鸞輕嘆一聲,「他真的無法看透么?當初的他,是何等的單純。只是被世事所逼,才不得不讓自己變成了現在的樣子。我很明白他為什麼會說不讓你過多的接觸權勢。」